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第200章 山顶的石雕
    栖霞山顶,一阵又一阵猛烈的灵力波动,互相冲击着。 一时间,山顶飞沙走石,四处是残破的岩壁,折断的枯枝,还有先前被砍断的尸块,那些尸块混在了沙石之间,被强大的灵力攻击,在空中被轰成了一朵朵炸开的血雾之花。

    不单单是栖霞山顶,整座栖霞山仿佛都在震颤,强大的灵力轰击着,不断有山石草木从山顶之上滚落,飞禽走兽更是早早的逃离,未能逃离的,便在这攻击之中,变为死尸。

    就连栖霞山附近的农庄,都能够感受到,脚下的地面在微微颤动,而这颤动的中心,正是栖霞山的顶端。

    先前在村里看“烟花”的孩子们。都被家人叫进了屋,家人让他们躲在屋里,不准出去,孩子们抬起头,天真的问道,“只是烟花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呢!?”

    栖霞山顶,已经是破败不堪,再也看不出原貌的平台上,云星大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后他的眼睛猛然睁开,在他那漆黑的眸子中,闪着一丝红色的火光,那火光在他的眸子里幽幽闪烁,而此时,他的身体周围更是环绕着一股较之先前,更加强大而又深邃的灵力。

    与之前相比,现在的云星大师俨然从一个文质彬彬的炼药师变为了一名武者。

    站在云星大师对面的赤云世,此时眼眸中也不免多了一分忌惮之色,“云星……你居然……”他僵硬的发出着声音,随后又突然嘶哑的笑道:“哈哈哈,你还真是深藏不露……不过,这样的情景,我更是感到有趣,反正你再挣扎,结局也都是一样的。”

    赤云世说这话时,心中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但是这份底气不足,根本不足以撼动他。他的心头更被一种杀戮快感所取代,现在的他,几乎连脑中的意识都快僵硬了。唯一支撑着他行动下去的,则是心中唯一的想法——他要把眼前的一切活物统统赶尽杀绝!!

    “疯子。”面对这样的赤云世,云星大师只有一句话。

    对于一个已经癫狂到如此状态的人,自然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也不必手下留情。

    云星大师忽然眼神一凝,眼眸中的火光突然大盛,周身更是出现了一股热浪,似乎他的身体周围燃烧着无形的烈火。

    云星大师周身的变化,还要得益于先前赤云世的攻击。

    也许当人被逼到生死攸关的险境之时,才会展现出他真正的潜力,云星大师正是如此。

    先前当赤云世旋凝起巨大的光球,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姿态击向云星大师时,那种强烈的压迫感,非但没有让云星大师就此绝望,相反,是让他由心底生出了一股反抗之意。

    栖霞山顶数万人的生命,那些无辜的人们,遭到如此飞来横祸,还有评委台上,拼死抵抗赤云世的长老们,还有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死后还被赤云世一脚踩烂了尸体。这么多条人命的逝去,这一切都源于赤云世的心狠手辣,丧心病狂!!

    不能让这样一个将人性命视作蝼蚁的杀人狂魔,继续活在这个世上,拼上全力,赌上性命,也要阻止他,也要将他带下地狱!让赤云世为他犯下的杀戮付出代价!

    这是云星大师最后的信念,当白色的光球在眼前不断靠近,当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近在咫尺。

    云星大师闭上眼睛,将浑身的灵力集中于掌心,不用任何的技巧,他将这一掌全力的击打而出,不在意,也不去想,接下来的结果是什么。

    在这一掌猛烈的击出之后,下一个瞬间,云星大师只觉自己的手掌像要被烈焰焚烧成灰烬一般,一种十分剧烈的疼痛从手掌蔓延到手臂,随后到整个身体,那是真正深入骨髓的疼痛!

    但云星大师却并未收手,再痛苦,他也要坚持下去!

