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第181章 炼药师公会
    树林中,虫鸣依旧。

    这噪音显然让那些黑衣人心里烦躁不已,一个看起来像是头领的人喝到:“屁话少说,帮不帮就一句话的事情。你肯帮,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不肯帮,把脖子伸长点让我们砍。”

    那人听了黑衣人这么说,竟是笑了一声,“我不帮。”

    “你!”那黑衣人头领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竟是一下子不知道回什么好,握着刀的手青筋暴起,“你!……你以为我不敢吗!”

    黑衣人头领说着就把长刀往那中年人头上挥去,这一行为让其他中年人看得心惊胆战,老大说了要带活的,万一成了一具尸体,那他们要怎么交代啊!

    黑衣人头领心里当然知道这件事,他也不过只是做个样子吓唬一下罢了。

    但当他的长刀即将靠近那中年人时,明明还什么都没有触碰到,长刀却是忽然一顿,一股有如千斤重的力压下来,长刀像是被固定住了,黑衣人首领砍不下去,但也举不起来,动作直接就僵住了。

    一旁的其他黑衣人对首领的这个行为大惑不解,为什么首领非但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反而表情看起来还是咬牙切齿的?

    他们还在狐疑间,忽然觉得脑袋一阵沉闷的抽痛,整个人晕晕乎乎,接着就立马不省人事了,不省人事的还有黑衣人首领,他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脑袋发晕,就在那中年人一脸愕然的表情中缓缓倒下。

    林间一阵树影摇动,很快就窜出来一个人。

    “是你?”

    这是叶朔与那中年人异口同声的声音。

    没有想到,这个被黑衣人围困的中年人正是云星大师。

    当时叶朔听见黑衣人威逼的声音,虽然他人还未赶到现场,但是早早的释放出了灵魂力量,在得到了黑衣人意识的主导权后,只需在他们的意识中轻轻地一搅合,那些黑衣人立刻大脑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

    叶朔来到事发地才发现,被威胁的人正是他正在叨念的云星大师。

    而云星大师也注意到,这从林中冒出来的少年,正是那天在定天城中有着一面之缘的少年,也没隔太久时间没见,这少年显然比原先更为成熟。以及……他的灵力波动,已经达到了聚气级!

    要不是当初在叶朔体内留下的本命烙印,云星大师估计会以为叶朔有一个孪生兄弟。

    但即使是有本命烙印,云星大师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会……云星大师难得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怎么会境界突破的如此之快!

    上一次定天城一见,到现在才几个月时间,居然是直接连升两级。何况,当初这少年才只有蓄气一段,蓄气段是修炼的基础,需要长久的累积,他怎么这么快就……

    还有,这少年如今的灵魂力量更是强大。云星大师不用猜就知道,方才那些黑衣人的倒下,应该是那少年用灵魂力量操控的,在同一时间内操控这么多人的意识,这灵魂力量,只怕要和自己旗鼓相当了吧!

    “嗯……?云星大师?”叶朔看着一脸在发呆的云星大师。

    “嗯?”被人叫了一声,云星大师这才回过神来。

    接着云星大师突然就说道:“少年,我要收你为徒。”

    “咦!?”叶朔一下愣住了,虽然是自己是救了他,但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表达感谢吧?总觉得很奇怪啊。

    “少年,当初在定天城内我便有收你为徒之意,现在看来,这次的林中相遇,我们也算是有缘。”

    “我……已经有师父了。”叶朔实话实说。

    “没关系!师父不是父母,多拜几个没关系的。”云星大师居然一挥手这样说道,而后又补充了一句,“你怕你师父不同意?我来替你说服他!这样的灵魂力量不好好利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是浪费啊!”

    “呃……等等……”叶朔总觉得云星大师太激动了些,叶朔倒不是担心了尘道长会有什么异议,只是他对炼药没有兴趣。

    于是叶朔连忙扯开话题,“大师,先不说拜师的事,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黑衣人又是怎么回事?”

    “别提了。”云星大师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了些,“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太虚教想让我炼制所谓的起死回生丹。可笑,这世上,哪里会有什么起死回生之药,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要是人人生而不死,那这世间,岂不是要大乱了!”

    云星大师说完又叹了口气,“我知道太虚教一直想要捉我过去,这几天我也够小心谨慎了,没有想到这一次,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看来太虚教已经有人渗透到炼药师公会内部了。赤云世,他就这么想搞垮我么。”

    叶朔只是随便问一下,但是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于是叶朔艰难的又扯开话题,问道:“云星大师,你不知道九霄丹啊?”

    “九霄丹?”云星大师想了想,“这九霄丹的确少见,即使是公会中,也并没有存货……你很急着要?”

    叶朔点点头,听着云星大师说连公会中都没有,叶朔心里隐隐有些失落,但云星大师接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没有存货,我炼制一个出来即可。”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叶朔的心情就像是来到了天堂。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快回炼药师公会。还有……”云星大师顿了顿,又说道:“小伙子本是你救了我,我帮你炼药也是应该的,只不过,眼下还有一个忙想请你帮我。”

    “没关系,没关系。我一定帮到底!”叶朔现在心情超级好,还没有听云星大师说要帮什么忙,他就已经满口答应下来了。

    “这样啊。那可不能反悔,很快炼药师大赛又要开始了,我的徒弟祈岚最近也没什么成果,不如你以我的门人身份和祈岚一起去参加这次比赛吧。”

    “!”叶朔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

    “我不会炼药啊……”叶朔小声嘟哝道。

    “没关系,没关系,凡事都可以学的嘛。名次不重要,重在参与,重在参与。”云星大师的眼睛笑的眯了起来。

    叶朔唉声叹气,本来以为这么快就能得到九霄丹,现在看来,接下来还有一堆麻烦等着他。

    不过,这样总比完全没有九霄丹头绪来的好。至于炼药嘛……这种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得个最后一名,叶朔一向想的特别开。

    前往定天城,又是漫漫长路。但是云星大师到底是名人,一离开树林,云星大师就联系上了一名熟人,向他借了一只飞行灵兽。

    不多时,叶朔与云星大师就已来到了定天城门口。

    在飞行灵兽身上骑行的时候,叶朔满脑袋都是如果天苍兽会飞就好了,即使是这定天山脉,飞个来回也用不了多少时间。这想法似乎是被天苍兽得知了,叶朔刚想到这里,顿时脑中天雷滚滚:“臭小子,你都在想些什么啊!吾乃上古神兽天苍兽!不管有没有翅膀,都不会成为你的坐骑!!”

