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第189章 晋级成功
    炼药师大赛的海选总算是结束了。

    叶朔与祈岚脸上浮现着原来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的表情。

    不过,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尤其是当那白发白眉的评委说:“我能尝尝吗?”的时候,叶朔的感觉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犹记得当时,他正想阻止,那年迈的评委已经丝毫不在意的把他那枚烤鱼丹给吞了下去。叶朔当场石化在主席台下。

    “应该不会吃出些什么问题吧?”叶朔还在安慰着自己。

    没想到那年迈的评委吃下烤鱼丹之后,竟是流出了两行清泪!

    “弘深长老!你怎了!”周围的人连忙将那年迈的评委围了个水泄不通,评委主席台上一时间混乱无比。

    “不是吧,我顶多加多了一些防腐剂而已,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叶朔也想挤上去看个究竟,但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维护秩序的侍卫们一把拦住。

    “别想跑!”侍卫们喝到。

    “我没想跑啊……”叶朔站在原地张望,心里嘟哝,“我要真想跑,你们人再多也拦不住。”

    评委主席台上,混乱的人群逐渐平息了。

    弘深长老被人扶在了椅子上,周围众人一脸关切,“弘深长老,你感觉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吗?”

    被询问的弘深长老坐在椅子上,好像沉浸在一种令他不愿离开的氛围中,他缓缓的张开了流泪的眼睛,一一扫过众人关切的脸庞,说道:“啊!真是太好吃啦!”

    一时间,整个评委主席台上,鸦雀无声。

    或者可能,有乌鸦飞过的声音……

    原本脸上还带着一丝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笑容的赤云世,瞬间把笑给憋了回去,以至于他的脸部表情显得有些扭曲。

    他僵硬的开口道:“弘深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弘深长老摆摆手,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那枚烤鱼丹中,无限回味着。

    此时,评委主席团下,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天哪,弘深长老,吃东西了!”

    “而且这次居然没有吐?好神奇啊!”

    “这是个什么情况?”叶朔回头望向祈岚。

    “这个嘛……”祈岚也是张大了嘴巴,看着评委主席台上发生的一切,“那个……关于弘深长老的事情,要从二十年前说起吧。”

    在祈岚絮絮叨叨的叙述中,叶朔总算是明白了弘深长老身上发生的事情。

    二十年前,弘深长老修炼辟谷龟息之术,不食五谷,吸风饮露,闭关整整十年,滴水未进,粒米未沾。

    但是出关之后,弘深长老非但没有能够乘云气,御飞龙,相反,他开始无比怀念食物的味道。可是,此刻的弘深长老因为太久未进食,竟患上了一种名为“厌食”的不治之症。

    所谓厌食之症,每当吃饭时,就会不自觉地浑身难受,明明心里想吃饭,身体的反应却是想吐。

    此症状药石难医,弘深长老寻访各家名医,皆是未果。幸而弘深长老根基深厚,尚且可以通过调养生息,吸纳天地灵气滋补身体。

    但是弘深长老也曾仰天长叹:“人生在世,若是不能尝到美食,还有何意义可言!”

    所以这一次,弘深长老尝到了叶朔所炼制的烤鱼丹,他是多么的激动,“我果真,还是看不破这滚滚红尘啊。果真,鱼啊,还是烤着最好吃!”

    于是就这样,叶朔晋级了海选,进入复赛。

    当然,也有人不服气的,比如说赤云世。

    “这根本就是在瞎胡闹!”他怒气冲冲,“这是炼药师大赛,又不是厨子大赛!照这样下去,以后满是烤鸭丹,烤鸡丹怎么办!那还像话吗!?”

    弘深长老不以为意,“别以为这丹药随随便便就能炼出来,当初为了治好我的厌食之症,我什么办法没有试过!厨子也不是没有请过,统统都没有用!这一次,这烤鱼丹就这么容易的治好了我的厌食之症,难道这功效,还不足以进入复赛吗!”