    绚丽的光芒四射,刺的云星大师即使闭上了眼睛,也能感到双目被照射的生疼,眼泪情不自禁的流淌,周身是猛烈的劲风,像一把把尖刀一般,狠狠的割在他身上。

    “我不能放弃……”云星大师告诫自己不能倒下,身体却是摇摇欲坠,而就在他再也无法坚持住之时,忽然,掌心的疼痛逐渐消失,劲风的席卷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猛烈,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一股奇异的燥热。

    虽是燥热,却并不感到难受,云星大师缓缓睁眼,竟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一团赤色的火焰之中,前方的赤云世也是震惊的看着自己。

    看着这周身的烈火,云星大师瞬间明白了,他竟是在这等危机关头,突破了“御虚赤炎圣书”的第五层境界——“无相焰流”。

    曾经,云星大师曾修炼过“御虚赤炎圣书”,却是迟迟无法突破第五层境界,但毕竟云星大师的本职是炼药师,对于无法突破境界一事,他也不苛求,并未太过在意,而是将精力在都放上了炼药之上。

    但是云星大师没有想到,竟会是在今日此时,就这般突破了第五层境界!

    或许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但赤云世似乎是比弱则弱,遇强则强,有烈火护体的云星大师,随后与赤云世再次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山间灵力激荡,四处皆是两人交战引发的爆炸。

    但这猛烈的攻击中,赤云世并未见颓势,相反是还有愈战愈勇之势。

    不过云星大师心中知道,赤云世有一个极大的弱点——他有着时间的限制。当赤云世无法掌控“天罡定魂丹”和“一转天尘丹”的药效之时,他便不战而败,所以此时的自己,只要保持不败,就是胜利。

    眼看云星大师久攻不下,赤云世心中也开始急躁起来,他拖着僵硬的身躯,双手再度开始结印,但由于手臂与手指也已变得僵硬,赤云世结印的速度显得略微迟钝,也就是在这一迟钝之时,云星大师抓住时机,一条火龙呼啸着向赤云世奔涌而去。

    火龙一路奔涌着,那巨大的热浪,顺着火龙奔涌的痕迹,灼烧出了一条黑色焦炭的道路。随后,火龙猛烈的击在赤云世身上,并且在他周身环绕。炙热的焰流,几乎将赤云世周围的枯树断枝,尽数燃烧成灰烬。

    然而……火龙尚未消散,赤云世却是从火龙燃烧的烈焰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似乎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见状,云星大师心中一沉,一个最坏的想法在他心中升起——因为“天罡定魂丹”的作用,赤云世的身躯会变得僵硬无比,这是因为“天罡定魂丹”在强化他的身体,这意味着随着赤云世的身体不断的变僵硬,他身体的防御力也会逐渐增高,也就是说,可能现在的赤云世的身体已经刀枪不入了!

    “哈……哈哈……云星……你的……雕虫小技……”赤云世的行动已经僵硬的如同生锈的铁傀儡,但却气势不减,振臂一挥,脚下的地面,再度炸裂而开,那是一股比先前更加勇猛的灵力波动!

    赤云世的灵力风暴将云星大师打得节节败退。云星大师现在陷入了无比被动的局面,他的攻击对赤云世而言,根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而赤云世的反击,却是摧枯拉朽般的强大。

    此时,赤云世再度创造出一个强大的灵力风暴,对着云星大师就要劈头盖脸地盖下,“挡得住吗?”云星大师略迟疑,“即使挡不住,也只能挡了!”云星大师将焰流护体,等待着接下来的致命一击。

    而与此同时,一股浩瀚磅礴的强劲冲力从赤云世的灵力风暴之内冲散而出,深深将那先前凶悍无比的灵力风暴切割开来!

    这一份冲力的撕扯力量之大,犹如地震一般,原本就已断裂开来的山岩再度裂开,原本细小的狭缝张裂成巨大的豁口,并且,有一道道碗口粗壮的雷电从裂缝之中不断的蔓延而出,整座栖霞山再度颤抖了起来,只是这一次的震颤不同于先前,这般力量几乎要将整座山夷为平地!

