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第239章 幻境 罗刹星君
    在灵界大陆上,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独霸整片大陆的绝对王者,罗刹星君,据说他翻手可通日月,反掌可摧山峦。他是这片天地间,第一个超越涅槃境之上的精英,也让广大修灵者得知,原来巅峰之上更有巅峰。

    他是所有习武之人的偶像,是他们心目中那个英雄梦的具现式;据说他面如冠玉,眸若朗星,引得万千少女献上芳心无数;

    他拥有最广阔的领地,最雄厚的财富,最丰盛的资源,最庞大的后宫;经他一路走来的出身之地,定天山脉边陲的小村庄、破月派、邑西国,如今都已经被尊为圣地;

    每一个人都将他视为全部的信仰,以他一眼青睐为毕生之荣。他不仅是一个时代的楷模,更是永恒的主宰。

    据说是为了选拔更多的强者,罗刹星君每隔五年,都会在灵界大陆上举办一场竞技会。这堪称是一场血的盛宴,是他一个人的屠宰场。前来参加比赛的数百万人会被同时集中在一块巨大的露天广场上,相互厮杀,在这个过程中,不管使用任何武器和手段,都是被允许的。

    这不是惯例比赛的点到为止,它的持续时间可长可短,但是,标志它结束的信号只有一个,那就是一直战到场中只剩下一个活着的人为止。而那个人,也将会作为本场唯一的胜者,得到罗刹星君的召见,甚至还拥有向罗刹星君挑战的资格。

    如果表现优异,还可以被吸纳进入罗刹星宫,也就是由罗刹星君亲自建立的超级势力,得到最好的培养。据说,罗刹星宫从来不养庸才,往年每一个从这里走出来的强者,都突破到了涅槃境,他们也是罗刹星君一支最忠诚的亲卫队。

    罗刹星君亲自举办,再加上巨额的福利,这就使得这场活动成了灵界大陆上最火爆的盛事。即使它的死亡率高达可怕的99%,仍能引得无数的后来者前仆后继。

    此时正排在登记处大厅的一字长龙之后,一张稚嫩的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不断踮起脚尖翘首顾盼的少年阿枫,正是那千千万万个怀揣英雄梦的挑战者之一。

    “如果在这场比赛中能够脱颖而出,就可以得到罗刹星君的接见!罗刹星君……传说中的人物啊……”阿枫默默的攥紧了怀中的登记卡,卡片上一笔一画的写着他的名字,以及一张少年灿烂的笑脸。

    “如果我真的可以见到罗刹星君,那我以后也会是我们村的名人了!隔壁的小黑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了,俺爹在那些看不起他的村民面前,也可以从此扬眉吐气了!还有娘……”

    阿枫回想着床榻上日夜受病痛折磨的老母亲,眼里的神采变得更坚毅了几分,“如果能见到罗刹星君,我希望能向他借一笔钱,这样,娘的病就有得治了。罗刹星君神通广大,这点小事他一定可以办到的!”

    随着队伍又向前挪进了几寸,阿枫隐约听到前排两个男孩的谈话声。

    “哥哥,罗刹星君真的很厉害么?比咱们村里的大力士还厉害么?”左边个子稍矮些的男孩一脸天真。

    “笨蛋!罗刹星君当然比那个大力士厉害多了!他可是整片灵界大陆上的最强者啊!像大力士那样的,他一个指头就可以掀翻!”

    另一个个子稍高些的男孩面对弟弟的问题,先是一脸的不屑,而后说起罗刹星君的实力,陡然升起了几分与有荣焉的光环,仿佛他此刻就是罗刹星君在这片赛场上的代言人一样。

    “最强者……那么究竟是有多强呢?难道比邑西国的国主还要厉害么?”矮个子的男孩咬着手指,表情看起来有些困扰。

    “哼,真是两个乡巴佬!”高个子的男孩还没等答话,一旁另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孩也插了进来,“罗刹星君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他统管着大量的位面,没有人比他更强大!像你们说的什么大力士啊,什么小国的国主啊,统统都是给他提鞋跟都不配的!”

    “可是,罗刹星君到底为什么要制定这样的比赛规则呢?”在那一高一矮两名男孩正在消化着这庞大的信息量时,后排的阿枫也主动凑了上来,“每场比赛只能有一个胜者,失败了就会死。死了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鸟语花香,感受不到阳光的照耀了啊!”

    “……幼稚的家伙!”

    那面色阴沉的男孩怔了片刻,很快就更加咄咄逼人的反驳了回来:“就算是为罗刹星君而死,那也是我们的荣耀啊!反正我想的很清楚了,我知道自己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拿到冠军!但是只要能亲眼见到罗刹星君一面,就算是让我立刻就死!也比庸庸碌碌的活一生强得多了。怎么,你们难道不这样认为么?”

    信仰,即使是一种扭曲的信仰,只要有一个人开始相信,就仍然会如同空气中无孔不入的病毒一般,迅速的在人群中扩散、传播。直到有一天,黑的变成了白的,错的变成了对的,善恶颠倒、公理不存,那时,就是这一颗毒果的成熟之期了。

    正在无形中接受荼毒,而自己却浑然不知的几名男孩都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时另一边的登记台上,工作人员公式化的声音响了起来:“下一个,xx村的阿枫。阿枫,阿枫来了没有?”

    人群中一片嘈杂,似乎都在抱怨这个迟迟不出现的阿枫,耽搁了自己的登记时间。那工作人员则更是烦躁,拿起桌边一块镇木拍了拍,提高声音喝道:“阿枫,有没有这个人?没来的话就取消资格了!”

