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第192章 回魂丹的炼制
    炼药房中,基本上没有什么炼药师在安安心心的炼制丹药,他们大多都心神不宁,毕竟离自己最近的,就是自己比赛最大的竞争对手,谁能安心得了。

    才不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有炼药师闹得不可开交了。

    “把这‘换骨粉’给我交出来!”忽然有炼药师大喝起来。

    “切,已经在我手上的,凭什么给你?”与他一组的另一名炼药师冷笑一声,并没有交出“换骨粉”的意思。

    却不想原先那名炼药师不愿罢手,两人居然扭打在了一起,胡乱推搡间,一时失手,直接是把“换骨粉”扔进了药鼎!

    那两名炼药师一时间也是呆住了,面面相觑一会儿,发现已经没有补救的必要了,顿时又对对方怀恨在心,“都是你的错!!”两人又开始撕扯在一起。

    主持人慢悠悠的靠在墙上,说道:“把这两个丢人现眼的家伙给扔出去。”

    很快炼药房里来了一群黑衣卫兵,将那两人不由分说的撵了出去。

    这么一来,炼药房里安静不少,互相看不爽的炼药师们也不闹出什么太大动静了。

    叶朔那里气氛倒是一直很缓和。

    周玲琅在一旁自顾自的忙来忙去,没怎么刁难叶朔。

    叶朔将那缩小版的夏枯草放在手中仔细打量,虽然看起来的确小了很多,但……按照他的记忆,这的确是夏枯草的模样,可能离开土壤太久了,它没有了那种皎洁饱满,光彩夺目的感觉,但是它依旧兀自散发出幽暗的光芒。

    还有那层层叠叠水莲似的相互簇拥着的白色花瓣,和那种似有似无的幽雅香味,都像是夏枯草的属性。

    当初寻找夏枯草费了叶朔好大的力,自然也就印象深刻了。

    如果这真的是夏枯草,夏枯草一向只生长在潮湿阴凉的地方,本身的属性也是极阴寒。这么说来,倒是符合“太阴”的属性。

    但是除此之外,叶朔又在原材料里找找寻寻,除了夏枯草,叶朔再没有找到什么属于阴性的原材料。

    看来这夏枯草就是炼制“太阴回魂丹”最重要的药引了。

    但是除去最重要的那一味药引,成功炼制出一枚丹药,同样需要配方药材的配合。尤其是那丹药名称中含有“回魂”这两个字,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叶朔看向原材料,原材料中已经有一些被周玲琅拿走了,不过被她拿走的,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原料,叶朔倒也不在意。

    此时,已经陆陆续续有炼药师离开炼药房了,他们都失败了。

    毕竟每种原料各自都只有一份,一次炼制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了比赛的资格。也有的炼药师是被同组人连累的,因为抢走了同组炼药师的原材料,不但自己炼制失败了,同组炼药师也会因为没有原材料而跟着失败。

    很多炼药师们离开炼药房之后,恐怕要在外面约个时间,打上一架了!

    炼药房里,差不多已经离开了十几个炼药师。

    “哎呀,我失败了呢。”

    这句话,那些失败离开了的炼药师大多都说过,只不过,这一次是一个娇媚的声音,而且从她的语气中听来,她似乎既不难过也不遗憾,她不但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相反语气中还带有着一丝的愉快。

    “那么,祈岚你要好好加油啊!玲琅师妹还在决赛等着你呢!”充书瑶说完这话,也不再停留,迈开步子,朝着炼药房的大门走去,离开的时候,她路过了叶朔的身边,还冲着他挥了挥手。

    “姐姐,你怎么失败了!?”说话的是周玲琅,她看起来特别的震惊与不安,在她的心目中,充书瑶同样是一个实力强大的炼药师,只是决赛而已,怎么会让她失败。

    周玲琅不由得想到了与充书瑶同一组的祈岚,“莫非是他暗中下手,弄了什么古怪的伎俩,让自己的师姐炼药失败的吗!?”

