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第244章 幻境 生死局
    那陌生人喊着,朝大厅中扔进了几只火把。

    火光遮蔽了一切。

    ……

    清晨,墨凉城重新恢复了意识。

    身体上的伤口已经自动愈合,同时,也没有任何被开膛破肚的疼痛。

    但,四周却是一片火海,提醒着他这一切并不是梦。

    爹的尸体还血肉模糊的躺在地面上,头顶上一根根着火的房梁正在不断垮塌,稍不留神就会被砸个正着。

    “爹……爹啊!”墨凉城顾不得一地狼藉,连滚带爬的奔到了墨重山身边,一次次尝试着将灵力输送到父亲的体内。但是,墨重山的双眼,仍然没有任何睁开的迹象。

    其实,以墨凉城的实力,他可以感应到,爹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命体征了。可是,他就是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

    又是两根房梁在他眼前坠落,同时引燃了他们身上的华服。

    “呜……谁……谁可以来救救我……救救我吧……”

    正当墨凉城近乎绝望之际,房门外忽然贯入一道惊天水箭。几乎是一瞬间,就将整片肆虐的火海扫荡一空。

    跪倒在废墟中哭泣的墨凉城艰难抬头,就看到逆光中一个人影缓缓踏进了门槛。面容尽数隐匿在阴影之下,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长发散乱的披拂在肩头,似乎由于连赶了一夜的路而稍显疲惫,但却依然不失威仪。

    墨凉城抹了抹眼泪,站起身迎了上去。他始终都是全心的依赖着哥哥。在他心目中,没有任何事是哥哥解决不了的。此时的他,只想扑在哥哥怀里大哭一场,才能给那濒临崩溃的内心找到一丝慰藉。

    “哥……哥哥……”

    然而在他小心的唤出声之后,墨孤城却是看也没看他一眼,冷着脸径直走进了还没有完全烧毁的内室。不多会又提了一包行李出来。

    这姿势像极了当年他头也不回,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再次穿过大厅时,他同样没有理会墨凉城,对周遭的这一片废墟也是视而不见,很快就跨出大厅,走到了花园前的林荫小道上。

    墨凉城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站起身急急的追赶上去,拉住了哥哥的衣袖,急道:“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爹还躺在里面呢,求你快去救救爹吧!我求求你了!”

    墨孤城一把将他甩开,力道大得直接将他摔到了地上。墨凉城嘴唇动了动,还没等他问出声,墨孤城就站在原地缓缓回过了头,眼里划过的又是那种如同看待腐尸般的嫌弃和鄙夷。只不过,这一次更为的冰冷刻骨。

    在这一刻,墨凉城仿佛感受到了来自整个世界的憎恶。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

    墨孤城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跨出了院门。

    那样的眼神……

    哥哥他,是恨着自己的啊……

    ……

    墨凉城不记得自己又在地上坐了多久,才失魂落魄的重新回到了房间中。

    他跪在了墨重山身边,反复摇晃着他的身体,诉说着那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谎言。

    “爹,你醒一醒啊,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啊,爹!你不要吓我啊,爹……”

    “爹,哥哥不要我了……”

    “你们都抛弃我了,我以后一个人要怎么办呢……”

    ……

    墨凉城把头埋在了墨重山已经冰凉的胸口上。

    那里,已经再也不会响起任何心跳声了。再也体会不到任何的温暖了。

    “为什么……凉城只是想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在他仰天发出这一声悲鸣之时,他的眼中流出了两道血泪。

    也是在同一时刻,他的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

    脚底仿佛裂开了一个黑洞,他在不断的坠落着,坠落到那一片未知的无底深渊……

    ……

    眼前有光。

    那是满身鲜血的父亲正在向自己走过来。

    “凉城啊,爹一向疼你爱你,你为何要引狼入室,活活的将我这一条老命送掉!”

    “不是这样的啊,爹……你听我解释……”墨凉城即使已经被父亲死死掐住了脖子,他唯一的愿望,却仍然只是求得亲人的宽恕。

    最终墨重山放开了他,一步步的倒退,越来越远,逐渐就要退出了这一片空间……

    “罢了,爹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只有孤城,我和孤城才是一家人,我会和孤城相依为命……”

    ……

    在父亲消失后,哥哥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

    “哥,你听我……”

    “有你这样的家人,我墨孤城引以为耻。”

    ……

    接着哥哥也消失了。

    他们都消失了,把自己抛弃在了这一片黑暗中。

    “呜呜……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蠢……是我太弱了……如果我可以多动动脑子,如果我可以再强大一点,我就可以保护你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是我害了你们啊……”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

    其实,哥哥他,是希望我死的吧。

    如果在哥哥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爹的尸体,而是我的,或许他会比较开心。

    “是啊,像你这样蠢得要死,又弱得要死的惹祸精,还是死了比较好。”

    耳边依稀传来了一个小声音,那并不是自己的幻觉。墨凉城抬起迷蒙的泪眼,就看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如同在照镜子一般。

    “什么……你也说,我还是死了比较好?”

    “是啊。其实你爹和你哥哥也是希望你死的,如果没有你,他们会活得更好。”那个小人不屑的瞪了他一眼。

    “不……这不可能!”墨凉城被触碰到了底线,忽然失控的咆哮起来,“父亲和哥哥都很爱我!他们绝对不会希望我死的!不会的!”

    “是啊。”那个小人又向他走近了几步,带着一种奇特的悲悯,“你的父亲和哥哥都很爱你,可是,你又带给了他们什么呢?”

