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第229章 背黑锅的郭阳云
    这三名老者再无法无天,对黑市也仍是不免谈之色变。

    这并非是因为黑市的势力滔天。而是因为敌暗我明,身处黑暗之中的黑市,形同鬼魅,一旦被其缠上,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给人狠狠捅上一刀,多少人得罪了黑市,最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死得不明不白。

    所以那三名老者每每行动时,都会打探清楚,小心的绕开黑市的地盘,因为一旦被黑市盯上,那就意味着,彻底甩不掉了。

    这三名老者擦边球打了这么多年,与黑市之间也算是相安无事。如今却突然听说,对他们下手的是黑市,这让他们恐惧之余,也忍不住想大呼几声冤枉,更是生出了一份隐忧,他们得罪的人不少,而黑市又是只认钱不认人,难保不是有人要借黑市之手除掉他们。

    “你们是怎么惹上他们的?”果然,下一刻叶朔就直接向他们问道。

    “冤枉呀,我们哪里敢去得罪黑市啊!”文渊看起来像要哭了似的,满脸的无奈,却又深藏着一副演戏似的尴尬,“会不会是他们……找错人了?一定是他们找错人了,我们好端端的干嘛要去得罪他们,这没有理由啊!?”

    “我听说,黑市有一条宗旨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自小在定天城长大的祈岚对黑市也不陌生,此时提出了另一种思路,却同时也是那三名老者最不愿意听到的。

    “可能你们是没有直接得罪黑市,但会不会是以前被你们得罪过的人,现在委托黑市来对付你们?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劝你们趁早好好想想,这些年都做过什么亏心事,然后备上重礼,去给被你们得罪过的人道个歉,求他主动撤销委托比较好。”

    “是,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叶朔点了点头。他本来也不可能为了这三个萍水相逢的人,直接杀过去灭了黑市。何况如果是他们自己先做了亏心事,现在遭人报复,那就更不是自己适合插手的范围了。

    “呃,这个……哎……”一见叶朔与祈岚迅速达成了共识,三名老者的神情都是变得极其尴尬。

    他们本来还想装傻,装作自己是受害人的样子,是因为黑市认错了人,这才攻击他们。然后他们再装傻装无辜,使得叶朔与祈岚两人正义感大发,决定帮助他们这三名可怜的老者一同对付黑市。

    但是没想到,他们的如意算盘就这样轻易的落了空。

    三名老者互相望着对方,谁也不愿意当先开口。

    祈岚看着这几人一副为难的样子,哼了一声:“怎么,还不乐意啊?那也随便你们。反正将来黑市找上的也是你们,跟我和师兄没关系,这种麻烦事你求着我们管,我们还不想管呢!那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应付去吧,就此别过。”说着拉了叶朔就要离开。

    祈岚早就看不惯这三个老灾星了,要不是他们这一路上惹出的横生是非,还把自己和师兄也牵扯进来,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早就已经拿到天澜花,离开这天澜秘境了呢!现在面对这几个带来霉运的罪魁祸首,自然是不会有好脸色。

    “……所以你们该不会是,亏心事做得太多,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得罪过谁了吧?”叶朔临走前还给三名老者留了这样一句话。

    “你……”虽说的确是理亏,但是二长老听着这话,难免一阵胸闷,蹿起一股无名火来,“不帮就不帮,那个!把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还给我!”

    二长老在说到“还给我”三个字时,难免底气不足,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再度成为那两把旷世名锋的主人了。

    但是,他花了这么多的努力,想尽一切方法,用上了各种阴谋诡计才得到的两柄名剑,就这样轻易的给了他人,他实在是……心都在滴血。

    “还有……那星宿罗经仪……也一并还回来。这终究都是我们三人的东西。”为了使自己的底气更足,二长老还扯上了江云。

    然而江云却是一副“那星宿罗经仪早就不是我的了!”的表情看向二长老。

    对于二长老的话,叶朔并没有什么异议。虽然那两把长剑的确是旷世名锋,但对于叶朔而言,对于宝物的追求,并无太多的执念,一切随缘而已。

    于是,只见红蓝两道光芒冲天而起,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各自在绯红与宝蓝色的光芒包裹之下,悬浮于空中。

    至于星宿罗经仪,先前二长老传输阵法的时候,它就飞在了空中,此时似乎感受到了叶朔要走,竟是在空中滴溜溜转了两圈,直接奔向叶朔。

    二长老才不管什么星宿罗经仪,他见叶朔愿意将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拿出来,也不管这两柄长剑有没有认新主人,自然是大喜过望的扑了上去。

    二长老刚刚接近它们,那两柄长剑就似乎有了感应一般,包括它们的光环形成了一面盾牌,将二长老弹了出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二长老被弹飞之后摔在了沙地上,既是心痛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在他想着用一些其他方式尝试一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说道:“前面那是什么东西在发光?难道是有什么宝物!?太好了,捡到便宜了!”

    二长老听到这话,眉头深深皱了一下,内心骂道:“捡一个便宜大头鬼!”

    只见一处岩壁之后,蹦蹦跳跳地走出三个人影来,显然他们看起来是十分兴奋,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究竟有什么宝物藏在这里。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郭阳云与他的两个跟班晋鹏和高畅,他们三人先前与墨凉城分别之后,由于手中也没有什么地图,三个人方向感又是极差,于是一路兜兜转转,迷路迷着迷着就走到了这儿。

    “啊!你不是那个焚天派的郭……郭……郭那个什么来着?”叶朔指着郭阳云,你了半天,那张脸他记得清清楚楚,但是至于那张脸的主人叫什么名字,他忽然发现自己不记人名的老毛病又犯了。

    “是郭阳云啊!”郭阳云一见了叶朔这个样子就有气,“真是的,你犯得着见我一次问我一次我的名字么?!”

