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第182章 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
    “原来是祈岚啊,怎么见到我就走。 ”

    被人叫了名字,叶朔能感到身边的祈岚脸色一下就黑了,看来他是十分讨厌那人了。

    祈岚头也不回,就抓着叶朔离开。两人走了好远一段路,祈岚才恢复正常,“真晦气。”他看起来气鼓鼓的。

    “师兄,我跟你说,那个人,叫赤云世。是炼药师公会的副会长,咱们师父的老对头!”祈岚压低着声音,“要是真的拿出真本事,我也不会这么不待见他,那家伙整天就知道耍手段!”

    “赤云世?”叶朔想起当时在树林中,云星大师提到过这个名字。

    “总之不要与他有太多的牵扯,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祈岚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可能是被坑过了吧,叶朔心里默默想。

    很快,祈岚带着叶朔来到炼药师公会一处独栋的建筑前,那里就是云星大师的办公室,看来云星大师在公会的地位确实很高。

    走进建筑里,屋子的装饰很有风格,木制的装潢显得古朴典雅,祈岚领着叶朔上楼,楼上的墙壁被做成了一排排内嵌式的书橱,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光是看一眼这密密麻麻的书籍,叶朔都觉得头痛。

    于是他拉了拉祈岚,“当炼药师,要看这么多书?”

    “不……这个……”祈岚靠近叶朔耳边,“这只是装饰,师傅说这样看起来整间屋子都特别有气势,其实他自己也没看……”

    “你们来了?”云星大师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透明的小瓶,里面装着一些蓝色晶莹的液体。

    叶朔与祈岚听见云星大师叫他们,顿时闭嘴。

    祈岚毕恭毕敬的向云星大师行了个礼:“是。”

    云星大师说道:“还有一周时间就是炼药师大赛了……”

    “这么快!”这是叶朔与祈岚同时的反应。

    “不是应该还有十几天的么?”祈岚显得很烦躁,“我的清风酝韵丹,还有十天才出成效,若是提前了,我还不知道我这新配置的处方有没有效,又要去比赛了!?”

    云星大师一皱眉,“赤云世的意思呗。”

    “又是他,之前见到他他还叫了我,就觉得没安好心。”难得看见祈岚对一个人会露出那么嫌弃的表情。

    “既然时间这么紧急,那我就不参加了吧!我现在是一点炼药的基础都没有诶。”叶朔恨不得比赛明天就开始,这样他有足够的理由不参加了。

    “对了,朔儿,忘了跟你说,这一次炼药师大赛第一名的奖品中有一味药,叫‘悠露草’的,这是制作九霄丹的关键,你得把它赢回来,这才能完成九霄丹最后一步的制作。”

    “是这样吗……?”叶朔看着祈岚一脸的“咦,第一名有这种奖励吗?”的表情僵硬的说道。

    “虽然时间紧迫,但是以你的资质,为师还是很放心的。接下来我就要开始九霄丹的炼制了,一些材料也要准备起来,所以学习炼药的事情,岚儿,你来帮忙吧!基础学习也就这么回事,很快就能学会的。”云星大师就这样把领叶朔入门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祈岚。

    “不是吧!可是我自己还……”祈岚一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样子。

    “没关系,这会让你们共同进步,还有这个。”云星大师拿起桌上的那瓶蓝色液体小瓶给祈岚,顿时祈岚和云星大师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一丝不可言说的表情,然后他们一起转头看向叶朔。

    看的叶朔心里直发毛,差一点点就要释放灵魂力量去查探他们的意识了。

    拿过了瓶子之后的祈岚一口答应帮助教导叶朔,在叶朔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就把他从云星大师办公室拉走了。

    由于叶朔才来,他在炼药师公会还没有居住的地方,所以他和祈岚住在一起。

    离开云星大师的办公室后,祈岚带着叶朔先是去做了一个入会登记,登记处的姑娘很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朔,“云星大师的新徒弟?还要报名参加一个星期后的炼药师大赛?以及最重要的是,以前从来没有学过炼药!?”

