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第238章 梦魇
    走过了那花园广场。 祈岚看起来特别萎靡不振,原因无它,他背后正拖着一对巨大的翅膀。

    对他人而言,能够拥有玄阶上品的“无相碧琉翼”,自然是如获至宝,但对于祈岚而言,那不是至宝,而是包袱。祈岚背后的翅膀是没有任何重量的,但祈岚却觉得背上沉重无比,他内心也在埋怨自己,当初为何要手贱去捞什么水流。

    由于无法收回翅膀,为了防止自己突然会飞起来,祈岚抓着叶朔的袖口,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前走着。

    其实自从进入了天枢,秋若蕊的脸色就不太好,如今越是接近梦魇之域,她的神色更加紧张。

    出于某些原因,赫连凤对于秋若蕊一直是十分关注。看着她那个越来越紧张的模样,心中也差不多猜到答案了,她本来对罗帝星的确是不屑一顾,但是秋若蕊这紧张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悄悄绕到祈岚身后,“那个罗帝星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祈岚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若是亲眼见到了他杀人的样子,的确是会有心理阴影啊!”

    说话间,祈岚无意中瞥了一眼后背,忽然发现那双翅膀没了踪影。“我的翅膀消失了!?”祈岚很兴奋的指着自己的后背。

    “消失了?”赫连凤看着祈岚背后闪闪发光的“无相碧琉翼”,“不是还在嘛?祈岚,你不会是因为太讨厌它了,所以产生幻觉了吧?”

    “幻觉!?怎么可能,那双翅膀的的确确不见了!”祈岚回答的十分肯定,倒是让赫连凤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了。

    赫连凤刚想转身招呼其他人一起看,证明自己没看错,却在一回头后发现,身边哪里还有祈岚的影子,非但祈岚不见了踪影,秋若蕊也一并消失。她的身边,只剩下了叶朔。

    赫连凤感到一阵诡异,她连忙跑到叶朔身边:“叶朔,他们两人到哪儿去了?”

    叶朔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什么两人到哪儿去了?不是一直就只有我们在一起吗?”

    “咦!?”赫连凤瞪大了眼睛,“只有……我们两个!?这一路出发,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

    “是啊,凤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叶朔很关切的看着她,还把手伸了出来,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赫连凤顿时脸红了起来,脑袋里一片杂乱。

    等等,赫连凤最后的一丝理智提醒着她,这一切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不,不是有些,是太不对劲了。然而赫连凤沉浸在了她的少女心中,才不管合不合逻辑,现在的她,带着春风一般的笑意。眼前的叶朔正在缓缓的靠近着自己,“凤儿……其实我对你一直……”

    “啊哈哈哈……”叶朔很震惊的看着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对着空气不停傻笑的赫连凤。

    不但是赫连凤,祈岚背上挂着一对大翅膀,又跑又跳,嘴里喊着:“耶!那对翅膀终于消失了!”而秋若蕊,正一脸欢欣鼓舞的看着手中的玉简,“太好了,多谢师父开恩!”她抬起头笑道:“师父说,同意我们回去了,我不必再呆在天枢里面了!”然而她手中的玉简并无闪光,根本就没有音讯传来。

    叶朔皱了一下眉头,这三个人中了什么邪?莫非,他们都出现了幻觉!?联想到先前秋若蕊所说,在梦魇之域,即将出土一件幻术类宝物,莫非是那件幻术类的宝物能让靠近它身边的人都产生幻觉,那自己为什么……?

    叶朔刚想到这里,眼前忽然出现了一朵小花,他没见过那朵小花,脑海中却有一个意识在告诉他,那就是天澜花。

    果真是幻觉么?一种能让人心中所想愿望达成的幻觉?

    叶朔看着眼前的小花,却是忽然手中白光一现,灵力光刃直接将那小花砍了个粉碎。

    随着那小花的支离破碎,周围三人忽然如梦初醒一般。

    祈岚看着背后的翅膀忽然又出现,顿时绝望惨叫一声。赫连凤发现那个将自己拥入怀中的“叶朔”,只是自己的臆想,忽然觉得一阵窘迫,捂着发红的脸,拼命摇头,“没人看见!没人看见!”

