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第196章 突遭变故
    栖霞山上,天空一片湛蓝。

    当日落西山,赤色晚霞缭绕于山间,整座山峰被一片红色所晕染之时,比赛便宣告结束。

    现在看来,留下的时间所剩无几了,阳光不再刺目,太阳已逐渐向西移去。

    叶朔不温不火的在他的药鼎内烤着火,身边青石台上放着的原材料也没怎么动过,但他却一点也不像是着急的样子。

    他正随意的摆弄着药鼎内的火焰,“赤色流光鼎”啊,真是难得一见,能用它来炼制丹药,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周围的炼药师们,除了祈岚和叶朔,都十分严肃,正在认真的炼制着丹药。

    连外场的观众都会这肃穆的气氛所感染,变得不再喧哗了。

    这一次决赛所提供的原材料都是上等的,其实叶朔也是十分想全身心的投入在丹药的炼制中。但是没有办法,这一次的比赛对于他而言,不在于比出名次,或是证明自己的炼药水平,而是,要揪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叶朔的药鼎内,凭借着他灵魂力量的控制,火焰呈一种幽暗的绿色,若是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这暗绿色的火焰之中,盘旋着一层稀疏的气流,这气流不断的向外扩散着,朦朦胧胧,几乎将整个广场都笼罩在其中。

    一旦这广场之内产生任何异样的灵魂波动,叶朔都能第一时间感受到,不过现在,周围一切都很正常。

    当初在云星大师的办公室里面,叶朔祈岚,还有云星大师,三人对于祈岚身上灵降的问题讨论出了一个解决方法。

    当时的祈岚,对于接下来的炼药师大赛决赛,已经没有任何想法,冠军,谁爱当冠军就去当冠军吧。

    他唯一想的就只是不愿意变成一个如同傀儡一般的替罪羊,在别人的指使下,做出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云星大师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徒弟去冒这个险。

    但是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纵然祈岚不去参加决赛,临时退赛,也许他可以躲过这一劫。但是赤云世依旧在炼药师公会里,他的威胁仍然存在。祈岚身上的灵降也去除不掉。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如趁此将计就计,将他的阴谋彻底挖掘出来。

    于是祈岚又变成了一个诱饵。

    虽然此时的祈岚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但是他却没有推辞,无论如何,他并非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如果能够彻底粉碎了赤云世的阴谋,那么这个诱饵,他当的心甘情愿。

    云星大师虽然只是一个炼药师,但他同样有着极为强大的灵魂力量,在意念操控之术上也是颇有造诣。

    他在祈岚身上留下一道本命烙印,倘若祈岚一旦支撑不住,便可通过那道烙印,直接联系上云星大师的神识。

    云星大师只要感受到祈岚传来的信号,便立刻通过他浑厚的灵魂力量,切断祈岚身上的灵降之术,让他不再被施术者控制。

    而叶朔,他与祈岚同样在广场之上,他负责祈岚的安全,同时也是在祈岚身上的灵降之术切断的瞬间,锁定施术者的具体位置。

    意念操控虽说是无形无相,但却会留下施法的痕迹。一般痕迹一旦被人锁定,只要是灵魂力量足够强大的人都能够感应的到,炼药师公会的那些评委们自然也是可以觉察到,有人在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操纵整个比赛。

    又有炼药师失败了。

    广场上已经离开了十几个炼药师,几乎走了一半还多。

    那些离去的炼药师们,有人无奈地摇摇头,也有人气得面色铁青,还有人羡慕地看着那些依旧留在广场上的炼药师。

    周玲琅的额角又再次渗出了冷汗,无形的压力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压在了她瘦小的身躯上。

    这压力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周玲琅她自己。

    “‘无上增元丹’!我一定要完成!”