    弘深长老直接说的赤云世无言以对。

    而祈岚,他的晋级之路,则比叶朔还要顺利。

    众位评委围着“丹阳王骨石功效乘以五十倍丹”左看右看。

    “这取的名字未免也太随意了吧!”已经有评委开始吐槽这个名字了。

    “虽然这丹药的确将丹阳王骨石的功效提升了五十倍不止,但是它有什么用呢?丹阳王骨石对于炼药师而言本来就鸡肋,即使功效提升了五十倍,同样没什么用处,说不定拿来炼药,这失败率,也是会翻个五十倍。”

    “话是怎么说,但是能在这片郊区之内能找寻到丹阳王骨石就已实属不易,何况,在不增加其他原料的情况下,仅将一种原料提炼到如此之高的纯度,对于炼药师炼制的水平要求极高。光是这一点他就完全有资格晋级了。”也有评委这样说道。

    既然意见不一,众评委们朝台下问道,“这‘丹阳王骨石功效乘以五十倍丹’又是谁炼制的?”

    台下众人听到这名字时,都感到一阵搞笑。此时祈岚站出来说道:“是我。”

    “祈岚?”台下那些原本在笑的炼药师们,发现这丹药是上一届的炼药师大赛冠军所炼制,顿时改口,“原来是祈岚炼制的,这名字取得真是非同凡响,言简意赅,清晰明了。”

    祈岚听着满脸的黑线。

    而评委主席台上的评委们,发现是祈岚,顿时也不再有什么异议,问题也不提了,一致表示“通过!”

    “这也未免太看人下菜碟了吧!”这是此时祈岚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于是,祈岚就这样顺利的晋级了。

    后来祈岚对叶朔说道:“这群老家伙,太没有作为评委的自觉性了。我要是炼制一个蒲公英山楂丹,他们也一定会让我晋级的吧!”

    这边,叶朔与祈岚虽然炼制出了两种奇怪的丹药,但顺利的通过了初赛,两人欢天喜地回到炼药师公会,为第二天的复赛做准备。

    而另一边,却是乌云密布。

    赤云世的办公室,在炼药师公会西南面的建筑里,此时楼里已经不剩多少人了,整栋楼都安静的可怕。

    赤云世独自坐在他的办公室中,他没有点灯,办公室里面,很昏暗。窗帘是拉开着的,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天,若有若无的月色透着窗子洒进来。

    他的前方站着一个人,正是充书瑶。

    “书瑶,我听玲琅说,是你把药鼎让给他们的?”赤云世说道,他背着光,只能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看不见他的表情。

    充书瑶点点头:“正是。”

    赤云世没有说话,像是在等待充书瑶接下来的回答。

    果真,充书瑶又缓缓说道:“师傅,就是我不将药鼎给他们,以他们俩的水平,得到一两个药鼎,不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吗?”

    “所以你就这样大方地把药鼎给了他们?看不出来,我的书瑶,还这么会成人之美。”

    充书瑶摇头笑道:“本来,他们就一个是上一届炼药师大赛的冠军,另一个又是德高望重的云星大师新收的徒弟。要是他们两个在海选就被淘汰掉,这才叫不正常吧。所以,即使要阴他们,也不能在海选之时就动手,否则的话,未免太令人感到可疑了。”

    “所以你就顺便卖了个人情?可是书瑶,他们可是不会感谢你的。”

    “怎么会说是卖人情呢,应该是我要感谢他们才是。”充书瑶说着来到赤云世的身边,坐在了他的身上,“师傅,你不觉得这样的比赛,一家独大太过无趣了吗?所以呀,让那两个小子,在决赛之时被淘汰不是更好吗?”

