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9.第199章 看,那是烟花
    “你看!”栖霞山附近的一处小村庄里,一个小孩指着天空叫喊起来。

    原本和他一起在田野里玩耍的孩子同时抬起了头,“哇,这是什么!?”

    他们惊讶的看着被晚霞染红的天际,栖霞山顶的天空中,竟是如同在绽放着一朵朵花朵一般,绚丽夺目。

    “好好看啊!”孩子们聚在一起,“我听我母亲说过,这应该是烟花!”一个孩童滔滔不绝起来,“烟花就是这样的,就像天空中开出了一朵花,一般都是在节庆日才会放烟花的!栖霞山上在庆祝活动吗?”

    “我听说了,栖霞山上在举办活动!好像是炼药师大会,能去那里的人,一定都很厉害吧!”另一个孩子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能去那里的人,好幸福啊!”

    然而,那不是烟花。

    是一场让云星大师险些丢了性命的爆炸,赤云世的杀手锏——“断岳·裂天·灭世”!

    赤云世看着天空中爆炸的尘烟消散,爆炸所产生的灰与碎沫随风飘散而去,纷纷扬扬,也有些碎沫落在了他的脚下。

    “哎,云星,真是尸骨无存呢。”赤云世看着自己的脚下,也许那里面就混有着云星大师的骨灰。对于云星大师,赤云世自然认为他是必死无疑,如此猛烈的爆炸,他不认为会有人从中生还。

    转身,是破败不堪的山顶,被切成一块一块的尸块堆积满了整个平台,这是比修罗炼狱更加恐怖的场景,赤云世笑笑,“这场景,看的真令人解气啊!”

    但他又像是很嫌弃这样的场景,身体前方猛然冲出一股强力气流,速度快而猛烈,顿时,那些尸块被掀起,强大的气流在满是石块的平台上冲出一条路来。

    赤云世在路中缓缓走着,一边走一边叹息道:“似乎是做的太过分了一些。但是谁让你们自投罗网呢!”

    走到一半时,他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脸色也略微显得阴沉了一些,“你没有死!?”

    赤云世一回头,便看到了云星大师。从云星大师身上的伤情看来,那场爆炸并非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至少云星大师看起来灰头土脸,衣衫褴褛,有血从他的手指滴落。

    “云星,你可真是福大命大,既然一次死不了,那好,我让你再死第二次。”赤云世不怒反笑,嘴角划开一丝让人胆战心惊的笑容。

    “只怕你是没有机会了。”云星大师看着他猖狂的模样低声说道。

    “没有机会,哈哈哈,这是谁给你的错觉?”赤云世再度狂笑起来,但他笑到一半,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的动作变得再度僵硬。正如他当初在评委台上对抗三长老那一般,双眼无神,表情木然。

    此时的赤云世整个人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但是当他变成这副模样后,浑身的灵力波动猛然暴涨,急速间再一次达到了巅峰。

    “果真是这样吗?”云星大师看到赤云世这样的变化,并不吃惊。其实方才在评委台上,他就隐约有些猜到答案了。

    “应该是服下了‘天罡定魂丹’以及……起码有五六颗的‘一转天尘丹’。”云星大师在心中寻思道。

    能让人在一瞬间,强行境界突破。并且是强行突破了几层境界的丹药,唯有“一转天尘丹”。

    “一转天尘丹”,先前叶朔也服用过,对于它的功效,想必不必多言。那是一种极危险极危险的丹药。

    “一转天尘丹”霸道的功效能强行让人脱胎换骨,但体魄不够强大之人,得到的结果,只会是承受不住强大的力量,躯体爆裂而亡。

    而此时赤云世一连突破了几层境界,显然不是服用一颗“一转天尘丹”就能做到的。

    如果服用了几颗“一转天尘丹”,那么它的功效并非是一层一层往上加的,简单的举例,服用了两颗“一转天尘丹”,会产生两倍的效果,但服用了三颗,却是四倍的功效,服用四颗是八倍功效,而服用了五颗,便是整整十六倍!!

