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第232章 巨蟒
    “什么!有东西要出现?”赫连凤倒吸一口冷气,思维异常活跃的她,已经脑补出了上百种长相或诡异,或丑陋,或凶残的魔兽妖物来了。

    然而随着地震的逐渐平息,出现的并不是什么凶残的魔兽妖物。

    在叶朔与赫连凤在前方出现的,似乎是一个如同祭祀台一般的小广场。

    那小广场看起来似乎是由一块完整的大理石所雕铸,没有任何拼接起来的缝隙,地面很光滑,祭台上正放着什么东西,散发着金光。

    “莫非那就是秘钥?”叶朔迫不及待的跑上了广场,赫连凤也连忙跟了上去。

    而就在他们踏上广场的那一瞬间,强大的风暴似乎要将整个地面掀起,在他们脚下的地面,光滑得如同一层冰面,纵然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似乎都能站不稳,何况是如此强大的一阵飙风。

    叶朔牢牢紧抓着赫连凤的手,不让她被吹走。两人躲在灵晶盾之后,虽说样貌狼狈了一些,但至少这种能量风暴对他们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然而,那群破月派弟子就惨了。他们一个个在空中就像散落的落叶,被风暴卷起又刮落,时而还两两撞击在一起,撞的头晕眼花,晕得七荤八素。已经有人彻底昏了过去,在空中随意的飘荡着。

    随着风暴的逐渐减弱,四周也恢复了平静。

    叶朔抬起头来,忽然发现前方的小广场变得有些奇怪。但是究竟奇怪在哪里……好像是多了些什么东西。在祭祀台的后方,似乎多了一面黑色的墙。

    叶朔正要上前查明情况,他还未靠近祭祀台,短暂的平静便被打破,黑墙之上,竟是忽然响起了“嘶嘶”的怪异响声,这声响就如同一条蛇在吐着信子一般。

    破月派的弟子听到这诡异的响声,脸都吓绿了:“是不是真的要出来什么怪物了!?”

    那些弟子心中都在埋怨那领头弟子,本来他们在“地运河”附近,遇到了一个能够以沙化形的高人,什么便宜都没占到,还莫名挨了几顿打,就已经很出师不利了。

    当时的他们都只想立马离开天澜秘境,鬼知道这里还有多少的危机等着他们,师父安排的任务,反正有罗帝星在,根本没有他们什么事,他们来天澜秘境本来就是在凑人数。

    可领头弟子偏偏不,说是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领着一众师弟继续在天香魔骨域乱晃。

    幸好也没遇到什么特别的危机,他们的胆子也愈加大了起来,看到一处地方有着结界,便心想里头一定有宝物,不由分说,统统都闯了进来。结果一进结界就遇到了机关攻击,本就不多的人又折损了大半。

    而现在,破月派弟子心中暗想,这下,他们估摸着是要全部葬身此处了。

    “怎么还长了一条舌头!”赫连凤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本来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先前被半兽人掳走,已经算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了。不过那半兽人虽然长得不好看,但也不诡异。

    而现在,前方的黑墙竟然是吐出了一条如同蛇舌一般,细长而前端交叉的舌头,赫连凤还从未见过这样恐怖而又诡异的形象,瞬间被吓得不轻。

    倒是叶朔下山这一路,妖物魔兽见的多了,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尚且不知道这黑墙一般的生物究竟是什么,叶朔亦不敢贸然出手,否则就算他没事,这结界中的其他人,估计都要遭殃了。

    “它……!”赫连凤指着前方还在吐着舌头的黑墙吓得捂住了嘴,整个身体也不禁颤抖起来,那黑墙……

    那黑墙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带着杀戮之气的邪恶眼睛,像是某种巨兽,瞳仁细长,就像是黑暗中的狩猎者。

    那些破月派弟子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此时更愿意来一道能量风暴,或者是空间裂缝,至少这些看起来比眼前的这个巨大的怪物好应付多了。

    那如同黑墙一般的怪物移动起来了,它一转身,露出了一截长长的尾巴,它的身躯也是呈长条状的,那是一条巨蟒!

