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第243章 幻境 沉沦
    墨孤城宠溺的拍了拍墨凉城的头,柔声答道:“当然不会啊,哥哥怎么会讨厌凉城和爹呢?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们,为了让一家人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啊!”

    墨凉城满足的笑了笑,接着就又一次一头埋了下去,像无尾熊一样贴在墨孤城身上乱蹭。耳边还能隐约听到父亲的调侃:“你看,这孩子还是跟你亲吧?再这样下去,我这个当爹的都要吃醋咯——”

    墨凉城甜甜的笑着,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双手还紧紧的抓着哥哥的衣服,用心的感受着那份温暖。

    在他心里,那道曾经高高筑起的防线,如今已经全面瓦解。

    如果哥哥真的可以回来,如果哥哥和父亲的关系真的可以变好,这个世界再奇怪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生活,也还是很开心啊。毕竟,这就是我的愿望啊!

    也许真的是这样。就像哥哥说的,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一直以来,误会了这一切的是自己。

    也许他只是做了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他期待的幸福终于到来了。

    即使这里是地狱又怎样?

    至少,有家人的陪伴啊!

    ……

    又一日。

    墨孤城带着墨凉城,来到距墨府不远的一片林子中修炼。

    相邻的几棵树干上,分别挂着木板制成的箭靶,高低不等。墨孤城将运功技巧讲解完毕后,转过身随意一挥手,只听得噼噼啪啪一连串清脆爆响,数枚飞镖已是正中靶心。

    墨凉城深吸了一口气,也是仿照着哥哥的动作一气呵成。然而却有两枚飞镖歪歪扭扭的射进了树干,另一枚直接被弹进了草丛,剩下几枚勉强中靶的,也是挂在木板边角,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墨凉城看到这一幕,有些沮丧的垂下了头。

    “没关系,第一次就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墨孤城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从木板上分别将飞镖取下,重新交到墨凉城手中:“再来试一次。放轻松些,不要仅仅用眼睛去判断木板的位置,尝试着运用灵魂力量,先在脑子里构建一张方位图,然后再控制灵力锁定靶心。相信自己,你可以做好的。”

    然而墨凉城这一试,就一连试了很多次,仍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进步。很快,他又给自己找到了理由:“啊,那棵树上还有小鸟筑的窝!这样太危险了,我先给它们换个地方吧!”说着就自说自话的爬上树,把鸟窝拿了下来。

    等他忙活完了,有几只小鸟似乎很喜欢他,落在他的肩上跳来跳去。墨凉城童心发作,横过几根手指托着小鸟,跟小鸟嬉笑着,几只鸟啄着他的头发,几只鸟游荡在他的肩上,他就这么满身是鸟的逗它们玩。

    “呃,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玩物丧志?”墨凉城正跟小鸟玩得开心,一抬头刚好看到不远处的墨孤城,正一脸怪异的瞪着自己,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放开了小鸟,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认错。

    墨孤城仍是眼神怪异的瞧了他半晌,忽又展颜一笑,揉了揉他的头发,道:“怎么会呢?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凉城只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就好了啊。如果你不喜欢修炼,那就不要修炼了,保护这个家的责任就由我来担。不管前面有多少大风大浪,都让哥哥一个人面对,因为你们是我最爱的家人啊。”

    墨凉城一时间又有了几分流泪的冲动。其实,这一段记忆对他而言,是最深的阴影。

    犹记得当年的哥哥也是在林子里这样指导着他的修炼,但那时的自己吃不起苦,不仅仅是一套灵技教了几遍都没学会,更在半途就偷起了懒,爬上树逗小鸟玩。

    而在他也是这么挂了一身的鸟来到哥哥面前时,墨孤城看着他的眼光就像看着一具腐尸般的鄙夷,那种最深刻的冰冷就像一把刀,毫不留情的捅进了他的心脏,冻结了他的全身血液。

    墨孤城走之前,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玩物丧志的废物!”这每一个字都像一根针,深深的嵌在了墨凉城的每一根血管中。从此以后,即使他是焚天派人人恭维的天才,但如果哥哥不曾亲手替他把这些针拔出来,他对自己的定位,就仍然只是一个废物。

    如今,同样的场景,墨孤城的言词却是截然不同。墨凉城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得到了救赎,春风化暖,冰河解冻,他,终于不再是哥哥眼中的废物了!而且,哥哥还对他表示了理解……

    “不,我要好好修炼!”

    感动过后,墨凉城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也是爹的儿子啊!怎么可以把所有的重担都让哥哥一个人扛呢?如果我努力的话,哥哥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抱着这样的信念,墨凉城再次双手扣紧了飞镖,双眼牢牢的盯紧了箭靶。而那一块块实质的箭靶逐渐在他的视线中模糊,转化为一张灵力网,被他的灵魂力量恰到好处的串联了起来。

    “……没错,这样的生活也很好啊!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飞镖出手的一瞬间,墨凉城心里最后的一分芥蒂也完全消除。他接受了这个世界,也真心的热爱着这个世界。

    自此以后,墨家父子的日常或是湖上泛舟,或是郊外踏青,或是三人一起躺在庭院里的摇椅上晒着太阳,又或是在深夜的火炉边,分享着一件件的趣事;当真是一派天伦之乐的温馨光景。

    ……

    最近,在墨凉城的生活中,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墨孤城接到宗派的任务,将要出几天远门。

    这一件事其实真是相当平常,因为墨孤城接到类似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即使这一次是要去另一个郡城剿灭强盗势力“红阳谷”,但又有什么难题是墨孤城解决不了?因此墨重山父子送他出门时,都是一种,“他只是出门散个步”的心情。