    这怎么看都很天方夜谭,要不是云星大师的徒弟祈岚在,那登记处的姑娘真心要以为叶朔是跑过来行骗的。

    但是如果是真的,这少年必然是天赋异禀,有着绝佳的炼药资质,说不定还会在炼药师大赛上一鸣惊人!这么想着,登记处的姑娘越看叶朔越有好感,还不自觉的给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一周后的炼药师大赛,还真是让人期待呀!她看着叶朔离去的背影想着。“啊,对了!”登记处姑娘突然收起了笑容,她想起来她还有着任务。

    “这少年的情况,还有他是云星大师新收的徒弟,这一切,都得赶快向赤云世大人报告才是。”

    祈岚的房间里。叶朔看着祈岚,祈岚看着叶朔。

    “师兄,你把它喝了吧。”祈岚把装着蓝色液体的瓶子递出去。

    叶朔没接手,祈岚和云星大师之前的表情真是让他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你也喝吧?”叶朔跟祈岚说道。

    祈岚的表情顿时变得难以名状,就像是勾起了什么痛苦的不堪回首的往事,“其实,师兄。这个我也喝过。师父特地调配的‘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虽然名字是挺那啥的,但是师父不会取名字,炼药可是绝顶,保证药效如其名!当初我被师父收为徒弟的时候,同样也喝过!你看我现在不也是活蹦乱跳的嘛~”

    叶朔很怀疑的看着祈岚,但最后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把这一瓶蓝色液体喝了下去。毕竟他还吃过南宫无忌给的来历不明的丹药,照样还活的好好的。

    一看叶朔把药剂喝下去,祈岚顿时从不知哪里取出一块玉简,往叶朔怀里一塞,“师兄,集中精力,集中精力不要漏掉每一处细节!”

    六个小时后……

    此时,已是深夜,叶朔满是黑眼圈的爬了起来,他颤颤巍巍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然后如同没有了魂魄一般长久的注视着窗外的明月,“月亮啊……我想……”

    祈岚强忍着瞌睡,努力睁着快要黏起来的眼皮,问道:“师兄,感觉怎么样?”

    “我想……我想吐!”叶朔捂着胸口,“这么变态的学习方法,究竟是谁想出来的啊!”

    祈岚在一旁弱弱地说:“就是师父啊……”

    犹记得,当年的祈岚还是一个单纯天真的五好小朋友,在被云星大师收为徒弟后,喝下了一瓶“很好喝”的不明液体。

    在喝下了那不明液体之后,那一天,祈岚觉得自己突然就瞬间长大了,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这么的脆弱……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难喝的东西啊!简直难喝到变态!

    所谓“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如果光说是药效,那么它一定是无比成功的。

    炼药师的基础学习同样很复杂,在开始独立炼制丹药前,首先要对各种药剂原料的种类,作用,属性,品级等等有很好的了解,之后是各种基础丹药的配置流程,药剂混合的使用方式等等。

    这样大量的资料典籍,包括实践经验,这些内容需要时间去学习记忆,普通的炼药师可能要学上个五六年才能掌握。

    这些内容全部储存在了祈岚塞给叶朔的玉简中。这知识的涵盖量不像是一些秘籍一下就能记忆住。这玉简中的内容只怕是要比云星大师办公室墙上的书架上的书还要多上个几倍。

    将需要六年才能学得的知识,用六个小时统统都塞到脑袋里,那是一种比看书看吐了,更加让人难受的感觉。

    这蓝色的“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则是直接作用于灵魂之上,将那些知识强行印在脑子里,融入进记忆中,就像是劈开脑袋往里面死命的塞东西,简单粗暴,但是极其有效。

    “头痛……连胃都跟着在痛了……”叶朔一手捂着头,一手捂着胃。

    “师兄,影宵草的作用是什么?”祈岚忽然问道。

    “清热?解毒?还能做化神丹的药引?”叶朔歪着脑袋说。

    “对嘞!那蕴缎草呢?”

