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第235章 险地——天枢 三
    一直蹲在地上的祈岚听到了叶朔的话语,“师兄,你又在想什么可怕的方法?空间裂缝避之不及,你还故意创造出来!?”

    “正因为是我创造出来的,所以才不像天澜秘境之内自然形成的空间裂缝那么危险。 ”叶朔将自己的想法和祈岚都说了一遍。

    祈岚听得两眼放光:“这样的话我就不用经过那道万丈悬崖了!太好了!”显然对于祈岚而言,面对空间裂缝的恐惧,远远比不上对于高空的恐惧。

    但是一行人中间,像祈岚这样的究竟是少数。在天澜秘境呆了这么久,谁都见识过空间裂缝的威力,只要稍有不慎,整个人便会瞬间切割成几块,甚至整个被撕扯的血肉模糊。

    主动闯进空间裂缝,这是活腻了吗?

    所以在叶朔提出这个方案时,并没有多少人赞同。除了祈岚和赫连凤。赫连风对叶朔的任何提议几乎都是无条件的赞同,她就差没有举双手表示赞同了。

    叶朔对于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多在意。他本来就没有义务要将那些潜夜派的弟子带入天枢,所以即使他们不同意这样的方法,叶朔也没有理会。

    既然祈岚和赫连凤都同意了,那么,就要尽快创造出一道空间裂缝来。

    然而潜夜派的弟子们看叶朔根本没有把他们的否定当回事,心中也开始急躁起来。

    他们也本不想进入天枢,但却是师命难违,如果他们这一次无法完成任务,那么潜夜派的掌门——拥有着“灭绝师太”称号的常夜白师太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只怕到时候的惩罚,会让他们恨不得当初就死在天澜秘境之内,不再回潜夜派复命。

    最后那些潜夜派弟子将所有的目光全聚集在了秋若蕊身上。

    “师妹……先前在逃避罗帝星追杀时,我们众位师兄弟都已经受了重伤。如今负伤最轻的,也只有师妹你了。”一名潜夜派弟子低声说道。

    秋若蕊不是傻子,此时此刻,师兄和她说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也是立马就明白过来了。但是她也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一丝心寒。

    她与这些师兄弟们平日里感情不错,当初在进入天澜秘境之时,他们自知秘境之内危险重重,也曾在入口处相互鼓励,并且发下誓言,“同舟共济,患难与共。”他们互相约定,即使到了最后关头,也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然而当初在入口处的誓言,却在真正需要共患难之时,成了莫大的讽刺。

    秋若蕊苦笑了一声:“各位师兄弟,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就由我一个人来完成吧。师兄弟们只需要在此处等待我的回应就可以了。”

    “师妹,这……这真是过意不去呀……”一名弟子低着头说着,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没事的。我们潜夜派弟子本来就应该互相协助。”秋若蕊微微一笑,留下了这句不知是在嘲讽那些潜夜派弟子,还是在嘲讽她自己的话后,转身离开了。

    想要凭空创造出一道空间裂缝,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那可能要比登天还难。然而,若是在天澜秘境之内,一个本就随处可见空间裂缝的地方,那么只需要掌握适当的技巧,稍稍打破一下空间之内的平衡,一道空间裂缝便应运而生了。

    在祈岚和赫连凤的注视下,叶朔凭借着对空间内各个元素的应用掌控,将所有的能量都牵制在一片狭小的区域内。这一片狭小的区域内,由于拥有了大量的能量,与周边区域产生的能量差,由此,一片空间开始断裂而开,一道全新的空间裂缝正在诞生之中。

    于是,便出现了先前所提到的一幕——在一片虚无的空间之内,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洞。那是一道人为的空间裂缝,它划开了这空间所在的区域。而通过在悬崖另一端的区域内,实行同样的方法,便能将两端的空间裂缝连接起来,形成一个通道。