    周玲琅越想越是觉得这样的可能性极大,“姐姐与祈岚,这两人实力相当,为了打入决赛,那个祈岚,也为了保持住自己冠军的头衔,还没来得及等到决赛,就趁着复赛他与姐姐分在了同一组的便利,对姐姐使了什么手脚,让姐姐淘汰,这样他在决赛时,也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如果真是这样!哼!”周玲琅越想越气,“祈岚!我一定要在决赛中打败你!为了姐姐报仇!”

    不只是周玲琅,其他炼药师们也显得特别的震惊,“怎么会?连充书瑶都失败了。这可是赤云世大人的徒弟呀!”

    “是啊,连充书瑶都失败了。”有些炼药师担心的看着自己的药鼎,“会不会我也炼制失败呢!?”他们本来就信心不足,现在更是受到了打击。

    台下的炼药师们窃窃私语,但是还有个人表示一点都不惊讶。

    祈岚没好气的看了一下自己身前的药鼎,“把原材料这样一股脑的扔下去,火候也不加以控制,更别提考虑药材之间的相互牵引作用,炼制的时候也不关注药材在鼎内的状况,这样不失败才怪。

    以充书瑶的能力,怎么可能会犯这样的错,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祈岚拍了拍脑袋,“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让我赢?为了能够让我在决赛中能与周玲琅正面对决吗?”

    祈岚不经意间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周玲琅愤怒的双眼,“奇怪,她为什么这么生气的看着我,又不是我让充书瑶失败的。”但是他忽然又想到,“难不成这是在示威?哎,小孩子的想法,果真是琢磨不透啊……”

    不过没有了充书瑶在身旁,祈岚一下子觉得轻松不少,此次比赛,他想要炼制的是“开阳蓄力丹”,同样也只是二品丹药,只不过并不常见。但这也难不到祈岚,时间就在祈岚专心的炼制过程中,一点点的流逝。

    “喂,你在干嘛?”说话的是周玲琅,“你能快一点吗,我要用药鼎了,你快点弄好之后让给我!”

    叶朔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此刻的叶朔的神识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之中。

    叶朔把自己的神识融入到了药鼎之中。

    这样说起来有些奇怪,因为他之前只尝试过将自己的神识靠灵魂力量的把控,融入到他人的意识之中,从而做到思人所思,窥人所想。

    但是人是活物,药鼎却只是一件死物。没有生命的物体,谈何来的思想?叶朔也是第一次将自己的神识融入一件没有思维的物体之中。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是的,融入药鼎,叶朔现在觉得自己的感觉就像是化身成了一个药鼎一般。

    他变成了一个药鼎,而药鼎之中用于配制丹药的炉火,在他灵魂力量的控制下,熊熊燃烧着。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自己控制着火在烧自己……