    墨孤城临走之前,站在庭院中抬手一挥,半空中登时浮现起了一层彩虹般的薄膜,将墨府牢牢的笼罩在内。许久后这层光罩的色泽渐渐减退,转为一片透明,但那份实实在在的强大灵压却是依然如故。

    “红阳谷那一群宵小,恐怕绝死也是要反扑一下的。他们奈何不了我,很有可能来向你们下手。不过这也不值一提,我已经在墨府前布下了结界,只要你们别放任何一个陌生人进府,那就谁也别想攻打进来。”

    墨孤城转过身,又揉了揉墨凉城的头,“凉城要好好照顾爹啊,等哥哥办完了事,就给你带礼物回来。”

    第二件事,是在墨孤城走后的几天,墨凉城在家门前救起了一个伤重垂死的乞丐。

    要在平时,墨凉城并不是这样一个爱心泛滥的人。

    但正所谓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今墨凉城自己生活得知足如意,也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幸福。

    在将那乞丐抬起府内,张罗着延医用药之时,墨重山也曾经提出过自己的担忧:“孤城不是说过,不要放任何一个陌生人进府么?再说那个人受的都是刀剑之伤,说明他身上担着是非。眼下非常时期,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墨凉城丝毫没放在心上:“可是他流了那么多血,如果不管他,他就要死了啊!我觉得这个人受伤,和哥哥去剿灭红阳谷,两件事只是碰巧撞在一块了而已!爹,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再说抬他进来的时候,我曾经仔细探测过,他身上的确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所以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啦!”

    墨重山被儿子说服,也就暂时答应了下来,但仍是提醒道:“就让他暂时住几天,等伤一养好,立刻送他离开!大不了,咱们给他一笔路费。”

    起初,墨重山的戒心真是提到了极致,但一连几日观察,那陌生人都没有做出任何怪异的举动,倒让他觉得,也许真是自己多疑了。再加上为了试探口风,墨重山还专门寻他攀谈过几回,那陌生人谈吐不俗,这一聊反而聊出了几分相见恨晚。

    数日后,这陌生人也真是爽快。伤口刚一结痂,还没等墨重山犯愁如何送客,已是主动向主人辞行。同时还专程在城中最大的酒楼定了一桌宴席,声称是要感谢墨老爷的救命之恩。看到一转眼就摆满了一桌子的美酒佳肴,墨重山还真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

    当晚三人便在墨府中,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没多久都有了几分熏熏然。途中墨凉城的传音玉简忽然亮起,这是对方要与他传讯通话的信号,为不打扰父亲和客人,墨凉城提前避到了自己的房间,才接通传讯。

    玉简一开启,墨孤城严厉而略带不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墨凉城!你是不是把什么来历不明的人弄到家里来了?现在,立刻,把他给我撵出去!”

    在这个世界里,哥哥从来就没有凶过自己。此时这难得的严厉顿时令墨凉城有几分委屈,小声的解释道:“就算是陌生人,可是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啊……再说也用不着我赶,等他跟爹喝完酒,自己就会走了……”

    墨孤城当场破口大骂:“你就是个猪脑袋,被别人卖了你都会帮别人数钱!我现在不想跟你解释那么多,你只管照着我的吩咐去做!怎么了,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

    墨凉城想到哥哥总是不会错的,而他能如此肯定那个乞丐有问题,或许此事真是有几分疑点。他还在迟疑,手中的玉简忽然被人一把抢了过去,而且力道相当蛮横。

    “墨孤城,我红阳谷的人也不是给你白杀的!你不是很威风么?那你现在就回来,给你的父亲和弟弟收尸吧!”

    眼前站在自己对面,正恶狠狠对着玉简喊话的,正是那个他们刚刚还在好酒好菜招待的陌生人。而此时他的脸上,连日来那副憨厚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狰狞。

    “……火连珠!”墨凉城第一反应,反手一指,使出了自己用得纯熟的灵技。

    但他刚一催动灵力,却是发现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那连环火弹如今只在指尖冒出了几个微小的气泡。

    那陌生人随意一拂袖,便是将他的攻击尽数震散,气浪余波撞击在他的胸口,如同大锤重击,当场栽倒在地,闷哼了一声,那陌生人紧接着又是一刀高高举起,狠狠捅进了他的肚子里……

    ……

    “墨孤城,你听到了没有,这是你弟弟临死前痛苦的呻吟啊!”

    ……

    墨凉城透过半开的门缝,看到那陌生人又回到了客厅中。

    墨重山此时正趴在酒桌上沉睡着,好似对这一切无知无觉。

    父亲好歹也是通天境的强者,绝不可能喝过这一点酒就醉得不省人事。这只有可能是……酒里有毒!

    ……

    墨凉城的意识还很清醒,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但他却一下都动不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就像被隔绝在了另一个寂静的空间,像一抹孤魂般的俯瞰着人间。尽管他的内心已经嘶喊得沙哑滴血,但他的喉咙中,却仍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始终维持着这样的状态,亲眼看着那陌生人走到酒桌旁,然后手起刀落……

    再一次的……再一次……

    在那人整张脸都被飞溅起的血迹染红时,墨凉城还能清晰的看到,他正在疯狂的对着玉简嘶吼着什么……

    ……

    那陌生人闯进一间间厢房,分别杀死了墨府的所有活口,连那些园丁仆役也不放过。

    一刀过,血光横空,惨声绝。

    ……

    那陌生人又一次冲进了大院,在满地的尸体群中蹦跳着。

    “哈哈哈,墨孤城该死!墨家人都该死!灭我红阳谷,我要你家破人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