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第227章 各怀鬼胎
    墨凉城的视线还是停留在罗帝星一方,淡淡道:“哦,我本来还想着,这天澜秘境中处处是危机,万一从后头忽然扑过来一头妖怪,我也可以给你们殿个后什么的。 这样也没关系么?”

    破月派两名弟子听了他的假设,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虚构出一头青面獠牙的妖怪形象,齐齐打了个冷战。但稍后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都是一副“您比妖怪更可怕”的表情望着墨凉城,再次点头哈腰道:“不必了,高下有别,自然是凉城师兄您先请。”

    墨凉城这次没再客套,终于是慢慢悠悠的踏了上去。破月派两名弟子又是一番谢天谢地,不敢落后太远,也连忙跟上。

    一行人约莫走到了索桥正中,忽然一阵腥风扑面,一大团黑雾如同凭空出现一般,朝着几人疾扑而至。到得近处才看清,那竟是黑压压的一大片蝙蝠,血红的双目凄厉可怖,半展开的翅膀如同两片漆黑的枯叶,每一扇动,便会带起阵阵刀割般的凌厉寒风,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哼,跳梁小丑,也敢在此现眼!”尽管蝙蝠群先声夺人,罗帝星却是丝毫也不看在眼里,手中瞬间聚起一团灵力光球,朝着前方狠狠轰出。

    然而这群蝙蝠的灵智竟似是不亚于人类,未等他正式出手,早已是“呼”的一声四散而开,兵分两路,同时盘踞在罗帝星与墨凉城上方,不住发出“吱——”“吱——”的尖锐嘶鸣,前队排列成利箭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两人疾扑。

    一击得手,也是绝不恋战,迅速沿外侧撤离,而后队也是立刻补上,衔接得天衣无缝,在两人面前上演了一场自发的“车轮战术”。

    罗帝星体表晶光闪耀,灵力护盾早已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来犯之敌一律无法近他之身。得了这个空闲,他也是悠闲的转过头朝墨凉城笑道:“看来这群畜生还挺识货,一上来就懂得挑上对方的最强者。不过既然有此天赐良机,咱们不如就来个比赛,看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拾了它们,你看……”

    “如何啊”三字还未等出口,就见墨凉城双指间正操控着一圈通天火网,形似螺旋,状似霓虹,一圈圈的铺展而开,蔓延了整个天际。

    而在它的笼罩范围之内,刚才还神气活现的蝙蝠群早已被封锁了行动,在火舌悄无声息的推送中,一只只蝙蝠相继被吞噬,甚至是连一声悲鸣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迅速焚烧成了灰烬。

    照这样看来,要尽数清理干净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而且随着墨凉城持续的灵力灌注,这个限期更是以一个令人发指的速度在快速提前着。

    “我倒是觉得,一上来就挑上敌方的最强者,这是一种愚蠢的表现啊。若非如此,它们或许还可以多活一会儿。”墨凉城一边说着,同时表情有些懵懂的转向罗帝星,“对了,你刚才是说要比赛么?不好意思,我好像已经先开始了。”

    罗帝星额角青筋跳了跳,这句话分明就是在说“有你废话的工夫,我已经领先你一大截了。”转过头望望自己这边还一只没少的蝙蝠群,就更是感到太阳穴都被体内奔走的脉络撑得生疼。

    韩娣月和付莫生隔着一段距离都可以感觉到罗帝星的愤怒。如果用弟子群中流行的黑话来说,他心中就如同正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显然是不甘示弱,罗帝星当即愤然回身,拳指翻飞间,迅速结出一连串复杂印诀。随后猛然双臂大张,掌心中暴涌出大量灵力光刃,犹如平地卷起的一场暴风。

    白光飒飒,翩然若片片蝴蝶,但它的实质杀伤力,却远比一把把旋转的飞刀更烈。这表面的美丽,或许正是吸引猎物上钩的致命陷阱。

    这片灵力光刃分为两路,以其纵横之广,几乎也是结成了两张森白大网,浩浩荡荡铺满了长空。凡是在光网笼罩之内的蝙蝠,连挣扎的余地都不曾具有,就会迅速被切成片片碎屑,洒落到各个不知名处。

