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第204章 禁制之中
    昏暗,眼前一片的昏暗。这是天澜秘境入口处,八人一致看到的景象。

    “这是结界吗?”太虚教首领说道,抬手间,手掌中燃起一个手掌大小的光球,照亮了一片不大的区域。

    “奇怪……”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心中顿时生疑起来,按理说他手中的光球,光芒的穿透力极强,将四周几十平米照得如同白昼应当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现在,他手中的光球仅仅只是照亮了他手掌大小的区域,其他地方,则是光芒如同被黑暗吞噬了一般,依旧是昏暗无比。

    “几位可有对策?”说话的是那持剑人,他极其不友善的看着那太虚教五人,谁知道这结界究竟是禁制所致,还是那五人所为呢!

    太虚教首领并没有回答,他现在心中也是极其烦躁,鬼知道那所谓的结界是不是眼前的那三人弄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是接到教主的命令才来到这天澜秘境的。

    按照教主所说,这天澜秘境,很快就会有两名少年出现,那两名少年应该会要强行开启天澜秘境。

    所以,他早早的来到了天澜秘境,在四周晃了一圈,连个鬼影都没有,哪里来的两个少年。而这天澜秘境,处处都是禁制,满满都是陷阱机关,他这才雇佣了十几个人替他探路,结果少年没发现,居然发现三个年纪大的老头,这实在是出师不利。

    由于两方人各怀鬼胎,于是这片昏暗中,双方沉默了许久。

    忽然之间,这片区域逐渐的亮堂起来。太虚教首领收起手中的光球,打量着四周,“这里……是哪里!?”

    他们八人居然来到了一个先前从未经过的地方。而看到地方四周的环境,到处怪石嶙峋,鳞次栉比,但却寸草不生,想来还是在天澜秘境附近某处。

    “糟了……”二长老眉头微微一皱,天澜秘境未开启时,它的周围许多空间都是相互叠加,互相扭曲的。由于空间的断层,在天澜秘境附近徘徊的人,极有可能莫名被胡乱地传送,以此扰乱、阻挡想要强行进入秘境的人,看来方才的那段结界,是因为空间的传输而产生的。

    就在二长老沉思之时,离他的不远处,太虚教首领的那几名手下,已经开始在那一堆乱石中来来回回的穿梭着,但无论他们往哪里跑,最终还是跑了回来。

    他们几个满头大汗的对首领说道:“首领!不管我们走哪个方向,都会被一道霞光挡住去路。但若是走没有阻挡的道路,则又是会转了回来。”

    叶朔和祈岚依旧站在天澜秘境不远处的小山峰上,祈岚十分惊讶地看着那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其他地方的八人,“他们怎么一下子跑到北边去了?他们这是在瞬间移动吗?”

    “不,是因为天澜秘境周围的空间乱流,使得那片区域产生了空间交错,人在那里,即使不走动也会被胡乱地传送。”叶朔无奈的看着下方,看起来十分安静的天澜秘境入口。

    “我本以为,关闭时的秘境入口就像关上了一扇门一样,用点蛮力就能把它打开。现在看来,只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叶朔摇摇头,“我们要是贸然下去,就算能够出的来,也要花上个好几十日。”

    一片乱石之中,太虚教首领破口大骂起来,“这都是什么鬼!?”

    “不行,我们这样胡乱的走是始终无法走出去的。”二长老看向文渊,“师弟可有解法?”

    那叫文渊的人不紧不慢,“吾当年在丘清的九嶷雪山修行过一段时日,那山中的山涧道上,似乎也有类似的禁制。这种禁制虽然看起来厉害,但只能做阻挡,并不会主动攻击。所以想要破除这禁制,并不难。”

    “并不难?”太虚教首领冷冷的说道:“那你倒是说说,该如何破解这禁制?”

