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第209章 幽鬼吊魂
    地面上堆积着满满的三色尖吻蝮的尸体。

    那些三色尖吻蝮的尸体已经干化,如同被风干一般僵硬,不断的从血魁的身躯上掉落而下,堆积成一座小小的尸山。

    “这怎么可能……”二长老看着这场景,浑身都在颤栗,他说出这话时的语调,也是略微颤抖着的。

    那血魁原本只剩下了骨架,但现在血肉已经再次包裹上了骨架,反倒是那些三色尖吻蝮,再也对它造成不了什么伤害,相反仿佛是被它吸干了精气。

    似乎是因为血魁在吸收三色尖吻蝮的精气,再次复原的它显得身躯比以往更加庞大,色泽也比以往越发的艳红。

    “二长老,快停下来。”说话的是叶朔,很显然,现在的三色尖吻蝮只不过是在增强血魁的实力罢了。

    “收……”二长老下了命令,下知道命令时,他的语气还是很不稳定,似是有些不可置信,但又是无奈参杂着不甘心。

    随着二长老的命令,他手中的法旗中,那鲜红色的图案,瞬间开始变得暗淡起来,在一瞬间完成了由红转黑的变化。

    当图案彻底转黑之时,地面上便不再窜出三色尖吻蝮,血魁身体周边,只留下一堆干瘪萎糜的三色尖吻蝮尸体。

    “二长老……这下我们该怎么办?”江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什么怎么办!?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要问我!?”二长老回头厉声喝道,他此刻的心情恼怒非常。

    但是除去恼怒,此刻的二长老更是有些慌乱,“不知道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有没有什么办法。”他心中暗暗想着,身体便情不自禁的转向叶朔。

    只是此时的叶朔,注意力似乎并不在那血魁身上,他正神色严肃地望着天澜秘境的入口处。

    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刚才一道结界被他们兄弟三人破除了罢了。二长老正想不明白,忽然感到脚下的地面一阵震动。

    “不好,是血魁攻击过来了!!”

    只见血魁两手拍击地面,明明看起来它的手还距二长老有一些距离,但是那血魁的手臂似乎是可以自由伸长一般,下一秒已然拍打在了二长老原先所站的地方。

    幸好二长老反应及时,连忙跳开,但也免不了被那震动的余波所伤,那余波席卷而来的气流直接将二长老翻上了天空。

    二长老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才落下,待他落下时,那血魁已经发动了好几轮攻击。

    幸好那血魁没有盯着一个人攻击,二长老这才侥幸躲过一劫,否则他在空中转圈时,早就会被血魁一巴掌拍扁了。

    江云手中的名风古剑在他手中舞动着,道道剑气撕裂着周围的空间,每每血魁想要近身,却是每一次刚要靠近之时,身躯都会被强大的剑气所割裂。而每一次的割裂,则是将它的整个躯干所斩断。

    每一次当血魁的躯干被斩断,它都可以在身体的主体部分上再次长出新的躯干,而那被舍去的躯干瞬间化为了血水,又很快的钻入它的体内。如此循环往复,这血魁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难对付!?”那血魁眼见江云久攻不下,于是将攻击目标转向了文渊,文渊手中转动着玉如意,“现形!”他大喝一声,在他与血魁那极为狭窄的距离间,竟是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飞鹰。

    先前的无月窟的武士已经在血魁的三两下拍打之后,化为了一块块黑色的烂陶土。

    这新出现的巨大飞鹰,外表看起来同样漆黑无比,也是由陶土所制作。然而,它的身形却是灵动无比,长啸一声后,飞鹰两只利爪揪起血魁狭长的头颅,双翅一振,便飞了起来。

    血魁的身躯瞬间被飞鹰带起,它在半空中挣扎着,血魁的力气极大,这飞鹰没有飞起多高,便感到飞得极为勉强,甚至是连平衡也掌握不住,摇摇晃晃便跌落下来。

    它们跌落的地点正好在二长老附近,“真晦气!”二长老暗骂一句,连忙跃开了数十丈。

    飞鹰与血魁跌落在地之后,飞鹰立马扇动着翅膀劈向血魁,但这攻击却是像蜻蜓点水一般,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反倒是让血魁伸出爪子抓住了它的翅膀,左右向外一拉,那飞鹰顿时被扯成两半,与先前那可怜的无月窟武士一样,眨眼间,便变成了一地烂陶土。

