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第195章 开始了
    此时已近午夜,冷月高悬。

    入秋了的天气,不似寒冬一般冷的凛冽刺骨,却能让人升起一股寂寥之情。

    充书瑶注视着无边的落木萧萧而下,寒风卷起了落叶,在她身边飘散着,她的目光在一片片的落叶之中游离着。

    她难得穿了一件并不艳丽的衣衫,那件衣衫,依旧是红色的,只是它看起来十分陈旧,似乎是被洗的已经褪色了,她就这样独自在寒风中裹着一件旧衣衫,独自站在一棵梧桐树下,她看起来满是心事。

    “秋风起,叶飘零,天涯何处归。”充书瑶口中淡淡的念着,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眼里似乎有着止不住的杀意,“马上,一切就结束了。”

    她轻轻拾起一片正巧落在她身上的枯叶,“好想变成落叶,随着风,永远的离开这里。”

    翌日,是本次炼药师大赛的最终决赛。

    决赛从正午开始,地点在栖霞山上。

    栖霞山危峰兀立,直入云天,每日黄昏日落西山之时,天空中的晚霞仿佛朦胧轻纱覆于山间,故名“栖霞”。

    同时那里也是一座灵气充沛浓郁的山峰,不能说天材异宝遍地,但奇珍异兽也不少。每年的炼药师大赛决赛都在那里举行,声势浩大,与之前的比赛规模全然不同,估计半个定天城的人都会来看热闹。

    同时炼药师公会的长老们,也会放下手头的一切事务,来到决赛现场,这是炼药师公会一年一度的盛会,没有特殊原因是不会有人缺席的。

    叶朔和祈岚很早就已出发,在前往栖霞山的途中,就可以看到山腰上站满了人,他们中间很多人并不是炼药师。都是定天城中或是周边城镇的百姓,挤在这山上,只为了前来观摩这场规模浩大的比赛。

    还有许多一看就知道是腰缠万贯的达官贵人。

    他们大多都坐在富丽堂皇的轿子中,带着随从侍女。轿夫们抬着轿子,艰难的在山路上行走着,更是让这山间小路在这所谓的气派排场中,变得更加拥挤不堪。

    栖霞山上并没有人为开凿出来的山道,都是一些由于人走的多了,才走出来的小道,加之栖霞山本身就有许多悬崖峭壁,想要上山也着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即便是这样在这一天,凡是有能力的人,必然会要上山,一睹这盛况。

    好在叶朔与祈岚两个人,是来参加比赛的,所以可以另走专用的通道。

    那专用的通道在栖霞山的北面。栖霞山的北面是一面垂直角度,几乎有九十度的悬崖。

    那悬崖几乎就像是被一刀劈开的,岩壁十分光滑,一棵草木都没有,光秃秃的伫立在那里。

    炼药师公会专程在那里修建索道,以做上山之用。

    叶朔抬头看着前方的索道,那索道直接就是直上直下,一点坡度都没有。

    他很担心的看了一下祈岚,“祈岚,这索道这么高,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叶朔问出这话之后就发现,此时祈岚的脸色已经煞白了。

    “每一年,我都要承受一次这样的恐惧!以前好歹还是为了通往我的冠军之路,心里总算是有些勇气的,但是现在冠军拿到了,心里的渴望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烈,我……我,我简直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说服自己登上这个‘死亡之路’!!”

    “‘死亡之路’?不要说得这么可怕啊。没关系的,摔下来死不了的。啊!……不对,不会摔下来的!”叶朔看着祈岚恐惧的表情不断扩大化,顿时改口。

    “这一次倒不是索道会不会摔下来的问题。”祈岚神情幽怨,“我都不知道这一次爬那么高是为了什么,明明上面还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我。”

    “祈岚,不要担心啦!师傅不是说了吗?虽然他没有办法彻底破除掉你身上的灵降之术,但是他可以在充书瑶对你施法之时,切断你们两者之间的联系,这样你就安全啦!”叶朔赶忙在一旁安慰他那个担惊受怕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师弟。

