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第208章 血魁(三)
    天澜秘境入口处,身形庞大而诡异的血魁被金色的咒符困住了身形,身体动弹不得,但是长条形的头颅上,两只硕大的眼睛正在快速的四下移动着,足以见得,它此时的心情是狂怒异常。

    “这……”二长老看着那血魁,心中略有犹豫,“对抗血魁之法,书中记载,最好的方法,是以天露泉之水,浇灌于他的身上。天露泉之水,对于普通人而言,可以调养身息,增加修为。但是对于血魁而言,却是有着极强的腐蚀能力,这是对付血魁的最佳方法。”

    “天露泉……”叶朔隐隐觉得这个名字略有些熟悉,而后忽然想起来,他曾在天香魔骨图上看到过这个名字,“天露泉不是在天澜秘境的内部吗!?”

    “是啊……”二长老为难道:“除此之外,书中再无其他过多的记载。”

    二长老身边的江云第一次露出了“你怎么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的表情,“二长老,既然如此,也多说无益,我们用蛮力干掉他!”

    就在他们几人商讨着对付血魁的方法时,入口处的四人并未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也就是天澜秘境的入口。

    先前那三名老者已经破除了入口最前端的一道幽绿色的结界,在结界消失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过多的关注,由于那血魁的出现,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那只血魁所吸引。

    而此时,原先幽绿色结界所在地之后,已经是悄然起了变化。

    那消散的结界之后,竟然是出现了葱葱郁郁的草木,只不过,那些树木与岩石却是像断裂了的画卷一般,有一种扭曲的撕裂感,就像是不同空间的场景被搬到了同一处,形成了一道奇幻的景象。

    而在那郁郁葱葱的草木中,悄无声息地站着几只恶鬼模样的事物,他们一动不动,像是形状诡异的山岩,又或许他们的确是恶鬼。

    “没有办法,看来我们只能正面攻击了。”文渊显得有些急躁,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玉佩,他将玉佩握在手中,口中念念有词。

    叶朔歪头看着他,不知道这下又是拿出什么宝器来了。这三名老者来到天澜秘境,似乎是携带了许多的宝器。叶朔也正等着大开眼界一下。

    忽然之间,文渊手中的玉佩白光大盛,并且那玉佩的尺寸也在变大,眨眼间,竟是变成了一块玉如意。文渊将手中的玉如意横放在胸前,口中说道:“现形!”

    下一秒,只见文渊身前出现了一个与他人一般大的光晕,随后竟是一个手持长剑与巨盾的人影,诡异的出现在了光晕之中。而后光晕褪去,叶朔这才看清,那手持长剑与巨盾的人影,是一个身穿银甲的战士。

    那一身闪亮亮的银甲更是衬托得那战士的皮肤……那战士的皮肤漆黑无比,细看之下,那坚实的身躯似乎是由黑色的陶土所制,这战士并非是真人。

    “无月窟的武士……”二长老低声说道,“这就是上次在那里收服的吗?”

    文渊点了点头。

    而江云却是摇了摇头。

    “影子,去!”文渊大喝一声,而那银甲武士收到了主人的命令,顿时向那血魁奔袭而去。

    那银甲武士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如同一道银色的飙风,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接近着血魁,而后在即将要靠近血魁的那一瞬间,突然冲天而起,手中长剑一扬,猛然向下,将那长剑朝着血魁狠狠刺去。

    由于血魁的身体被金色咒符锁定,它两只本来就硕大的眼睛更是瞪得极大,却只能无奈看着那长剑生猛的刺穿自己的身体。

    血魁的身体被长剑刺穿,顿时血流如注,然而诡异的是它的鲜血溢流到地上,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如同一条条血红色小蛇,再次钻入它的脚底,重新回到了那血魁的身上。

    “没有用,那再来一次!”文渊看着这情形,双手掐着印诀,再一次指挥起银甲武士来。

    这一次,那银甲武士的身体在半空中翻转了一圈,而后再次举起长剑劈向血魁,只不过这一次劈向血魁的方位却是……!

