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第225章 冥寒琉光
    罗帝星微微冷笑,道:“你知道我指什么。 大名鼎鼎的墨凉城会忘了关闭通讯,打死我也不信。我都明白的,因为你那个师兄,和我那对师弟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强要郭阳云道歉,到时候他有意见;如果不用他道歉,我的师妹又会有意见。

    如此下去,只会使双方徒生嫌隙,指不定谁就会在背地里捅谁一刀。所以你就以退为进,故意在通讯里给我表明态度,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交待;同时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你的师兄们排除在祸事之外,当然,这还是将你想得太过高尚,少了他们几个累赘,或许对你本身就比较好。

    三来,也是在我的师弟妹面前给了我一个面子,让他们觉得,你是因为对我有所忌惮,才会这样做的,就算是挽救一下焚天和破月两派已经岌岌可危的关系。还真是一招漂亮的一石三鸟之计啊?好计谋!好手段!实在是让我佩服不已。”

    停了一停,未能从墨凉城脸上观察出想要的反应,又故意轻叹一声,似是感慨的道:“其实如果只是你我两个打交道,只需利益投合,原本没必要弄得这么复杂。看来身为门派的精英弟子,荣耀越大,责任越重,所要考虑的也永远比别人多啊。”

    墨凉城听着他说了这一长串话,终于是斜过视线扫了他一眼,慢悠悠的开口道:“哦,原来罗兄也学会了为别人着想,真是可喜可贺。”跨过一小块荒芜的田埂,又补充道:“说的这么有理有据,如果我就是忘了关通讯,又怎样呢?”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人能令罗帝星气急败坏,而又无可奈何,或许就要属墨凉城了。

    而罗帝星也早已学得精了,知道该装糊涂的时候就装糊涂,此事便算就此揭过。一路相安无事,随后墨凉城又道:“对了,这一次探索天澜秘境,据我所知,已经有不少明的暗的势力都参与进来了,怎么碎星派没打算插一脚么?你那个朋友怎么说?”

    罗帝星没好气的掏出传音玉简瞥了一眼,“不知道啊,已经失踪有段时间了。说起来之前碎星派被虚无极掌门狠宰一笔,早已大伤了元气,估计没心思再来趟这淌浑水了吧。”再抬起头时,视线尽被伫立在眼前的一块光滑大石头吸引,“喂,到了,就是这里。准备联手破解结界吧。”

    这边罗帝星与墨凉城联手破解结界,而另外一边,又要有不太平的事情发生了。

    “这三个老灾星……”祈岚虽然没有当着那三名老者的面说出来,但是心里已经是骂翻了天。

    显而易见,这巨型的虫子绝对不好对付,因为它明明已经被叶朔打成了一滩碎肉,但那些碎肉居然又蠕动的开始融合在了一起,简直就和先前那复原能力极为可怕的血魁如出一辙。

    三名老者的表情也是极其的震惊:“怎么又来一个没法死掉的怪物!?”

    “不对,它的身上……”叶朔小心的打量着眼前那只巨型的怪虫子,记得先前他将灵力光球轰击在那怪虫子身上时,几乎是一瞬间,那怪虫子的身体整个就炸裂开来。

    叶朔很清楚,他刚才的那一发攻击有多猛烈,怪虫子的身体被炸裂开来,不值得奇怪,而奇怪的是,明明那只怪虫子的头部是率先遭受到攻击的,但是纵然身体被炸成了碎末,它的头部却还是完完整整的,似乎并没有遭受到攻击的损伤。

    莫非是它的头部有着极强的防御?或者有什么特殊的结界在保护着它,使得它免受伤害?如此说来的话,那只怪虫子的弱点在头部吗?