    此刻的周玲琅已经脸色煞白,在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她的药鼎内的火焰燃烧得极为旺盛。

    因为周玲琅急切的渴望快速的获得成功,一开始她就用上了全部的力量。

    诡异的黑色火焰在鼎内燃烧,当周玲琅那黑色火焰一经升起的时候,便获得了广场外围大量观众们的呼声。

    “黑色的火焰,居然是黑色的火焰!”观众们感慨道。

    黑火实属难得一见,也难怪这些观众们会如此激动,“这一场比赛真是没有白来!”

    “她是那个天才少女周玲琅啊!”有观众认出了周玲琅,更是满嘴的赞美之词。

    也许过去,观众们这样的赞美,会让周玲琅愈加的自信,但是这一次观众的赞美却无形中让她变得更为紧张,“周玲琅啊,所有人都在看着你呢,你绝对,绝对不能失败!”

    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此时周玲珑药鼎内的黑色火焰,已经萎靡了不少,燃烧的范围只有初始时的一半大小。

    为了维持黑火,消耗了周玲琅大量的灵魂力量。

    但周玲琅现在已经到了炼制“无上增元丹”举足轻重的步骤,她已经不可能放慢炼制的速率了,相反,她还要注入更多的灵魂力量进入药鼎。

    在这“无上增元丹”的雏形上,再加上“昊元散”,“石蕊花心”,随后再把它们融合于一处……融合于一处啊……看来还要增大……火焰燃烧的力度才行……

    再将这些原材料投入药鼎之后,周玲琅看起来已是摇摇欲坠,她自己也已经感受到,她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变得朦胧。

    “为什么……为什么那种讨厌的感觉又来了……”周玲琅口中所说的这种讨厌的感觉,这是她无比熟悉但又恐惧的眩晕感,这是她体力不支的信号。

    上一次的比赛中,周玲琅炼制那份“太阴回魂煞丹”时,同样也出现了这种感觉。

    那时的周玲琅死死的咬着牙关坚持着,坚持着,坚持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大脑一阵空白,随后她昏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后,得到的结果是……

    她失败了,她不但炼制“太阴回魂煞丹”失败,更是失去了晋级决赛的资格。以及,她被“太阴回魂煞丹”所反噬,受伤不轻。

    “不可以,这一次我绝对不可以再失败了!”周玲琅的牙齿猛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鲜血顺着齿印滴淌下来。

    这巨大的疼痛顿时让周玲琅几近昏迷的意识,在强烈的刺激下清醒了过来。但是这样的强撑,这个小女孩儿,又能坚持多久呢!

    此时,同样也有一个人在强撑。

    祈岚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本来他心里就紧张,也不可能好好地炼丹。但是,他也不可能想要跑到别人的药鼎前方去啊。

    当祈岚意识回过神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往身边人的药鼎前方跑去,还好他最终回过了神,夺回了意识的主动权,否则,还来不及向云星大师求救,他就要彻底被操控了。

    祈岚身边的那名炼药师,正是周玲琅。

    “已经开始行动了吗?”叶朔也已经注意到了祈岚方才不寻常的举动。

    他向祈岚传音询问,却得来一句,“我……我能够坚持得住……”祈岚嘴里说着坚持得住,但却是说的咬牙切齿的。

    评委台上,赤云世看起来很平静,但他的内心已经是咬牙切齿了,“你说什么!周玲琅她坚持不住了!?”

    “是的……师傅,玲琅师妹,恐怕……”充书瑶的传音顿时被赤云世打断,“我不论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周玲琅坚持到最后!”

    很快又是一道传音给充书瑶,“你不是还给祈岚那小子下灵降了吗!?可以动手了吗!要不先把那小子给我赶下台去!”

    充书瑶站在一堆人群之中,她向广场上望去。广场上的周玲琅已经游走在崩溃边缘,方才的融合没有成功,明明只差一点点了,却是因为周玲琅的灵魂力量不够,黑火差点熄灭而导致的。

    这下,不但是体力上,精神上周玲琅也都快无法支撑了。

    而评委台上的赤云世,还在和周围人谈笑风生。

    “那么……开始吧。”充书瑶逐渐隐没在了人群堆里。

    突然之间,叶朔感到心神一阵激荡!有一道新的灵魂力量进入了广场!