    连续服用多颗“一转天尘丹”,这样功效虽然强大,但是副作用依然不可小视,能够承受十六倍的副作用,这样强大的体魄,只怕是人类根本无法拥有的!

    所以赤云世还增加了“天罡定魂丹”。

    “天罡定魂丹”同样是一枚功效强大,但是药力及其霸道的丹药。如云星大师方才所见,赤云世的身体动作已经僵硬得不成人形。

    “天罡定魂丹”因为要增加身体的强度,所以很大程度上丧失了身体的灵活性。

    不单单如此,也许很快,赤云世的身体的僵硬程度,就会由木偶,变成石头一般僵硬,到时候赤云世一旦控制不住药效,那么他将会彻底变成一个石人。

    他的大脑思维依旧在,但是他的身体已经石化,再也无法动弹,这样的结果便是生不如死。

    这两种丹药无论哪一种,一旦反噬起来,统统都是要人命的。

    看来这一次,赤云世是铁了心要孤注一掷,亦或者,他并不知道这些丹药的副作用。

    以赤云世的性格看来,他沽名钓誉,喜爱追求名望与虚荣,他所追求的,是他人向自己臣服,而并非强大的力量。这样的他怎么会拼命到这种程度?这样的他,怎么会为了追求自己的力量,而服用下如此阴毒的丹药,而且还不止一种!

    赤云世心机城府深,绝对不会把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上,尤其是这种因果不确定的境地。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赤云世只知道这两种丹药的功效强大,但是并不知道它们的反噬能力同样的强大。

    想到这里,云星大师的眼神再一次变得怜悯起来。

    这样的丹药,炼药师公会中并不存在,赤云世想要得到,必定是从其他地方得来的。至于何处,云星大师不得而知。

    但是,赤云世若是能够好好安心于炼药。必然能够知道这两种丹药的真实情况,而不是明明身为一个炼药师,却不明白丹药的真实功效,最终服下不该服的丹药而死,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星索!”赤云世周身凭空出现了条条锁链,锁链通体通透,如星辰般闪亮,坚不可摧,同时锁链的另一头被云星大师握在手里,他正不断的朝星索中注入灵力。

    云星大师并没有想要和赤云世正面对决。毕竟“天罡定魂丹”和“一转天尘丹”的药效可不是盖的。但是由于“天罡定魂丹”的作用,赤云世的身体已经变得很僵硬,此时再用锁链困住他,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云星大师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赤云世的确是服下了“天罡定魂丹”和“一转天尘丹”。但是有一点他却猜错了,由于赤云世只知道那两种丹药药效强大的一面,并不知道它们反噬的那一面。所以他服下了八颗“一转天尘丹”和五颗“天罡定魂丹”。

    赤云世的确身体僵硬,他左右挣扎,挣扎不开,就不再挣扎。他忽然浑身不动,而后他周身一阵劲气迸发开,云星大师的星索硬生生被这劲气所裂断而开,锁链“哗啦”掉了一地。

    云星大师的身体也被这劲气的冲力,冲的往后退了几步,尤其是这星索与云星大师身体内的灵气所相连,星索一断,云星大师只觉得体内流动的灵气顿时一阻塞,突然胸口一闷,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云星,这样就想困住我,你是在小看我么!?”赤云世缓步朝云星大师走去。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开始出现裂纹,他的皮肤已经不像人类那样有弹性。而是干枯得如同枯树皮一样,裂纹还在不断的增大中。

    云星大师受到重创,但是他并不气馁,从赤云世脸上的变化可以看出,现在是“天罡定魂丹”的药效占了上风,只要再拖延一些时间,纵然拼力量,他已经不是赤云世的对手,但是,一旦“天罡定魂丹”的副作用显现,赤云世必败无疑。

