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第224章 大虫
    “地运河”附近的某一处,有三名老者靠着几块岩壁正在小歇。

    他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起来脸色也是十分的憔悴,精神状态极差。

    然而他们身上似乎是有种劫后余生之感,正在各自调养生息,倒也显得安静祥和。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二长老坐在一块岩壁上,长长的叹息了一口,吞下了几颗丹药,他的脸色显然好了许多,“没想到这些丹药看起来样子普通,效果居然这么好。”

    江云摇了摇头,“星宿罗经仪本来就已经不再认我做主人了。用星宿罗经仪换取保命的丹药,难道不是一件很合算的事情吗?”他也坐在一块岩壁上,正在调养身心。

    “那两个少年果真是炼药师出身,随手拿出来的丹药也是不同凡响。看来我们先前中的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江云又数了数手中的丹药,“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绝对能够支撑的到我们体力完全恢复的时候。”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文渊说道:“真是奇怪,先前追杀我们的究竟是什么生物?”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天澜秘境里面,险象环生,有什么平日里不常见的生物,也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二长老换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不过那生物即使十分危险,还不是被我们三人齐心合力打败了?”

    而后二长老又冷笑一声,“要不是我们3人对付那生物耗尽了体力。又怎么会被破月派那些小孩儿欺负?”

    “话是这么说没错……”文渊低着头。文渊素来对一些奇特的生物颇有研究,一些灵兽魔兽他自然也是见得多了,有些即使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见到,通过古籍书典,他自然也了解许多。但是先前追杀他们的那不明生物,总是哪里透着一些不对。

    但是文渊左思右想,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虽然说现在星宿罗经仪已经不在我手中了,不过我已经录下了回到入口处的正确途径,按照我录下来的那份地图走,应该不久之后就可以出去了。”江云将手中的玉简打开,玉简之上投射出一片虚影来,是附近的地图。

    “这就要走了,你们真的想好了?不要忘了我们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来到这天澜秘境的。”

    二长老看起来神色有些不悦,“难不成是真被那不明生物给吓破胆了吗?但是你们不要忘了,它早就被我们三人打了个粉身碎骨,一脚踹下了悬崖。难道这世上还有起死回生之术不成?”

    似乎是映衬了二长老的话,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他们三人所在的这片区域,忽然产生了一阵细微的震动,这细微的震动是从地底深处传来的。

    三名老者的神色顿变,他们太熟悉这种震动感了,因为先前他们在被不明生物攻击之前,地底也是传来了这样的震动。

    那时的他们还不当回事情,只当是天澜秘境之内自然的变化现象而已。

    然而,不多时,竟是从地面上窜出了许多细细的带着绒毛的爪子,那三名老者当时只以为是千百只小虫子要爬出来,虽说心中有些心悸,但还不至于惊恐。

    以他们的身手能力,以及身上所携带的宝器,呵呵!放一个攻击范围广阔,伤害性大一点的技能还是绰绰有余的。

    很快从地底钻出来的,并非是千百只小虫子。那些细细的带着绒毛的爪子,居然是属于同一个身体的。

    黄沙漫天,从地底钻出来的居然是一只体型硕大,长达几十米的巨型如同蚰蜒一样的生物。但是它又与蚰蜒,有着很大的不同。

    它的身躯略扁,反而看起来有些像一只身体被拉长了的巨型蜘蛛,当然它的腿要比蜘蛛多的多。而且那生物的头顶密密麻麻长着一排眼睛,精光四射,似乎能够洞悉周围的一切动态。在那一排眼睛都更前方,是两只十分长的触角,正在左右摇晃着。

    由于这只形似蚰蜒的生物体型硕大,它那原本应该细长的脚,此时也是显得粗壮无比,就像一棵百年古树的树干。

    “它居然没有死,它……它居然又来了!”二长老神色愕然,“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当时明明已经把它的身体切烂了,也是我亲自将那一堆碎烂的身体轰下了山崖,怎么会这样?!”

    “二长老不要慌,说不定,先前的那条大虫子早就已经死绝了,只不过碰巧这里也有一条大虫子罢了。”江云手中已经紧握着名风古剑。

    “轰隆!”一声巨响,仿佛整个地面都被震裂而开,伴随着这一声巨响,这片区域飞沙走石,黄尘漫天,附近的那些看起来十分坚固的岩壁,也被震裂开了道道缝隙,而且那缝隙还在不断的加深中。

    “是它,又是它!”二长老已经看清了眼前的庞然大物,还是那熟悉的巨大身躯,头顶的两只触角摇摇晃晃,一排漆黑的眼睛正注视着三名老者。

    那如同虫子一般的巨大生物身上,有着一条条正在渗血的伤口。二长老记得那些伤口,三名老者统统都记得,那些伤口正是先前被他们三人劈砍出来的。

    “这躯体的复原能力,未免太过可怕了吧!”江云冷不丁的想到了之前根本无法打败的血魁。那血魁也有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复原能力,除非找到特定对付它的方式,否则一切的攻击统统只是徒劳而已。

    “剑影万影,发!”江云大喝一声,手中的名风古剑剑光流转,忽然便是出现了千百道长剑的虚影,不久前,江云也是用这一招,将那巨型大虫子的身体切成了好几块。

    然而江云的身体受了重伤,先前的战斗也消耗了他大量的灵力,现在周身灵力运转不起来,这长剑的虚影散发出的光芒显得暗淡无比。光是想就知道,这一招绝对不是那大虫子的对手。

    “还打什么!?有什么好打的?!它要是再喷一次毒雾,我们照样逃不了,趁它现在没有动手,快跑啊!”二长老招呼着江云与文渊三名老者,向着反方向跑去。

    “二长老,就算我们要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江云虽是在询问,但身体也是在向前奋力的跑着,虽说不知道应该逃到哪里,但他也不会停下脚步坐以待毙。

    “跑到哪里去……”显然这个问题二长老心中也没有底,“算了!我再用一次瞬移之法,将我们统统转移离开这片区域……对了,如果是那两个炼药师,说不定他们会有办法!”二长老忽然想到了什么,“这样的话……星宿罗经仪在他们手上,那我就把目的地设在星宿罗经仪好了!”