    “可以用来做蕴缎丹的药引?蕴缎丹是提炼天雷丹的必需品。”

    “嗯嗯。”祈岚等着叶朔的下文。

    叶朔却一脸无语的说道:“为什么炼个天雷丹,还要从天空中召唤出一道雷劈一下?这雷劈不劈,对天雷丹的影响也不大啊?”

    “这个么……可能是约定俗成了吧,总不能召唤一场雨,然后说我炼的是天雷丹吧。”祈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每次有人炼天雷丹都是这样的……

    不过如此说来,“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是很有效了,记得当初自己喝下它也是这种痛苦到********的感觉,啊,不能再回想了!祈岚连忙打住要回想往事的自己,因为他已经感到自己的头在隐隐作痛了。

    “既然已经成功接收了这些知识,那师兄今晚就好好休息吧。”祈岚说着开始满房间的找叶朔,最后发现叶朔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他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啊……我的床啊!”祈岚的哀嚎响起。

    翌日,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叶朔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起来之后非但没有休息过后的轻松感,而是一阵又一阵大脑传来的沉痛感。

    “那药太可怕了!”叶朔嘟哝着起床,“还有‘悠露草’这哪里是制作九霄丹的关键,九霄丹的制作也并不繁杂啊,只不过需要用到的药鼎少见了一些……”叶朔拍着脑门,搜索着昨天被强塞下去的炼药知识。

    不过这样也好,多了一份炼药师的职业,以后说不定在修灵路上能更上一层,叶朔很愉快的想着。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了,祈岚顶着两个深沉的黑眼圈走了进来。

    他看到叶朔醒了,懒懒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就直接扑倒在了床上。

    看着祈岚的样子,叶朔突然想起来,昨天好像是自己占了他的床……

    “啊!真晦气啊!”祈岚在床上扑腾个不停。

    “怎么了?”叶朔问道,他觉得自从在炼药师公会见到祈岚,祈岚就十分烦躁。

    “昨天,师兄你霸占了我的床……”祈岚眼神幽怨。

    “然后我就想都这么晚了,我也没地方睡,干脆出去走走,就去了炼药房,看看我尚未完成的清风酝韵丹,结果正好看到赤云世的徒弟也在,对着我的药鼎鬼鬼祟祟的。他们一看到我,就出言挑衅我,后来我和他们打了一架,然后……一直被罚站到现在……早知道我下手重一点了,看我不打死他们!”祈岚的眼神更幽怨了。

    “那你幸亏没有下重手,否则的话就被关禁闭了,那一星期后的炼药师大赛你也没有资格参加了。”叶朔看着祈岚幽怨的眼神说道。

    “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祈岚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不愧是赤云世的徒弟,简直和他们的师父一样!”

    “那个赤云世到底干了什么让你这么反感?”

    “哼!”一提到赤云世,祈岚顿时冷着一张脸。

    “那家伙身为炼药师公会的副会长,一心想要成为会长就算了,还整天挑拨是非,居然在公会内部放出谣言,说师父与邪教合谋炼制禁药,还说的绘声绘色的,听起来言之凿凿。

    却不知他徒弟说亲眼看见师父和邪教人员会面的那天,师父正和药剂商会的会长在洽谈一批药剂的事,谣言虽是不攻自破,但是,我还是好生气啊!之后他徒弟就回了一句‘哦,我看错了。’

    还说我是因为那天他徒弟生病没参加比赛,机缘巧合下才能得到炼药师大赛的第一名,这种事情简直太多了!不行,这一次比赛他徒弟也在,我一定要再拿一次第一!”

    “这世上,果真有生来就是让人讨厌的人啊……”叶朔听着祈岚的讲述,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安,这么看的话,这一次的炼药师大赛,恐怕会有不小的风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