    “……郭阳云?啊!郭阳云啊!!”在叶朔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时,却是一旁一直对着那三名老者怒目圆睁的祈岚“嗖”的蹿了起来。

    祈岚完全不再去管那三名老者,似乎是将愤怒统统转移到了前方的郭阳云身上,他瞪着郭阳云的双眼都似乎在喷着火。

    “郭阳云……这个我日夜诅咒的名字,这个我不共戴天的名字!你竟然还没给人打死……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大模大样的报上你那个罪恶的名字……!”

    叶朔只听到一阵清晰的咬牙切齿声,侧过头一看,就见此时的祈岚双目血红,额头青筋暴涌,双拳由于太过紧握,正在失形的不断颤抖。

    祈岚的灵力不算强大,但此刻的他却与先前完全不同,周身都涌动着一层层翻滚的灵力气浪,似乎下一拳可以轰塌一座山。即使叶朔已经身经百战,灵力修为高出不止一筹,但他还是明智的认为,最好是不要激怒这个时候的祈岚比较好。

    他哪里知道,郭阳云这个名字,对于祈岚而言有如真切的噩梦。

    只要一提起这三个字,拍卖场受辱的一幕幕就会重新浮现在他眼前。

    误服泻药后,在厕所中那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无助;痛苦的哀嚎声还被一个贪利小人偷录下来,威胁他要在大厅中当众播放;

    正当自己与那两人僵持时,还是“郭阳云”以救难为名,将自己一路指引到了交易室,要挟着自己为他付下天香魔骨图的巨款;

    最后又因为这败家的行为,被父亲罚跪了一天一夜,差一点就要跪死过去……

    自己原本只是希望师父辛苦炼制的丹药可以卖出个好价钱,才会在拍卖的时候“稍微”抬了那么一点价,全是因为那个小人“郭阳云”的出现,这一切一切的苦难都是他造成的!

    那“郭阳云”与自己交谈时,始终都是言笑晏晏,但越是这样,祈岚也就越是愤怒!他感到,自己是在被他当猴耍!

    “在下焚天派郭阳云。祈少爷,幸会,幸会。”郭阳云说话时,含笑的语调还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

    郭阳云,原来那天在拍卖场见我,你是易了容的!这也不错,做这种亏心事,你怎么敢以真面目示人?原来,真实的你,长的就是这个样子。在那张看似憨厚的假面之下,谁知道究竟藏了多少恶毒?

    “咦?你也认识我么?哈哈,看来一定是我太有名了!”郭阳云看到祈岚听了自己的名字后,就一直“眼神热烈”的看着他,只当是过于激动所致。

    然而这眼神就连郭阳云身边的两个小跟班晋鹏和高畅都看出来不对劲了,这哪里是高兴激动的眼神,分明就是激动的想打人的眼神,“大师兄啊!”眼看着郭阳云一脸自豪地向祈岚走去,晋鹏都忍不住想伸出手,把他那傻子一样的大师兄抓回来了。

    然而郭阳云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一点,还对着正想伸出手的晋鹏摆了摆手,一副“人家找的是我,你别过来蹭热度”的神情,十分得意的拍了拍胸脯:“虽然我的签名一直很贵……”

    还没等郭阳云说完,祈岚已经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牛一般,仰天咆哮一声,就对着他冲了过去。

    “郭阳云!你这小人!天幸今日让你撞在我手里!我看你再往哪里逃!”

    “……?”郭阳云还没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还保持在裂开着嘴大笑时,肚子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这一拳郁积了祈岚连日来的所有愤怒,杀伤力之大,可想而知。

    郭阳云一瞬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个转,险些连苦胆水都一道吐出来,而等祈岚的下一拳又已挥到面前,连忙仓促的扣住他的手腕,骂道:“******,老子是招你惹你了?初次见面,怎么一句话不说就打人?”

    “初次见面?你再敢说是初次见面?我打你个初次见面!”郭阳云徒劳的辩解更激发了祈岚的怒意,只当他是装傻,另一拳又狠狠挥到了他脸上,打得他半边脸都瘪了下去。

    “你……呜……看清楚再打啊!呜噜呜噜……”郭阳云一阵猛咳,竟是咳出了几口碎裂的牙齿。一边费力的捂着漏风的嘴,口齿不清的嚷道。

    “打的就是你!你别以为你上次易容了我就不认识你了!我告诉你,你这个王八蛋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今天不打得你脱层皮,我祈岚的名字倒过来写!”

    祈岚的火气也不比他小,揪着他的领子朝前一摔,提肘在他背部连连狠砸,郭阳云才骂出半声,祈岚紧接着又是一脚踹了上去。

    “……啊!?”晋鹏和高畅明明心中是想要阻止的,但是因为这变故来的太突然了,他们的身体根本跟不上大脑的反应,结果就成了他们两个傻愣愣地站在一旁看着郭阳云被打,连一句阻止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张大着嘴巴,“啊?”了几声。

    与晋鹏和高畅一样吃惊的还有那三名老者,先前被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弹飞的二长老刚刚从沙地里爬起来,就看到了这样血腥残暴的一幕,动手的居然还是他觉得看起来十分文弱的祈岚。二长老看的连弹身上沙子的手都定格在了半空中。

    “呜嗷……救命啊,救命啊!呜嗷,再打出人命了!呜嗷呜嗷……”郭阳云一把被祈岚摔在泥巴地里,整个脸朝下摔了一个狗啃泥。

    “呸呸呸!”郭阳云连忙把嘴里的沙子吐出来,却不想祈岚一把扯过他的头,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硬是塞进他的嘴里:“让你这张狗嘴再给我犯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