    凝神搜索着,这轨迹……是从评委台上传来的。

    这种感觉,的确应该是灵降术,但是充书瑶,什么时候去了评委台!?叶朔不动声色的搜索着,这方向……是赤云世?

    怎么会这样,叶朔大惑不解,灵降术的施术者,不是充书瑶,而是赤云世!?

    “师父,我担心他们会有所防备,而且,我现在已经开始操纵祈岚了,但是他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能是我的力量不够,师父,能否再助我一臂之力?”

    “哼!”赤云世虽然是冷哼了一声,但还是顺着充书瑶的牵引,将自己的灵魂力量输出体外。

    在赤云世看来,到目前为止,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着他的计划进行。“祈岚啊,祈岚,你怎么还不疯呢!”他不由得再次增加了输出的灵魂力量。

    “扑通!”有个人倒在了地上,但却不是祈岚,而是他身边的周玲琅。

    周玲琅最终还是因为身心俱疲而倒下,一倒在地上,她就抱着脑袋嚎啕大哭起来,嘴里胡言乱语,不知在说些什么。看起来模样十分崩溃。

    同一时间崩溃的还有赤云世,“周玲琅你这废物!你居然这都撑不住!”赤云世将冠军的希望,可是全部都押在了周玲琅身上。

    “有人倒下了!”主持人挥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卫,把崩溃的周玲琅带下去。

    那些侍卫刚走到广场上,还没靠近周玲琅,忽然又听到了“扑通”的一声。

    竟然是祈岚!他忽然之间暴目裂眦,就像是中邪了一般,对着身前的药鼎又踹又打。

    “炼药炼疯了?不是吧?”主持人看着祈岚,但又觉得不太对劲。

    此时的祈岚能够感觉的自己意识尚且清醒,但是他却无法辨别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他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行为那样,如同处在梦中。

    由于他意识尚且是清醒的,所以只要他一触碰本命烙印,他就能够向云星大师求救,切断他与施术者之间的联系。

    但是他却没有。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虽然祈岚此时身体也很难受,但他还是尽量拖延时间,让叶朔有足够的时间,将施术者定位。

    “居然是赤云世!”叶朔这下可以肯定,那强大的灵魂力量是从赤云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么说,赤云世就是施术者!?

    这与他们先前猜测的充书瑶全然不同,难道充书瑶只是用来转移目标的吗?

    既然发现了施术者,叶朔也不客气,他将他原本环绕在祈岚周身的灵魂力量,化为一面无形的盾,当赤云世的灵魂力量再度向祈岚袭去之时,叶朔将他的灵魂力量聚于盾上,顺着赤云世的轨迹,逆向而上,直接击打在了赤云世身上。

    原本的赤云世,没有想到周玲琅会在他弄疯祈岚之前失败,但是既然周玲琅失败了,他的徒弟不可能是冠军了,这场比赛对他已无意义,祈岚疯不疯都没有什么用了,他想停下对祈岚的攻击,却发现,他根本无法停止!

    就像是自己的灵魂力量在被不断的抽走,赤云世顿时明白了,他的行为也被人控制了!在向充书瑶传音,充书瑶没有回复之后,更是确信了这一点。

    而在他急忙向另一人传音之时,忽然感到一阵强大的力量在靠近自己,在他还未弄清力量是何处来时,只觉心口一阵猛烈的刺痛,那是一种直击大脑的疼痛感!如同五脏六腑被绞烂,浑身骨头被敲碎!

    “噗——”评委台上的赤云世喷出一口鲜血。

    台上的评委顿时一惊,赤云世看起来一切如常,身上也未有受伤的痕迹,为何会突然口喷鲜血!?

    “是他!”广场上忽然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却是叶琳。叶琳指着叶朔说道:“是此人攻击了赤云世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