    除去这些诡异而又微妙的感觉,叶朔集中精神,细微的感受着药鼎里原材料们的变化。

    夏枯草由于烈火的焚烧,已经开始逐渐变形,而它其中蕴含的能量也逐渐开始散发出来。

    它像天空中的云朵一样,肆意地浮在药鼎之中。而药鼎由于叶朔有意识的操控,很好地保留住了夏枯草释放出的能量,不被挥发掉。

    由于夏枯草的属性呈阴性,它所释放出的能量,同样带着一丝极其阴寒的气息。

    叶朔的肉眼无法看清药鼎之内的情况,但由于神识的融入,药鼎之内的情况已经在他的大脑内构建出来。夏枯草那带着阴寒气息的能量,随着炼制的进行,已经逐渐化为实质。

    那是一种呈半透明状的液体,黏连性很好,没有在药鼎之内四处流淌。叶朔正在想办法让它凝固起来,成为固态。

    为此,叶朔开始在药鼎之中,加入一些能够用于粘合的原材料,将原材料放进去以后,那半透明的液体,很明显的产生了变化。

    那半透明的液体,本来是呈圆形滩开着的。由于粘合原材料的缘故。它开始四下收紧,逐渐变成一个圆锥形,并且还在继续向中心聚拢着。

    而至于丹药中,“回魂”两字的话,唯一有一点关联的,就是“玉清化神丹”了,叶朔从所被灌输的大量知识中,寻找到关于“玉清化神丹”的一些资料。

    而“玉清化神丹”正好可以用原材料中的“地灵玄”和“茯苓散”,再加上“玄光山茱萸”的结合,可以炼制出来。

    其实原材料之中还少了一味用于将药引们有机结合起来的粘合剂“石光散”,不过由于炼制烤鱼丹时的经验,叶朔决定到时候使用融合灵技强行把它们融合在一起。

    这些原材料所炼制而成的“玉清化神丹”,通常会用于一些受到灵魂攻击的病人的治疗中,有些受到灵魂攻击的病人,会因为承受不住攻击而魂飞魄散。

    “玉清化神丹”所起到的效果是让服用者保持意识清醒,有一种固定魂魄的作用。

    虽然固定魂魄和回魂还是有所区别的,既然是可以让魂魄固定住,不魂飞魄散,不就是等于让灵魂回来吗?

    其实叶朔想的这些,都是他的强词夺理。但由于这是唯一与“魂”字相关联的药材,叶朔现在也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叶朔正完全沉静在他的“太阴回魂丹”的炼制过程中。

    可是身边却有人等得不耐烦了。

    周玲琅坐等右等,等着叶朔向自己回话,见到叶朔不理自己,她本来就是小孩子性情,急躁的周玲琅顿时开始不开心了,“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我?”

    周玲琅看了看叶朔,叶朔还是微闭着眼睛,好像在神游物外,对自己的询问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

    周玲琅很不开心地拍了叶朔一下,“你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炼制过程啊!?”

    叶朔看起来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这一次仅仅只是看起来没有反应而已。

    “玉清化神丹”差不多完成,叶朔正在将它融入到夏枯草所提炼出的那半透明固体之中。

    这个过程叶朔不敢怠慢,如果融合成功的话,那么这枚丹药便大功告成。

    如果失败的话。由于这两种原材料是叶朔使用了融合灵技强行将它们挤压在一起的,一旦失败,融合灵气就会无差别地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这巨大的能量,别的不说,光从小的来说,叶朔前方的这个药鼎绝对是灰飞烟灭了。

    而此时的叶朔正在把自己的神识融入在这药鼎之中,他此刻又是精神高度集中着的,一旦药鼎破碎了,他的灵魂只怕也会受到不小的损伤,头痛个半天应该是肯定的了。

    所以虽然叶朔对于周玲琅的问话感到很麻烦,但他也抽不出时间去回答她,只要这丹药炼制成功了,这小丫头,她爱怎么样,就让她怎么样去吧!

    但是周玲琅却是完全不知道叶朔心里在想些什么,只当他是不愿意理睬自己,更是心里大为恼火。“你再不回答我的话,我就把……”周玲琅看了看石台上剩下的原材料,“我就把这些剩下的原材料统统都扔进药鼎里面,让你的炼制功亏一篑!”

    周玲琅嘴里说着,手上居然是真的要将那些原材料扔进药鼎。

    此时的叶朔还是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极为的阴沉。

    就在周玲琅动手之时,忽然,叶朔前方的药鼎火光大盛,碧绿的火焰可以说是冲天而起,直接冲上了炼药房的天花板,不但如此,碧绿火焰冲出之时,还裹挟着巨大的能量飙风,那猛烈的旋风向外扫射而出,离得近的周玲琅全无防备间,顿时被掀翻在地。

    叶朔药鼎附近的药鼎也被这阵强烈的能量风暴,震得直接倒在了地上。要知道,这些药鼎起码有几吨的重量,平时移动它们,还需要特殊人员用上特别的功法,现在却是被直接掀翻,可见那能量风暴有多强大!

    但是处于风暴中心的叶朔却是稳如泰山,他缓缓的睁开眼睛,表情似是有点担忧,“奇怪,明明是成功了,但是怎么,这好像不是‘太阴回魂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