    只不过,由于这空间裂缝是由能量差所形成的,所以那条通道之内,布满了空间乱流。贸然进去也是极其危险的,甚至会因为乱流的撕裂而死无全尸。

    在两端的空洞逐渐变得有一人大小时,空洞开始停止了扩张。潜夜派弟子大着胆子朝裂缝中看了一眼,裂缝之内的通道,电闪雷鸣,还有着许多的白色光刃,它们毫无先兆的出现,又忽然的消失,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那些潜夜派弟子有些不安地看了秋若蕊一眼,但在接触到秋若蕊的眼神对视之后,瞬间又尴尬的低下了头。

    面对空间裂缝之内这样的场景,如果说信心十足,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由于先前师兄弟们那种冷漠的表现,反倒是让秋若蕊产生了非去不可的冲动。除此之外,真正让她能够放下心来,去走这条由空间裂缝而形成的通道,却是因为创造出空间裂缝的人是叶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秋若蕊就对他有了极大的信任感。

    也许是当初在码头上替她救下了烈火流云;也许是在面对罗帝星时,他毫无惧意的救下了自己与众位师兄弟。然而,不论是从何时开始的,现在的秋若蕊只感到似乎只要有叶朔在,那么任何棘手的问题都能够得以解决。只要有他在,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呃……师兄,我们真的要从这里经过吗?”祈岚盯着空间裂缝里的乱流看了几眼,心里也开始有些不确定起来。

    “没有关系,到时候我走在最前面。用灵晶盾护住你们。虽然这两道裂缝相距的距离很远。但是在裂缝内部,其实很短,只要走几步就到了。”叶朔安慰着祈岚。

    赫连凤的关注重点则在“那好,我要走在第二个!”

    本着女士优先的态度,祈岚就这样成为了队伍的最后一人。

    伴随着祈岚“你们走慢点,等等我”的疾呼,四人开始真正进入天枢险地。

    而此时的天枢内部——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苍茫平原。放眼望去,只有大量青灰色的细沙。这青灰色的细沙十分轻盈,微风轻轻吹拂,它便如飘渺的薄纱一般,跟着风摇曳起舞。

    这景色看似美丽,然而这平原之上,却是毫无生机,反而是衬得这青灰色的细沙如同骨灰一般死寂。

    忽然,远处的几道人影急速的前行着。很快,他们便踏上了这片苍茫的平原。

    不过,这悄然闯入的几道身影,并未能给这片长年封闭的空间带来多少活力,反而是掀起了一股令闻者退避三舍的煞气。伴随着这份煞气,那飘渺的青灰色细沙的飘动,看起来更像是死亡之舞。

    只因在这支临时结成的队伍中,同时涌动着一冷一热两重冰源。

    由于主角毫不压制的持续释放,使得两人周身俨然已经结成了一圈实质般的中空气场。搅动起的气流不时在空中对撞,虽是谁也奈何不得谁,扫荡开的阵阵压力涟漪却仍是令两个同行者叫苦不迭。

    还记得不久前,自从一行人在广场上中了喷泉机关,罗帝星更是怒不可遏,直接将那喷泉水的龙头打了个粉碎。没有想到,那龙头仿佛示威一般,在它那剩下的那半截身体里,地下河水滚滚而出。

    罗帝星先是原地愣了片刻,接着便是狠狠一握拳,一道火浪“呼”的一声,从他脚底蹿起,瞬间就烧到了头顶,看去就如同一具会移动的人形火炉。

    而在他这般堪称疯狂的举动中,很快就将身上的水汽彻底蒸干,甚至火浪还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干燥地带。地下河水一经靠近他的身边,瞬间便蒸发为水蒸气。

    虽然火焰已经褪去,但从他依旧铁青着的面容中看来,谁要是敢现在去招惹他,仍然是在引燃一个一碰就炸的火种。

    韩娣月和付莫生看在眼中,只有叹息的份儿。虽说由施咒者自己召唤出的五灵元素,往往不会反噬主人,但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好比一个人将刀子作为工具,只要足够谨慎,通常并不会伤到自己。但若是拿着刀子直接往身上砍,结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正如罗帝星这般,将整个人都包裹在“火龙卷”之中,如果不具备相当精准的元素操控力,即使不至于“引火****”,但也极易伤损灵脉。他们两个自问还没有这份功力,也只能继续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黏着满身的泥土,几步一个喷嚏的跟在后头。