    而那依然无穷无尽的灵力光刃,就如同案板上唰唰落下的菜刀一般,继续忠诚的为主人履行着它的职责。

    韩娣月和付莫生就守在一旁,此时他们已经是情不自禁的为罗帝星鼓掌喝彩。

    罗帝星听在耳中,想到或许墨凉城也会同时关注他的战况,这一来少年人骄狂性子发作,翻手掣出长戟,腾步旋身,一戟横扫而出,前端同时带出了一道金黄色的银河匹练。

    “流星断!”

    星芒破空,刺目的长河顷刻间贯穿寰宇,浩瀚无边,璀璨通明。仅此一击,便是如同涨潮的海浪,沿岸下被覆盖的沙粒无一幸免。不比灵力光刃的细屠慢杀,而是直接以一种压倒性的姿态,将横在面前的阻碍尽数摧毁。

    光束中徒劳挣扎的蝙蝠,这一刻真应了“飞蛾扑火”一说,扑腾不了几下,便已是悄无声息的被碾碎成了齑粉。滞留在原地的蝙蝠尸骸,放眼望去,倒像是原本就飘散在空气中,为这片星河增添点缀的细沙。

    当一股力量强大到了极致,它就会化为一种无与伦比的法则,仿如已经成为了这片天地间的主宰。

    少顷,半空中盘旋的蝙蝠已经一只不剩,只剩下丝丝缕缕的黑色粉末,划破天幕,遗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焦枯烟迹。

    罗帝星缓缓直起了身子,他相信自己的表现已经碾压了那个宿敌一筹,而他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等待着这段接受万众瞩目的时间来得更长一些。

    在众人纷纷向他献上赞誉之时,再云淡风轻的将一切归结给运气……他已经将一切都计划得很完美,然而在他刚刚转身朝着墨凉城的方向时,那一句已经滑到口边的炫耀之词再度狠狠的哑在了喉咙里。

    只见墨凉城背倚着铁链,双手分搭在两侧,脑袋低垂在胸前,细碎的睫毛仿佛被洒上了一层柔光。而身子则是随着桥面的震动,一高一低,有规律的起伏着。

    以他此时的姿势,就算是忽然吹来的一阵猛烈山风,都能将他掀下深崖,更别提还是处在这样凶险的战斗环境之中。罗帝星只觉得胸口一股怒气直往上冲,快步跨上前,按着他的肩膀,狠狠将他揪了起来。

    没等他再有下一步动作,墨凉城惺忪的睡眼忽然睁开,半耷拉着的一对眼皮之下,还有着几分犹在梦中的茫然。喃喃道:“结束了?”

    “……你说什么结束了?”突来的问话反而是令得罗帝星一怔,下意识的应了一句。

    墨凉城叹了口气,一面将他搭在肩上的手拨开,自顾自小幅度的伸了个懒腰,握拳轻捶着酸痛的肩背,抱怨道:“我说有刚才等你的时间,我一个盹都打过来了。怎么,终于是都搞定了?”

    罗帝星脸皮狠狠抽搐了几下,不得不反复咬牙切齿,以克制住自己破口大骂的冲动。

    墨凉城!你就是这样侮辱人的么?

    但战况摆在眼前,自己确是在杀敌速度上落后了他一截,纵然再在此节胡搅蛮缠,丢的也只是他自己的脸。就算不提自己的两名同门还在边上看着,就是他自身高傲的自尊心也无法容忍!

