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第197章 布局之人亦或为棋子
    栖霞山上,无论是评委台上还是广场周围的人群,一时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不知所措。

    评委们还好,很快都镇定下来了。毕竟他们也都是见过风浪的人,尚且能够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对于赤云世没有任何外伤,却突然的口喷鲜血,有经验的炼药师们大多能猜个**不离十,是灵魂攻击,极为强大的灵魂攻击!

    赤云世的实力不低,能瞬间将他伤得如此之重,那人的灵魂力量,只怕是和在场的公会长老实力相当了。

    而台下叶琳的一声叫喊,顿时将台上评委的目光从赤云世身上移开。

    台下祈岚身上的灵降术尚未破解,纵然赤云世已经受到攻击伤害,一时间无法再操控祈岚,祈岚却还是陷在一种精神的混沌之中,神情恍恍惚惚,无力的倒在广场上。

    当叶朔一击攻向赤云世之后,他就前去查看祈岚的情况,对于叶琳的指责,他丝毫不去理会。

    稍稍查看了一下祈岚的情况,看样子只是因为刚才精神太过紧张,又加上体力不支,才昏倒的。

    正待叶朔放下心来时,却只见叶琳正在急速的向祈岚靠近,然而她的目标并非是祈岚,而是……

    “她要截断赤云世与祈岚之间的灵降关联!?”看着叶琳的动作,叶朔突然意识到了她的目的。

    他好不容易才将赤云世操控祈岚的灵魂轨迹找到,若是他们之间的关联被截断,那么赤云世方才灵魂力量的一切活动痕迹都会消失!

    不但所能够用于指控赤云世的证据会消失,叶朔攻击赤云世的动机也会变得很令人值得怀疑了。

    为什么叶琳会知道这些!?

    台上的云星大师也已经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猛地惊变,如果叶琳攻击成功,他的两个徒弟只怕就会成为这件事的替罪羊,唯一的证据没有了,他们也将百口莫辩。

    同时吃惊的还有充书瑶,“为什么还有叶琳的参和!?我终究是漏算了吗!?”她藏身在人群里面,见状立马往广场中心冲去。

    此刻叶琳身上席卷着一阵不知名的能量风暴,介于实质与虚幻之中,应当是炼药师才会的一种攻击,能将灵魂力量的攻击变得接近实质化。

    当叶琳接近的时候,叶朔已然来不及阻止,她的速度极快,应该是在叶朔攻击赤云世之时,她就已经出手了。

    眼看赤云世与祈岚之间的灵降关联被叶琳身上的能量风暴包裹,即将化为一片虚无时,猛然间,金光大盛,在叶琳周身,竟是忽然闪现出一道道黄色咒符!

    这些咒符悬于半空中,依次整齐排列。

    叶琳每动一下,咒符四周的金光就再度增亮一份,那咒符似有定身咒一般的效果,随着咒符金光的不断增亮,叶琳的动作也变得缓慢,直至最后,她再也动弹不得,连表情也定格在一张极为愤怒扭曲的脸上,身体依旧保持着向前冲的状态,腾在半空中,也不见下落。

    此时的叶琳,就像一张出现在广场上的抽象的画,她被咒符所环绕的区域内,整个时间都是相对停止的。

    在定格了叶琳之后,又有数道咒符从虚无中幻化而出,呈莲花状四下散开,而后在某种未知力量的牵引之下,它们之间首尾相连,顷刻连成一线,方向竟是直至赤云世。

    金色咒符的这一系列动作虽然繁多,但速度却是极快,从咒符闪现到定格叶琳,再到连成一线,直奔赤云世,不过是眨眼之间。

    那在评委台上的评委们,看到联接着赤云世身体的咒符,也不由得循着咒符线向下望去。

    在那咒符所联结而成的金线上,凭借着金线上散发出的金光,可以看到,在被金光所照射到的这一段范围之内,有着类似于操偶线一般的绳索。

    台上的评委都算得上是炼药师公会里,资历老道的炼药师了。以他们的水平,不难看出,这操偶线般的绳索,并非真实存在,而是一道这一时空的投影罢了。

    眼见这出乎意料的一切,叶朔顿时在广场四周搜寻可能释放出这咒符的人,他,究竟是敌是友?

