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第193章 这是……!?
    偌大的炼药房里,原本还有些嘈杂。

    有着炼药师们相互说话,或是相互指责的声音,还有炼制丹药时,没有掌握好技巧,或是控制不好火候,从而使得药鼎正常发出的声音。

    但是此刻,在一道碧绿的火焰冲天而起,在火焰四周的4个药鼎同时倒地,发出一阵剧烈的响声之后。

    整个炼药房都彻底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因为这变故吃了一惊,时间仿佛凝固,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那平时一直大嘴巴的主持人,也是瞪大着双眼,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幸好叶朔四周的那四个药鼎,原本站在前方的炼药师们已经因为炼制丹药失败而离开,否则的话,倒在地上的可不单单只是周玲琅一个人。

    周玲琅只觉得四肢百骸一阵酸痛,她先前被巨大的能量风暴席卷起来,在她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又被能量风暴猛的掀倒,直接砸在了地上。

    痛,浑身上下都痛!无论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又是惊恐又是慌张,一下子连哭都哭不出来,四下张望着说道:“我要去找姐姐,姐姐在哪里?!”

    此时离开炼药房的充书瑶,由于听到了炼药房里的异响,正从大门外进来查看。

    周玲琅一见到充书瑶的身影,顿时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奋不顾身的爬起来,朝着充书瑶跑去,一边跑一边委屈地喊着:“姐姐,姐姐,我好怕呀!”

    充书瑶一见周玲琅要离开药鼎,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

    她对着周玲琅担惊受怕的可怜模样视而不见,忽然反手一挥,朝着周玲琅猛然拍出一掌,那一掌虽然没有直接打在周玲琅的身上,但其中蕴含了极大的灵力,光是那一掌所带起的劲风,就把周玲琅拍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周玲琅完全没有想到充书瑶会突如其来的给自己一掌,而且这一掌的力道竟然是如此之大,她半点防备都没有,硬生生挨过这一掌,后退了几步之后再也站不住,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周玲琅原本是想到充书瑶身边找安慰的,安慰没找成,反而被教训了,她委屈,又不知所措,想哭,但却又害怕,一个人坐在地上抽抽搭搭,暗中抹着眼泪。

    叶朔发现自己好像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连忙跑过去安慰周玲琅,“对不起啊,这力道是我没有控制好,我不是有意要吓唬你的。”

    周玲琅看到叶朔跑到自己身边来安慰自己,心里的委屈与惶恐顿时爆发出来,忽然就放声大哭了起来。

    “臭丫头,你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这严厉的声音是充书瑶的。

    周玲琅听到了充书瑶的斥责声,哭声都被吓得断断续续的,“姐姐,你怎么忽然对玲琅这么凶……”

    毕竟在周玲琅的心中,充书瑶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师姐,从来没有对自己动怒过,更别提出手打自己。

    然而这一次,自己被突如其来的能量风暴掀翻,又受到惊吓。可是,为什么,那个一向宠着自己的师姐会突然如此的生气!?

    “玲琅,现在是在比赛时间,你应该全身心专注于比赛才是。不过就是一些小变故,值得你这样吗?居然会惊慌失措成这样!?”充书瑶忽然冷笑一声,“一旦跑出了药鼎的范围,你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你难道不知道吗!?好好给我安安心心的比赛!”

    她这话说的斩钉截铁,周玲琅怯生生的看着她,此时她的脑袋里一片的混乱,但她还是下意识的点点头,“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接下来我一定好好的比赛……”

    方才被吓傻的主持人此时也差不多回过神来了,他捂着胸口,一副心神未定的样子。

    “好了好了,炼制丹药发生事故嘛,这种事情常有的,大家继续,大家继续啊!不要被影响了。”

    主持人慌忙打着圆场,又回头看向充书瑶,“好啦,这位充书瑶小姐,你失败了就不要再出现在比赛现场了。”

    在主持人说话的时间,又出现了一些身着黑衣的侍卫,大约十几个人,开始处理叶朔身边那倒下的药鼎。

    主持人走向叶朔身边,问他道:“你炼制的丹药这是失败了呢?还是成功了?”

    “是否成功还是失败,我倒也不能确定。”叶朔回答道。

    “不能确定是什么情况,炼制出来了就是成功,没炼制出来就是失败。难道还有既成功又失败的?你到底炼没炼出来呀!?”主持人有些不耐烦。

    “主持人,你看。”叶朔说着,缓缓摊开手掌,手中的丹药是他刚刚从药鼎里取出来的。

    随着他手掌的摊开,一种淡绿色的光芒逐渐散发出来。当叶朔将整张手掌摊开之时,只见一颗碧绿色的丹药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中。

    那颗丹药不大,只有人的手指甲盖那么大,而那绿色的光芒并不是丹药本身所散发出来的,而是那碧绿的丹药周围,缭绕着一层淡绿色的雾气,这雾气并没有随着叶朔手掌的打开而散发出去,相反,依旧在丹药附近缓缓的流动着。

    “这,这是……?”主持人吃惊地看向这颗丹药,他控制不住的拼命往那颗丹药面前凑去。

    “这颗丹药……”主持人仔仔细细地查看着这颗碧绿的丹药,这小小的一颗丹药之上,居然还有着细密的花纹。

    那花纹并不繁复,以丹药的某一点作为中心处,向外延伸出去,如同一朵小小的兰花。而兰花的每一片花瓣上,都还有着更加细小的纹路。

    主持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似乎在想些什么,最后直接将手伸了上去。

    当主持人的手指靠近那碧绿丹药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心神激荡,就像是自己的灵魂突然震颤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

    而靠近那碧绿丹药的手指,能略微感受到一丝凉意,虽说是凉意,但是这与将手指放在冰块上的感觉不同。将手指放在冰块上,能够非常直接的感受到冰冷的寒气,从手指之上传来。

    但是这碧绿丹药上传来的凉意,似乎仅仅只是浮在手指上的那一层皮肤上,给人一种无比清爽的感觉。主持人不由得把自己的手在那丹药上多放了一会儿。

    忽然之间,主持人的脸色大变,他急忙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并且同一时间,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呜哇,我的手指!”