    赤云世猛然震惊,刚想有所举动,却发现此时的四肢已被雷电形成的锁链紧紧的捆住,“哈哈……帮……手……”他身体一震,雷电锁链瞬间烟消云散。

    但随即同样携带着雷电的树枝,以极为恐怖的速度,仅仅只是闪了几下,便击打在赤云世身上。

    赤云世的脸上只有嘲笑,将雷附于树枝之上,形成一支支带着雷电的箭矢,看上去倒还挺厉害的,但是这有什么用。对现在的赤云世而已,就像雨滴掉落在身上一般,毫无感觉。

    赤云世任凭树枝打在自己身上,连抵抗都懒得抵抗。

    这小小树枝自然也是对赤云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它们刚刚打在他身上,便是一声清脆,从中断裂开来。

    突然,诡异的金色光芒仿佛是从天而降一般,突然出现在赤云世的周身,顿时,赤云世的身上金光闪耀,那是金色的咒符紧贴在赤云世的身上。

    原来先前的雷电并不是攻击,只是为了掩盖金色咒符的痕迹。

    突然之间,赤云世的脸色大变,“灵降术。”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勉强挤出了这3个字。

    区区灵降术并不足以使赤云世感到恐惧。他现在是如此的强大,同时,那金色咒符顶多是困住他一时,很快,只要打破了这咒符的束缚,他很快就能够再次行动起来。

    很快,很快……不知道过了多久,赤云世只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他动不了了,不是因为灵降术的操控,也不是因为咒符的束缚。

    是他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那是死亡即将靠近它的征兆……

    “我……我就要死了么?还是死在那丹药的反噬之下?哈,为什么会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我应该是这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所有人都应该向我顶礼膜拜!我的计划……我多年的筹划!如今都要付诸东流了么?咳,计划,哈哈哈……”

    身体的不得动弹,却使赤云世的意识飞快的转动,他想抬手按住胸口,却是眼看着手指的骨节也一寸寸的僵硬,石化,更是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嘲弄。

    “我争斗了一生,算计了一生,我自以为算无遗策,结果又是如何呢……我追求的东西,一件都没有得到;我仇恨的人,看着我死……那些仇恨的眼光……”想到方才栖霞山的血衣人大开杀戮,自己站在至高处遥遥俯瞰,那群观众临死前充斥着恐惧和仇恨的目光,在那时,这一切不过是成就他计划的点缀,一笑置之,而如今,那些刻骨的仇视竟是令他遍体生寒!

    “在我死的时候,连一个会为我哭的人都没有,我的仇人都在拍手称快……人死如灯灭,从此以后,我赤云世的名字就要被人忘记了么?善游者溺于水……我精研了一生的炼药之术,我引以为傲的炼药之术!到得最终,我竟是要死在对丹药的认知不清上么?

    哈哈哈,太可笑,这一切真是太可笑了啊——”闭上眼睛,脑中依稀还能看到,当自己最初接触炼药时,那一次小心而跃跃欲试的心情。自己最初炼的一炉丹药,虽然最终是出现了炸炉,留下的只剩下一滩粉末,但在师父抚摸着他的头,听到那一句温暖的鼓励:“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之后,那个年幼的小男孩再度展开了灿烂的笑颜。

    曾几何时,他也是真心的喜欢着炼药。然而,更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心态已经渐渐的扭曲,权势和利益开始蒙蔽了他的双眼,炼药,对于他而言,已经不过是奠定地位的工具,再也找不回了最初的那一份单纯的憧憬。即使是那曾经最慈爱的师父,也是在自己追名逐利的道路上,被自己的野心亲手葬送……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人,亲近过任何人了。

    也许在炼出那第一份炸炉的丹药时,才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唯一开怀笑过的一次吧。

    “我生来就注定是站在顶点的大人物,既然失败,那也没有必要再活着。但是充书瑶……养蛇之人反遭蛇咬……还有那小崽子叶朔,云星……如果不是你们,我精心设计的计划也不会一演至此……”

    在最初的自嘲消退后,一阵强烈的恨意油然升腾而起,“哈,我今日虽败,但你们也别想在这世上逍遥快活!我会诅咒你们的!即使到了十八层地狱,我的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血肉,都会不间断的诅咒你们!我等着看你们死,你们将来的死相,定会比我今日凄惨百倍!来日奈何桥上,再来清算这一笔总账!我会笑看着你们所有人死——”

    此时,黄昏已过,天空中蒙上一层幽暗。

    栖霞山顶,赤云世的身体岿然不动,他已经变成了一座石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