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第190章 灵降
    幽暗的小房间内,充书瑶独自坐在椅子上,她的身前,放着一个小桌,桌上有一香炉,精巧别致,炉上的雕刻别具匠心,此时香炉中正升起着袅袅烟气。 那朦胧的烟先是垂直向上,随后四下散开,整间小房内满是烟气缭绕。

    充书瑶似乎是很享受,她的眼睛微闭着,像是在歇息,而后,忽然她的眼睛缓缓的张开,轻抬起手,手指轻巧的在这青烟中挥动。

    这青烟仿佛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充书瑶手指的挥动中,竟是聚成一团,在她的指尖翻转缭绕。

    青烟舞动着,聚在一起后,仿佛勾勒出了两个人影,那两个人影飘飘忽忽,形同鬼魅,又是朦朦胧胧,时隐时现。但是若是细加分辨,尚且能够分辨得出来,其中一个,是祈岚的模样,而另一个,竟是赤云世!

    这两个由青烟组成的人影,虽然看起来是相对独立的,但是,在他们身影的底部,青烟依旧相连着,朦胧的青烟缓缓流动着,它们仿佛一根长线,将那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充书瑶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神情似乎有些在笑,她很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她再度挥手,青烟顿时四下散开,那两个人影也瞬间消散。

    不过青烟又很快的聚拢了,这一次,只有一个人影,那人影缓缓的靠近充书瑶,是祈岚的模样。

    “祈岚啊。”充书瑶说道,“你要听话,知道吗?”她笑着伸手抚摸上了那虚晃的人影,“千万不要让我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她说话间,脸上的神色,竟是隐隐有些落寞。

    “哎……”她叹了一口气,“师父啊,有时候,我也有些略微的舍不得你呢。”她说着,忽然又冷笑一声,“可是你什么时候舍不得我过呢!?”

    很快,她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时间不早了。”她再度摆摆手,此刻的青烟化为了一层雾气,向上空飘散,彻底消失在了一片虚无之间。

    此刻夜已经深了。

    但是祈岚在房里,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说起灵降……”他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不堪回首。

    所谓灵降,亦是邪术的一种,不过,它一般更多的被称为巫术。

    灵降,施法的术士通过自己的意志力与精神意念,令被施术者产生幻觉,或迷失意识,做出匪夷所思的怪事来。

    这类的巫术,功效十分快速,能在瞬间控制住一个人的意志,做出他原本不想做的事情,甚至能够按照术士的操控,完成术士所命令的事情。

    但这又与束魂术不同,所中束魂术的人,如同傀儡,全无半点自我意识,而所中灵降之人,平日里与正常人一样,只有在术士开始操控被施术者之时,被施术者才会感到精神异样。

    不过,使用灵降的术士,通常是术士之中,法力较为高强的一群,只是一旦术法被破,也是会被其术法反噬得最厉害的术士。

    因此,使用灵降的术士绝不轻易出手下降,一下降,对方必然逃生无门,只能任术士予取予求,直至术士解降,或有高人出手破降,才能逃出生天,脱离对方的掌控。

    叶朔低头沉思道:“那当初,你是怎么破解灵降的?”

    祈岚摇头:“不是破解,而是充书瑶她当初根本没有成功。因为起先我听到过充书瑶是巫术师的传言,所以一开始就对她有所防备,因为不知道她会用些什么手段,我提前服下了太虚碧玉神丹,太虚碧玉神丹可以在服用者的灵魂之上,加注一道防御,免受精神力控制的干扰。

    我本来想的是有备无患,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当时,应该是在比赛之前,我就感到头晕目眩,而且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轻语,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说什么我听不清,但是总之我精神很差,完全集中不起来。

    后来,到比赛时,我突然就发现,我不能控制我自己的行为了,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指使我的动作,我想那时,她应该已经发动了咒术。

    但是由于我先前服用的太虚碧玉神丹,可以帮我抵御近距离咒术的操控,所以很快,我的精神就恢复了,我这才发现,原来我正在把原料随意的往药鼎里扔,幸好我醒来及时,没有全部扔进去,但也损失不小。

    以及,那个在我耳畔低语的声音,是充书瑶的。但是由于是巫术的操控,我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所以这件事情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之前海选我一见到充书瑶就想跑。巫术的施法,需要施术者与被施术者两者之间相互的接触。上一次,在我全无防备之间,被她拍了一下,这一次,我都没有和她说过太多的话,怎么会……

    哎,其实灵降术什么的,我也真的不算了解,这么久时间过去了,她的术法更加强大了,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要是真的又被她下了灵降术……”祈岚踹了踹墙壁,“好想一脚踹死她啊!”

    “但是你踹不到她。”叶朔还补了一刀。

    祈岚整个人都泄了气,“师兄,万一充书瑶她在比赛时,向我下手怎么办!?”

    叶朔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反而是疑惑道:“祈岚,你是唯有在充书瑶给我们药鼎的那段记忆时感到思维不清?”

    “是啊,我之前精神一直都很正常啊!只有那个时候……”祈岚向着叶朔眨眨眼睛,“我真的答应充书瑶了!?”

    叶朔点头:“千真万确!”

    “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好像那时的自己不是自己一样……”祈岚无力的垂下头,忽然又跳起来:“啊!该死的充书瑶!”

