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第203章
    第二百零二章入口

    定天山脉西北处几十里,处处是怪山奇石,满是没有任何草木生长的孤峰,又加之特殊的地理环境,那里长年照射不到太阳,现在尤为凄凉,恐怖,令人心生惧意。

    “果真如同传说中一样,天澜秘境没有开启时,看起来好可怕!”祈岚站在一座小峰上,那里地理位置刚好,天澜秘境的入口,在众多小峰中心的一块低洼处,站在附近的峰顶往下望去,正好可以将整个天澜秘境一览无遗。

    定天山脉的走向,是从北向东延伸,北面为它的主山脉,虽然山体高耸,但却地势平缓,七大门派皆坐落于北面主山脉。而西北侧的支脉,山势却大大不同,山体虽然不高,但却陡峭异常。满是奇山异峰,怪石嶙峋。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西北支脉上,遍布着各式各样的秘境,天澜秘境是其中最大亦是最神秘的秘境。

    普通的秘境,有些根本没有特定的开启时间,即使有,相隔也不会太久,但天澜秘境的上一次开启要在百年以前,按照计算,它的再一次开启也要在若干年后,不但相隔时间很长久,而且总有人没有这么多耐心静静等着它开启,纵然天澜秘境的周边禁制极其繁复而危险,同样有人照闯不误。

    叶朔虽是如此,但却有人抢在了他的前面。

    从峰顶上望下去,能看到有三人的影子,在入口处徘徊。

    先前叶朔研究了一下天澜秘境的地图——天香魔骨图。那秘境地图用天香魔骨图命名,竟然只是天澜秘境内域“天香魔骨域”的地图,叶朔先前都没有注意到。

    真正的天澜秘境,要比他们想象的大得多,好在天香魔骨域离入口处不远,一进去应该就能找到,天澜花也正在其中。叶朔对于秘境中的其他宝物没有什么兴趣,心想,有这块区域的地图,应该也足够应付得了了。

    由于图纸之上,只标明了天澜秘境内部的构造与机关险境等,并没有标明入口处的禁制该如何破解,叶朔先前也正在烦恼此事,毕竟秘境一旦开启,入口处的禁制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谁会专程想要去研究破解它的方法呢!

    但是现在入口处出现了那三个人,看他们的架势,似乎是有备而来。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来历,但是或许可以从他们破解禁制的手段中学习一些,当然,若是他们能够成功破解所有禁制,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不过叶朔心中也知道,那些禁制如果如此好破解,那天澜秘境早就被人强行打开好多回了。

    不再迟疑,叶朔将灵魂力量释放出去,他的神识静静的潜伏在天澜秘境入口之处。

    入口处的那三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

    他们穿着一样的制服,但叶朔与祈岚都不认识。其中一人手执一柄长剑,由于叶朔已经释放出灵魂力量前去探测,能够感觉到那片区域所有的细微变化,那柄长剑上涌动着一股能量,看来是能量兵器,并且是属于比较强悍的那一类型。

    那持剑人长剑挥动着,忽然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低洼处,竟是悬浮出一道白色的光,细小而弯曲,悬在半空中,就像新月一般。

    “果真是这样。”那持剑人沉吟着说道:“四处布满了看不见的白刃,各位还请小心。”

    他说着,长剑挥出一道剑气,将那呈月牙状的白刃劈成了两段,断裂之后的白刃,很快便消散在虚空中。

    “这白刃平时看不见,摸不着,但当有能量波动靠近之时,它便会现出原形来。不知好友你有什么解决方法?”那持剑人向身边两人询问道。

    “老朽来此秘境之前也算做了些准备。”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老者点点头,从衣袖中取出储物戒指,竟是幻化出一只****。

    那****被老者握在手中,身上没有一丝灵力波动,叶朔也没从他身上感受到半点能量波动,若说是法器,凭借叶朔的灵魂力量必然是能够有所感应的。

    “两位好友可不要小看它。”那老者说道:“此等法器,虽是籍籍无名,但用于对付这白刃,简直就是天生相克。”

    随着老者的手挥舞着那****,竟是一股又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暴涌而出,一层一层如同海浪一般,随着能量不断的涌动,那三人周围,竟是开始不断的浮现出那一条一条的白刃。

    那些白刃有大有小,长短不一,位置也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交错密布着。随着能量涌动的不断加深,那些白刃也显得更加密集起来。

    此刻,那持剑人看到这番场景,脸色也不由得惊变,“此地竟有如此之多的白刃。方才我们只怕走错一步,就将身首异处!还真是多亏了二长老的宝器。”

    持剑人一抬手臂,将长剑在三人四周一划,一道青色剑气环绕于他们三人周身,随后往四周猛然扩散而去。

    “轰!”的一声,剑气青光爆增,接着那些白刃一旦与剑气相触,便如同被那青色剑气吞噬一般,顷刻消失不见。

    “这众多的白刃,虽说是藏的如此隐蔽,一点都不显眼,但若是发现了,还是很好对付的。”三人中,先前那名一声不吭的人说话了,他似乎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人。

    “文渊师弟说的对,若是碰上一些无影无形的禁制,那可真有些伤脑筋。”那二长老说道。

    也就在他这话说完没多久,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人的惨叫。

    叶朔与入口处的那三人循声望去,低洼处竟然是又来了十几个人,那十几个人穿着粗布麻衣,看上去十分普通。

    那声惨叫声,是因为有人刚刚走进这低洼处,便被那无形的白刃砍了个正着。那人的身体已经断成两截,鲜血正在不断的涌出,将他身体一分为二的那段白刃已被染成了鲜红,但是很快随着鲜血的滴落,它又逐渐变得透明起来,随后彻底看不见了。

