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第231章 秘钥
    进入梦魇之域,需要获得特殊的秘钥。

    按照星宿罗经仪的指示,离叶朔最近的一把秘钥,位于天香魔骨域的西北角,一处山石交融的结界之中。

    叶朔此行只有他一人,原因很简单,获取密钥的结界之中,必然有着大量的禁制与机关,危险程度,与他之前经历过的种种,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那些潜夜派的弟子,虽说看起来老爱跟着叶朔,但他们跟着叶朔的原因,也不过只是为了求得自身的安保。在天澜秘境之内,他们已经遭受到了罗帝星的截杀,死伤过半,就算是侥幸活下来的人,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受伤。

    而罗帝星尚在秘境之内,那么,对于潜夜派弟子而言,跟随着能够阻挡下罗帝星攻击的叶朔,是他们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他们原本只是这样想。但是,就在刚刚叶朔离开之后,来自师门的一道传讯将情况变得更严峻了。

    潜夜派的掌门得到消息,在天枢险地的最深处,大约就是在传说中的“梦魇之域”附近,即将出土一件幻术类秘宝,品级还是相当高等的一种。潜夜派功法原本就以幻术一道为主,如果能得到这件秘宝,修炼自可事半功倍。

    因此潜夜派掌门下了死命令,天澜秘境内其他的宝物可以放弃,只有这一件,必须拿到手!

    那接起玉简的弟子起初还照常的答应着,直到身旁的几名师弟都脸色发白的看着自己,他这才反应过来,天枢险地,那不正是他们先前无意间发现,又因此遭到罗帝星追杀,险些送掉性命的地方么!

    那个煞星之所以要将他们灭口,就是为了防止他们泄露险地的秘密。现在他多半已经带着秘钥进去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人再跟他去同一个地方,那不是自己往死路上撞么!

    但是尽管几名弟子苦苦哀求,潜夜派掌门却是无动于衷,甚至对他们的恐惧嗤之以鼻。按照她的说法,天澜秘境本就危机处处,进了这里,已经是将脑袋提在腰上。面对一处天成的险地,和面对一个危险的人,这两者的死亡率相差得也没有那么大。

    甚至,潜夜派掌门认为,这只是他们想逃避任务的借口。

    “如果他破月派弟子真敢如此嚣张,我自会去寻师清一掌门理论!”

    随后传讯就被切断了。

    在那几名潜夜派弟子欲哭无泪之下,总算秋若蕊及时想起,叶朔曾经跟他们说过,自己是要前往梦魇之域。既然双方也算顺路,或许就可以沾到他的光。进入险地之后,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就是了。

    但是当叶朔中途离开,需要前去一个更加危险的地方,他们自然也不会傻到一同跟着去,毕竟罗帝星现在应该是已经进入险地了,跟他在外头刚好撞上的概率,要比进入结界,遇到机关小得多。

    至于祈岚,当然是叶朔希望他不要跟来的。祈岚对此颇有微词,但是潜夜派的弟子当然是十分赞成,祈岚还和他们在一起,这就保证了叶朔不会因为嫌他们麻烦而把他们丢掉。

    “应该就是这里了。”叶朔看了看前方,前方是一层如同琉璃顶罩一般,散发着微微的光芒的一层结界。

    它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稍稍释放灵魂力量感应一下,便能够感受到,这看起来平静的结界,实则内在狂暴无比。猛烈的空间狂暴之力,被挤压在这一层薄薄的结界之内,想要突破结界,必然需要先承受这一股狂暴之力。

    叶朔先是靠近这层琉璃般的结界,而后身形一闪,竟是直接消失在了结界之中。

    而随着他闯进那片由结界挤压而形成的扭曲空间,叶朔顿时察觉到了他的周身,正被一道道细长的空间裂缝所包裹。

    在那猛烈无比的狂暴之力席卷下,那一道道空间裂缝也在收缩拉升,如同锋利的刀刃,又能随意的改变着自己的形态。

    仗着自己灵魂力量的强大,叶朔能够瞬间预测到那些空间裂缝的下一步行动,凭借着步法的精妙与迅速,一路闪避,那些空间裂缝倒也未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毕竟这些空间裂缝虽然看起来危险,但只要小心避开,并不致命。叶朔心中估算着,再往前走一些,便能够走到这片空间的边缘了。