    “那现在,要是再服用太虚碧玉神丹,还有用吗?”叶朔问道。

    “这个啊?应该是没用了。太虚碧玉神丹能起到的作用也只是预防而已,按现在这么个情况,充书瑶她早就已经施术成功了。”祈岚无奈的摇摇头。

    “说起来我对巫术之类的,也不是很了解。不过祈岚,照你所说,这是一种可以控制人行为的术法,并且是施加在灵魂之上的?类似于精神力量这种?”叶朔像是想到了什么方法。

    “应该是的吧,当初我被灵降之后,也是特地查阅了一些资料。”祈岚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在你身上施加一道灵魂力量,一旦你行为有所失控,我也可以很快觉察到,虽然无法彻底解决灵降的问题,但也能够稍稍预防一下。”

    祈岚无奈抓了抓脑袋,“似乎也只有这样了……”他无力地趴倒在床上,“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倒霉啊!”

    第二天,晨曦微亮。

    祈岚再一次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睡眼惺忪的望着窗外,他已经两天没有睡好觉了,“早知道,就不来参加这个什么炼药师大赛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是啊……”叶朔站在他身旁,同样精神不佳,“早知道就不来参加这个什么炼药师大赛了。”

    他们两个都一晚上没有睡觉。

    祈岚是因为胆战心惊,担心着充书瑶会控制他,所以怎么也睡不着。

    叶朔则是被祈岚烦的。

    祈岚抓着叶朔的手,一脸的担忧,“万一充书瑶施术的手段越来越高超了,师兄,你在我身上施加的灵魂力量并没有检测到怎么办?万一充书瑶很恶趣味的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一堆很丢脸的事情,那我简直不要活了!!”

    当时的叶朔实在困的不行,本想随便应付他几句,没想到祈岚还来劲了。祈岚脑洞大开,想了一大堆奇怪的情景出来,请教叶朔各种各样的解决方式。

    于是,就在祈岚的胆战心惊与叶朔的烦躁中,天亮了。

    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窗内的两人无奈的看着那欢快的鸟儿们。

    “我觉得这一次,复赛我是一定过不了了。”叶朔耷拉着脑袋,“到现在为止还是一点想法都没有,我想,我要不做个好人,把原材料统统都给和我分一组的人。”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也把原材料统统都给和我分在一组的人好了。”由于太久没有休息,祈岚的脑袋里昏昏沉沉,说完这话之后,他才忽然反应过来,“这怎么像话?师兄,师父可是对你寄予厚望的!万一我因为充书瑶的阴谋而被刷下复赛,你可要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向冠军冲去啊!”

    “冠军,开什么玩笑。”叶朔很震惊的看着祈岚,“要我得炼药师大赛的冠军……我觉得,还是解开充书瑶施放出的术法比较容易一些。”

    两人就这样一边吐槽着一边吃过了早饭,随后来到了炼药师大赛复赛的地点。

    复赛的地点,就在炼药师公会的炼药房里,炼药师公会中,有许多的炼药房,这一次举行比赛的是其中最大的那一个,为了比赛,此时它已经重新装修过,多余的药鼎统统被搬出。

    空旷的炼药房里仅仅放了五十个统一规格的药鼎。

    “这么说进入复赛的,只有一百个人?”叶朔看着药鼎说道,他本来以为进入复赛的,会有很多人。

    “是啊,本来海选的淘汰率就高。”祈岚回答道。

    “我记得海选是有一万多人呢!?这么说,我的成绩还算不错?”叶朔心里想着,顿时觉得自己其实在复赛中被淘汰出局,也不会太难看。

    “师兄,你不会又在产生什么消极的想法了吧!”祈岚很可疑的看了一眼叶朔,“你可是要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加油的。”

    就在两人说话间,比赛的主持人出场了,他一上来就说道:“各位有幸进入到复赛的炼药师们,不要太过开心了。”果真,这主持人还是海选时的那名主持人,说起话来还是有够欠揍的。

    “这复赛,才是真正厮杀的开始,各位要做好准备。”主持人一边说话,一边降落在了炼药房的中心处。

    但他并未落在地上,而是身体呈悬浮的悬在半空中,在半空中,如同走在平地上一般平稳,他还不断的左右走来走去。

    叶朔歪头说道:“看样子,这个主持人还挺有两下子的,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悬浮在这半空中。”

    叶朔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那主持人使用了灵技,但是能把灵技使用到这种程度,叶朔想了想,即使是自己,也无法做到那么平稳。

    祈岚拉了拉叶朔,指了指那主持人的上方。

    叶朔抬头望去,竟然是两根细线拉着那主持人,“好吧……”

    此时的主持人已经又讲了一大段的废话,最后他说道:“好了各位,现在分组名单已经出来。大家按照编号,站立到自己的药鼎前方。”说着那主持人手一挥,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层巨大的半透明的薄雾。

    薄雾之上,开始浮现出一行又一行的名字与分组来。

    一听到名单已经出现,炼药房里的炼药师们连忙抬头望去。

    祈岚也在其中仔细的搜寻着自己的名字,当他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也一同看到了与自己同一组的那人的名字。

    “我去啊!”祈岚几乎是毫不顾自己形象的就叫了出来,“怎么会是她?!”此刻的祈岚,完全可以用表情面目狰狞来形容。

    叶朔抬头望去,在祈岚的大名旁边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充,书,瑶。

    “唰——”的一声。

    那悬空在半空中的主持人忽然一个重心不稳,身体歪斜了下来,他非常惊恐地抓着衣袖,“快把我,快把我放下来呀!”原来是吊着他身体的两根细线,其中一根被割断了。

    而那根被割断的细线,是被祈岚扔出去的灵石割断的,“我生气啊!”祈岚在原地抓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祈岚。”女人娇媚的声音响起,“接下来,可要多多指教了。”充书瑶笑着走向祈岚,叶朔在旁边向祈岚用眼神示意,一副“我会在精神上支持你”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