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第213章 镜(二)
    半圆形的空间外部,藤蔓一般的裂缝继续蔓延而上,逐渐将那半圆形的空间包裹,如同蜘蛛吐出了黑色的丝线,将其紧紧缠绕。

    同时,缝隙也在扩大着,整个半圆形的空间仿佛摇摇欲坠。

    然而半圆形空间内部的三名老者却是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还在费力的对抗着如同暗黑色的潮水一般不断涌现的,飘飘忽忽的幽鬼吊魂。

    “唔……”文渊看着还在不断出现的幽鬼吊魂,“二长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文渊的身边,四处都是破碎的黑色陶土,先前他释放出的手握短剑与盾牌的陶土小人已经一个不剩。

    从那些损坏得不太严重的陶土中依稀可以看出来,除去武士样貌的陶土小人,既有飞禽也有走兽。一些被拦腰斩断的陶土虎狮兽只剩下半截身体,孤零零的倒在一旁。

    幽鬼吊魂除去吸食魂魄之外的攻击力并不强,只不过是能够在周身释放出一种毒素,让一切在这片毒素空间中的事物失去抵抗的能力。

    如果是人,那么被毒素沾到,他并不会有任何的觉察,只不过灵魂力量会变得极其微弱,如同神经被麻痹,即使修为强大的人也无法感受到身边幽鬼吊魂的存在,从而使得那些幽鬼吊魂可以趴在中毒者的背上大快朵颐。

    而若是物,接触到这毒素的物体都会从外向内的被毒素所侵蚀,从而被破坏掉。

    想要击杀幽鬼吊魂,使用的武器必然会触碰到幽鬼吊魂所释放出的毒素,江云与二长老所使用的皆是宝器,面对毒素尚能支撑住,文渊手中的玉如意同样是件宝器,然而他的玉如意召唤出的陶土,却不是宝器了,文渊在所难免的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三名老者加起来,大约打死了将近四五千只的幽鬼吊魂,但奈何幽鬼吊魂还在源源不断的涌来,好像他们的行为更加激怒了幽鬼吊魂,使得大量的幽鬼吊魂不计生死的朝它们冲过去。

    在三名老者猛烈强大的攻击下,幽鬼吊魂很轻易的就会被打散成一阵黑烟,消失无踪。但即使是死去了的幽鬼吊魂,它们留下的毒素却并不会随着它们的死亡而死亡。

    于是三名老者所在的这片区域内,毒素越来越浓重。

    “别被毒素沾到了!”在文渊的一个晃神之间,二长老忽然一声大喝,手中长棒一般的武器挥击而出,一下将文渊打的后退了十步有余。

    而就在文渊停下脚步之时,他原先站立的地方,飘荡着几只幽鬼吊魂,而空气中显出了一种黯淡的浅灰色,用肉眼即使仔细看也很难辨别出来,这正是幽鬼吊魂所释放出的毒素。

    文渊一阵后怕,也来不及谢过二长老,手中再次转动玉如意,脚下似有什么东西在钻出来,瞬间,那东西破土而出,是一棵黑色的小苗,那小苗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着,眨眼间竟是长成了一棵由黑色陶土所形成的参天大树。

    大树树冠摇动着,忽然之间所有的树枝如同蛇的身躯一般扭动了起来。那盘根错节的树枝猛然向前窜出,狠狠挥动着,将前方的幽鬼吊魂抽碎成一道道黑烟,飘散而去。

    黑陶土所制的树枝在毒素之中渐渐开始崩坏,只不过,当崩坏的树枝化为碎沫之时,又有新的树枝长出来,新生的树枝与损坏的树枝此起彼伏的生长衰败着,一时间与幽鬼吊魂的进攻也是僵持了下来。

    召唤出一棵参天大树后的文渊,周身的灵力波动变得萎靡了不少,似乎这一次召唤的物体消耗了他大部分的灵力。他正靠着树的主干上,喘着粗气。

    二长老不再注意文渊,他此时也有些自顾不暇。二长老手中的武器看起来十分奇怪,那武器看起来是一根长棒,但中间细,首尾较粗。

    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这长棒状的武器似乎是一根骨头,骨头的骨密度很高,看起来坚硬无比。事实上,它也的确坚硬无比,却不像是江云手中的名风古剑,自带一股强大的剑气,能够看到浮于周身的强悍能量。

