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第228章 幻魅再现
    黄沙漫天,在沙暴漩涡的中心处,三名老者瑟缩着身子避在一旁,还有一名少年正全力张开灵魂力量,将这片沙漠空间尽数笼罩在内,不放过任何一处异常的波动。

    先前叶朔借着神识融入“启灵符”,逆向追踪,敏锐的发现了那个隐藏敌人的匿身之处。然而那敌人却似是比他更敏锐,在他的神识刚刚朝着胡杨树方向一扫,那具能量凝结的形体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朔第一时间掌控了整片空间,在这一刻,即使是沙地里爬过一只蚂蚁也逃不出他的感应。但即使是这样,也找不到那个敌人的半点踪影。旁观的三名老者也只能认为,那个敌人是已经用什么更高明的方法逃跑了。

    但,叶朔在灵魂一道上造诣极深。

    灵魂波动,各人皆有不同,这甚至是比长相、声音等直观形象更为深入,是最本质的差异。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直接接触到了那人的灵魂波动,并且,牢牢刻在了神识里。

    他可以确定,对方必然还没有离开这片区域,只是不知道躲到了哪里。

    相当奇怪,分明可以感应到有一股能量波动正在迅速接近自己,四面八方却看不到一个人影。难道他还能钻到地下,甚至飞到天上不成?

    越是找不到,他的一颗心也在不断下沉。从那人对“启灵符”的操纵来看,实力绝对不弱,同时他还具有如此高明的隐匿之术,这样的敌人究竟会有多么难缠?

    深吸了一口气,叶朔再次将灵魂力量提高了一倍,一寸寸的扫过身边的每一处空间。由于这灵魂力量过于强大,震得附近的气流都出现了不自然的扭曲,席卷起阵阵沙浪,环绕在他的身周,并且随着他的神识查探轨迹,有节奏的蔓延而开。

    这才出现了最初的一幕。

    “诶?师兄,你……你的影子!……”正在叶朔一筹莫展之时,站在不远处的祈岚忽然指着他的影子,惊讶的大喊起来。

    “……影子?”叶朔莫名其妙。低下头扫了一眼,只来得及看到日光照射下,自己的影子变得有些奇形怪状,就像是一个被困在黑布包裹中的小人,正在张牙舞爪的要出来。还没等他细想这异象为何,脚尖前的沙粒忽然迅速蠕动,一个黑衣人从他的影子中扑了出来。

    这一来变起仓促,谁会想到自己的影子竟然暗藏杀着?更别提敌人又是如何躲进了这种地方?叶朔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在跃起的同时挥出了一把长刀,对着他自下而上的斜挑了过来。

    “师兄!”祈岚惊呼着,一旁的三名老者也是面色有异。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叶朔身前一片金光灿烂,利刃在半空中擦出片片火花,却是无法伤他分毫。四人只当他临危不乱,还能及时架起防御光罩,都不由暗暗赞叹。

    但实际上,只有叶朔自己知道,他刚才已是面临了真实的生死一线。要不是灵光盾在危难关头自行护主,或许他现在已经没办法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

    由于灵光盾与他灵魂相连,透过盾面上反馈回的波动,他可以了解到先前那黑衣人的攻击路线。

    对方是打算自他小腹一刀戳入,一路上切割开胸膛,最后再从喉咙里挑出来。下手极其狠辣,动作又是疾如鬼魅,现身后立即展开攻击,两人之间甚至连个照面都没打。

    这也就表示,对方根本没打算给他活命的机会,同样也无所谓错杀无辜。再加上那层出不穷的怪招,只有训练有素的杀手才做得出来。

    那黑衣人一击不成,毫不恋战,借着刀锋撞击灵光盾的反冲力,身形如箭般倒射出x米开外,眼见是准备逃跑。

    这人如此心狠手辣,要是随随便便放跑了他,对此刻活动在天澜秘境中的其他人都会是个威胁。如今即使不为那三名老者的事,叶朔也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心念一动间,双手中已是出现了一颗大萝卜,这颗大萝卜通体如白玉一般温润,周身更是环绕着一股涌动的能量,一看便知它的实力不俗,但是这兵器外表终究是一颗大萝卜。