    这一声咆哮把叶朔吓了一跳,感慨道:“怎么天苍兽越来越爱往我脑袋里钻了。以前不是都不理人的么。”虽然是心中所想,但还是理所应当被天苍兽听见了。

    天苍兽回了一个“哼!”才从叶朔脑海中消失。

    由于是跟随着云星大师,叶朔非但没有被城门守门的官兵排查,还被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炼药师大人好。”

    “看吧。”云星大师看着那些士兵说道:“很多人都觉得你很适合当炼药师呢!”

    对此,叶朔表示无言以对。

    两人来到了城中的炼药师公会。上一次在定天城,叶朔也曾经路过这里,那时他远远就看到了高大宏伟的一片建筑群。

    只不过,真正走进去还是头一回。炼药师公会的里面,比他想象的还要华丽。大厅内金碧辉煌,但又不显得艳俗。墙上精心布置着浮雕与彩绘,整个装潢没有一处怠慢,名贵木材制成的地板显得古朴又庄重,而头顶悬挂的琉璃水晶灯完全不输人鱼宫殿内的七色夜明珠。

    走廊两侧放的都是些叶朔见所未见的花,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见它们生的模样异常美丽,显然是价值不菲。

    那些花儿似乎还有着一些特别的功能,它们散发出清淡优雅的香味,叶朔闻着花香,感到一阵心情无比的舒畅,好像有一股温润的气息,正在洗涤自己的经脉,滋养着灵力。

    公会大厅里的人一看是云星大师,都统统向他问好。当然,他们也都好奇的看着叶朔。

    云星大师显然也注意到了,于是慈眉善目的向众人说道:“这位是我新收的徒弟,叫叶朔。”

    “啊?等等,我还没有答应……”叶朔正想说话,却被一声响亮的“师父!!”给盖了过去。

    这声音的主人,叶朔一听就知道是祈岚。

    果真,随着那一声“师父”的呼唤,祈岚从一扇小门里面冲出来,“师父啊,我有一个大哥想请你帮忙……诶!!大哥!?”

    祈岚无比震惊的看着叶朔,最后颤抖地说道:“原来大哥,你已经找到我师父啦……”祈岚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千万不要是“因为你的徒弟学艺不精炼制不出来,所以我来找你。”这种理由啊!

    “哦,岚儿啊。”云星大师看到了祈岚,朝他招招手,“这是叶朔。为师新收的徒弟。”

    “啥?”祈岚脸上的表情的僵住了,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这是个什么情况??”

    “对了,岚儿,你刚才说的大哥?”

    “不,没事了,大哥他……已经被你收为徒弟了。”祈岚感到心好累。

    叶朔觉得心更累,这种相遇真是尴尬啊。最重要的事情是,他根本没有答应要当云星大师的徒弟啊!

    “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云星大师微微思索了一下,“原来如此,先前已经为了九霄丹的事情找过岚儿了。我就说,朔儿你我之间必有师徒之缘。”

    “那就是的吧。”叶朔已经不想反驳了。

    “那,岚儿,叫师兄吧。”云星大师笑眯眯。

    等等,为什么啊?明明我的入门时间要早得多……祈岚心里想着,忽然转念又一想,哪有管大哥叫师弟的,叫师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于是连忙叫了声师兄。

    于是,叶朔就这样多了一个小师弟。

    云星大师交代祈岚带叶朔在炼药师公会转一转,认认路,晚上再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于是祈岚带着叶朔瞎转。一路上,叶朔向祈岚狠狠吐槽了云星大师是怎么样强收徒弟的。

    最后祈岚幽幽的说道:“师兄,这话在我面前说没事,千万不要说出去啊!你知道想让师父收徒的人有多少吗?

    从炼药师公会排到定天城城门口都不够排啊,多少人想方设法削尖脑袋。但是师父他却根本不曾理会,师兄你居然是师父死皮赖脸的……说起来我都有点不相信啊。要是别人知道了,你会被他们嫉妒的烈火烧得连灰都不剩的!”

    说完他自顾自的点点头,“所以才能当我祈岚的大哥啊!有这样的大哥,我也很厉害啊!”

    一旁的叶朔满脸的黑线。怎么觉得,最近身边脱线的家伙,越来越多了呢?是错觉吗??

    傍晚,日薄西山。祈岚还拉着叶朔在炼药师公会溜达,“第一次发现,原来公会这么大!居然有些地方,连我都没有去过。”祈岚走在长长的通道上,“师兄你看,这两边的花,是‘太清摇光’,可以用来养气,一般境界突破不了的时候,可以使用它制成的丹药来提升境界。”

    祈岚难得这么多话,但是他说着说着,忽然停了下来。

    前方,站着一个身着一身红衣的男子,年纪约莫三十上下,有一双狭长的凤眼,正在打量着祈岚与叶朔。

    祈岚一看到那人,脸色顿变,回头对叶朔使眼色,“我们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