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第236章 祈岚的“噩梦”
    本以为进入空间裂缝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没有想到果真如叶朔所说,从外部看,两个裂缝之间的距离很长,但真正踏入裂缝之内,基本上就是后脚刚走进去,前脚就要踏出来了。空间裂缝的作用,正是让两个处在不同区域的空间连接在一起,从而达到如同瞬间移动一般的效果。

    虽然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悬崖另一端,却忽然发现地面上满是黑蝙蝠的尸体。那些黑蝙蝠死状可怖,有被拦腰截成两段的,甚至被切成好几段的。还有许多被烈火烧成焦炭的,以及大量黑色的粉末,应该是烈火太过猛烈,直接使得那黑蝙蝠化为了粉末。

    显然已经有人到达了这里,并且还在这里杀戮了一番。那些黑色粉末沿着山岩石壁一路向下延伸着,更多的则是沾在悬索桥的破碎木板上。看来这杀蝙蝠的人和打碎悬索桥的人是同一个。

    “已经有人先来了吗!?”赫连凤皱了皱眉头。心中产生了一种被人捷足先登的不爽感。

    而剩下的三人都知道,那捷足先登的人,必然是破月派的罗帝星。一想到罗帝星正在前方,秋若蕊顿时由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不由得开始打颤。但看着前方三人并无惧意的样子,她也逐渐安心下来。

    不过,罗帝星的捷足先登,也是有些好处的。

    守护险地天枢的并不单单只是万丈深的峡谷,一个破旧的悬索桥,或是一群烦人的黑色蝙蝠。在天枢境外,同样包裹着一层结界。然而,这层结界已经由于率先到来者的破坏,而变得毫无用处了。

    因此,叶朔他们四人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天枢。

    天枢之内的环境,与外部并无显著不同。同样也是山石地形较多,并没有太多繁盛的草木。叶朔手中有着星宿罗经仪,险地之内的各处景致机关,统统都会被标识出来。一路上无风无浪,偶尔也能看到一些被破坏的痕迹,不用想,自然是罗帝星所为。

    但是从这留下的痕迹细节处看,走在他们前边的,并不止一个人,可能是一支有着三到四人组成的队伍。

    “罗帝星他还有帮手!?”秋若蕊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老是说罗帝星罗帝星的,他到底是谁呀!?”赫连凤完全没有秋若蕊的严肃,一是她没见过罗帝星,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二是因为在她心中,叶朔才是最厉害的那一个。所以当她听到秋若蕊说着罗帝星的实力有多强大时,难免心里开始不开心。

    赫连凤心里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但是又从之前祈岚的叙述中得知,叶朔与罗帝星早已在秘境之内相遇过,两人交过手,罗帝星并未占到任何上风。她自然对秋若蕊的恐惧不屑一顾了。

    祈岚倒是能够理解。毕竟潜夜派被罗帝星追杀了一路,原本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在连番的追杀之中损失过半。他见到了那些弟子死去的模样,一个个死状凄惨。而且初次见到秋若蕊,是他们正被罗帝星逼上绝路,那种由心底生出的惧意,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散的。

    “可是,不是说罗帝星此人为人高傲吗,”祈岚疑问道,“那他怎么可能和人组队?不怕半路和组队的队友打起来吗?”

    “是。”秋若蕊点点头,“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担心。罗帝星自然是不愿意与弱者为伍,所以才会扔下其他破月派弟子,但既然他愿意与人组队,这说明与他组队之人,必然是一名强者。至少实力不下于他,才会使得罗帝星做出一同行动的决定。”

    “咦,你不是说,极少有能与罗帝星实力相当的人吗?”赫连凤继续追问道。

    “是啊!所以我才担心……”秋若蕊话还未说完,祈岚插嘴道:“难不成还有罗帝月不成?”

    “不……”秋若蕊叹了口气,“据说,焚天派的人也来到了天澜秘境,所以罗帝星同路的人,只怕会是墨凉城。”

    “墨凉城?”叶朔忽然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好像总有人提到这个名字。但是提到这个名字的人又是谁呢?好像是个叫郭什么来着的人?