    不远处的二长老正准备再度挥动法旗上前攻击,却是忽然发现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

    “咦!”二长老四下一环顾,并未发现叶朔的身影,“那来历不明的小子上哪儿去了!?不会就这样丢下我们跑了吧!?”

    忽然之间,不远处产生了一阵震动,那血魁似乎也被这阵震动所吸引,朝着那震动的源头跑去。

    “那里难道不正是……”二长老看向血魁跑去的地方,发现那里正是通往天澜秘境的入口。

    他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入口早已起了惊天的变化!

    方才他们兄弟三人,破除入口处的结界时,那里还是光秃秃,寸草不生的模样,看起来与周围的景色无任何差别。

    但是现在却满是茂密的草木,只是……这些草木看起来有些奇怪。

    “二长老……那些都是幻象,那里的空间全部都是撕裂的,差不多有五六个空间在里面交错着!”江云不知何时手中又拿出了星宿罗经仪。

    二长老示意他静观其变。

    那血魁来到了入口处,忽然就变得安静了下来,它缓缓的抬起了爪子,举在了半空中,并没有落下。它的表现就像是一些山林间的野兽,看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新奇事物,正在试探着。

    它那狭长头颅上的两只眼睛,此刻也变成了半圆的形状,似乎在很仔细地观察眼前的动向。

    忽然之间,它猛地一巴掌拍了下去。这一掌拍碎了入口周边的岩石,这猛烈的力道也使得那原本就混乱撕裂的空间,再度混沌了起来。

    “吼!”那血魁发出了一声极其惨烈的吼叫

    而在那血魁发出吼叫的同时,入口处再次变了模样。

    一眼望去,原本郁郁葱葱的草木开始产生扭曲,并且这扭曲还在不断的扩大。那草木就像水中的倒影,而此刻平静的水面被搅动,于是这水中的倒影,也变得如同梦中的怪诞景象一般。

    这怪诞的景象,从入口处一路延伸而出,此时已经延伸到了二长老他们的脚下,他们仿佛站立于一片湖面的倒影之上,心中顿时升起一股马上将会沉入水中的恐惧之感。

    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周一片灰黑色的场景。

    场景中,四周一片模模糊糊的朦胧。这与先前由雾气产生的朦胧感不同。这一次并没有什么雾气。也并非是因为光照不足,而是这片环境,看出来就是这个色调,所有人的眼睛看出的外景,都要比正常而言暗了几分。

    “这,这都是幻境……”江云说出这话的时候,也有些语气不稳。但至少他还是非常相信手中星宿罗经仪的判断。

    “我们尚在原地。只不过,由于入口处禁制的原因,为了防止他人进入,这道禁制是在周边产生一道幻境。而此刻,我们已被这幻境所包围。”江云盯着手中的星宿罗经仪说道:“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新的禁制又启动了?”先前他们兄弟三人,注意力全被血魁所吸引,并没有谁前去触发过入口处的禁制。

    “难道说……!?”二长老顿时想起一个人来,他诧异地向入口处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更让他诧异的场景!

