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第226章 沧澜焰浪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一片看似普通的区域之内,竟会出现这样的绚丽的场景。

    那是一片冰与火相交的灿烂光芒。

    烈火与冰霜互相交织在一起,两种强大的能量互不退让,不但相互碰撞着,激发出了巨大的能量风暴,更是将这片区域附近,原本还算处于平衡状态的空间乱流吸引了过来。

    刹那间,在这一片区域,烈焰焚烧与冰雪交加一起涌现,再也没有人去关注什么奇怪的巨大虫子了。三名老者的目光注视着叶朔手中的两柄长剑,根本无法移开。

    就在刚才,叶朔驾驭了“冥寒琉光”之后,转身看到了祈岚,此时的祈岚手中握着那柄红色的长剑,长剑之上,红色的能量涌动着。

    更有红色的焰流顺着祈岚握着长剑的手,不断往他的胳膊上窜。祈岚已是倒地不起,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而在他的手掌心,有着被灼烧的痕迹。

    这柄红色的长剑,名为“沧澜焰浪”,与“冥寒琉光”一样,是一把旷世名锋。

    它的来历同样传奇,这把剑的剑身是由灵界大陆上,一处火山口之中的铁矿所炼制而成。那铁矿在火山口之中,如此高的温度都未曾将它融化成铁水,在它被带离火山口之后,极长的一段时间内,世人都不知如何该炼化它。

    直到后来,以铸神锋为名的铸剑世家,出了一位天才铸剑师。他通过多方渠道才将这块铁矿得到手,并且通过长达百年的时间,以不灭烈火将那块铁矿炼化,才有了“沧澜焰浪”的诞生。

    可以说,铸成“沧澜焰浪”花了那名天才铸剑师一生的时间。那位铸剑师,一生也仅仅是炼出了这把“沧澜焰浪”。但“沧澜焰浪”的铸成,足以让那名天才铸剑师青史留名。

    同样想要驾驭“沧澜焰浪”,对使用者的要求极高。

    它在使用者所处的修炼境界,灵力的使用水平,灵魂力量都有着诸多的考量。若是一个普通人,不自量力,妄想将它占为己有,那么,光是“沧澜焰浪”外表的炙热火焰就能将其焚烧成一把骨灰。

    显然祈岚并没有达到能够驾驭“沧澜焰浪”的条件,由于贸然握住了“沧澜焰浪”,此时的他,正在忍受着烈焰焚身之痛。

    不但如此,这烈焰焚身之痛,不但是流于身体表面,更是直击灵魂深处。这个时候,祈岚的灵魂力量反而是成了负担,身体的每一寸疼痛都被加大了数倍,反映到大脑中,什么东西都无法思考,脑海中,只有被焚烧之感。

    当然这种痛苦之感,在祈岚握着的“沧澜焰浪”被拿走之后,瞬间消失了。

    祈岚也得以从疼痛中解脱出来,但他根本就来不及担忧自己身上被灼烧的伤势,因为帮他将剑拿走的叶朔身上,正在出现一种奇异的景象。

    叶朔的左手,整个都被一团细长的红色火焰所包围,那火焰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他的手臂上滚动着,那团火焰想要继续蔓延上去,但是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所阻止,怎样都无法突破。

    那股力量并非不知名,是叶朔以自己的灵力化成了一道透明阻碍,与先前的“冥寒琉光”相同,想要驾驭“沧澜焰浪”,叶朔正在通过调节体内的灵力,将“沧澜焰浪”之上那愤怒的火焰压下去。

    唯有一种更强大的力量将“沧澜焰浪”压制,“沧澜焰浪”才会俯首称臣,真正认它的使用者为主人。

    然而此时的情况,却要比方才驯服“冥寒琉光”更加的麻烦。

    在叶朔将“沧澜焰浪”握在手中之时,他的另一只手上,“冥寒琉光”顿时有了感应。这两柄长剑,似乎互相看不顺眼那般,各自从剑身之内爆发出一股强大的能量,互相碰撞着。

    而它们两者相互冲撞厮杀的战场,正是在叶朔的体内。叶朔只觉得胸口一闷,浑身上下产生了一种经脉倒流的错觉,陡然气血翻涌,而且竟有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而出。