    “你是否在星宿罗经仪上面留下过烙印?”二长老急切的问道。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二长老不再怠慢,迅速的结了一个手印,下一个瞬间,璀璨的阵法自他的脚底升起,顷刻便将三名老者统统包裹在其中。

    叶朔与祈岚好端端的走在路上,突然,叶朔手中的星宿罗经仪非常不安分的抖动了一下,似乎像是在挣扎。

    虽说星宿罗经仪只是一件物品,并没有什么情绪和感情,但是从它那副样子上看起来,星宿罗经仪非常的难受。

    “咻——”的一声,星宿罗经仪从叶朔的怀里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打转。

    祈岚惊讶道:“它怎么了?”

    叶朔摇摇头:“我一向不是很能弄的明白星宿罗经仪。”

    星宿罗经仪在半空中旋转了几下,忽然之间,它的身上冒出了一些奇特的五颜六色的光彩,那些光彩如同一片片花瓣一样,以它为中心,渐渐的打开了花瓣,以后那些光彩逐渐的扩张,变成一个个圆环,而圆环之上,则各有各的纹路,不尽相同,看起来是一个十分古老的阵法。

    接着只听,“哎哟喂——哎哟喂——”的惨叫声,有三个人影从半空中掉了出来。

    叶朔与祈岚定睛一看,居然是先前的那三名老者。这三名老者就像叠罗汉一样,一个叠着一个,二长老是最惨的那一个,他被江云和文渊压在了最下面。

    “啊,我的老骨头……”二长老颤抖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叹声。

    “怎么又是你们?而且居然还是通过星宿罗经仪传送过来的。”祈岚心直口快,“难不成,你们当初说要把星宿罗经仪送给我们时,就不安好心!?想着以星宿罗经仪为目标,随时随地就传送过来?”

    “非也!非也呀!”二长老极其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传送至此,实在是下下策。那条奇怪的大虫子又出现了!”

    二长老话音刚落,那尚未关闭的传送阵法,原本正在慢慢的收缩,而此刻,却忽然之间再度胀大,那一个个圆环半径扩大了好几十倍。

    “糟糕!”三名老者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有什么东西跟着传送过来了!”

    正在那三名老者想着应对方式之时,忽然只觉得周身一阵灵力爆涌,强大的灵力风暴差点将他们三人掀起来。

    三名老者惊讶的回头,只见叶朔的头顶是一个紫黑色的光球,那光球的直径也有好几米,如同一个黑色的小太阳,里面电闪雷鸣,各种能量交替涌现着。

    下一刻也正是在那圆形阵法之中,似乎要出现什么东西的同时,叶朔将那黑紫色的光球狠狠的向上砸了过去。

    只见那光球气势如虹,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向那不明生物击打而去。

    霎时,风雷涌动,一股由于能量相互撞击,而产生的巨大风暴席卷了整个区域。原本是差一点要被掀翻的三名老者,这一次是真的被掀了起来。

    “我的这把老骨头啊!”二长老再次哀嚎起来。

    那三名老者同时砸在地上,而与他们同时落在地上的,还有一块块正在蠕动的血肉组织——是那只巨型的大虫子,它被巨大的能量风暴撕裂成了一块一块。

    而此时在另一边相约要见面的两方人,终于是在一番隔空挖苦讽刺之后,碰到了头。

    “……墨凉城?只有你一个人?郭阳云没跟你一起来么?”韩娣月皱了皱眉头。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焚天派的天才,要说完全不紧张也是太抬举她了。

    若是放在平常,她必然是不敢这样对墨凉城说话的,但现在或许因为罗帝星在身边,让她的胆气也更足了几分。

    “够了。方才这件事不都是亲耳听到的么?那现在还啰嗦什么?都给我安分一些,别让人家讥笑咱们破月派没有容人之量。”

    还未等墨凉城答话,却是罗帝星先将话柄接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做个“噤声”手势,接着才抬起头直视向墨凉城,皮笑肉不笑的道:“凉城兄弟还真是准时啊?自归元秘境一会,别来无恙?”

    墨凉城仿佛从此时才注意到罗帝星一般。将眺望远方的视线收了回来,语气中仍是带着惯常的懒散:“很好啊。不过恕我多嘴问一句,咱们是继续待在这里听你叙旧呢,还是趁着空间通道还没消失,尽快赶过去碰碰运气?”

    罗帝星强撑起的笑容微微一僵,但他也算是喜怒不形于色,很快就镇定如常。朝着另一侧的一条羊肠小道一摊手,做个恭迎姿势,微笑道:“就在前面不远,我来带路,凉城兄弟请。”

    墨凉城神色漠然,一言不发就拐了过去,罗帝星冷冷一笑,也随后跟上。

    两人并肩走在前面,很快就将后头的韩娣月和付莫生甩开了老大一段距离。其间罗帝星微微偏过头,嘴巴都几乎附在了墨凉城耳边,低声甩下一句:“谢了。”

    以双方此时的间距,他便是不如此作态,旁人也同样是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的。那也只能理解为,他是在故示亲热,以达惑敌之效了。

    墨凉城以不变应万变,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谢我什么?我可是不会把宝物让给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