    “墨凉城是焚天派公认的天才,也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倘若他们两个联手……”

    “你是想说我们一点都没有胜算吗?”赫连凤在秋若蕊还未说完时便打断道,“说不定还没等我们动手,他们两个就已经在前面打得难解难分了。”

    “是啊,秋姑娘,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祈岚接口道,“我很相信我师兄的实力。”

    听到祈岚这么说,叶朔瞬间感觉压力山大。不过也正如他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必为了前方未知的一切,徒然增加自己的压力。

    四人继续往前行走着。

    “哗哗哗——”前方不断有清澈的泉水流淌而出。

    叶朔看了看手中的星宿罗经仪。按照地图上所标示,这里应该是一个广场,中间本应是一条龙形状的雕像,泉水的话,应该是从它口中的机关喷出的。但是……

    中间那精致的雕像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没有机关的控制,泉水这才漫延开来,整个广场都被淹了。水大概能淹到人的脚踝处。

    “我们换条路走吧?”赫连凤提议道。

    叶朔还在端详着手中的星宿罗经仪。“在雕像之中……似乎还有着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祈岚把脑袋探出来。

    叶朔摇头,“不知道。应该是某件宝物。”他看了祈岚一眼,说道:“不如我们去看看。”

    “好啊!”祈岚顿时欢欣雀跃。都说天澜秘境之内有着大量的宝物秘籍,但事实上是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进入了天澜秘境,赶走了血傀后,不是遇到禁制机关,以及让人难以忍受的苛刻地貌环境,就是遇到一群招来灾祸的扫把星,例如那三名老者还召唤来一只大虫子。

    传说中的宝物秘籍,祈岚连个角都没有见到。这时听到有某件宝物就在前方,自然是迫不及待。

    四人浮于水上,在水面上行走着,很快便到达了广场的中心。

    祈岚环顾了广场一圈,“这里的装饰布局还真不赖!”的确,这花园广场一看就是有人精心布置的。

    前方是破碎一地的铜片,原本精致的雕像只剩下半截龙的身体,泉水不断地从那断裂的缺口中流淌出来。

    “那个……宝物在哪儿?”祈岚看了看前方这狼藉的场景,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心中暗自担忧,宝物该不会是被罗帝星给拿走了吧!祈岚脑海中都开始出现,罗帝星忽然朝着雕像轰了一掌,雕像猛然炸裂开来,随后出现了一道金光灿灿的宝物。罗帝星邪恶的笑着,“哈哈哈,终于到手了!”的场面。

    “喂!你不要老是想着宝物宝物的。”赫连凤打断了祈岚的想象,“看来这破碎的雕像估计就是你们之前一直提到的罗帝星干的。所以宝物是已经被拿跑了吗?”

    “不……”叶朔忽然表情微妙地笑了一下。“这一次,是真的要谢谢罗帝星了。这雕像之下的宝物还在。原本想要拿到这宝物,需要破解雕像之上的机关,但是现在雕像已经直接被打碎了,机关自然也随之破解。”

    “咦?”祈岚靠近那破碎的雕像,朝里看了看,“是因为罗帝星破解不了机关,所以一气之下就把这雕像打碎了吗?”他忽然又暗自觉得好笑,结果罗帝星就这样放弃了宝物,直接跑了。

    看来那个厉害的罗帝星偶尔也会犯蠢。祈岚正在四下打量着,忽然看见这潺潺流水之中,竟是有着一道暗流。可以明显的看到那透明的水中,有一道水流呈淡蓝色,从淡蓝色水流流动的轨迹看来,它竟是在逆流而上。

    祈岚一时间按耐不住他的好奇心,将手伸入了水中。

    所谓好奇害死猫,估计也就是这样的情况了。当祈岚将手伸入水中之时,那条淡蓝色水流似乎感受到了有什么异物入侵,竟是像活物一样动了起来。祈岚也被吓了一跳,心想:这难道是什么水中生物?