    “那咒符不能……”叶朔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那银甲武士长剑凌空劈下,将那困着血魁的金色咒符瞬间砍成了好几段。

    被砍断的金色咒符像无助的落叶一般,飘飘扬扬落在地上。

    “你是故意的吧……”叶朔回头哀怨地看着文渊。

    文渊无辜的一摊手,“抱歉,有些手滑。”

    “鬼才信。”这是叶朔心中所想,但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没有了金色咒符的束缚,血魁顿时开始反击,它的身体忽然开始上下摇动,随后胸口处竟是撕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那条口子呈十字形,几乎将整个身躯划开,而后身躯上的血肉向外翻转,竟是露出了掩藏在内部的一排一排密密麻麻、血淋淋的牙齿。

    呈锯齿状的牙齿数不清有多少排,尖锐而锋利,似乎那血魁的身体里全部都是牙齿,而它那翻转起来的四块身躯上的血肉组织,更是像章鱼的腿,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这血魁要冲着我们来了!各位,我们迎上去!”二长老看着那血魁的模样,大喝了一声。

    只是他虽然嘴上说着我们迎上去,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行动。江云与文渊也没有迎上去,相反他们居然还是往后退了几步。

    这下叶朔成了四人之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个,而那三名老者统统都看着他。

    这三名老者满是算计。与他们共同对抗一个敌人,即使有着相同的目标,叶朔也难免开始担忧自己的处境。天知道目前的情况是他们四人对付血魁,还是他一人要对付一只血魁,和三个不知道浑身到底还有多少宝器的老者。

    叶朔随意抬手,先前被江云扔在地上的长剑顿时拔地而起,飞入他手中。

    奇怪的是,先前这柄长剑在江云手中面对着血魁时颤抖不止,但是在叶朔的手中却是稳稳当当不再颤抖。

    江云略微皱了一下眉,便不再理会。

    此时,那血魁已经四肢并用,如同一只山地大猩猩一般朝着他们急速奔来,叶朔将灵气灌入剑中,随着灵气的灌入,那把看似普通的长剑顿时剑身之上泛起一层华光。

    原先萎靡的剑气,此时也暴涨了十几倍,长剑之上,华光缭绕。

    叶朔将长剑抛起,腾出双手结了一个符印,那长剑顿时就像一支离弦的箭矢,直接冲向那奔袭而来的血魁。

    “轰!”长剑与血魁以一种极其快速的速度猛烈地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连大地都在颤抖的响声。

    响声过后的下一刻,长剑完好无损的插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巨大岩壁上。

    而随后,那血魁还是呈着奔跑的姿势,但是却没有跑出两步,身体却是从中间开始分裂开来,“轰隆!”又是一阵猛烈的响声。

    那是先前长剑停留在血魁体内的剑气,而此刻,剑气在血魁体内爆裂而开,那血魁的身体裂成了两半,左右倒下。

    “倒下了!”江云看着那倒下的血魁,又看了不远处插在岩壁上的长剑。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把普通的长剑竟然也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

    然而情况又在下一刻突变!

    明明已经左右分裂的血魁身体,却是忽然又从地上站了起来,两边的身体摇摇欲坠,但却不断的在向中间靠拢着,它没有死,它要将身体再次合起来!

    然而在血魁的身体尚未合起之时,一连串的瞬发光球击打在它身上,“轰!轰!轰!”猛烈的响声不绝于耳。

    二长老也抓紧时机,他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面小旗,那小旗一经他的手,便瞬间放大,这是一面金色法旗。

    随着二长老法旗一挥,四周的空气中竟是平白无故出现了好几道风刃,那风刃也不甘示弱,朝着血魁猛然冲去,将那血魁分裂开来的身躯上割出一道又一道的口子。

    而后二长老不知用了什么手法,法旗旗身一颤,那法旗的大小居然是又扩大了几倍,二长老已经不能单手挥舞它,于是,他双手紧握法旗,在身前猛然一挥,这一挥动,使得旗面猛然展开,只见那法旗旗面上,印着一个奇怪的图案。