    果不其然,透过半透明的琉璃色结界薄膜,叶朔已经可以隐约看到结界内部的样子了。

    将双手覆于薄膜之上,稍稍运用起一层灵力,片刻过后,薄膜便开始震动起来,随后就像是支撑不住的玻璃一般炸裂而开。

    “哗啦——”一声,叶朔从薄膜之中跨了出来。而在他出来之后,那被炸裂而开的洞口,则是恢复如初。

    在打破了那一层结界之后,叶朔轻而易举便来到了结界内部的区域。

    这一片区域,居然是出乎意料的平静祥和。结界内部的区域不大,布满了高低不平的石块,而那石块之中长满了山花。淡紫色与幽蓝色的花,外表呈妖艳的蝴蝶形状,点缀着这片区域,倒也使得这里添上了一分鬼魅之色。

    按照星宿罗经仪的地图,秘钥应该就在前方。

    而前方,叶朔皱了皱眉头,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看来有不少的人,在这片区域之内丧命。

    叶朔朝前走去,果不其然,石块上散落着几具凌乱的尸体。看他们的衣着,竟然是叶朔先前遇到的破月派的那几人。看来当初在“地运河”与他们分别之后,破月派弟子便是前来了这片区域。

    他们死去并没有太久,身上也没有外伤,只是嘴角边残留着大量的鲜血,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外力的撞击,内脏破裂而亡。

    绕开他们继续向前走去,叶朔隐约听见前方不远处有人惊呼的声音。

    莫非是还有幸存者?叶朔连忙向前奔跑过去。果不其然,正有几名破月派弟子手脚被淡金色的金线缠绕着,悬挂在半空中,他们一个个惊慌失措,正在大声疾呼。

    “咻——咻——咻——”那些缠绕着四肢的金线忽然有了反应,它们猛然绷紧,下一刻便是那些破月派弟子四肢被卸下,如同人棍一般倒在地上。

    顷刻前方漫天血雨,浓浓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

    “救命啊!救救我们!”当然也有人的四肢尚未被金线撕裂,他们正在空中摇晃着,拼命地呼救。

    正在叶朔想要上前施救之时,忽然之间银光一闪,前方一道白色的人影如同一只白鹤一般,飘逸灵动,在那些悬在半空中的破月派弟子之间来回闪动了几下,捆住他们的金线顿时被割裂,破月派弟子失去了重心,立刻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但他们丝毫没有恼怒之情,相反是感恩戴德的看着那道白色的人影。

    随着几名破月派弟子摔倒在了地上,那道人影也稳稳地落了下来。

    那是一名少女的背影,她身上穿的是玄天派的服饰。

    叶朔只觉得那背影无比的熟悉,然而在玄天派之中,似乎找不出有谁的声音能与她对应起来。一时间也倍感疑惑。

    “快点离开这儿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下一轮激光攻击就要开始了,我未必能够挡得住。”少女说着便转身离开这儿。

    她一转身,便与叶朔四目相对。

    两人同时都吃了一惊,“是你!?”叶朔一脸的以为自己眼花了。

    而那少女除去吃惊,更多的是惊喜,“叶朔!?”少女捂着自己的嘴,眼里是藏不住的心花怒放,“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赫连凤……?”与那名少女高兴的满脑子放烟花不同,叶朔这样一个特别特别记不住人名的人,总算是从脑海深处,找到了一个名字与身前的少女相互对应上。

    “对对,就是我!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忘了我的!”赫连凤激动地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叶朔。