    充书瑶又眨了眨眼睛,“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杀手锏呢。而这道杀手锏……”她将嘴巴贴上赤云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早已铺设下了。师父你就请拭目以待吧。”她说到这话时,嘴角扯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弧度,似乎是非常期待着。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赤云世笑着合上眼睛,将充书瑶拥在怀中。

    同样在炼药师公会,祈岚的房间里面,叶朔已经完全没有了进入复赛的喜悦,显得忧心忡忡。

    “这么变态啊……”叶朔咂咂嘴。

    “嗯!”祈岚点头,“我也觉得这样是否太过分了一些。这样的比赛规则,不会又是赤云世那个家伙想出来的吧!”

    原来,复赛的比赛规则已经公布。

    按照祈岚所说,以往的复赛,也都是大家各自炼制各自的丹药,互不打扰。

    通常,比赛会专门给出规定炼制的配方与所需要的原料。只要按照规定炼制就可以了。

    只是,比赛所要炼制的丹药失败率极高。所以,成功炼制出丹药的人,方才可以晋级,进入最终的决赛。

    但是,这一次的复赛又有了新的规则。

    复赛中,每两人分为一组,一个小组需要炼制两种丹药。

    所给的原料很多,组内的两名成员可以自行选取。但是每一组中所有的原料都只有一份,这也就意味着,当两种丹药都需要某一份原料时,只有一个人可以得到。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同一组的两人炼药的水平高超,可以在缺省原料的情况下,依旧将丹药炼制出来。如若不然,那么一组之内,只有一个人能成功将丹药炼制出,甚至同一组之内,两败俱伤的局面也会出现。

    “这哪里是在炼药,这根本就是在互相伤害啊!”祈岚看起来对这样的规则十分不满,而后他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抓着叶朔的手说道:“师兄,你说我们两个要是被分在了一组,那怎么办呢!?”

    “这没什么怎么办的呀,我自然是把原料统统都让给你喽。”叶朔本来就对这场炼药师大赛没有什么兴趣,他纯粹是被云星大师拉来凑数的。

    “师兄你真是太好了!!”祈岚两只眼睛冒星星。

    “不过……”他的语气又萎靡了下来,“这分组的名字肯定是人为排的,我才不相信会有什么随机分配的。要是把我分配给了赤云世的那几个徒弟,尤其是充书瑶!”提到了充书瑶,祈岚的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实在是不想见到她。”

    “既然你这么讨厌充书瑶,那先前她提出要给我们药鼎的时候,你怎么忽然就答应了呢?”看着祈岚这样的反应,叶朔疑惑的询问道。

    “充书瑶?药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祈岚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迷茫,“有这回事情吗?”

    “有啊。祈岚,你的记忆力是怎么了?”叶朔向他回忆道:“就是先前海选的时候,要去炼药房炼药,那个时候人很多,由于没有药鼎,我们正在排队。随后充书瑶过来,说正好有两个药鼎可以给我们。不是你答应的吗?我还在奇怪你跟充书瑶的关系一向不好,怎么忽然就答应了。”

    听着叶朔的叙述,祈岚的表情还是那么的迷茫,似乎还陷入了某种深思之中,“这个,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叶朔看着祈岚的反应,隐约感到有些蹊跷,“祈岚,你不会被催眠了吧?”他说着,想去查看祈岚的情况。

    祈岚看到叶朔靠近自己,突然跳了起来,往后稍稍退了一步,将自己与叶朔隔开一定的距离,“让我想想啊……啊!好像是有这回事情,当时时间不够,所以我也就不管这么多了,反正现在,我们都晋级了不是吗?”

    祈岚虽然口中这样回答着,似乎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此时他的脑中,正是一团浆糊,“充书瑶……药鼎……”他似乎还陷在那个问题之中,而他回答叶朔的话语,也不像是他自己所说的,更像是有人在代替他回答一般。

    但是除去这一点,祈岚显得十分正常。这也是叶朔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怎么了?我很奇怪吗?”祈岚发现叶朔一直在看着他。

    “有那么一点点。”

    “师兄,你不要吓我啊!我不会又被下灵降了吧!”祈岚忽然抱着脑袋说道。

    “又??”叶朔听着祈岚的话,忽然觉得,事情果真向不好的地方发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