    叶朔一面做着随时应对怪虫子攻击的准备,另一面则在细细的观察那怪虫子的头部,除去两只令人恶心的触角,以及一排黑漆漆的眼睛,那只怪虫子还有一个长满獠牙的巨型大嘴。以及那张大嘴中……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快看它的嘴里!”叶朔向周围的人说道。

    那三名老者定睛一看,自然也是发现了端倪,“‘启灵符’!我们当时怎么没有注意到!?”二长老看起来尤为激动,一副如临大赦的模样。

    “但是二长老,在‘启灵符’的周围通常有防御力极高的结界守护着,想要破坏‘启灵符’,绝不是一件想当然的事啊!”江云在一旁提醒道。

    “这我自然是知道的!”二长老还是掩饰不住的高兴,“但终究是叫我们找到了这孽畜的弱点!”

    “启灵符?”祈岚忽然感到这名称略微的有些熟悉,在脑内细细的搜索一番,忽然想了起来。

    这“启灵符”与傀儡操纵所念的咒文,或是结的印诀差不多,统统是将一件死物变得“活”过来。

    只不过傀儡大多都是以人为的机关术所制造出来的。然而使用“启灵符”的,却是一些已经死去了的飞禽走兽或是妖物魔兽,将它们的身体按照施法者的喜好拼凑而成,随后以特定的咒文将其“复活”,它们通常会依照施法者的命令而行动。

    三名老者正在为了发现这怪虫子的弱点而高兴,但是叶朔的心却是沉了下去。

    既然有人用了“启灵符”,这证明,这三名老者遇到这奇异的怪虫子,并非是巧合。有施法者正在暗中注视着他们。

    “好麻烦……”叶朔觉得心好累,只要和这三名老者一同路,他们就总是会招来一连串的麻烦。

    “既然知道了你是个什么东西,那自然就不足为惧了!”二长老冷笑一声,翻手便从虚空中幻化出了新的宝器,那新的宝器是两柄双剑。

    一柄通体晶莹,剑身上隐隐的泛着蓝光,满是清冷之气,寒光凛冽。

    而另一把,则是从剑柄至剑身,通体血红,剑身之上似乎有着烈焰翻腾,灼热无比。仅是乍看一下,便能知晓这两柄长剑,绝非普通之物。

    这两柄长剑一寒一热,气势逼人。不知是由于二长老先前受了伤,灵力运转不周,还是因为他的实力本身就不济,无法真正驾驭这两柄长剑。

    二长老握着长剑的手,隐约有些颤抖,似乎那两柄长剑随时会不受他的控制,脱手而去。

    “孽畜看剑!”二长老大喝一声,便朝那巨型怪虫子冲去。江云与文渊见二长老已经冲向前去,自然也拿出了自己的宝器跟了上去。

    既然那三名老者统统都拿出了兵器,朝那巨型怪虫子攻去,叶朔与祈岚自然也不跟上去凑什么热闹了。

    此时叶朔早已释放出它的灵魂力量,探测着周围的环境。

    使用“启灵符”,有着空间范围的限制。想要真正发挥出“启灵符”最大的能量,需要在一定的距离之内施法。

    这巨型怪虫子面对三名老者,丝毫不留底,完全就是夺命而去的攻击,并未见劣势。这么看来,施法者应该就在附近才是。

    将附近几百平的空间区域搜索完毕,除去一些秘境之中的空间乱流与能量风暴,叶朔并未察觉到有什么异常。

    “难道施法者在更远的地方?”叶朔沉思着。可是,若是施法者在距离此处十几里开外,还能够使得被操纵的怪虫子,那么顽抗的抵御三名老者的猛烈攻击,那么那名施法者的实力,该是有多么的强大。

    强大到他根本就无需使用“启灵符”,也能将三名老者不留痕迹的干掉才是,为什么要绕一个那么麻烦的圈子?