    云星大师的攻击让赤云世出离的愤怒。

    赤云世说完那句话之后,仰天一声嘶吼。

    但是由于身体的僵硬,他艰难的抬起头,嘴巴亦是艰难的张开。而他声音发出的同样也是十分艰难,仿佛他连他的声带都已经僵硬住了,不情不愿地震动着。那声吼声,竟也是断断续续的。就像一个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将死之人,在死神的拖曳下,说出着最后的话语。

    在赤云世的嘶吼声中,他的眉毛,双眼,嘴唇两旁的皮肤,此时都开始急速地裂开,他的脸就像年久失修的墙壁,墙壁的壁面正在不断的掉落下来。

    赤云世的皮肤正在一块块掉落下来,奇怪的是并无鲜血流出,皮肤脱离之后,皮肤原本所在的地方,只有黑乎乎的一片,他似乎是连体内的鲜血,都在凝结。

    但是赤云世似乎并无痛觉,对自己脸上的变化,也并无觉察。他手掌翻转间,又聚拢起一个极大的白色光球,他将光球举起,凌空于头顶,此时,光球还在不断的扩张。

    那白色光球的内部交织着电闪雷鸣,泛滥开的道道白光即使在表面也是清晰可见,“烟花若是一次不够看,那么再来第二次!!”

    看着这恐怖的光球,云星大师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先前,赤云世发动“断岳·裂天·灭世”时,他通过移形换影之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逃离了爆炸的中心处,即便如此,他还是被那爆炸猛烈的余波所震倒。

    而此刻,移形换影之术需要充沛的灵力才能进行,刚才他已经用了一次,只怕在短时间内无法再用第二次了。看样子是逃不掉了,但若是逃不掉,云星大师看着这光球之中闪烁的电花,正面抵抗的话,胜算又有能几分呢?

    随着光球直径成倍扩大,球体中传来阵阵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激撞的气流撕扯开一圈空间裂痕,远远望去,就像一个白色的小太阳。

    “云星,你受死吧!”赤云世猛地将白色光球击向云星大师。

    此时栖霞山山脚下,紫色的光阵正在逐渐消失。地面上狼狈的坐着五个人。

    祈岚摸着他晕乎乎的脑袋,“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在比赛吗?我怎么会突然在这里?”他又看了不远处直上直下的岩壁,“我怎么突然就下山了?”

    但是没有人回答祈岚的这些问题。

    “我要去山上找师父,他还在山上。”叶朔突然说道。

    “到山上去?血衣人的手段你也是见识过的,现在不跑,你还要去送死?”萧云峰冷言冷语,随后又说道:“你想去你就去吧!但是那索道已经被毁了,自己爬上去吧!”

    祈岚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听着他们俩的对话,他更加不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不就昏迷了一会儿吗!”他抓狂的说着,忽然瞥见了充书瑶,“啊!等等!为什么充书瑶你也会在这里!?”

    充书瑶也没有理祈岚,她见到周玲琅无恙了,便站起身来,“我也要上山去。赤云世的性命,只有我来结果!”

    “……??”祈岚觉得自己三观都要崩塌了,在他的昏迷期间,他身边的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充书瑶突然之间就这么恨极了赤云世?他们不是关系很好的师徒吗?难道说自己昏迷了几天几夜?不应该啊!?

    叶朔忽然问道:“充书瑶,你在赤云世身上下了灵降术?”

    “是。”充书瑶回答道,但却不知叶朔为何会问起。

    “赤云世身上的灵降术现在还没有解除吗?”叶朔追问道。

    “没有。”充书瑶回答完之后,她瞬间就明白了。其他人也都明白了,既然赤云世身上的灵降术没有解除,那么,身为施术者的充书瑶,完全有能力控制赤云世的行为。

    “但是……”充书瑶有些不安的说道,“现在的赤云世太强大了。因为灵降的原因,我能感受到赤云世的变化。他……他在评委台上大开杀戒,已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我只怕,会反过来被他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