    一条大到,竖起来的上半截身躯,看起来就像一堵黑墙的黑色巨蟒!

    巨蟒看起来似乎有些迟钝,只是转了一个身,却迟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一般。只是刚才的风暴吵到了它,才不情不愿的睁了下眼,现在翻了个身,又要瞌睡起来。

    叶朔见那只巨蟒正在逐渐合上眼睛,心中也安定下来。他只要获得秘钥,能不打扰这巨蟒就尽量无视它。这巨蟒困了,就让它继续睡吧。

    但是,这世上总是有着数之不尽的猪队友,而且还是一群不自量力的猪队友。

    在人受到极大恐惧的压迫时,总是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出乎意料的事情。

    那些破月派弟子本是抱成一团打颤。他们蹲在一旁,心中越想越怕,在那条巨蟒转身之后,更是心中万念俱灰,虽说巨蟒转身后没有别的动作,但破月派弟子的心弦已经绷到了极限。

    终于有一个弟子忍受不了了等死的恐惧,他竟然是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对着那巨蟒一个劲的狂放灵力光球。

    “你干什么啊!”赫连凤眼睁睁的看着那名弟子从自己身旁冲了过去,却来不及阻止。

    只不过,可能是那条巨蟒皮糙肉厚,面对那弟子连续不断的灵力光球,依旧是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那灵力光球就像是雨水一般溅落在巨蟒的身上,被巨蟒坚硬的鳞片弹开,攻击丝毫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看到那巨蟒根本不理会这攻击,叶朔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想把那名弟子拉下去。

    但就在此刻,原本一动不动的巨蟒忽然蛇尾一甩,巨大的蛇尾带着疾风,猛地砸在那名弟子身上,顿时将他甩了出去。

    而在那名弟子飞出后,掉落在地上之时,他的身体已经断成了两截,鲜血弥漫了开来。

    其他弟子见到这场景更是慌不择路,有想要逃跑的,也有惊慌失措之下完全失去了理智,拔出剑就要跑到那巨蟒的身边,想要刺伤它。

    而此时的那条巨蟒,似乎因为这场躁动,也有可能是那名弟子流出的鲜血,那股血腥气味刺激到了它。

    那条沉睡的巨蟒终于是苏醒了过来,它再度张开了它的眼睛,露出了满眼的杀意。

    巨蟒回身一转,张开大口,顿时,整个狭小的结界内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巨蟒游动而出,更是使得这狭小的结界显得拥挤无比。

    这结界之内,区域狭小,即使是攻击得了这条巨蟒,也难保不会对这结界之内的其他人造成损伤。叶朔无奈,并未向巨蟒发动猛烈攻击,而是使出了“定身咒”。

    黄色的咒符金光四射,它们先是像落叶一般飘散下来,而后又像受牵引一般排成一列。

    叶朔正在想着,能有什么方法可以不正面应对那巨蟒,而是趁着巨蟒不注意,偷偷拿走密钥之时,那巨蟒忽然张开大嘴,猛然将它嘴前的东西统统都吞了下去。

    那巨蟒吞下了叶朔所有的定身咒,以及……那泛着金光的密钥也被一并吞下了肚子里。

    “啊!?”这一幕仅仅在片刻不到的时间内发生,叶朔愣了半晌,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居然把秘钥给吞了下去!?”

    而那巨蟒吞下的东西之后,似乎感受到了肚子里空荡荡的,一种饥饿感驱使着它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先前那身体断裂成两截的破月派弟子,身上弥漫着血腥气,巨蟒顿时便被他吸引了,巨口一张,就囫囵吞枣般将那弟子的身体吞了下去。

    剩余的弟子顿时惊慌失措,他们使尽了浑身解数,几乎将毕生所学都运用了出来。

    但是他们的攻击毫无章法,巨蟒身上炸裂开了一团一团白色的烟花。那是破月派弟子们正在使用灵力光球。

    被逼急了的破月派弟子也不管攻击究竟有没有用,一个接着一个的发动攻击,好让那巨蟒没有喘息的机会。

    那巨蟒似乎是很讨厌这样,歪头歪脑躲避了几下,便任由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它蛇尾一扫,又是刮起了一阵旋风。