    叶朔犹记得昨天,当云星大师说出,“办法,我自然是没有。”的时候,祈岚差一点点就眼睛一翻,昏过去了。

    当时的祈岚,都想念一段大慈大悲咒来超度自己了,他都已经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时缺德事情做多了才会遇到这样的事,可是祈岚想来想去,唯一做过的不太道德的事情,也就是在拍卖会场给自己师父炼出的丹药抬价,以及给自己的师兄在饮料里下药。

    但是这两件事情,最终倒霉的统统都是他自己啊!!要说报应他早就已经遭受到了啊!

    “时间不早了,我们上去吧!”叶朔并没有在意祈岚的痛心疾首,“师父也说了,灵降之术并不会要人命,现在我们都已经做好了防御措施,不要太担心了。”

    祈岚听了之后,还想再说几句表达他其实没有这么脆弱的话,表明索道他还是会上去时,叶朔已经不由分说把他拽上了索道。

    于是乎,索道之上立马传来了祈岚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快放我下去啊!”祈岚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保险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不久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山顶,叶朔只觉视野顿时一片开阔,栖霞山的山顶,被人为改造成了一个开阔的平台,平台之大起码可以同时容纳上万人。

    “决赛,果真是不一样呢!”叶朔像一个观光客一般,四处游览着。

    在那偌大的平台之上,此时也略显拥挤。

    平台上除了有炼药师公会所派来的工作人员,也有一些炼药师们,不过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已经被淘汰了的。

    因为上一次的复赛,又刷下来了很多炼药师,这一次进入决赛的炼药师,只有三十人不到。

    祈岚向叶朔提起过上一次的比赛,进入决赛的起码有一百多人。

    这么看来,成为冠军的机会是三十分之一,看似概率更大了,但是他们两人心中都知道,这一次的竞争,远远要比之前的比赛更加强烈。

    如果之前的比赛,是炼药师们之间的竞争,那么这一次的比赛,更像是炼药师们之间的厮杀。

    祈岚示意叶朔不要再东逛西逛了,此时离正午还有些时间。

    平台之上,专门有一栋建筑,是用来给参加比赛的炼药师们休息的。

    建筑内有着独立的房间,叶朔与祈岚两个找了一间没人的房间进去。

    休息室很宽敞,布置的也特别舒适。说起来,自从炼药师大赛开始以来,祈岚已经连着三天没有睡好觉了。

    一来到这么舒适的休息室,祈岚向着软榻上一躺,眼睛闭上还没多久,就快要打起呼噜来了。

    叶朔虽说没有祈岚这么困,但是却受到他的影响,不自觉也开始打瞌睡,反正到时候比赛开始会有人通知,现在休息一会儿不也是挺好的吗?

    正午时分,平台上的日晷指针投影下的影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原点。

    在平台之中的最中心处,有一个略微下降的广场。这广场便是用于炼药师们进行比赛的场地。

    然而除了这广场上没有人之外,其他地方已经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尤其是离着广场较近的区域。人们都恨不得叠起来站着,毕竟离得越近,越是能够看得清楚啊。

    而虽然评委台离广场的距离有些远,但是由于位置较高,在评委台上,不但能看见广场上的一切,更能够看清整个平台上的一切。

    赤云世站在高处的评委台上,睥睨着台下的一切。

    眼前,平台上满是人群,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喧哗声,“真热闹啊。”他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这样的气氛,我最是喜欢了。”

    “云星大师,你觉得呢?这样的氛围你喜欢吗?”他转头向云星大师问道。

    此时的云星大师安然地坐在椅子上,“从一个炼药师的角度上来说,我更喜欢安静的环境。”

    “哦,是吗?可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纵然独自炼制出了旷世奇药,却无人知晓,多么可惜。不过就如同锦衣夜行,有何用?”赤云世看着评委台下的人潮涌动,心中一阵得意之感袭来。

