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第210章 幽鬼吊魂 (二)
    二长老只觉得背脊上散发着一阵一阵的凉意。

    “你说……幽鬼吊魂……”二长老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叶朔是不是故意在给他们挖坑了。

    原本二长老还以为,出来一个高手,怎么的也能够帮他们将血魁解决了。现在血魁也的确算是解决了,但是!却是出来了一个比血魁更加难缠的幽鬼吊魂!

    二长老尽量不动声色,把自己的恼怒掩藏起来,“那么请问这位炼药师朋友,可有解决的方法。”二长老尽可能的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客气。

    “嗯……”叶朔想了想,对于幽鬼吊魂的一切信息都是来源于他被强行灌下的知识。当初他还有些埋怨,现在却是觉得自己被灌下的知识的还不够。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在叶朔记忆里的知识中,也只有关于幽鬼吊魂的记载,而没有对付它的方法。

    “要不,就先跑吧。”叶朔想半天得出了这个结论。

    “什么!跑?!”说话的是江云,他看起来很生气,沉下声音向着二长老道:“做了多年的准备才下定决心来的天澜秘境,难道要连个入口都没有进去,就要跑了吗!?”他偷偷瞄了叶朔一眼,叶朔已经跑去了远处,在天澜秘境的入口处,打量着正趴在血魁身上的幽鬼吊魂。

    确定叶朔没有注意自己这边,江云才说道:“此番我们兄弟前来,也是做足了准备,上乘的宝器还没使出来,那些宝器,未必对付不了幽鬼吊魂。”

    二长老沉默了一下,“那你也别忘了那些宝器,我们是怎样才得到的。”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毕竟现在有一个外人,在外人面前使用出这些宝器,难免心里有些不安。他要是觊觎起来……”江云说着摇了摇头,“也罢,也罢。总不能最后因为把宝器藏着掩着,最后被幽鬼吊魂吸食完了魂魄而死吧!”

    远处叶朔将江云与二长老的对话全部都听见了,想要听见他们的对话,距离并不是问题。果真如他所料,那三名老者,并没有使用出全力。

    先前对付血魁之时,情况也是危急,那三名老者虽然看上去焦急,但总感觉,他们并没有一种,面对实力相差巨大的敌人,而产生的无可奈何的慌乱情绪,或是产生被逼上绝境的危机之感。

    相反,在那种情况下,他们显得很急躁。可能急躁的原因就是在于,有自己这个莫名跑出来的家伙,阻碍了他们施展真正的实力。

    不过有一点,叶朔越来越好奇了。这三名老者究竟是何人?他们从何处来?为何身上会有如此之多的宝器?

    那些宝器看起来件件实力不菲,都是当时罕见的宝器。这么多宝器同时集中于三人之上,而这三人的真实实力,若是没有这些宝器的加持,他们看起来并不强大。那么他们又是如何得到这些宝器并且纳为己用的呢?

    而从他们片段的对话中可以获取的信息,也十分的散乱,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那三名老者身上,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二长老,你看……”文渊声音颤抖着指向了天澜秘境的入口。

    透过一层朦胧的薄暮,可以看到在天澜秘境的入口处,那血魁的身躯,已经比原先小了一圈,它看起来似乎是很痛苦,半跪在地上,正在用两只爪子刨着地。

    无奈,那血魁的其中一只爪子被锁链狠狠地穿过,锁在了地上。它怎么挣扎也挣扎不掉。而它身上的那些幽鬼吊魂,却开始飘飘忽忽从它身上离开。

    “怎么会这样?”二长老看着那些离开的幽鬼吊魂,“按理说,想要幽鬼吊魂离开,只有它们的被吸食对象彻底死亡之后。但是这血魁怎么看都还活着!”