    他把手指握在胸口,表情是欲哭无泪。因为此刻他的手指已经是寒气入体,那真是一种天寒地冻,冰冷刺骨的感觉。这是真正的刺到了骨头里面,主持人疼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丹药……!这丹药是‘太阴回魂煞丹’啊!”

    当主持人喊出“太阴回魂煞丹”之时,不但周围的炼药师们愣住了,连叶朔也是一愣。

    “这就是‘太阴回魂煞丹’吗!?”叶朔吃惊的看着手中那碧绿的丹药,虽然的确看起来是古怪了一些,不过……

    因为叶朔听说过周玲琅炼制“太阴回魂煞丹”失败的事情,毕竟连周玲琅这样的天才炼药师少女,都无法完成的丹药,自己一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炼药师怎么可能会炼制的出来呢!

    “那个……主持人你是不是看错了呀!”叶朔十分怀疑的看着主持人。

    “我看错了,这怎么可能!”眼见叶朔在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主持人立马气得跳了起来,“这是不是‘太阴回魂煞丹’我会认不出来吗!?”

    “不过……”主持人忽然低头想了想,“这一次比赛所给的原材料都是一品或者二品品级的原材料,你居然会炼制出‘太阴回魂煞丹’这样的五品丹药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里,主持人微微眯起双眼,“你不会是在原材料里面偷偷做了什么手脚吧!还是说你用了自己所带来的原材料!?”

    “不可能,不可能的。”说这话的是周玲琅,“太阴回魂煞丹”,在座的所有人之中,这六个字,对她而言的打击是最大的。

    那个12岁的天才炼药师,从未有过炼制丹药失败的记录,但是却偏偏,却偏偏在一场众目睽睽的比赛之中,她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不是因为粗心,也不是因为大意,而是因为真正的实力不够,她炼制失败了。

    纵然周玲琅的自尊心不允许她有这样的失败,可是失败了,终究是失败的,“太阴回魂煞丹”,也成了她内心中的不可说。

    但是这一次却有人当着她的面,炼制成功了,这“太阴回魂煞丹”!

    还是一个她以为并不起眼,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的人炼制出来的!

    原本还倒在地上的周玲琅忽然挣扎的爬了起来,她跑到了叶朔的前方,死命的盯着他手掌中那颗碧绿的丹药。

    “没错没错,真的是它……居然,居然……为什么!?”她忽然又腿一软,再次跌倒了下去。

    “周玲琅,这位炼药师炼药的时候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吗?”主持人看着周玲琅,指了指她身边的叶朔。只要周玲琅一旦指证叶朔,主持人就会立马以叶朔作弊为由,判他失败。

    “可疑的举动?”周玲琅苦笑一声,“我是多么的希望,他是通过作弊,才炼制成功的……可是我一直站在他身边,我会不知道吗?”她忽然又捂住眼睛哭了起来,声音也再度哽咽,“即使是我,就算我有更好的原材料,我不是还是照样炼制不出来吗?”

    看着周玲琅这副模样,主持人沉默了一下。虽然说,运用一些品级较低的原材料,来炼制一颗五品阶级的丹药来,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不存在,毕竟这个世界上,是有真正的天才存在的。

    主持人说道:“‘太阴回魂煞丹’,是‘太阴回魂丹’中最高级的一种品类,比赛要求炼制的是太阴回魂丹,所以,炼药师叶朔,你成功了。恭喜你晋级决赛。”

    主持人自顾自地鼓起掌来,由于比赛的复赛,是按照规定炼制所规定的丹药,所以并没有评委,主持人既是主持又是鉴定师。鉴定师一旦鉴定炼制成功,那么那位炼药师便自动晋级决赛。

    听到主持人那句“恭喜你晋级决赛”时,剩余的炼药师们议论纷纷,更多的是感慨。因为叶朔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炼制成功的炼药师。

    “这人是谁呀,好像以前都没有见过呢?”底下的炼药师们开始窃窃私语。

    “是啊,好像是第一次来参加炼药师大赛。”有炼药师附和道。

    “哎,你们不知道吗?这位是云星大师新收的弟子啊!我听说连祈岚都要叫他一声师兄呢!”少数知道叶朔身份的炼药师,此时向周围众人说道。

    “原来是云星大师新收的弟子,怪不得这么厉害!云星大师真是慧眼识英才呀!”一众炼药师们纷纷应和。

    “慧眼识英才……吗?”叶朔看了看手中那颗碧绿色的丹药,连他自己也没有从炼制出“太阴回魂煞丹”这一震惊的结果中回过神来,“我难道真的还挺适合炼药的?”

    主持人快步走来,但他似乎很不愿意靠近叶朔手中的丹药,“你是这丹药的主人,它自然不会冻伤到你,但对其他人而言,这可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物品,快点把它收好。”主持人站在离叶朔一米远的地方,“这枚丹药送你了,算是比赛的纪念品。”

    主持人又走到周玲琅身边,一把把她拎了起来,“比赛还在继续呢,各位,时间还有剩余,千万不要放弃。”

    此时在炼药房之外,充书瑶被人拦了下来。拦住她的那人,正是赤云世。

    “书瑶,告诉我,为什么你失败了?”

    充书瑶美目低垂,缓缓抬起头来,“师父,对不起,是我太心急,所以一时大意了。”

    “哼!”赤云世冷哼一声,“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