    这个骨头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有些寒酸,却是可以瞬间摧毁大量的幽鬼吊魂。先前二长老将它取出之时,它似乎并不听话,悬于空中,一动不动。

    在二长老几次念咒驱使之下,它忽然猛地从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劲气,那股强大的劲气在这片区域内掀起一阵爆炸,竟是在地面上炸出了一个几米深的深坑。而被劲气所波及到的幽鬼吊魂,瞬间灰飞烟灭,连阵黑烟都没有留下。

    现在二长老虽然将它握在了手中,但看起来似乎还没有真正能够使用它,令它发挥出真正的力量来。但即使是这样,目前这根奇异的骨头能释放出的力量也已经很可观了。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二长老就将三人除去的幽鬼吊魂的数目,从四位数变为了五位数。

    只不过,二长老看起来精疲力竭,汗水已将他的衣衫浸湿。想来要驾驭这奇怪的武器,二长老还需要些时日的修炼。

    “奇怪,你们不觉得幽鬼吊魂的攻击速度变慢了吗?”另一边的江云忽然说道,他说话间,反手斩杀了一只幽鬼吊魂,而离他不远处的其他,并没有直接扑过来,若是在前一段时间,幽鬼吊魂可以说是源源不断,江云根本就抽不出喘息的时间来。

    “这……”二长老环顾一下四周,飘飘忽忽的幽鬼吊魂到处都是,看来确实并不是因为他们差不多将幽鬼吊魂斩杀干净了,幽鬼吊魂的攻击频率的确下降了不少。

    “莫非是因为二长老将王骨拿了出来!?”靠在树干上的文渊,也难得可以休息一下。

    二长老看了看手中被称为“王骨”的武器,默默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幽鬼吊魂忌惮‘王骨’的力量,王骨我还尚且不能完全使用出它的全部力量。只不过……”

    二长老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先前由于他们三人与幽鬼吊魂的交战激烈,三人只注意幽鬼吊魂,并没有留意到周围的环境,而此时因为幽鬼吊魂的攻击频率变低了,二长老也得以有喘息的机会,他隐约感受到这片空间之内,原本处在平衡的能量似乎因为在激烈交战,而变得狂躁起来。

    当然也可能是外部的原因造成的,总之,这片空间很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着崩塌的危险。

    那些幽鬼吊魂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它们的攻击频率才会慢下来。

    二长老正想将他心中的疑虑说出之时,江云忽然指着前方,前方忽然出现了六七个大小不一的黑色圆点,而那大小不一的黑色圆点,不一会儿就变成了大圆圈,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枯井洞口。那混沌的黑色似乎要将一切吸进里面去。

    黑色的圆圈内一点光都没有,相反三名老者所在的空间,尤其是与那黑色圆圈交界的地方,各种能量元素正在被其吸收,甚至连光都无法逃离。

    另一边,镜的世界同样不太平,那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激战。

    所有的攻击不过是佯攻,只是为了吸引那镜中小鬼的注意力。

    那镜中小鬼似乎是太久没有遇到什么让它感到有趣的事了,亦或许它的本性就是这么的恶劣。与叶朔他们做对,让它感到很愉快。

    这是一个让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世界,颠倒的山峦,逆流的河水,还有环绕在身旁如梦似幻的缥缈的各色光芒,在这里,虚实交汇着。

    手中的能量兵器闪动着异样的光芒,那涌动的能量青芒,正在将四面周边的幻境割碎,“它在哪里?”叶朔向祈岚传音。

    “就在后面!”祈岚传音刚落,叶朔手中的能量兵器应声而出,看似是要轰击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但汹涌的能量却是还未击打在巨石上,就已经炸裂开来。

    这场不小的爆炸引得四周的气流再次紊乱起来,那先前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竟是隐隐显露出一片全新的区域。