    其实“沧澜焰浪”与“冥寒琉光”这两柄长剑,一柄极寒,一柄炙热,本就是相生相克,相互不容。它们相互之间会产生对抗状态是正常的。

    相反倒是由于二长老,他通过特殊方式压抑住两柄剑的本性。虽然这样做可以达到的效果是,明明二长老并未有同时驾驭两柄长剑的能力,但依旧可以使用它。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被抑制了本性的长剑实力大大减弱,根本无法展现出原本的威能。

    而现在的叶朔,却是直接在抵抗着这两柄长剑同时爆发出来的能量。同时,由于这两柄长剑的能量互相不容,想要同时驾驭它们,要比单一地驾驭它们的难度,翻了绝对不止两倍。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

    冰与火的相交,在这片区域激烈的搏斗起来。

    而后这激斗越加猛烈,区域中狂风乱舞,卷起了大量的飞沙走石。三名老者似乎明白他们又要被巨大的能量掀起来了,于是连忙抱成团缩在一起,并且用灵力将自己的脚底固定在地面上,这才使得他们在一阵狂风之中,得以不被刮起来。

    而至于祈岚,叶朔似乎早就知道这一股能量的撞击,将会产生巨大的风暴,因此早就将灵晶盾罩在了他的前方。

    灵晶盾之后的祈岚,又是焦急又是担忧。

    虽说他相信着叶朔的实力,但这样的场景看起来着实是太吓人了一些,还有这一副要将地面掀起来的架势……正在祈岚努力的观察着前方的情况时,只听“噼啪——”几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开来的声音。

    祈岚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只巨型的怪虫子,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那只巨型的怪虫子正处在这风暴的中心地带。所以很自然的,它原本就不算坚固的长条状的身体,被这能量风暴撕扯的断裂开来,断成了一节一节,在区域之内被狂风刮起,刮落,不停的飞舞着。

    同时,它那个坚固的头部,似乎也有着炸开的迹象。

    它的头部,由于十分重要,所以有着特殊结界的加持。但这特殊的结界,看起来也无法与这能量风暴相对抗。

    就在下一个瞬间,只听一声剧烈的响动,“轰——”那只巨型怪虫子的头部,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大量的飙风顿时从那条裂缝中钻了进去。

    在狂风的肆虐下,这条裂缝越张越大,只能够看到那巨型怪虫子扭曲的面部,以及,它即将必死无疑。

    渐渐的,能量风暴似乎平息了一些,在这片区域的不远处,那是漫漫黄沙与天际相接,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地方。

    在滚烫的沙面上,此时正有一道暗影悄然游走,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水蛇。

    能量风暴的扩散尽头,地面原本平缓的沙粒忽然出现了一阵不自然的浮突,那道暗影竟是陡然从地下冒了出来,气浪涌动间,盘踞成了一团迷离的黑雾。

    这黑雾只到人的脚腕来高,波浪般漂浮的边角时有扭曲伸缩,朝向正对着不远处的激战现场,似乎是在默默的观察着情形。半晌,便又如同燃尽的炊烟般,咕嘟咕嘟的沉了下去,邪异有如鬼魅。

    当沙圈泛起层层涟漪时,那道黑影又一次的游动起来。这一次它的前进方向是一棵挺拔的胡杨树。

    这棵胡杨树在先前的能量风暴撕扯中,被撕裂了一半。

    在它已经不算茂密的树冠上,摇动的枝条投撒下成片凉荫,而在晦暗的最深处,那道黑影再一次钻破了土地,贴着树干的缝隙缓缓上攀。

    这一次,那团黑雾足足扩散到了一个成年人的高度,在那不断蠕动的黑暗之间,倏然睁开了一双眼睛。眼里闪烁着刀锋般的寒光。

    由于它的形体本就虚虚实实,如今又是与树木的逆光处融合在了一起,若是不仔细去看,是很难发现它的存在的。而离它最近的那三名老者正急于自保中,又哪有余暇再去观察周边形势?