    在幽鬼吊魂从身上离开之后,那血魁的挣扎更是幅度变得猛烈起来,它狠狠的一爪拍下,直接将两边的岩壁拍碎,岩壁碎成粉末掉落下来,那原本固定在岩壁之上的锁链也开始摇摇欲坠,看来那锁链是捆不住它多久了。

    血魁似乎使出了浑身的力量,它胸口十字形的大嘴张开着,忽然,狭长的脑袋往后一仰,竟是从胸口的大嘴中喷出了一道炙热的热焰!

    叶朔与三名老者离那血魁还算有点距离,但照样感受到了一阵阵强大的热浪翻涌而来,而被热焰袭击到的中心地带,温度更是高得令人感到可怕。那热焰居然是融化了血魁身前的岩石,那些岩石被融化成了岩浆,一点一点的流淌而出。

    但是由于地势的原因,似乎天澜秘境入口内部的地势更低,那些岩浆居然是倒灌着向入口内部流去。

    “不是已经被吸食魂魄了吗?这血魁怎么变得越来越厉害了!?”文渊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

    “可能说到底,血魁终究不是人类,所以幽鬼吊魂还是无法彻底消灭它。至于血魁是否变厉害了,我想并没有,只是先前我们都没有发现它真实的实力罢了。”叶朔忽然在一旁插话道。

    二长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是一言不发。

    叶朔估计现在二长老心里是骂翻了天。

    也不怪二长老会如此生气,毕竟现在的情况,一个血魁没有处理掉,非但没有处理掉,实力还是那么可怕。又是出现了和血魁一样难缠的幽鬼吊魂,难道还真的要逼出他的杀手锏不成?

    “轰!”忽然之间,天澜秘境的入口处又是一阵异样的响动,只是这一次的响动却并非只是在入口的外围区域,这阵响动似乎是从内部发出的。

    “轰!轰!轰!”一阵阵响声不绝于耳,而且由远及近,三两下,那声音便传到了入口。听起来似乎像是山岩内部崩塌的声音,既然崩塌的声音越来越近,这证明山岩的崩塌已经来到了入口处!

    果不其然,又一声巨大的响声。四人同时觉得大地一阵猛烈震颤,那地面被震动的似乎都要裂开一般。

    在这山峦崩塌之感中,叶朔勉强才看清入口处发生了什么。

    天澜秘境入口处,竟是由中间向外,出现了一个新的空间!这新诞生的空间还在不断地向外扩张着。很快,它就变成了一个半圆弧的形状,秘境入口前的血魁与幽鬼吊魂统统都被这半圆弧的形状包裹在了其中,而它很快就要将叶朔与这三名老者也包裹住了。

    “真是晦气啊!”二长老仰天一声怒吼,似乎将这行程一切不顺的愤怒之情,全发泄在了那血魁身上。他双手猛然一挥,赤炎金轮应声而出,“不过就是一只血魁!给我破!”

    随着他的怒吼声落下,那血魁的身体居然是从上至下炸裂开一连串火花,那爆炸的噼啪声不断作响,血魁的身体已是血肉横飞。

    然而不过半刻,那横飞的血肉又再一次钻回了血魁的体内。

    二长老呼呼喘着粗气,显然是累的不轻。

    此刻,新的空间已经完全将他们包裹住,这片新的空间之内,满满的都是稀疏但是却很青翠的草木,似乎这片空间,就是先前幽鬼吊魂出现时所在的那片区域。

    先前这片区域在血魁一巴掌拍打下去之后,随着一片空间乱流的扭曲撕裂,这片区域也跟着消失了,出现了一片灰黑色的场景。

    而方才似乎又是因为血魁的动作,入口处的空间乱流又产生了变动,所以这片区域所在的空间又再次出现。

    江云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如此说来的话,那么这块空间里面……

    果不其然,在那青翠的草木之后,飘飘忽忽漂浮着几个黑色的影子,它们形同鬼魅,无声无息悄然而至。

    它们的数量很多,江云只是随便一眼望去,就差不多看到了十几只黑色的影子,他根本不敢去细看,这空间之内究竟有着多少幽鬼吊魂!