    最终是再三咬牙,将满腔不甘的怒意压了下去,从齿缝间狠狠挤出一句:“是啊。你最好珍惜这次机会,接下来就不会再有给你这么安逸的时间了。”

    墨凉城仍是不住轻敲着肩背,道:“哦,那样最好。反正我差不多也休息够了,这就走吧?”话毕也不与罗帝星商量,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罗帝星就跟在他身边,想到他竟然在大敌当前之际悠然睡觉,更何况边上还跟着自己这几个亦敌亦友的同行者,总觉得绝不会有人的警惕心差至如此,更何况还是如墨凉城这般经过千锤百炼的焚天派天才。

    那么显而易见,他就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同时在用这一种方式羞辱于人。但此战既过,再与他为旧事争执也毫无意义,罗帝星只能将脚步放得飞快,一个人愤愤的生着闷气。

    等四人都过了桥,罗帝星抽出长戟,回身狠狠劈下。

    兵器与锁链碰撞,摩擦出星星点点的火花,然而在他一连数道更凶猛的灵力催动下,那锁链没能坚持多久,便是发出了一声清脆而短促的断裂声,铁屑四散,而面前那座木板桥轰然下坠,在深度几乎与桥长等距时,忽然又闪电般的朝着对面激撞而去,就如同是被强力磁极吸附的铁块一般,与对面的崖壁轰然撞击在了一起。

    桥身的木板本就破烂,经此一撞,自然是瞬间给撞得七零八落,断裂的木板四散抛飞,很快就各自坠入了下方深不见底的山涧之中。而剩余几块暂时幸存下的,则是被撞击的冲力反掀而起,一次次撞击,一次次又被弹开,这当中又被震落了不少木片。

    “哼,这样一来,就算再有外人跟随我们到此,那也是绝对无法过来了!就让他们站在对面慢慢后悔去吧!”

    罗帝星长戟拄地,看着眼前这由自己造成的壮烈一幕,心情似乎才稍有几分好转。此时的他,是完全将从墨凉城那里惹来的闲气,尽数发泄在了这一堆无法说话的死物身上。

    “……”墨凉城冷眼看着长桥在自己眼前瞬间消失,前方的视野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开阔,只剩下对面锁链与崖壁的撞击声还在遥遥回荡不休,才静静开口道:“这样好么?固然是阻挡了后来者,同时也将自己的退路断了。

    万一里头没有刚好连接着其他空间的传送通道,你要怎么出去?”

    罗帝星神色略微一僵,但他却绝不会在墨凉城面前承认自己漏算,仍是力持镇定的道:“怕什么?像是远古洞府,或者秘境这一类的,内部空间四通八达,简直是闭着眼睛都能撞上一条传送通道!

    又怎么会没有?即便真有个万一,像这种程度的断崖,我要以灵力御剑,横空飞渡而过,那也是易如反掌!反倒是你,别跟我说这种小事你还办不到?”说到后来,罗帝星当真是连自己也有些确信起来。

    墨凉城抬了抬眼皮:“我倒是不在乎。现在比较困扰的好像是你的师弟妹啊?一看他们的样子,就是还没有学会御剑飞行,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错?”

    罗帝星眉头紧锁,也不耐烦的朝着付莫生和韩娣月扫了一眼,见他们各自吓得脸色发白,一副有苦无处诉的可怜相,更是证实了墨凉城所说不假。

    还没等他想好该如何圆这个场,墨凉城又已拿出了一把十字形状,周身呈浅紫色,犹如长剑,但剑身却是极为细长的宝器。

    墨凉城指尖轻触着外缘锋锐的棱角,淡淡道:“所以跟你这种做事瞻前不顾后的人一起行动,就是麻烦。还好在进来之前,我已经在外面留下了精神印记。

    对了,这宝物是下山前师父给我的,叫做‘破元金针’,功用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可以突破次元壁之间的障碍,让主人能够从他所在的封闭空间,迅速移动到另一个事前做过标识的安全空间。有了这个,待会你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就不用跟你待在里面大眼瞪小眼了。”

    罗帝星心中一动,墨凉城所拿出的宝物无疑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如今管不得什么新仇旧怨,一面努力做出和善的笑容,试探道:“到底还是凉城兄弟想的周到。那么届时还请不计前嫌……”

    还未等他说完,墨凉城就甩给了他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的声音在风中远远飘来:“哦,忘了跟你说,这宝物一次只能搭载一个人,况且我的东西,从来没有跟人合用的习惯。至于你,还是祈祷到时能闭着眼睛撞上一条空间通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