    “呃啊!”二长老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在巨大怪虫子的撞击之下,他整个人的身体都飞了出去,手中的长剑更是瞬间脱手。

    眼看着二长老脱手的长剑朝自己身边砸过来,叶朔与祈岚下意识的接住了那两柄长剑。

    在接到长剑的瞬间,叶朔觉得手掌一片冰凉,那是一种极为刺骨的寒意。

    他接到的是那一柄泛着蓝光的长剑,这把剑的剑身正是由位于极北之地的碧水寒潭中,树立千年的“玄寒石英铁”所铸造,名为“冥寒琉光”。

    是难得一见的旷世名锋。当年是“定禅宗”镇山至宝,后因为不明原因失踪。没有想到,竟是辗转到了这三名老者的手中。

    想要驾驭“冥寒琉光”并非是一件容易之事。

    叶朔只觉得那种刺骨的寒意已经由手掌蔓延至全身,整个人仿佛被丢进了一个千年冰窖之中,每一根血脉都被冻结一般。连同思绪与神识,都因为这逼人的寒气而空白一片,仿佛不能再思考。

    二长老被甩的跌落在地上,一阵气血翻涌,大口大口吐出好几口血后,连忙去寻找从手中脱落的两柄长剑。

    当他发现那两柄长剑被别人握在手中之时,脸色猛然大变,那惊骇的表情,简直比先前看到那巨大的怪虫子更加震惊与紧张。

    “放开它们!”二长老的尖叫声尖锐的几乎破音。

    还在与怪虫子激斗中的江云循声望去,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似乎连那正在与之战斗中的怪虫子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因为江云先前已经失去了他的星宿罗经仪。原因无他,因为星宿罗经仪被一个实力更强者使用过了。

    先不要说一些旷世宝器,光是像能量兵器这样的武器,也需要滴血认主留下烙印,使得只有主人一人能够使用它。

    何况是星宿罗经仪,何况是冥寒琉光。

    三名老者携带了大量的宝器,这些宝器全部都来历不俗,而这三名老者,统统都可以将他们纳为己用,显然是通过了特殊的手段。

    然而使用了这特殊的手段,自然也就让他们手中的那些宝器,变得十分容易易主。当那些宝器一旦遇到了比他们实力更加强大之人,它们则会瞬间认新的主人,再也不会认原来的主人。

    二长老当初为了得到那两柄长剑,可以说是以命相搏。当年他也是什么阴谋手段都用上了,为了得到那两柄长剑,他甚至不惜牺牲了……那个……他曾经的兄弟,将他的兄弟,作为容器交易,方才得到的。

    而在得到了那两柄长剑之后,为了能够使用驾驭它们,服用了大量的提升灵力的丹药,却也因此落下了病根。更不用提他服用丹药,提升灵力之时那种万箭穿心一般的痛苦,那可怕的疼痛,至今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而这一切,他所做的这一切,如今竟然是功亏一篑!

    叶朔感到自己处在一片清明之中,眼前原本已经变得模糊的场景再次清晰起来。而手中的刺痛感也逐渐消失,相反则是一种无比清凉的感觉,让人感到十分惬意。

    当然叶朔并不知道,在人肉眼无法察觉到的地方,他体内的灵气,原本是呈散射状的,而在那冥寒琉光之上的寒气入侵体内之时,他体内大量的灵气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坚固的壁垒,不让寒气再入侵一分。

    不但如此,叶朔体内大量的灵气,如同云雾一般环绕在他周身,一层一层,将那冥寒琉光之上的寒气同化,并且从叶朔的手掌心沿着剑柄一路蔓延至剑身,将整个冥寒琉光包裹其中。

    这一幕看似是自然而然进行的,实则叶朔体内的灵气,与冥寒琉光之上的寒气进行了猛烈的激斗,两者相交之处,总是泛起一股股小小的气旋,这正是由它们互不退让的相抗所致。

    冥寒琉光似乎是感受到了无法突破那强悍的灵气包围,竟然也主动收缩起了剑身上的寒气,剑身之上散发出了一种温润的银光,取代了先前泛蓝的光芒。它已经彻底认了这个新主人。

    而所有的这一切,也仅仅只是在几个呼吸时间内完成的。二长老还未从愤怒中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就已经由愤怒,变成了看到奇迹一般的叹为观止。

    他曾经靠着各种外力的帮助之下,都难以真正掌控的冥寒琉光,此时居然在叶朔接手的片刻之间,完完全全的臣服了!

    “这是天意吗?天意如此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