    秋若蕊看着没有任何传音的玉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而后突然醒悟过来,他们方才陷入了幻觉之中!那么造成他们出现幻觉的,究竟是什么!?

    四人前方,有着什么东西在发着光。光芒很微弱,但却又十分显眼,四人小心走近它。

    前方的,居然是一面小小的铜镜。那铜镜只比手掌大了那么一些,正嵌在一块岩壁之中,卡的位置刚刚好,就像是长在岩壁之中那样。

    赫连凤好奇的打量着那面铜镜。她身为城中的首富之女,对于铜镜这种梳妆常用的工具,自然是要求极高。这面铜镜倘若只是用于梳妆,是绝对入不了她的眼的,这铜镜边缘纹路装饰极少,雕花也是十分粗糙,镜面同样粗糙,坑坑洼洼不平整,完全属于铜镜中的劣等品。因此对于这铜镜,赫连凤自然是略有不屑。这样劣质的外表,纵然是一件法器,也不会厉害到那里去吧。

    秋若蕊却是脸上变得严肃起来,她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那面看起来极其劣质的铜镜竟是忽然起了变化!

    铜镜之上坑坑洼洼的镜面,忽然像是流水一般流动了起来。祈岚只是盯着看了几秒,忽然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四肢发软,那流动的镜面,就像是漩涡,正在将他的神识吸走。

    “各位!千万不要对着镜面看太久,否则……”

    说话间,秋若蕊只觉得胸口一闷,那铜镜像是在反射她的力量一般,原本用于抑制铜镜的灵力攻击竟是统统作用到自己身上来了!

    “啊——”秋若蕊再也支撑不住,手一松,整个人软了下去,但是她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随之传来。难道铜镜没有将自己的力量反弹回来?秋若蕊一抬头,铜镜周身的防御罩就像碎裂的陶瓷一般片片落下。

    原来是先前叶朔见到铜镜仿佛正在蓄力,似乎要做出什么攻击时,竟是直接一个灵力光球轰了过去。原本叶朔还担心自己用力过猛,万一这铜镜正是潜夜派要寻找的宝物,那岂不是……

    但见铜镜只是碎了防御盾,倒也松了一口气。在防御罩彻底粉碎之后,那铜镜真正的模样显露出来了!那竟是由纯金所铸的“幻心镜”,通体金光璀璨,尤其是那镜面,犹如深潭碧水,美得不可方物。

    然而,接近者一旦被它的反光照到,就会不可避免的陷入幻觉。虽然灵魂力量强大之人,可以瞬间明心破障,但高手交战,即使是片刻的差距,也足以扭转战局了。

    这幻心镜,正是掌门常夜白要求寻得的宝物。如今宝物已经到手,秋若蕊捧着幻心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那么接下来……前方,就是梦魇之域了。没必要让他人跟着自己冒险,叶朔决定自己一人前去梦魇之域。

    梦魇之域内部,气氛沉默。

    而且……罗帝星与墨凉城觉察到,四周的结晶石都在轻微的颤动着。

    罗帝星不悦道:“你又在搞什么鬼?我都不碰那天澜花了!”

    墨凉城对于他的质问并未直接回答,脸上的神色难得一见的严肃起来,一脸无辜的说道:“这次还真不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难道还真有什么怪兽要出现了不成?”罗帝星对于墨凉城的信任感早已降到了最低,估计是墨凉城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相信了。

    墨凉城也懒得解释,“可能是有什么本土的大怪物要出来了吧。有时候我倒也希望,我能够有这样地动山摇的能力。”

    “哼!”罗帝星冷哼一声,“那我倒要看看,这出现的究竟是什么?”

    说完这话,罗帝星竟也不慌不忙,面对着从半空落下的结晶石,仅是架起防护罩遮挡,半点没有要逃离的意思。

    墨凉城见他那么淡定,也只是一笑:“此地既然被称为‘梦魇之域’,也许这出来的怪物会与梦魇相关。你觉得那会是什么?”