    而后那新的区域猛地放大,就像是一面镜子破碎而出,显露出藏在镜子后面的真实世界。不远处,根本没有什么巨石,一个无形无相的缥缈黑影扭动了几下,而后飞一般的逃跑了。

    从先前的交战中,叶朔与祈岚也是吃了一点亏的。每一次的灵力攻击,都会被反弹回来。那镜中小鬼,可以复制被锁进镜中之人的一切招式攻击,不但如此,镜中小鬼复制出来的招式的攻击效果,也有着不弱的真实伤害。

    可以说,先前叶朔对战镜中小鬼是完完全全处于被动,任何攻击都会被反弹回来。直到叶朔一次无意中的灵魂攻击。镜中小鬼竟是毫无防备的就中了叶朔的灵魂攻击,并且叶朔也没有受到自己灵魂攻击的反弹。

    原先叶朔只不过是想利用灵魂力量,探测接下来镜中小鬼的行动轨迹,在灵魂力量捕捉到了镜中小鬼的行迹之时,叶朔干脆运用灵魂力量将那镜中小鬼的行动困锁住,也许是出于习惯,他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神识融入了镜中小鬼。

    那一瞬间,庞大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一般灌入他的大脑,那是那镜中小鬼的记忆,长达千百年。

    从它从湖面之中诞生,到随着湖水流入天澜秘境,以及它在天澜秘境之内,捉弄着进入秘境的人,当然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信息——镜中小鬼能够反射的攻击,一定要是肉眼能够看得见的。只有这样,它才能够通过它所制造出的“镜子”,将对方的攻击反射出去。

    这意味着看不见的攻击,它便无法抵御了。

    毫无疑问,灵魂攻击成了最佳的选择。镜中小鬼可以看见对手的行动,但是它却无法猜透对方心中是如何想的。

    叶朔与祈岚很快便通过传音达成了默契。通过控制镜中小鬼的思维,将它所创造的困住了两人的“镜子”打破。

    然而,狡猾的镜中小鬼似乎是发觉了什么,它不再轻易显露出自己的原型,而是藏在了那一片片幻境之后。

    由于这片“镜”世界,交错着各种空间乱流,与并不平稳的能量波动,要通过灵魂力量逐一探测的方法探测镜中小鬼,将会是一个很漫长,同时成功率也不高的方法。由此,叶朔只能通过佯攻将镜中小鬼吸引出来。

    若是自己施放出的技能,有着折射的痕迹,或是明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却在遭受到攻击之时,起了异变,这说明镜中小鬼就在附近。而祈岚就通过他的灵魂力量,在这一区域内搜索镜中小鬼的痕迹,以此锁定它的方位。

    这样的方法效果很好,镜中小鬼已经不能像先前那样游刃有余地捉弄人了,它已自身难保。

    “在头顶后方不到一米处!”祈岚再一次找到了镜中小鬼的方位,几乎是在下一刻,叶朔的头顶后方,大量的雷元素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半径为一米的圆环。

    圆环之中,紫色雷电闪耀,似乎是一张电网,正等待着镜中小鬼的落网。

    果不其然,在圆环的边缘处,忽然之间,炸起了大量的电花,紫色的电花闪耀着,可以看到那电花之中,一个黑色的影子,飘飘忽忽又踉踉跄跄,似乎被电得不轻。

    这由雷元素组成的圆环,密不透风,一旦有物体撞上它的边界,所有的雷电都会涌向那一处,将雷电击打在那撞上边界的物体之上。

    同时,圆环还在不断的收缩着,圆环越是收缩,紫色电花闪耀的越是猛烈——因为镜中小鬼的挣扎越来越激烈了。

    捉住了镜中小鬼,那么潜入它的神识,控制它的行为则更加简单。叶朔心念一动,便将自己的神识融入于镜中小鬼之中。

    叶朔感到自己处于一片虚无之中,四周很朦胧。倒是身上那雷电击打的疼痛感觉很强烈,看来自己已经附身于镜中小鬼。

    叶朔正想要让镜中小鬼解除它所创造的“镜”世界,眼前忽然明晰起来,出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浑身上下冒着黑血的血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