    虽然刚刚得到了两柄惊世宝剑,但毕竟是从未上手过,对它们的种种使用方法也不熟悉。要对付眼前这个棘手的敌人,还是拿用惯了的兵器好些。

    叶朔是这样想。但他却忘了这能量兵器的外形太过惊世骇俗,一旁那也算是见惯了宝的三名老者都看直了眼。

    “……我没看错的话,他手里拿的,好像是一根大萝卜?”文渊反复揉着眼睛,甚至是怀疑自己的老眼昏花提前到来了。

    “……没错。是萝卜。”江云也是一副怀疑人生的口气。

    三人同时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祈岚,在见到他也是一副惊讶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的样子之后,又是很有默契的收回了视线,继续注视着那根栩栩如生的萝卜,默默的将已经瞪得滚圆的眼睛又瞪大了几分。

    “萝卜冲天炮!萝卜冲天炮!”叶朔这时也顾不得他的萝卜在一旁引起怎样的惊叹了,一把将萝卜根抬高,对着前方那道鬼魅的黑影连开两炮。

    那黑衣人动也未动,两发灵力炮弹正正击打在他的身上。但在炮弹临体的一瞬间,他的身形却是出现了一阵诡异的虚化,似乎从固态毫无违和的转化到了气态。炮弹透体而过,通通两发,就像是击到了一团黑雾上,仅仅炸开了几片烟云,而空缺之处在一阵蠕动之后,很快又被重新填充完整,对他并未造成任何损伤。

    那两发炮弹穿透他的身体,击在了不远处那棵胡杨树的树干上,登时“轰”的一声,整棵树都被炸成了一团粉末,熊熊火光冲天而起,犹如是在见证着这道攻击的威力。

    叶朔没心思理会三名老者的又一番咋舌,他早就知道这敌人必定难缠,却没想到,自己似乎还是低估了敌人的难缠程度。能够随意在虚实之间转化?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他很头疼了。

    还没等他想到应对之策,那黑衣人早已是先发制人。两条手臂猛然伸长,化虚凝实,如两条长蛇般向他疾贯而来。半途中大幅度的朝着两侧分散,似乎是要推进到与他的脖子平行时,再猛然左右包抄,其势便是要他挡得一边也挡不住另一边。

    叶朔皱了皱眉。按理说正常人的手臂,根本不可能伸到这么长,而且这两道攻击在空中也的确是虚虚实实,或许只是雾化的障眼法。等他把精力都投注在这一招上时,谁知道那黑衣人又会使出什么花样?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朔一面将灵魂力量牢牢锁定着对手,同时提起萝卜,朝着左侧的手臂狠狠一拨。

    果然,虽已直接击中了目标,手中却没有任何的着力感,那条手臂化散成了一片虚影。

    正当叶朔认准自己的判断无误,更是全神紧盯那黑衣人时,已经被他忽视的右侧手臂猛然斜拐,绕过他的头顶,连打几个盘旋,牢牢勒住了他的脖子。

    “唔……”叶朔眼前猛地一花,一阵真切的窒息感瞬间掠过了他的全身。这一条手臂不是虚影,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他竟然可以在攻击途中,还能控制着两条手臂一虚一实么?是自己失算了啊……

    但是……既然现在你正在攻击,我就不信,你还能说虚化就虚化……叶朔咬了咬牙,费力的集中着精神,手掌覆盖上了一层火元素,以攻为守,猛地向脖颈中的手臂扣了下去。

    “哈……这回,抓住你了吧……!”