    “那小子人到哪里去了!”说话的是文渊,二长老这才发现,这片空间之内,居然只有他们兄弟三人。先前莫名出现的那名少年,忽然之间,就这样莫名失踪了。

    天澜秘境不远处的小山峰上,祈岚很紧张地望着下面。

    由于是居高临下的,所以下方低洼处发生了什么,祈岚都看得一清二楚。那血魁可怕而又难以对付的模样,硬生生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后又是出现了一只只黑色的影子,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一定很难缠。

    还有入口处那不断变化的空间乱流,动不动就地裂山崩,更是让他担心起他的师兄来。

    而方才,一片新空间的打开,更是让他想要连忙冲下去营救叶朔,虽然论起实力来,他可能起不到多大的帮助作用,但总比在这里干看着好。

    然而祈岚刚刚想跑下山峰,忽然看到,在那新空间即将合拢之时,有一点白色的光影正在急速地朝自己奔来,祈岚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果不其然,白色光影掠过山峰之时,叶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祈岚歪了歪头,想说什么,结果说出了一句:“师兄,你逃啦!”

    “是啊。”叶朔也说两手一摊,“那三个老头身上的宝贝多的是,根本就不用我去参一脚,早知道我先前就不下去了。”

    “所以你就把他们扔在了那个新空间里面?自己跑了出来?”祈岚一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的表情看着他。

    “没有关系。没有我的存在,那三个老头只会更加安心地展现自己的实力,他们在空间里不会遇到什么大问题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祈岚向叶朔问道:“我们总不能就在这里干看着,等他们三人破解了这空间,然后再继续等着他们破解入口的所有禁制吧!?”祈岚无奈的抓抓头,“这,我们得等多久啊?等太阳落山,估计还等不到。”

    “当然不用去等他们,我们自己去破解入口处的禁制。”叶朔说着,手掌摊开,在他的手掌之上,竟是缓缓浮现出一件金色的物件来。

    “这是……”祈岚凑上前去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不是那个谁的地图吗!?”

    “是啊。”叶朔手掌上浮现的金色物件,正是江云的星宿罗经仪,“他们被困在那片空间之内,用不到这个,我先借来了。”

    “师兄,你这哪里是在借东西啊。”祈岚嘴上这么说,却也是一把抓过了叶朔,“那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行动吧!”

    很快,两人便离开山峰,来到了天澜秘境的入口处。

    这是祈岚第一次下来,看着脚下碎裂的地面,也知道这片区域是有多么的危险了。

    叶朔与祈岚小心翼翼地绕过了包裹着三名老者和血魁的圆弧形空间。

    那圆弧形的空间外部是一片冰冷的雪白,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叶朔也不再关注了,万一一不小心触碰到了这空间,空间产生乱流,把他和祈岚也一并吸了进去,那这下事情就大条了。

    叶朔看着手中的星宿罗经仪,“其实那个圆弧形的空间也是一道禁制,现在,那三个老头帮我们牵制住了。那么接下来……似乎可以从入口走进去了。”

    秘境入口处,由于先前血魁的破坏,造成了大量的岩石壁碎裂,显得入口处破败不堪。还有先前被融化的岩石形成的岩浆,有些冷却了,但更多的没有,正在散发着一股股灼伤人的热气。

    叶朔与祈岚小心地避让着,一边避让,一边往更深处走去。

    “奇怪了。好像接下来没有什么禁制了。”叶朔看着星宿罗经仪说道。

    祈岚听到这话一阵欣喜,但又有些不安,如果真的没有禁制,那固然是好。但是如果有禁制,却在星宿罗经仪上面显示不出来,那么这禁制,只怕是有些可怕了。

    叶朔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他沉下心,释放出灵魂力量,将前方的道路统统都探测过一遍。

    不多时,叶朔收回了灵魂力量。

    “好像真的没有什么禁制了,至少我没有探测到什么。再往前,就可以直接到达天澜秘境了。”叶朔说着,但语气还是有些不敢肯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