    灵魂力量扫过整片广场,虽说由于先前的比赛,炼制丹药需要动用灵魂力量,以至于广场上各种能量的涌动繁乱复杂,参差不齐。

    但叶朔很快就觉察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力量,浑厚而猛烈,尤其是那金色咒符存在的区域,无形的力量已经牵制了那片时空中的一切。

    而这力量的源头……萧云峰站在广场的一边,他看起来的样子和其他炼药师们一样,对着这一状况不明所以中,但在发现叶朔回头望他之时,轻微抬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评委台上长老见多识广,看着金光咒符的术法,已然认出,这乃是阴阳密宗之术。

    阴阳术与巫术同宗同源,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也可以说,所谓巫术,便是见不得人的阴阳术。

    如是不熟悉术法之人,对于巫术,自然是束手无策,无法彻底解决。但若是阴阳密宗之人,破解巫术,必能是能够对症下药。

    “莫非是哪位精通阴阳术之人,在暗中相助?”充书瑶见到广场中突发的异相,心中想道。她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见到叶琳没有将痕迹抹除成功,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也落了下去。

    原先金光之中,只能看到操偶线一般的绳索,但是很快,金光照射到的区域之内,除去绳索,更有一道约有人手臂粗细的气流轨迹被勾勒出来。

    由于金光的照射而显现出形态的气流只是时空中的投影,所以它并不会涌动,但是可以从它运动的轨迹中发现,这气流,是从赤云世的体内流出,袭向祈岚的。

    而在祈岚身体的前方,操偶线与气流相汇合,那气流形成了一个人影模样的虚相,若是加以分辨,便能发现,这虚相正是祈岚,祈岚的虚相****偶线所捆绑,这操偶线的源头也正是赤云世。

    “这是灵降术!”说出这话的人是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他喘着大气,怒不可遏,“赤云世,我真是看错了你!!”

    看到这里,该明白的人也应该明白了。

    灵降术虽是巫术,却也是通过灵魂力量所控制,灵魂力量无形无相,无法用肉眼观测出。先前叶朔凭借着他更胜一筹的灵魂力量,挖掘出了赤云世运用灵魂力量控制祈岚的痕迹。但他也无法让它化为实质。

    要想让人得知赤云世的所为,还需要评委台上的长老们自行根据叶朔挖掘出的轨迹进行探索。但是这金光却能让赤云世行动的轨迹实体化,这一下,不单单是评委台上的长老能够发现,整个广场周围,只要是眼睛没瞎的人,都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虽然广场周围的观众,大多不明白何为灵降术,但至少也知道,这是一种诡异的邪术,以及,赤云世在比赛时背后动手脚,被人发现了,并且公之于众。

    广场周围的观众顿时惊呼,“没想到啊,炼药师公会里竟是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是啊!做出这种事!看他怎么收场!”人群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台下再次人声鼎沸。

    评委台上,已经有人开始质问赤云世了,“赤云世,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给我们交代一下。”

    “何必让他交代,直接将他赶出炼药师公会!”有的长老愤怒至极,“有这样的人,根本就是在败坏炼药师公会的名誉!!”

    “呵……哈哈哈!”赤云世捂住心口,竟是大笑了起来,“讽刺啊,真是无比的讽刺!”

    还记得不久前,他站在高台望着台下数万人时,春风得意的模样,当时的赤云世以为这台下的众人,将会成为他问鼎人生巅峰的见证者。

    他选择了这一刻动手,因为他要在数万人的注目下,成为公会新的会长!让所有人知道他赤云世也是可以将云星大师比下去的!