    那些刚刚摔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的破月派弟子,一脸的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怎么穿着玄天派的服饰?”叶朔明明往后退了几步,但最终还是落入了赫连凤的熊抱之中。

    “你不来找我,当然只能我去找你呀!”赫连凤显得有些得意洋洋,“我可是了尘道长亲自答应收我为徒的哦。”

    “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赫连凤噘起了嘴,“师父他老不让我下山,这一次我也是难得找到了机会,偷偷才溜下来的。后来我听说天澜秘境被打开了,我又忽然联想到,你要找的其中一种解药叫天澜花,会不会就在这天澜秘境里呢!?于是就顺着这条线索一路找了过来。”

    赫连凤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看来我的直觉一点都没错。”

    赫连凤本来是想等待着叶朔的夸奖,没有想到叶朔却对她说道:“天澜秘境里这么危险,到处都是禁制机关,你一个人前来,太冒险了。以后做事别这么莽撞。”

    “哦……”赫连凤低头应了一句,忽然脸上一红。叶朔刚才对她说的话,在她看来是爱之深,所以责之切,所有的一切都是出于爱的关心。

    赫连凤心里一阵暖洋洋的傻笑着,想象着叶朔对她的关心,手也不经意的捂在了自己右臂的伤口上,她心中觉得这伤口也不再那么疼了。

    叶朔这才发现赫连凤的右臂上绑着一层绷带,右手的袖口上,也有着不少血迹,显然是受伤不轻。

    自从在炼药师公会被强行灌下了那么多知识后,叶朔也算是略微懂了一些治愈术。

    所以见到赫连凤受了伤,自然是替她治愈了起来。

    赫连凤见到自己的手上,包裹着一圈半透明的白色光环,一种清凉的感觉从手上传来,舒适无比。而此时她的伤口真的是一点都不疼了。

    赫连凤的心中心花怒放,已经就这一幕脑补出了一系列的情节,脸蛋也瞬间变得通红通红。

    在叶朔将她的伤口治愈完之后,赫连凤都迟迟不把她的手放下去,她一脸的傻笑。

    “赫连姑娘?你怎么了?”叶朔看到赫连凤这副模样,第一反应是她可能是中了什么毒,以至于面色燥热,思维有些混乱。

    “啊!”被人叫了名字,赫连凤顿时回过神来,“啊?怎么了?哦哦,没什么,没什么!”她又四面环顾了一下,那些破月派的弟子居然都是一副在偷笑的样子。赫连凤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哦,对了,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快走吧!”赫连凤忽然回过神来,意识到他们现在还在一个满是机关禁制的结界之中。

    “那你快走吧。这结界里面,我还需要去取一件东西。”叶朔回答道。

    赫连凤本来都要抬脚走了,听到了叶朔的话,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身说道:“那我也不走了,我在这里陪着你。”

    那些破月派弟子看着两个人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倒是先弓着背,灰溜溜的逃跑了。

    但是从内部突破结界似乎有些困难,那些破月派的弟子蹲在地上,想方设法的想要把那一层薄膜打开。但是看起来似乎是徒劳无功的,叶朔与赫连凤也懒得去管他们。

    “别闹了,这里太危险了,你快走吧!”叶朔一阵头大,他感觉自从他进了天澜秘境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是顺利的。

    赫连凤本来有些小生气,但转念又一想,叶朔一定是担心她才这样说的,心里也顿时觉得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反而是更加坚定了她留下来的信心:“我现在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姑娘了!了尘道长教会了我许多……”

    然而赫连凤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结界内部就像一场地震一般,地面在震颤,那些山石也裂开了一道一道裂缝,不断的有大小各异的石块从上空砸落下来。

    “地震了吗!?”可能赫连凤运气太好,在进入天澜秘境之后,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障碍,所以她第一次看到结界内部这般架势时,顿时也显得惊慌失措了不少。

    “不对!”叶朔使用起灵晶盾将那些飞落的石块一一弹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