    那图案呈黑色,看起来是几条蛇交错的缠绕在一起,扭成四个十字,连接在一起的形状,而所有的蛇头向内,蛇尾向外,所有的蛇信子都指向中间的一个点。

    忽然之间,那图案上的黑色竟然是渐渐变成了红色,而当红色浸染了整个图案之时,那血魁的身躯之下,居然是钻出了无数的小蛇。

    那些小蛇模样不大,大约只有人的手指粗细,长也不长,大约比人的手臂稍短些。但是长得却极为诡异,黑色的身躯上绕着一圈一圈红色的花纹,然而花纹延伸到尾部时,就是成了幽绿色,而到尾尖时,则是一种非常亮丽的宝蓝色。

    那小蛇的头呈三角状,两旁还有着两个小小的角,那些小蛇密密麻麻地扭动着,如同吸血虫一般,不断的朝血魁身上钻。

    “那是三色尖吻蝮!?”这下是轮到叶朔吃惊了,三色尖吻蝮是一种毒性极其猛烈的毒蛇,虽然它身体小,然而体内的剧毒,却能够在整片大陆的毒物排名上名列前茅。

    被三色尖吻蝮咬上一口,不管是人也好,灵兽也好,魔兽也罢,极少能够活下去,这种毒可谓是药石无医。

    叶朔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因为那天被强行灌下的炼药知识。炼药师们时常会去荒山野岭寻找药材,虽然这种蛇并不常见,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罕见,但是一见到这三色尖吻蝮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惹怒它,并且迅速逃离那片区域。

    同时,以三色尖吻蝮炼制的毒丹,几乎可以被称为是天下唯一没有解药的毒丹,因为以三色尖吻蝮的毒炼制出来的毒丹,毒发速度极快,而且毒效猛烈,几乎是还没来得及服下解药,可能就已化成了一滩血水,所以有无解药,对于它而言,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位炼药师朋友,果真是好眼力。”看着那无数的三色尖吻蝮还在不断的钻出,二长老脸上也是好生得意。

    毕竟三色尖吻蝮在整片大陆上,也是十分罕见的物种。他这一下便能够召唤出成千上万,自然也是情不自禁地开始得意。

    三色尖吻蝮果真是名不虚传,血魁的身躯每每被三色尖吻蝮咬上一口,那块伤口便出现一个口子,随后便是一滩腐烂的血水。

    眨眼间,那血魁的身躯,几乎已经被三色尖吻蝮啃成了一个骨架,地上已经满满都是腐烂的酸水。

    “这血魁的自我恢复能力再强,也经不起如此之多的三色尖吻蝮同一时间的啃咬,它还不是照样化为一滩酸水?书中记载的‘以天露泉之水,浇灌于血魁身上’,只是有赖于天露泉之水对于血魁的强烈腐蚀作用。而现今我用三色尖吻蝮,效果也不比天露泉之水差嘛。”二长老依旧得意地笑了笑。

    “哎……所以他是早就知道解决方法啊……”叶朔心中又开始默念那二长老“老狐狸”,但他也并未太过上心,此时倒是对于二长老手中的法旗极为好奇。究竟是什么样厉害的宝器,可以瞬间召唤出如此之多的三色尖吻蝮,那么是不是别的生物也可以这样瞬间召唤出来,并且听从自己的号令呢?

    叶朔正在思索着,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身躯已经快化为骨架的血魁,他忽然感到一阵异样。怎么觉得,那血魁似乎有些变化?

    “不对,三色尖吻蝮的腐蚀速度,已经赶不上血魁的修复速度了!”叶朔忽然发现,那血魁的身躯居然是在骨架之上,再度长出了血肉。

    “这怎么可能!”二长老还沉浸在得意间,忽然定睛一看,果真,此刻血魁的再生速度变得极快,甚至已经对三色尖吻蝮的毒液产生了抗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