    然而,正当他想要把手伸出来的时候,那淡蓝色的水流竟是瞬间卷在了他的手上,如同藤蔓一般,瞬间爬上了他的胳膊,就像一条蓝色的小蛇。只是那条小蛇的身体,是由蓝色的水流组成的。

    “救……”祈岚刚想呼救,那蓝钻水流的速度极快,已经由他的手臂,爬上了他的背。顿时祈岚只觉得身体一轻,竟是整个人都腾空而起。

    祈岚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就恐高的他发现自己躺在半空中,顿时吓得手足无措,一脸哭丧地哀求着:“快放我下来啊!”

    然而,站在下方的三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祈岚的背上,展开了一双巨大的翅膀。那翅膀呈淡蓝,透明状,似乎是由水流组成,内部还在泛着浪花,晶莹的流动着。

    “看来这雕像之内,藏着的宝物就是这个了。”叶朔居然站在下面抱着手臂围观。

    “哦,这个呀,我曾在一本古籍上见到过!”赫连凤看到了祈岚背上的翅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为了能够在叶朔面前展现出自己学识渊博的一面,连忙说道,“这透明的翅膀名叫‘无相碧琉翼’,十分认主人。

    一旦被它贴在背上,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取下了,它会一直贴在主人的背上。不过若是以灵力加以控制,便能将其收放自如,不用时能将它藏起,使用时便能瞬间展开。有了它就可以随时随地乘风而起,就像鸟儿一样自由,多少人想要得到却求而不得。

    对了,此外,‘无相碧琉翼’还能够用作攻击,只需双翅一震,便能发出一阵由流水组成的飞镖雨;若是受到攻击,这巨大的翅膀也能将主人保护起来,就像防御盾一样。哦,对了,据说它还有其他的功能。只不过拥有‘无相碧琉翼’的修灵者极少,所以能够掌握的资料也就只有这些了。可以说‘无相碧琉翼’真是一种全能的宝物,集攻防于一体,还能够用作辅助。”

    叶朔点点头,朝着空中的祈岚说道:“祈岚,这件宝物很适合你呀!”

    “适合个鬼呀!”祈岚双目紧闭,垂下的双脚胡乱的踢着,他不敢去看下方,他现在身体飞得有多高,他的心就悬得有多高。也许对别人而言,得到了这样一件宝物简直是捡到一个大便宜。但是对于恐高的祈岚而言,一双翅膀,天哪,那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方才赫连凤的话他也听见了,“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取下了,它会一直贴在主人的背上。”天哪,难道我要一辈子飞在天上吗!?祈岚越想越绝望。

    由于祈岚闭着眼睛,所以他并不知道现在他正越飞越高。底下的三人抬头仰望着越飞越高的祈岚,然后只听“砰——”的一声,祈岚撞在了附近突出来的一块山岩上。

    然后撞到了山岩的祈岚,身体就像动作被放慢了几倍的画面一样,一点一点缓缓的飘了下来,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

    当双脚触碰到地面的时候,祈岚几乎是喜极而泣,然而他又一脸疑惑的说道:“我居然没有摔死?”

    赫连凤一脸的无奈:“你当你背上那是什么东西呀?‘无相碧琉翼’如果连自己的主人也保护不好,它也能够算得上是玄阶上品的宝物吗?”

    “什么?这大翅膀居然有玄阶上品?”祈岚看向背后的大翅膀,晶莹剔透的翅膀映着光芒,流光溢彩,煞是好看。“可是,它为什么会是一个翅膀呢!它要是一个药鼎该多好。”祈岚扼腕叹息状。

    “真是造化弄人啊……”叶朔还添乱似的加上了这一句。

    祈岚更加凌乱了:“别的先不说,我应该怎么把它收起来,我总不能一路背着翅膀走吧!?”

    赫连凤在祈岚背后狂笑,“没关系呀!你要是不想背着翅膀走路,那你可以飞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