    当这阵气场激战无形中趋于顶峰之时,墨凉城悄无声息的收敛了威压,声音仍是如往常般不紧不慢:“你在生什么气?既然你说之前遇到了玄天派的叶朔,正宗的天香魔骨图应该就在他身上。怎么也没见你得手?”

    韩娣月和付莫生闻言都是一阵胆寒。敢在这个当口主动打破沉默的,恐怕也就只有墨凉城了。但他要真是挑衅太甚,罗帝星最终会拿来出气的,还不是他们这两只小虾米么?

    关于图纸归属的秘密,早在定天城拍卖会一结束,阮石就兴冲冲的传讯给罗帝星,声称已经成功拍到了天香魔骨图,并说回程后两人可以抽空见个面,他愿意将图纸依样刻录一份,与自己分享。

    罗帝星当时正在归元秘境中与墨凉城争夺封魔玄卷,接到传讯后出于拉拢战友的心态,主动邀请墨凉城在天澜秘境开启时,与他结伴同行。

    墨凉城无可无不可,然而还没等他答话,阮石又是一条传讯发了过来,咬牙切齿的控诉着自己和父亲在荒郊失手,天香魔骨图给那个玄天派的小崽子叶朔抢去了,焚天派刚抢到手的九曲玄阴丹只怕也保不住。

    罗帝星低咒了一声,见墨凉城正盯着自己,知道刚才的传讯同样是给他听到了,忍不住又脱口讥嘲了几句“墨凉城,看来你的师兄也不怎么样嘛!”一类的话,那是在报之前破月派弟子给焚天派打得狼狈溃逃时,墨凉城也在他边上冷嘲热讽的仇。

    但墨凉城没等他说完,就冷冷甩下一句:“他们失败与否,我不关心,到时师父自会惩处。但我,绝对不会像他们一样。”说完,就当先钻进了一个如同巨型大骷髅的山洞里。那山洞名为封魔玄洞,正是存有封魔玄卷的地方。

    归元秘境的争夺战,最终是罗帝星输了。因此一切与归元秘境有关的记忆,一时都成了他的忌讳。

    那时距天澜秘境正式开启还有五年,而他也早将这一切抛到脑后去了。此时冷不防听墨凉城问起,顶在脸上的那一层极怒面具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朝四面八方散开无数条蛛网状的裂纹,最终是“啪”的一声碎了满地。

    而他的表情终于恢复了几分正常,虽然这份“正常”在此时看来,就显得特别尴尬:“……开玩笑!我堂堂破月派精英弟子,怎么可能去抢他一个后辈的东西?……再说,能在秘境中走出多远,靠的是实力,如果是真正的强者,就算不需要地图,也能……看什么?我就是忘了!不行?”

    罗帝星几句苍白的辩解,在墨凉城越来越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下,终于是全面崩溃。而他的咆哮声刚落,鼻子底下立刻就被递过来一只方形盒子。罗帝星皱了皱眉:“干什么?”

    “哦,这是我们门派中几位长老经常在服用的药,可以有效提高记忆力,你也试试?”墨凉城的眼神看起来特别真诚。

    “……墨凉城!你真是欺人太甚!”罗帝星愤怒的情绪犹如山洪暴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可以说从两人一开始结伴而行到现在,他就一直在受气之中。而墨凉城对他的嘲讽,偏偏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嘴。若是墨凉城直接和他打一架,他倒也好发泄怒火。但是墨凉城每每总是这样轻飘飘地来两句,他要是因此动手,反倒是显得自己气量无比狭小了。

    结果罗帝星满腔的怒火一路憋着,都使他忽然有了一种肝疼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