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第242章 幻境 一家团聚
    “爹……你说哥哥一直都跟我们住在一起?而且他还说?回来要给我带礼物?!他没有讨厌过我们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凉城只觉得这短短的几句话间,自己的世界观都已经崩塌了。他突然无法确定,究竟是自己十几年的记忆都是幻觉,还是这一刻的自己出现了幻听。

    墨重山原本只是随口一提,倒给儿子这突然的大反应闹得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应道:“是啊,你这孩子是怎么了?今天说话怎么没头没脑的?别是真给累糊涂了吧?”

    “哥……真的是哥哥……要回来?!”墨凉城没有再开口,此时在他的脑中,正交织着雷鸣电闪。

    少年时期的墨重山,修炼资质只能说是一般。在同辈的修灵者中,旁人三天就能学会的灵技,他往往要花上个十几天。当时的师门长辈,也并不会过多的来关注于他。就连墨重山自己,心里也难免是有几分自暴自弃的。

    直到有一天,墨重山将一本在山林间偶然得到,而自己又始终学不会的秘籍转手卖了出去,他的命运也从此发生了改变。那迟来的第一桶金让他意识到,其实他还是相当有着生意头脑的。

    于是在修业期满之后,墨重山辞别了师父,转而经商。他隐藏的天赋也在逐渐展露光彩,生意很快就越做越大,青年时期已经成了国内有名的富豪。住起了豪华大宅,娶上了娇妻美妾。并且靠着财富换来的海量资源,生生的将自己堆到了通天境。

    在昔日那些同期的修灵者还在苦苦为生活打拼时,他已经舒舒服服的过起了“赢家的生活”。当年在宗门中最为出色,得到尊长一致看好的一位师兄,如今已经成了他墨府的护院。

    好运似乎特别眷顾他,没过多久,妻子又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孤城。而上天似乎是将他曾经欠缺的修灵资质,都统一的补偿在了他的儿子身上。墨孤城自小便是天资卓绝,在同龄小孩还在水塘里玩泥巴的时候,他已经早早的突破到了集气级。

    墨府存放的各式秘籍,他不仅有过目不忘之能,更可以从前人的记载中,找到不少的缺漏之处,随后便是独辟蹊径,化繁为简,独自走出了自己的一条修炼道路。前来给他授课的老师出不了几天,就会被他学光一身的本事,然后因为解答不出他的刁钻问题,而被他狠狠嫌弃,赶出墨家。

    拥有这样出色的儿子,远亲近邻早就羡慕得眼都直了,然而墨重山却笑不出来。儿子的确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但也正是由于他太过优秀,一个人在巅峰站立得太久,当身边众人的实力都远远逊色于己,难免便会被培养出一身傲气。

    而这份过早降临的荣耀光环,会让孩子原本单纯的心逐渐变质,变得与同龄人的群体格格不入。同时他们的内心也会相当敏感,只能接受成功,不能接受失败,如果在日后的修炼道路上受到了任何一点打击,所带给他们的后果都将是毁灭性的!

    墨重山为这个儿子真是操碎了心,既担心他无法融入群体,又担心他的天才外衣会突然被剥下。似乎是为了平衡他青年时期的顺风顺水,此事已经成了他迈入中年的一道坎,一切似乎正在朝着他最担心的方向发展。

    墨孤城的脾气,正与他的天才之名相合,极其的孤高傲物,不可一世,对于用药物勉强达到通天境,并且在他的修行上,无法提供任何指导的父亲,墨孤城心中一直怀着一种深深的蔑视。即使是父子之亲,也无法令他多增添一分对墨重山的尊重。

    每一次的交流,最终总会闹个不欢而散,这也在他们的关系上,划下了一道又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痕。

    在墨重山几乎心灰意冷的时候,妻子又给他添了小儿子凉城。这个儿子与哥哥不同,从小就非常活泼好动,而且爱玩爱笑。从他的身上,墨重山才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含饴弄孙”之乐,为此,对这个小儿子真是疼到了心尖上。墨孤城冷眼旁观,更增一通鄙夷。

    随着墨凉城渐渐长大,也开始展露出了高人一等的修炼天赋。但他却是被墨重山宠得十分娇生惯养,修炼灵技也常常半途偷懒。一套拳法,练到一半就不想练了;一串口诀,背到一半就不想背了。

    修炼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他日常游戏的一种。墨重山对他本就疼爱,况且也不想将儿子逼得太紧,就算实力再强,如果是养出了另一个孤城,那绝不是他想要的。因此长久以来,也就听之任之。

    墨孤城起初还尝试过抽出时间,亲自指导弟弟修炼,但由于墨凉城的懒散,墨孤城气得当场掉头走人。那之后就将这个没用的弟弟,和无能的父亲归到了一类。

    又过不久,墨孤城被本国的超级宗派看中,愿将他收入门下。超级宗派之中,有着许多外界罕见的秘籍孤本,更有着大量真正的高手。对于向往强者路的少年而言,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在接到通知的当天,墨孤城就直接回房收拾行李,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家,住到宗门里去了。那以后墨重山曾经几次前往探望,墨孤城一律避而不见,也许在他心目中,和这样的家人将关系撇清得越彻底越好。

    墨凉城曾经很多次的看到父亲和哥哥争执的场面,以前他年纪小,还不会想得太多。但在墨孤城离家之时,墨凉城也已经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了。他有了独立的思考能力,他懂得了孝顺,懂得了自省。

    看到自哥哥走后,父亲每日都愁眉深锁,墨凉城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懒惰了。如果他不是每天那么贪玩,如果他可以早一点修炼到像哥哥那样厉害,或许他也就有了和哥哥平等对话的资格。而那个时候,哥哥才会愿意回家,才会和父亲重修旧好。