    “我管它是什么?”罗帝星面带不屑道,“此次进入天澜秘境,本就是为探险而来。遇到险情就逃难,还有什么意思?”

    两人说话间,梦魇之域内早已变了一副场景。原本五彩缤纷的结晶石竟是清一色的变成了青蓝色。青蓝色的幽光照亮着整个梦魇之域,将其衬托得如梦似幻。

    而此刻,地表缓缓升起了一层白色的,如同轻纱一般的烟尘。

    随着烟尘的升起,已经是隐隐约约幻化出了一个人形来。

    那人形体态婀娜,飘逸细柔的长发及地。有着丰满的胸脯与纤弱的细腰,浓纤合度的双腿交叉而立,****的双足轻点在地面上。

    烟尘幻化的人形越来越明晰。那是一个如同画中之仙一般美丽的女子,她身上只包裹着轻纱一般的薄衣,曼妙的身躯在薄纱之中若隐若现,青蓝色的幽光照耀在她身上,如梦似幻,竟有一种美丽的不真实之感。

    那女子的脸蛋更是绝美,耀如春华,完全称得上是仙姿玉色。所有的五官都是绝对的标致,也正因如此,反而有些不似真人。

    罗帝星与墨凉城两人看的出神,直到那女子猛然张开眼睛,正正的注视着他们。那双明眸秀眉的眼睛,本应该是碧眼盈波的眸子,此时却是寒意顿生。那是一双宝蓝色的眼睛,美丽却死寂。

    “汝等人类,还不速速退去!”那女子的声音十分清冷,甚至带着一股腊月寒冬的刺骨凉意,语气中更是高傲非常。

    “看来这次是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墨凉城面对女子的厉声叱喝,并不为所动,反而是调侃了起来,“我们是人类,那你又算什么?”

    “吾乃梦魇之神。”梦魇之神缓缓说道,眼前这两个人类的行为,似乎让她感受到了挑衅。

    “原来是梦魇之神啊,看来这梦魇之域就是你的地盘了。不好意思,我们专程就是来梦魇之域的。”罗帝星不屑,反而是出言挑衅,“所以说这梦魇之域里,有什么宝物秘籍尽管拿出来。”他说着又顿了一顿,“你放心,我们绝对有得到那些宝物秘籍的实力。”

    沉默。一阵沉默。

    梦魇之神并未答话,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感情,她忽然说道:“不怕死的人类又来了一个。对于冥顽不灵的人类,只有死亡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又来了一个?”墨凉城对于梦魇之神所说的“死亡归宿”没有多大的反应,反倒是对于又来了一个人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喂,罗帝星,你说那个人既然有能力拿到秘钥,该不会是叶朔吧?他不也正在天澜秘境之内么?”

    “呵,我管他是谁?”

    就在罗帝星与墨凉城不以为然的闲谈之时,他们并未察觉,此时身边那白色的烟尘已经变得更浓了。烟尘充满了整个梦魇之域。梦魇之神轻轻张开了嘴:“……”没有人听清她在说什么,然而,罗帝星与墨凉城身边的烟尘,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将他们包裹。

    被包裹的并不止他们两人,就在刚才,梦魇之域内的固有结界,被一个同样持有秘钥的人打开了,只是那身影刚刚进入梦魇之域,烟尘也瞬间涌动了上来,将他包裹。

    那刚刚进入梦魇之域的身影,正是叶朔。他刚刚启动秘钥,打开了梦魇之域的结界,在踏入梦魇之域还未弄清状况时,只看到一阵烟尘扑面,随后竟是失去了意识。

    梦魇之域内的三人统统都失去了意识。

    梦魇之神冰冷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了一丝极其轻微,但又确实存在着的笑容,“在幻境之中好好享受吧。人类永远都会死于自己的**之中。在幻境之内,你们的一切所思所想,统统都会达成。”

    梦魇之神为何会被称为梦魇?

    原因很快就会知晓。三人的眼前出现了各自不同的梦境,那是梦魇之神为他们编织的幻境,他们将在幻境之内沉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