    “简单,用蛮力即可。”文渊面带讥讽的看着太虚教首领,“这到底还是天澜秘境之外的禁制,当然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连这都对付不了,也别妄想进了天澜秘境之后,还能活着出来。”

    那太虚教首领听了文渊这番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额头的青筋都快暴起了,心里更是憋屈,他只是按照教主的命令,在这天澜秘境入口,截住两个前来的少年,将他们带回教廷而已,谁知道会遇到三个臭老头?谁知道会被困在这禁制里出不去了!?

    但是碍于教主的命令,他不敢在外惹是生非,硬是生生将胸口那份怒气给压了下去,但是他已经将那两名迟迟没有出现的少年,也就是叶朔与祈岚,给深深地记恨上了。

    由于太虚教首领正在恼怒,他正想找一处发泄,于是,那挡在前方的霞光就成了他最佳发泄地,“用蛮力是吧,看老子统统把它打得灰飞烟灭!”

    他说着,从虚空中幻化出一把大砍刀来。那大砍刀由精钢所制,锋利无比。看样子有几十公斤重,但太虚教首领却是轻易将刀耍在手中,刀风猎猎,好是威风。

    他的四个属下看到首领这副模样,顿时往后退了几步,一脸的“太棒了,首领,这下我们可都靠你了!”的表情看着他。

    太虚教首领将那大砍刀一横,左手在砍刀刀面上划过,顿时,砍刀刀口边缘泛起了一层青光来,那青光迎风狂涨,眨眼间,又延伸了数十尺,乍一看,就像是那砍刀扩大了几十倍。

    “区区霞光罢了!”太虚教首领说着,挥动砍刀,青光闪烁的砍刀顿时向那霞光挥击而去,那速度之快,使得他手中的砍刀看起来就像一道青色的巨大闪电。

    附有青光的砍刀果真实力不凡,砍刀尚未触及到霞光,仅仅只是青光与那霞光稍一触碰,竟在那触碰的区域中传来阵阵能量紊乱的波动,接着便是噼里啪啦,一阵电花闪烁,青光与霞光交织在一起,忽明忽灭,而后“轰隆”一声,那霞光如同一张脆弱的薄膜,猛然炸裂开来!

    霞光碎裂在地上,很快变为淡红色的烟尘,消散不见。

    太虚教首领见霞光破碎,将那大砍刀横于胸前,心中好生得意,脸上更是露出一丝胜利的笑意,转头看向那三名老者。

    他的四名手下顿时也开始拍马屁起来,“真不愧是首领!首领的刀法果真名不虚传!”他们拼命夸赞着,忽然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表情僵硬住了。

    那太虚教首领看着笑容凝固在嘴边的手下们,心中不明所以,但也微微有些意识到了什么,他顺着手下们的目光看去,原先那霞光出现的地方,竟是又升起了一道霞光,而此次升起来的这道霞光,比以前更大,更是如晚霞一般呈暗红色,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而太虚教首领身边的三名老者,一副“你继续。”的样子。若是此时脱逃,未免脸上有些挂不住,介于先前那道霞光,他轻而易举的就砍碎了,太虚教首领握着他手中的大砍刀说道:“来一道砍一道,来两道自然是砍一双!”

    “砰!砰!!”

    那是两种坚硬物体相互撞击之声,太虚教首领手中的大砍刀,竟是一下没有将那霞光砍破!

    非但是没有砍破,相反那霞光红芒大增,砍刀上的青光竟是萎靡了不少,而太虚教首领本人也是被那一阵撞击撞的虎口生疼,险些站不稳。

    “可恶!”他转动了一下砍刀,揉了揉有些伤到的手腕,“再来一次!”

    他的手下们乖乖地站在他背后,默不出声。而那三名老者则是冷冷的看着他,心中似乎还有些窃喜。

    “砰!!”又是一声响亮到让人耳膜发疼的响声,随后一阵刀鸣声传来。

    太虚教首领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仰面朝天,而他手中的砍刀也已被震飞了出去,掉落在地上时,竟然碎成了两半。

    “首领!”他的四名手下连忙冲过去,围在他身边。

    “滚!”太虚教首领骂了一句,一鼓作气的爬了起来,但是忽然又抱着右手默默蹲了下去。

    疼痛,是如同手臂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太虚教首领疼得咬牙切齿,就这样蹲在一旁抱着手臂,面目表情扭曲,嘴里不断地倒吸着冷气。

    一直没有什么行动的持剑人此时走了出来,“让我来试试吧!”