    “看来此次天澜秘境之行还挺热闹的。”说话的是那名持剑人,“不过没有能耐的人还想来这天澜秘境,这种行为只怕也与送死无异。”

    先前的那十几人显然被同伴的尸体吓到了,他们震惊的看了看同伴倒在地上染了血的尸体,又看了看入口处的那三人,忽然扑通,扑通全部都跪下了。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我们只是受人之托,前来探路的,打扰了大人的雅兴,是我们不对,千万不要杀我们啊!!”看来那十几个人竟是把那天澜秘境禁制中的白刃,当成了是那三人释放而出的。

    显然那持剑人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他皱皱眉头说道:“那你们快滚吧!”

    他这话说完,那十几人顿时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

    “都是一群废物!”在那十几人逃跑之后,在一处山峰拐角处,传来了一人的声音,“没想到这天澜秘境可真热闹啊!”

    “是啊,怎么这么多人!?”说话的是叶朔,他站在不远处的山峰顶上,一阵的无奈。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怎么那么多人都想要强闯天澜秘境?

    走进低洼处的有五个人。他们同样也是穿着统一,看他们穿着打扮的服装,叶朔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师兄,你看,他们衣服的披风上,有一朵云状的标志!”祈岚忽然跳了起来,“这个标志,难道不是……!?”

    “没错,是太虚教!”叶朔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为什么太虚教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先前,叶朔离开炼药师公会之时,曾经打听过,那天忽然出现在栖霞山顶峰上,那群血衣人的来历。按照萧云峰的说法,他们来自太虚教。而对于太虚教,坊间并没有太多传言,总而言之,是一个行事极其神秘的组织,而他们外在执行任务时,都会穿上一件有云朵状标志的披风。

    他们先前也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惹人注目之事,所以这一次的血洗栖霞山,尤为让人无法理解,赤云世又是给了他们多少的好处,让他们出动这样的精锐。

    此次他们又这样巧合的出现在那天澜秘境入口处,叶朔心里安慰自己,或许这只是巧合罢了。

    “我说,三位……老先生。”那五人之中似乎有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率先说道:“天澜秘境,可不是凭一己之力就能打开的。多一个人自然多了一份帮助。何况我们还是五个人。不如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将天澜秘境打开。”

    “齐心协力?五份帮助?呵呵!”那持剑人冷笑起来,“就凭你们,能有什么帮助?就凭你们雇了十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百姓?他们都还落荒而逃了呢!”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间,忽然在众人身边,突兀的闪出一道白光。

    “怎么回事?这附近的白刃不是已经都被去除干净了吗!?”那二长老惊讶道。

    “不对!不是白刃!似乎这附近的空间在产生扭曲!”说话者是那叫文渊的人,他不由得把目光投向那白光亮起处,“诸位,这是一道空间裂缝,有什么东西在传送过来!”

    听了他的话,入口处的众人连忙回身避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哗啦!”那白光之中裂开一道口子,有什么东西掉落出来,夹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随着那道口子渐渐收敛,白光消散,直至无形。众人才看清那掉落出来的东西,竟是七零八落的尸体,许多都被斩断了。

    “这些尸体……看他们身上的粗布麻衣,想来是先前的那十几人的。”二长老说道,似乎若有所思,“看来他们出去之后,慌不择路,跑错了地方,又碰到了什么他们不该碰的禁制,才会被砍成这样。”

    那太虚教众人听了二长老这般说,并不作声响,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天澜秘境未开启时,入口处布满了禁制,不比天澜秘境的内部少多少。像这样的空间裂缝,四处都有。如果不小心掉落了进去,又不知道要被传送到哪一个裂口。我估摸着他们应该是掉入了空间裂缝被撕扯成这样,又恰好被传送了过来。”

    “看来情况便是如此。”那领头模样的人应和道。

    二长老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人还不是你们带进来的!让这些普通人来到秘境,分明就是让他们送死来的!”

    那头领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我只是让他们探路罢了,他们时运不济,也怪不得我。”

    通过灵魂力量,叶朔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果真太虚教之人,行事狠辣。”他忽而又感叹道:“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到这天澜秘境入口,也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有人已经在帮他先探路了。”

    但是,祈岚显得尤为不安,甚至说是有点急躁。

    “要是太虚教的那些人成功了,那我们岂不是麻烦了?虽说我们与太虚教并没有特别的针对,要说,也就是栖霞山顶的数万条人命……但是,师兄……你说,他们会来天澜秘境,必然有他们要来的目的,会不会是因为天澜花!?”

    叶朔表情僵硬了一下,“祈岚,你的乌鸦嘴……算了,希望你的乌鸦嘴一点都不灵验。”

    祈岚正想再回叶朔几句,但他无意中朝山峰下一望,忽然叫起来:“他们怎么忽然都消失了?!”

    叶朔的表情也变了变。的确,那低洼处的八人,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不对。他们并没有消失。”叶朔增强了他灵魂力量的探测,“他们还在入口处,我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应该是被卷入了入口处的某个结界之中。以至于他们与外在的联系被切断了,看起来就像消失了一样。”

    “只是结界而已,各位莫慌!”二长老说道,但他此时心里也不免慌乱起来。方才,他们八人仅仅只是站着,任何行动都没有,若是说他们闯入了什么地方,那还说的过去,但是他们根本没有行动,莫非这结界有自我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