    “如同锦衣夜行?炼制丹药并非是为了受人膜拜,有时候一枚完美稀有的丹药,需要花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炼制,能有这样的坚持,没有一颗淡泊宁静的心,又怎能做得到?太过急功近利,是炼制不出好药的。

    对了,赤云世,你似乎并没有炼制成功过六品以上的丹药吧。”云星大师回答赤云世时,语气不紧不慢,却是瞬间激怒了他。

    因为赤云世的确没有炼制成功过六品以上的丹药,闻言,他顿时只觉得心中激荡起一股强烈而极端的恨意,这恨意之中还夹杂着极度的不满与深层的嫉妒。

    但赤云世也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何况,很快,他就可以将云星大师彻底踩在他的脚下了。在手握紧了拳头之后,他又缓缓的放开,他正努力将这份恨意,狠狠的压下去。

    “云星,你得意些什么?”赤云世心里暗中说着,脸上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很快,不用过多久,你的徒弟们就会一败涂地,而我的徒弟,将会成为这一届炼药师大赛的冠军。

    以及……我将会成为这炼药师公会的会长!!”

    主持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只是这一次他的语气不再像以前那样油腔滑调,显得严肃了许多,毕竟这是最后的决赛了。

    “诸位,安静。”主持人的声音变得意外的雄浑有力,在这平台之上,经久不息,台下人群的喧哗声,也逐渐平息了下来。

    而随着他手中的动作,那中心的广场之上,忽然出现了几个暗门,几声轰鸣之后,广场上,升起了几十只药鼎。

    那些药鼎统一的呈一种暗红色,虽是暗红,色泽却并不黯淡,相反,还在这日照之下,熠熠生辉。

    “赤色流光鼎!?”四周围看的人中间,已经有人认了出来。

    “上一次的比赛,都没有用赤色流光鼎,这一次,公会还真是大手笔啊!”有人感慨道。

    “就是啊,居然还是这么多!真的难以想象,用赤色流光鼎炼制出的丹药,会是怎么个厉害法,今天没白来,可以大开眼界了!”

    “赤色流光鼎?”叶朔对药鼎没什么兴趣,搜寻一下被强制灌入的知识,赤色流光鼎也算是众多药鼎中较为高级的一种了。

    叶朔现在更关注的是身边的炼药师们。进入决赛的这三十不到的炼药师们正在步入广场。

    叶朔本来就不爱记人脸,基本上没什么他认识的人,但是见到了当初和他抢丹阳王骨石的叶琳,还有那时在叶琳身边的萧云峰。

    叶琳看到了叶朔,还瞪了他一眼,叶朔无奈苦笑。

    但是唯一让叶朔注目的只有周玲琅。那名天才少女,此时完全没有了昔日的自信。虽然她也尚且进入了决赛,但看起来一场的憔悴,似乎是压力很大的样子。看来之前的比赛,对她的打击真不小。

    “这一次的比赛内容是……”主持人虽然声音变严肃了,但还是不忘吊人胃口,在台下观众统统都屏住气等着他下文的时候,他偏偏不说,半天才说道:“此次比赛,众位炼药师,都炼制同一种丹药——‘无上增元丹’。”

    当主持人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台下有些懂炼药的观众已经开始发出感慨来,“天哪!难度这么大!”

    “无上增元丹”是一种六品丹药,品级不算是最高的,但是炼制过程极其苛刻,就连炼药师公会中的一些长老,也无法保证能够完全炼制出来。

    广场上的炼药师们听到了,也是脸色顿变。由于叶朔的知识是后天强行灌得,他每一次都要在脑内搜索一番才能得出结论,以至于在这比赛的炼药师之中,他看起来似乎很镇定。

    赤云世看在眼里,忽然对他起了杀心。纵然这只是叶朔的反应比别人慢了一拍而已。

    “由于比赛难度较高,所以,不要求各位一定炼制成功,最后评定,按照完成度来评定。”主持人说道:“那么各位,请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