    墨凉城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可以好好的在一起,过温馨和睦的生活。如果这个愿望必须要他变强来实现,那么他就去变强。于是他认真的向父亲提出,希望可以离开家,到另一个偏远小国去修炼,环境越艰苦越好,这既是他对自己的磨砺,也是对自己童年懈怠的惩罚。

    刚刚走了一个儿子,现在另一个也要离开,墨重山起初自是苦苦规劝,奈何墨凉城心意已决,而墨重山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决心。最终他也只好将一切的担忧,都转化成了一句语重心长的勉励。

    墨重山经商多年,倒也跟许多强大的修灵者都结下了友善的关系。在反复的考量之后,他决定将墨凉城送到邑西国的定天山脉。

    焚天派掌门虚无极曾经多次在他这里购买修炼资源,墨重山提出,愿以两年内免费提供焚天派一切所需资源,以及另行送上一笔重金的条件,恳请虚无极收下自己的儿子在门下修炼。虽然墨凉城要求严格磨砺自己,但做父亲的总是心疼,在传讯结束时又补充说,在情况允许的范围内,希望可以对凉城多加几分关照。

    虚无极起初仅仅是将墨凉城看做一个普通的纨绔子弟,也没有当回事,但墨重山开的条件如此优厚,不接白不接,于是满口应承,只当在门派内多养了一张嘴。

    然而墨凉城自到焚天派后,却是表现极其出色,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以“天才”之名脱颖而出,轰传整片定天山脉。并且在所有掌门人的一致公认中,都称他是夺取七大门派比试会冠军的最有力人选。

    虚无极到此时真是乐得合不拢嘴,原来墨重山并没有塞给他一个废物,反而是送了他一块宝。久而久之,他对墨凉城也开始有了几分真心的疼爱。

    墨凉城一面在焚天派发奋苦修,每隔一段时间,也都会写一封信给哥哥。当然他寄出的每一封信全部石沉大海。墨凉城也并未灰心,他相信,或许就是自己现在的努力还不够。等他真正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之时,哥哥一定会重新回家的。

    他一直都这样坚信着。

    而现在,父亲却告诉他,哥哥一直都和他们住在一起?那种种的不愉快,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正当墨凉城怔怔的站在原地,始终理不清思绪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清朗的:“爹,我回来了!——”

    只见一个身披墨绿色锦缎长袍的青年大步跨过门槛,身材挺秀高颀,眉宇间透着股英朗之气。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的顺在背后。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让人一见而心生好感,说不出的飘逸出尘。

    墨凉城看直了眼,哥哥的容貌他当然不会忘记,但从前他在哥哥眼中,只能看到一抹刻骨的冷意,仿佛是将这天下都轻易踩在脚底的深深睥睨。同时在他脸上,从来都看不到什么多余的表情,这使得他面部的线条也始终是相当冷硬。

    但是今天,他竟然看到哥哥在笑?这样温和的笑容,他曾是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哥哥脸上的。

    墨重山却似对此习以为常,随意擦一把手就迎了上来,笑呵呵的道:“孤城回来了啊。爹跟凉城刚刚还提起你呢。这可真巧,你们兄弟刚好是同一天到家的。怎么样,今天晚上想吃点什么?爹就亲自下厨,给你做一盘烧鸡,拔丝山药、糖焖莲子,对了,再来一盘麻婆豆腐,怎么样啊?”

    墨孤城微笑应道:“当然好啊。这么多天出门在外,已经好久没有尝到爹的手艺了,想来还真是馋得慌。看来今天晚上,就有机会大饱口福了。”一边说着,又向一旁仍在盯着他发呆的墨凉城打了个招呼:“凉城长高了啊,现在也是男子汉了!”

    墨凉城的嘴唇微微蠕动,这一刻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两个人,他们……真的是自己熟悉的父亲和哥哥么?原来父亲和哥哥之间,也可以进行着这么平和的对话,讨论着晚上的菜色,就像一对最平凡的父子那样……

    墨凉城更深刻的记忆,还是那天那个傲然离开家的哥哥。

    那天父亲一路追到了门口,一只手艰难的按着胸口,气得浑身颤抖:“孤城啊,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爹!”而墨孤城则是缓缓的偏过头,冷漠的用余光扫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道:“你,配得上这个身份么?”

    在他绝尘而去之后,在墨凉城眼前,是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当场晕倒在地的父亲。即使在他醒来之后,想到这个狠心的儿子,依旧忍不住老泪纵横……

    而如今,如今却——“你……真的是哥哥么?”墨凉城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不知何时,他还是把心里话问出了口。

    墨孤城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当然是啊。你这是怎么了,才离开几年,就不认识我了?”

    这样温柔的呵护,瞬间令得墨凉城鼻中涌起一股酸楚。而紧接着,这阵酸楚就从眼中倒灌了上来,夺眶而出的泪花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下一刻,墨凉城已经哽咽着一头扎到了墨孤城怀里,双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痛哭失声:“哥!哥啊……哥哥……”

    “呃……凉城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墨孤城有些局促的扶住怀中的弟弟,很有几分莫名的看向了一旁的父亲。

    墨重山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这孩子打从一回来就怪怪的,嘴里尽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之前还夸他长大懂事了,现在看来,还是那么爱撒娇啊。”

    “哥……哥哥……”墨凉城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抬起一双迷离的泪眼注视着墨孤城,“哥哥,你不会讨厌我和爹吧?你不会离开这个家吧?以后……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讨厌我们……好不好?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