    前一刻分明他的掌中已经握住了实物,但那条手臂却是在迅速的虚化着,叶朔只觉得自己攥在手里的是一捧水,不管他再怎样加力,都是徒劳,一缕缕黑雾不断从他的指缝间漏了出去,唯一的安慰似乎是喉咙处的压力也在渐渐减轻,新鲜的空气正在大量的灌进他的口鼻。

    当叶朔正在大口喘息之时,那黑衣人的身体迅速收缩成了一缕黑雾,一个猛子扎进了沙地里,迅速朝反方向游走。看样子,虽然他的能力总会令敌人头痛不已,但他本人,却是相当不喜欢正面战斗。

    “小友小心!他往你那边过去了!”一直在谨慎的观察着那道黑影去向的二长老,忽然冲着祈岚叫道。

    “什……?哇啊呀!你不要过来啊!”祈岚只看到面前的沙地上,一道黑影破浪而来,其势汹汹,似乎下一刻就会从自己的脚下钻出来,吓得连忙朝边上一闪,连跌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祈岚一瞥眼又见自己脚边似乎盘踞着一团黑影,连忙抬起脚跟一阵狠跺:“滚开!滚开!快滚!”折腾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影子。

    叶朔见状连忙去支援祈岚,祈岚的影子却是忽然带着他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哇……不要啊……!”祈岚就像是不受控制似的,大张开双臂冲着叶朔奔了过去。

    “……喂!快让开!……”叶朔在祈岚就要撞上自己的那一刻,召唤出一道柔软的风元素护住祈岚。

    然而,身体被操纵了的祈岚,冲击的力道实在太大,叶朔只听见祈岚惨叫一声,他已经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风元素之上,眼冒金星的斜躺在半空中,半天都挣扎不起来。

    也幸好有了这层柔软的风元素,否则两人真撞到了一起,就算叶朔没什么事,祈岚也估计被撞个粉骨碎身一命呜呼了。

    祈岚的影子一阵蠕动,从中脱出了另一道黑影。半身冒出沙面,审视着祈岚的狼狈情态,似乎是在进行着无言的嘲笑。接着再度贯入沙地,遥遥远遁,这一次是真的去远了。

    叶朔本想上前追击,但祈岚却是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同伴身受重伤,叶朔也顾不得追击了,连忙上前向祈岚施救。

    又过了好半天,祈岚揉着脑袋,艰难的站立起来。

    而那三名老者也赶忙迎了过来,心有余悸的询问道:“刚才那个……那到底是什么怪物?他以后还会来么?”

    叶朔帮祈岚又是按太阳穴,又是捏鼻梁,好不容易等到他眼前的金星消散,脸色好些,才回答道:“刚才那个,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以前我和楚师兄跟他打过交道。那是黑市的人。”

    当初在定天城,叶朔为了筹集到购买九曲玄阴丹的资金,将山洞中得到的御魂秘法送到拍卖场估价。

    这被紧随其后的阮威看在眼中,为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便将他身怀重宝的消息卖给了黑市。其后叶朔与楚天遥在一条小巷中受到黑市的袭击,来犯的两名敌人都是特殊职业者,一为幻术师,一为傀儡师,战败后为维护主人讯息,皆已身死当场。而当时随两人同来的,还有第三名黑衣杀手,一直就藏在那名傀儡师的储物戒指中。

    在那傀儡师苦战不敌时,曾经忽然出现,偷袭楚天遥,一击不成,也就立即撤离而去。当时叶朔虽然没有直接和他交手,但那黑衣人如鬼魅般的身形,以及可以将自己隐匿在阴影中的手段,却也是深深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今天这一碰面,也让他很快在这两人之间画了一个等号。

    “……黑市?!”那三名老者面面相觑,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股浓浓的惊骇。

    他们虽然云游四海,但对于这个遍布各地,盘根错节的巨大势力,却也一直是抱着相当的忌惮。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对于那些有名有数的大势力,打不过,逃走就是了。但是黑市的报复,却是无声无息,在你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狠狠捅在你背后的一刀。

    毕竟,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自重身份一说,对于盯上的目标,无论是再龌龊歹毒的手段都可以用出来。这也导致,他们的失手率相当的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