    队伍的后排,高个子男孩忽然伸手推了推阿枫:“哥们,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叫你?”刚才他们几人在彼此的交谈中,已经互相通过了姓名。只是“阿枫”这个名字过于通俗,那高个子男孩也难以断定。

    回过神来的阿枫,紧接着就听到了那一句极不耐烦的“没来的话就取消资格了”,连忙高高举起一只手,叫着:“哎!来了!在这儿呢!”同时忙不迭的向前奔去。这一路自是又引来不少白眼。

    在将报名表交给工作人员检查之后,趴在桌角登记的阿枫眼中已经是一片澄明。

    “没错!能为罗刹星君而死,是荣耀啊!——”

    ***

    一边是人声鼎沸的观众席,一边是愈渐空旷的竞技场。

    骄阳似火,**辣的灼烧在每个人的头顶。连微拂的清风也吹不散几分酷热。

    同样吹不散的,还有着这片场地中,那一股刺鼻的血腥气。

    此时的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冠军争夺战如火如荼,依旧站在赛场正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而依旧留在这里的,脚底无不是横了一座座的尸山血海。而这些幸存者们提着兵器,正在迅速冲向他们下一个看到的人。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们究竟是会用对手的人头来充实战果,还是和他们先前的刀下亡魂一般,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成为那个唯一走出的最强者的垫脚石。

    不仅是这些参赛者,场外观众们的双眼也早已被血腥和杀戮所蒙蔽,他们渴望在这里寻找到一种疯狂的刺激,在这里发泄那些被他们终日压制的野**望。

    除了那个唯一的统治者,他们将所有人,包括是他们自己的性命,都看待得如同草芥一般卑贱。

    当罗刹星君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沸腾了。那个人仿佛是天生的王者,一身锦衣华服,在大量劲装侍卫的簇拥下,正从赛场外的一条贵宾通道缓缓排众而出。

    他每一步都踏得沉稳而有力,丝丝缕缕的法则之力在他身周弥漫而开,仿佛他就是这片天地,又或者,是这片天地浓缩于他一人之身。

    言即法,行即则,在他经过之时,每个人都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出现了不自然的波动,也有些眼疾手快的,迅速参悟起了他随意释放出的法则。

    而接着,这些人就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周身华光环绕,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了至少一层境界。

    人们原本以为,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物时,自己会很激动,会疯狂招手欢呼,然而真当到了他的面前,他们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他们都陷入了一片沉默,那是一种对于绝对强者,真正高山仰止的敬畏之情。任何的喧哗都是亵渎,而他们所能做的,就只是用全部的灵魂去瞻仰。

    这一座竞技场,很早就在罗刹星君的关注之下。大厅中所有的欢呼热议,所有对于自己的忠诚,他都曾经听在耳中。即便是神识扫荡之下,所感受到的也是一阵阵真切的崇拜。而这些信仰也正在不断的转化为精神力,被他源源不断的吸收到识海之中。

    终于,罗刹星君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的走到第一排的王者席前坐下。

    他一只手斜倚在桌面上,慵懒的轻撑着额头,目光漫不经心的在场中审视。等他看得厌倦了,又召过一旁恭敬待命的几名臣下,淡淡询问道:“这一届的参赛者,素质怎么样?有没有特别突出一些的?”

    “是的,的确有几个表现还不错的,星君陛下请看——”一旁的几名大臣连忙捧上早已准备好的名单,兴致勃勃的介绍了起来。罗刹星君随意听过几句,凝视着赛场的目光渐渐变得飘忽,似乎是涌现了几分感慨。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是整片大陆上的最强者,我说一不二,所有人都要对我顶礼膜拜!虽然这一切,似乎是来得太容易了一些,而且,这个世界说不上是为什么,总是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罗刹星君的视线在头顶的天空上一寸寸扫过,以他至强者的视力,纵然是千里之外的景致也是历历在目。

    放眼望去,那依然是他所熟悉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是那一片他在这里成长,在这里历练的灵界大陆。

    收回视线,耳旁的欢呼声鼎沸,那些都是全心崇敬他、拥戴着他的人们,他们每一次的呼吸都是真实的,他们所有的热情都是真实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那份信仰是真实的。

    “既然如此……”罗刹星君的嘴角缓缓掀起了一丝邪佞的笑意,“管它这个世界奇怪不奇怪,只要我为至高王者,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

    罗刹星君满足的靠上了椅背,继续聆听着臣下关于参赛者的禀报。

    不久之后,一场场血腥的厮杀结束了,胜负分晓。

    阳光投撒的赛场上,满身浴血的优胜者与灵界大陆的帝王——罗刹星君,在场地正中相对而立。

    “罗刹星君陛下,我不想向您挑战,也无意进入罗刹星宫,我只想用这个优胜的资格,向您提一个问题,不知可否?”众目睽睽之下,那年轻的优胜者直视着罗刹星君,这样说道。

    “问吧。本帝准许你。”罗刹星君的目光毫无波澜。这些年来向他提问的也有不少,大多是一些“星君陛下,请问怎样才能变得像您一样厉害?”一类的废话。虽然他表面还会象征性的鼓励几句,但是在心里,他往往是怀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

    怀着强者梦的少年有很多,但是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多长,走得多远,就是两说之事了。而罗刹星君也从不相信,任何人有资格与自己并驾齐驱。

    怀着先入为主的心思,罗刹星君根本就没把这个少年当回事。即便是拿到了这竞技赛的冠军又如何?将来也不过是服侍自己的一个高级下属而已。

    “组织这样的比赛,你开心么?”扩音话筒已经开启,再加上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那少年虽然稚嫩,却依然坚定的声音就这样传遍了赛场,清晰的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中。“葬送了那么多条无辜的生命,你真的觉得很开心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