    他将长剑竖起,一手握剑,一手掐诀,正要向那霞光冲去,却是被那二长老突然拦下了,“等等,四弟,这霞光中似乎有所异动。”

    持剑人闻言也不再有所行动,众人紧张地看着那暗红色的霞光。

    那暗红色的霞光与先前一样,只是有暗红色的光在其中波动罢了,众人看得面面相觑。

    持剑人笑道:“二长老,你太过紧张了。”

    “奇怪呀!”二长老喃喃自语,“我分明是感受到了什么……”

    他话还未说完,突然之间“轰!轰!轰!”一道又一道霞光如同从地底下蹿出的火苗一般,铺天盖地,顷刻之间,那血红色的光便将那八人团团围住。

    不但四周皆是霞光,连他们的头顶,也是无数火焰般的光芒,正在他们头顶聚拢翻滚着,不但如此,光芒中的这八人,在这血红霞光的逼迫下,竟是觉得四周的温度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上升着!

    那霞光竟是有着烈火一般的效果!

    太虚教首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结果撞在了他的属下身上,“晦气!”他瞪了一眼他的属下。

    “首领,是你把它们给惹火了吧……”一名属下胆颤心惊,结果却是把心里的话,直接给说了出来。

    “你!”太虚教首领怒不可遏,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收拾他的属下。此刻热浪滚滚,他已经是大汗淋漓,“是谁说的,这禁制不会主动攻击的!?”

    “三清护体!!”那三名老者异口同声地喝道,瞬间,他们三人的周身出现了一道类似于灵晶盾一般的防御物质,将他们三人周身笼罩,罩内满是凉爽的气息,但那三名老者也并未放心下来,“三清护体只能拖延些时间,快些想解决方法!”

    “师兄,他们被火包住了!!”祈岚站在山峰上看到这一情景,连忙向叶朔呼喊道。

    一回头,正发现叶朔神情肃穆,不知道在做什么。

    “距离有些远。”叶朔莫名其妙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祈岚心下不明白,正想询问,却是忽然听见天澜秘境北部,也就是那八人所在的区域,传来一阵丘峦崩摧的巨大异响。

    祈岚惊恐地回头望去,只见那块原本被火光所包围的区域,此刻尽是冰雪纷飞,那块地方好像与周围环境隔开了,居然是自顾自地下起了鹅毛大雪!

    虽然是远远的看,但也能够感到那里的气候异常的寒冷,似乎还夹杂着寒霜与冰雹,祈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这也是禁制的功能吗?所谓冰火两重天,是要热不死他们,所以冻死他们?”但他又想想不对,回头看向叶朔。

    叶朔居然是一副放下心了的表情,转身对祈岚淡然说道:“虽然那霞光看起来是很奇怪,但我用灵魂力量探测了一下,发现它不过也只是以火元素组成的,运用水元素组成的冰雪,对付它可以事半功倍。”

    “啊!”祈岚张大着嘴巴,“师兄,你居然可以在离自己这么远的地方下场雪!”他感慨道,“果真,我最终决定修炼灵力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同样惊讶的是正在被寒霜所包围的八人,“刚才是什么情况!?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他们默默地注视着冰霜慢慢变稀薄,最后化冰成雨,细密的雨下了不一会儿就停下了,而先前热浪滚滚的霞光,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冰雪风霜为何突然出现?”一向淡定自若的文渊也开始疑惑不解起来,“难道说,方才是有一阵冰霜领域的空间正巧经过?”

    “不,若是转换了空间区域,我们几人也应该会移动到新的地方才对,但是我们还是呆在原来的地方。”二长老皱着眉头,忽然说道:“莫非是有高人相助?”他说着,抬头向上方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