    但是现在,“哈哈哈……”他的罪证被毫无保留的展示在这数万人眼中,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败的一派涂地,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谋算,他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他早已陷入了他人的布局之中,每走一步,便是更深陷一分。

    他本以为,是他在利用充书瑶,一旦充书瑶露出了马脚,他便将充书瑶弃之不顾,当最终决赛充书瑶用灵降术控制祈岚之后,他便揭露充书瑶的行为,装作大义灭亲,抹杀掉这个知道了太多的女人。

    为了让自己能够撇清关系,所有的事情,赤云世都是让充书瑶去完成的,灵降术也是充书瑶下的,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赤云世才会自己步入了自己布的局。

    向来只会借刀杀人的他,竟也有一天,会被人算计!

    报应吗!?“不!我不信!”

    赤云世不知自己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犯了错误,充书瑶究竟是何时背叛的他,他也不想知道,他已经懒得再追究。

    看着评委台上,长老们震惊又恼怒的神情,台下广场周围,人群露出的讥笑,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可笑的失败者。

    “呵呵……哈哈哈!”赤云世蓦然狂笑不止,笑得令人心惊,笑得令人胆战,“既然输了,那就输的更彻底一点吧!这统统都是你们逼我的!!”

    赤云世说话间,忽然周身灵力猛然暴涨,他主修炼药,理应是不会有如此之强的灵力的,但是这灵力暴涌却是真实存在的!

    此刻赤云世目露凶光,大喝一声,瞬间他四周气浪翻涌,离得近的长老们,竟是在这一击之下,身体断裂成了几节!

    幸而云星大师离赤云世较远,但是虽然没有被赤云世一击毙命,却也被气浪掀翻在地,他还尚未爬起来,就看到火红的下摆出现在眼前。

    “云星。按照我的计划,你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都得死,其实本来你还可以再活一段时间的,但是你却选择了现在!”

    赤云世一经动手,整个栖霞山上哀鸿遍野,评委台上有些长老想要抵抗赤云世,却是还未接近他,就已被赤云世翻起手掌,带起的旋风刮跑。

    长老们大多醉心于炼药,对于灵技修炼并不上心,此时的赤云世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灵力境界已然达到了敛气级!

    长老们,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云星,你受死吧!”赤云世邪笑着伸出手,正要击打下去时,忽然感到一阵气血翻涌。

    原来是先前联接他的金光咒符,那金光咒符转动角度,由长线化为索套,猛然勒住赤云世。

    这索套的攻击,同样是加注在灵魂力量上的,先前赤云世受到了叶朔极其猛烈的灵魂攻击,此刻,他在灵魂上的防御十分低下。

    被这咒符索套勒住的瞬间,赤云世心神猛烈的一颤,竟是头晕目眩,神识一阵模糊。

    他举起的手顿时僵在了当下,眼前云星大师的身影,也开始变得出现虚像。

    但是由于在今天早上,赤云世前去栖霞山之前,就服用了大量增强力量的丹药。这一次意识的模糊仅存在瞬间,很快,他的眼睛再度恢复明晰。

    他抬手就要一掌再次打向云星大师,但是赤云世这短暂的停顿,对于叶朔而言依然是足够了,当赤云世一掌轰下时,评委台顿时轰然裂开,烟尘四起,但除去碎裂的石块之外,再无他物。

    云星大师已经被叶朔转移到了安全的地带。

    方才由于事发突然,栖霞山上的警卫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他们回过神来,顿时向评委台上冲去。

    “赤云世,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快认输吧!”警卫队长向他高声呼喝。

    “被包围了?”赤云世眉一挑,“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们看看,究竟是谁被谁包围了?”

    赤云世话一出,警卫队长顿时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

    此刻,本就混乱的栖霞山上,观众之中,响起了撕心裂肺一般恐惧的叫声。

    警卫队长颤抖的回过头去,整个栖霞山的平台上,四周已被数量极大的血衣蒙面人围住,他们正无差别的斩杀着平台上的无辜观众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