    不知从哪里出现了几只黑色的小鬼,它们像幽灵一般,附在了那血魁身上,正在安安静静的,悄无声息地撕咬着它的身躯。

    而那只血魁的其中一只爪子,则被手腕粗细的锁链从中间穿过,并且绕了几层,牢牢的锁在了地上。想来先前那血魁惨厉的吼叫声,便是由于这个原因。

    但是此时,那血魁安安静静,也是不声不响的,任由那些小鬼附在它的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二长老看向江云发问道。

    “这个嘛……”江云看起来有些为难,“关于这个,星宿罗经仪还没有厉害到能够把原因显示出来。”

    “但是,不论怎样,至少现在这血魁对我们是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了。看样子反倒是这入口处的禁制,帮了我们一把。”文渊说着,似乎是想要上前看个究竟。

    他还刚没有走出几步,就感到被人拍了一下,他微微一侧头,却看到只有一只手在他的肩上,手之后却再无他物。

    顿时,他吃了一惊,但是很快,文渊只觉得身边的气流一阵波动,那只手之后的景象也显示了出来,居然是之前平白无故失踪了的叶朔,只不过叶朔的身影很朦胧,似乎和自己隔了一层纱一般。叶朔朝着文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文渊乖乖的没有发出声音,只见叶朔在文渊身上不知施了什么法,文渊只觉得身边的气流再次一阵波动,这一下,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身边的叶朔,然而,当他放眼望向周边景色之时,无论是二长老,还是江云,还是不远处的血魁,亦或是那片光秃秃的岩石,统统都像隔了一层纱一般,看着朦胧不清。

    “这是什么情况!?”文渊压低声音说道。

    “现在就不用低声说话了。”叶朔指着血魁身上的小鬼,“我本来也不能确定。现在看来,赌一赌还是成功的,那些黑色的小鬼是‘幽鬼吊魂’。”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二长老和江云处走去。

    “我是先前在入口处发现的它们。它们就藏在那些空间裂缝里面。我想它们可能是禁制的一道环节。”叶朔一边说,一边将二长老与江云也拉进了这片朦胧的地带。

    被拉进来的二长老与江云一脸的不明所以,他们像先前的文渊一样四处的打量着,“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奇怪?”

    江云一连串的将心中的问题都抛了出来。

    “这里是我创造的一个领域,能够将处在领域之内的人气息统统都屏蔽起来。这样的话……”叶朔指了指血魁身躯上的小鬼,“‘幽鬼吊魂’就发现不了我们了。”

    “‘幽鬼吊魂’!”二长老听到这名字,瞬间脸色一变。“‘幽鬼吊魂’不正是那以吸食人的魂魄为食的可怕生物吗?”

    二长老心中一阵后怕,自己居然离这么危险的东西这么近,而先前自己却是全然没有发现。

    “幽鬼吊魂”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们永远都这么的安安静静,悄无声息,一旦它们盯上一个人,便如幽鬼一般死缠着他,直到将他的魂魄都吸食干净为止。

    但是被它们盯上的人自己却是全无感觉,它们就像背后的幽灵一般,被盯上的人自己是永远无法察觉到的,无论那人有多么强大的灵魂力量,除非被“幽鬼吊魂”盯上的人境界极其高,灵力修为足够强大,才方可以抵御得住。

    很显然,二长老他们还没有达到这层境界。

    “所以你就是在……!?”二长老透过朦胧的气流,看了看正在身躯不断干瘪的血魁。

    “没错。血魁虽然不是人类,但是它既然有一面是人类的模样,说不定也会是‘幽鬼吊魂’喜欢的食物。我发现禁制之内有‘幽鬼吊魂’,就把血魁吸引了过去。看来‘幽鬼吊魂’果真还是很喜欢的。”

    二长老点点头,这下他也放心下来,那血魁再厉害,被吸食走了魂魄,它的身躯又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但是……”叶朔看着放松下来的那三名老者忽然又说道:“吸食了血魁魂魄的‘幽鬼吊魂’会变得更强大。”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变强大了的‘幽鬼吊魂’寻找人类气息的能力更强大了,我所创造的这片领域维持不了多久。”

    二长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么各位,请问你们有对付‘幽鬼吊魂’的方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