    然而那些破月派弟子已经有了经验,在蛇尾一靠近他们之时,连忙向上跃起,侥幸躲过了这一道猛烈的扫击。

    赫连凤也不在一旁干看着了,大家已经是同一根线上的蚂蚱了,虽然她心中对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破月派弟子颇有微词,但此时救他们更是在救自己。

    赫连凤的武器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但在她的使用下,却是发挥出了强大的实力。

    “千影·斩!”手中长剑划出一道虚影,随后那道虚影猛然大涨,朝着巨蟒的身体劈砍而去,而在接近巨蟒的时候,那虚影又涨大了几分。

    “轰!”的一声巨响,虚影狠狠地劈打在了巨蟒的身上,然而当那虚影真正触及到巨蟒的身体时,却像流水一般,从中间分开,划过巨蟒的身体,随后消失。

    那巨蟒看起来并未受到伤害,它头一仰,欲再度攻击过来。

    但忽然,那巨蟒的动作顿了一顿,这停顿十分的不自然,连巨蟒自身都感觉到不对,灯笼般的大眼睛瞬间瞪得更大了,似乎也是在吃惊为何自己的身躯突然就不受控制了?

    叶朔正躲在一旁。先前巨蟒吞下了他的定身咒,尽管已经成为了巨蟒的腹中餐,但是叶朔依然能够通过灵魂力量的感应,感知到定身咒的存在。

    既然如此,再次操作定身咒,也不无可能。

    巨蟒先前的停顿,便是由于定身咒所造成的。然而,被吞食下去的定身咒效果似乎并不怎么好。

    趁着巨蟒停顿的那一刻,破月派弟子与赫连凤再度攻了上去。赫连凤手中长剑挥舞着,顷刻间白光便将她的身躯包裹。此时的赫连凤处在一片银芒之中,当银芒每一次触及巨蟒的身躯,巨蟒的身躯上便会多出许多血痕。

    只不过,这伤口同样是留于表面,并不深,倒是惹得巨蟒十分恼怒。身体扭动间,巨蟒再度将头窜了出来,想要上前撕咬。

    但奇异的是,巨蟒的前半截身体在移动,而后半截身体,就像是石雕一般一动不动,在巨蟒自身的拉扯之下,它的身体中间竟产生了撕扯的裂缝。

    “咦?”赫连凤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情况紧急,并不容得她多想,她只是心中略感疑惑,便又投入到了战斗中。

    巨蟒的身体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原因很简单,由于定身咒的力量大不如从前,叶朔干脆用定身咒定住了巨蟒的一半身体。

    正因为半截身体不能动,巨蟒的挣扎反倒对它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撕扯之力。这意味着若是这巨蟒脾气狂躁一些,几乎就能将自己活生生地拉死。

    果真,那巨蟒发现了后半截身体依然不听自己的使唤,再也顾不得撕咬众人,而是拼命地向四面挣扎,上半截身体或是盘曲,或是伸直,拼命的向四处使力,而它的躯体中间,那道撕扯的裂缝越来越明显,已经有大量的鲜血从中间渗出。

    此时,破月派弟子与赫连凤同时停下了攻击,他们再迟钝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条巨蟒已经不再把他们当作目标,相反的巨蟒就像中了邪术一般,在空中狂乱地挣扎着。

    赫连凤不由得看向叶朔,叶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注视着那条巨蟒,但他却神情严肃,额角有汗水渗出。

    “吼——”一声惨烈的叫声过后,那条巨蟒竟是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撕裂成两半,鲜血喷涌而出。在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后,巨蟒痛苦不堪的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女侠!你打败了那条巨蟒啊!”破月派的弟子忙不迭地围上来,在他们心中,刚才赫连凤的那一击的确劈在了巨蟒身上,所以现在巨蟒身躯断裂成两截,一定是因为那一击的原因。

    “我??”赫连凤满头问号,“难道真的是我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