    墨凉城眼前霎时一片黑暗。

    那是比眼前这片黑暗的空间,都更加绝望的无边地狱。

    是啊,我带给了他们什么……

    “如果你死掉就好了啊。”那个小人又开口了,“只要你死了,只要你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就可以逆转这一切的因果,他们可以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今天的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我死掉就好了……只要我死了,父亲和哥哥就可以好好的过日子……”

    ……

    “为了他们好,我什么都愿意做……”

    ……

    “没错,只要我死掉……”

    墨凉城喃喃的念着这几句话,双手僵硬的结起了一个个印诀。

    很快,他的周身炸开了片片血花,而他的身子也脱力的向后栽倒了下去。

    他已经自断了灵脉。

    ……

    咕嘟,咕嘟……

    ……

    罗帝星和墨凉城此时所陷入的,是那梦魇之神以特殊法力,所构造出的一片幻境。

    这幻境可以将人们最渴望得到的东西映现在眼前,让人们轻易的沉溺其中。而当他们沉溺最深的时候,一切的美好便会突然被打碎。他们最恐惧的事物会成为现实,这份重压会直接令得他们的精神崩溃。

    接着,他们便会在幻境中陷入一种假死状态。

    同时,自从他们陷入幻境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灵魂就在不断的枯竭。

    而在灵魂枯竭殆尽的那一刻,**自然也会随之而消亡。

    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认清身边的一切,他们便会死去。

    罗帝星和墨凉城,这两位刚刚在门派中崭露头角的天之骄子,是会突破幻象还是身死道消。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梦魇之域内部,除去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一人,同样也陷在幻境之中。

    同样是由梦魇之神所铸成的幻境,同样直窥内心,然而叶朔的幻境,却似乎显得有些微妙的诡异。

    眼前的场景似乎很陌生,但又有种意外的熟悉感,可却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冷月高悬,夜色如墨。

    叶朔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总有一种回不过神来的感觉。

    他穿着一身黑袍,站在众人之间,与身旁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叶朔的大脑告诉他,他所在的地方是无妄山,是久违的叶氏一族禁地。不祥的气息缭绕着这片破败的土地,万籁俱寂,周围,是死一般的沉寂。

    这个世界,很怪异。

    这是叶朔心中最直接的感触,但是他却不知道这种异样感从何而来,就像是他本来不该属于这里,但却被硬生生扔进了这个世界,使得他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脑海中,似乎还有着尚存的一丝清醒意识并未被吞噬,提醒着叶朔,快点离开这里。

    叶朔想要努力抓住,但就像一个在水中即将溺亡之人,越是挣扎,越是沉得快。那尚存的意识就像是水中的浮木,在他的挣扎之下,越漂越远……

    叶朔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的过程中。虽然他并不知道他要寻找的究竟是什么,但他能够肯定,他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想理清思路,但他做不到,他的记忆就像是被刻意的隐藏起来。

    相反的,在这个世界里待的越久,他就越是感觉眼前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他唯一清醒的意识反倒像是意识混乱中的臆想。

    想这些做什么呢?祭典马上就要开始了啊!叶朔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兴奋,祭典就要开始了啊!

    叶朔与族人们一起环绕着禁地祭台,低头不语。

    祭台上,一个婴儿安详的沉睡着。祭台的前方站着一名同样黑袍的老者,正在诵读诡异的咒语。

    不久,婴儿的身上逐渐漫起一层黑气,随着黑袍老者念咒的声音加急,黑气开始聚拢,但又散开,聚拢,散开,老者额头不由沁出一层冷汗,念咒的声音越发凌厉急促!

    黑气终于再次聚拢,并在婴儿四周形成结界,婴儿的额头此刻已布满红色血丝,正中仿佛裂了道口子,正源源不断吸收黑气,并且随之在婴儿额头形成一个印记。

    那个婴儿就是献给邪帝的祭品啊。叶朔心中默默地想着。对了,那婴儿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叶……叶朔脑袋里忽然一片空白,一个明明就在嘴边的名字,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还在他思索时,忽然,黑暗中有人一跃而起,冲向祭台,身形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叶正元,你想干什么!”祭坛上的老者一惊,随之脸色一沉,周身猛地爆涌起一股雄浑的灵力波动,脚下的青砖地面蔓延开道道裂痕。

    被称为叶正元的人一言不发,祭台上的婴儿不知何时竟已到了他的怀中。

    “你!”老者面色铁青,“你要带走他!?这是我们叶氏一族最后的希望了!!你竟敢!!”

    竟然有人要带走邪帝的祭品!难以容忍!叶朔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愤怒,竟是赶在老者出手前就纵身一跃,挡在了那名为叶正元的人身前。

    叶正元沉着脸,低声道:“你是谁,为何要阻止我!”

    “我是……”叶朔一愣,“是啊?我是谁呢?”

    就在叶朔发愣的瞬间,一股强劲真气仿佛自天而降,真气带动的罡风猛烈袭来,叶朔被这股强大的劲气逼得倒退多步,正是来自叶正元的攻击。

    下一刻,叶朔便吐出一口鲜血,浑身上下炸裂开数十道口子,伤口上鲜血流淌,眨眼间叶朔就成为了一个血人,浑身无力的倒下。

    “拦住他!”是那名老者的命令,老者的语气竟带着颤抖!

    是啊,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拦住叶正元!

    不知从哪里来的动力,叶朔忽然觉得身体不再疼痛,浑身是伤的身体,忽然间就恢复如初了。没有鲜血,没有伤口。连原先他身上所穿的黑衣,本来在叶正元的攻击下,被划碎了大半,而此刻也完全恢复原状,一点划痕都看不出。

    若是在平时,叶朔绝对会察觉到这么明显的不正常。但是,现在的他,就像是失心疯一般,脑海中只有一个唯一的念头——拦住叶正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