    也因此,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在战场的另一端,还暗藏着这样一道不怀好意的视线。

    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那阵猛烈的能量风暴顿时平静下来。

    这片区域也几乎是在一瞬间恢复了平静。若非周围一片狼藉,根本就无人能想象出来,这片区域之内,经历过一场能量风暴的洗劫。

    而此时的叶朔,已然彻底驾驭了这两柄长剑。他的左手同时握着两柄长剑,而腾出来的右手则握着一张符文。

    这张符文正是从那只巨型怪虫子裂开的脑袋上,扯下来的“启灵符”。

    通常情况下,“启灵符”一旦被扯下来,会瞬间化为灰烬。但是叶朔在将它扯下来的那一刻,顿时将自身的灵力灌注于其上。

    “启灵符”原本的自我毁灭功能,瞬间被击碎。

    看着这道完好无损的“启灵符”,不远处的那道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竟是隐隐约约地摇动了几下。

    叶朔将那两柄长剑插在了地上,这随便的动作,看得那三名老者一阵心疼。

    叶朔将手中的“启灵符”仔细打量,对于咒符,叶朔并不熟悉,唯一与咒符的接触,还是那天在栖霞山上,萧云峰教他的定身咒。

    萧云峰在提到咒符时曾经说过,其实远距离操控的咒符与灵魂力量差不多,灵魂力量可以通过神识操控他人,而咒符则是通过咒文的力量来进行操控。

    所以,当得到了咒符之后,可以通过逆向的灵魂搜索来锁定释放咒符,吟咏咒文的人。

    在神识融入“启灵符”之后,叶朔猛然惊觉到,在他们所在的这片区域不远处,竟是有一道精神力牢牢地注意着这里,观察着这里的一切动态,并且,这道精神力还在朝他们附近快速的移动着!

    很显然,这就是释放“启灵符”,操纵着那巨型怪虫子的人,而他此刻就在……!

    而另一边,联手突破了结界的墨凉城与罗帝星已经到达了一片新的险地之内。

    两人一路走到一座凌空飞渡的索桥边,两侧各自悬浮着一条充作扶手的铁链,却也已是历经风雨,锈蚀不堪。

    下方那与其说是桥,不如说只是几块破旧的木板拼接而成,当中还能看到不少被虫蛀出的洞眼,以及大片整截朽烂、断裂的空洞。有几块木板便是明显塌落下半边,似乎稍一承重,便会不堪负荷的直线坠到崖底去。

    拉扯着木板的粗草绳更是多处磨损,几处豁口不同程度的翻卷出了毛边,就像是个风烛残年,拖着最后一口气的老人。

    每有一阵山风吹来,整座索桥便会被吹得大幅度的摇晃,同时传出一声声令人心悸的“吱嘎——”作响。仅需一眼,这座摇摇欲坠的危桥便是已被打下了一个大写的死亡记号。

    罗帝星站定脚步,饶有兴味的审视着这条唯一的通路,一面偏过头向墨凉城道:“凉城兄弟,看这桥面狭窄,想是不容两人并行。依你说,是谁走在前头的好啊?”

    墨凉城极力撑着眼皮,就似是在抵御着一阵随时袭上的困意,听得他发问,好半晌才漠然应道:“我无所谓。其实只要你不耍花样,谁先走都是一样啊。”

    罗帝星嘴角狠狠扯了扯,但他也知道,这就像是一场攻心之战,谁先动怒,谁就落了下风。最终他也只是将心口的一团火气强压了下去,转化为一个看似和善的笑容:“很好,既然凉城兄弟都这么说了,那还是我走在前面好了。至于我待会有未弄甚花样,就劳烦你睁大眼睛仔细看清楚!”

    墨凉城闻言,当即默不作声的退开两步,同时朝着桥面一摊手:“请便。”

    罗帝星冷哼一声,一马当先的大步跨了上去。他双脚刚一踩上木板,整座桥身都发生了一阵危险的晃动,但很快,就如同它无数次的在风雨中屹立不倒那般,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恢复了平衡。

    破月派两名弟子同时松了一口大气,这时才转向墨凉城赔笑道:“凉城师兄,这回该您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