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第180章 新的开始
    天亮了,晨曦微露。

    海浪拍打岸边礁石,蜿蜒的海岸线不知道延伸向哪里。远处的大海水天一色,初升的太阳将海水染成一片金黄色,真是一个平静的早晨。

    死去的海鬼王,牺牲的上千名人鱼士兵,化为金色光点的人鱼女王,被鲜血染得一片猩红的海域,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旷日持久的噩梦。

    但是那场恶梦终究醒了,如今的人鱼海域,宁静而美好。

    晶莹的琉璃穹顶之下,幸存的人鱼族人开始重建他们的家园,一切百废待兴。

    同时,人鱼一族的宫殿中,一位新的女王正在加冕,沫儿公主,不,现在是女王了,她身着赤色三镶盘金冕服,走在长长的通道上。

    大殿里一片富丽堂皇,七彩的琉璃宫灯悬挂在两侧,两侧还站着人鱼一族的大臣与将士,他们高声呼喊着:“女王万岁,女王万岁!”

    新任的女王注视着这一切,眼前的这一切,是多么的陌生。

    还在不久前,她经历了母亲的离别,她知道,她应该担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了。

    海鬼王死了,幻光派的弟子们希望能即刻回去复命,颜雪梦担心着颜雪影的身体情况,想把她快点带回家去治疗,叶朔处死了海鬼王,得到了海月水母王,也没有继续留在人鱼海域的理由,他继续踏上了他的寻药之旅。

    大家都还有着各自要做的事情,都选择连夜离开,她并没有挽留谁,只是她注视着叶朔的背影看了很久,直到叶朔的背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新任的女王感叹着,原来头上的皇冠,这么重。

    幻光派,真元殿。

    天绝道长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中,就在不久前他的玉简收到一条传信,传信人正是司徒煜城。

    第一句话就是“海鬼王已死。”

    天绝道长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以为自己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后来一想不对,他的眼疾早就已经在一年前就治好了。于是又反复看了几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真是怪了。”天绝道长咂咂嘴,对于海鬼王的死,他非但没有什么欣喜之情,反而满是狐疑。

    照理而言,海鬼王身为邪帝的护法之一,决计不是那么容易就对付得了的。

    当初海鬼王在东海横行霸道,他将不愿意屈服的海族统统屠杀,灭绝种族的事迹也不是虚构的,有许多修灵者自告奋勇的去收拾海鬼王,但都失败而归,有的,连回来都回不成。

    而自己调出的弟子是什么实力,他心里也知道。若是海鬼王这么容易就能对付得了,人鱼一族也不会来请求幻光派的帮助了。

    根据幻光派的调查,海鬼王有着几乎不灭的意识。难道说,是他的那些弟子根本没有彻底解决海鬼王,只是自以为海鬼王已死?若是这么说,倒也是说得过去。

    天绝道长想了想,正要传信给司徒煜城,此时他的玉简又亮了起来,将内容一读取,才发现竟是一大段的话。

    司徒煜城详细写了打败海鬼王的过程,天绝道长在读取的过程中,脸色变得越来越古怪。最后他突然跳了起来,“文殊剑!了尘啊,你这个牛鼻子老道,连这事都瞒着!简直太不够意思了!诶?等等……”

    天绝道长又继续读下去,“不是玄天派传给他的?”他想了想,叹息道:“煜城啊,你还是太年轻,这种事情人家当然不会承认。”过了一会儿,天绝道长的神情又一阵突变,“什么!文殊剑断了!”

    他脸色一沉:“难道说文殊剑是假的?但是以煜城的眼力,绝不会看错,更何况此剑也的确斩杀了海鬼王……难道是真的吗!?但文殊剑此等兵刃,怎么会一下就断了!还有那个叶朔……”

    天绝道长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了尘道长那张痛心疾首的脸,“也不知道叶朔的体质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以来,他也用心修炼过,但是就是迟迟无法突破蓄气一段。啊!天绝,我们也是老交情了,你要是有什么好办法,千万记得要告诉我啊!”

    想到这里,天绝道长连忙死命摇头,把脑海中的影像统统赶走。“凡是和了尘那个老家伙扯上关系,总没什么好事情发生!”他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这这……”天绝道长站起身来,又坐了下去,最后还是坐不住站起身来,“这段传音信息量有点大啊!看来我得好好消化一下……”

    于是天绝道长抓着他的白胡子在真元殿里胡乱打着转,最后他大吼一声,“不消化了!告诉掌门去!”

    同一时间,玄天派内,了尘道长也收到一条传音。传音者是叶朔。

    “海鬼王?死了?这不是很好吗。”了尘道长悠哉悠哉的坐在榻上,给自己倒了一壶茶,“还有幻光派的人?哈哈,看来天绝老家伙又要欠我人情了。”

    了尘道长不紧不慢地看着读取着传音,“怎么这么多内容啊,以后要记得长话短说……找铸剑师?”了尘道长换了一个姿势,“不知道又捡到什么宝贝了。”听到叶朔说他得到一把奇怪的剑,了尘道长心里猜想着。

    “文殊!?”了尘道长的表情终于有些严肃了,“破魔之刃早已失传已久,记得当初斩杀了九幽鬼巫后,就已不见了踪影,为何会现在突然现世?这是巧合,还是有人的刻意安排?”

    了尘道长继续将传音读取下去,“南宫无忌?那是谁?”了尘道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从未听说过这号人。

    按照叶朔所言,这个南宫无忌是定天城拍卖会场的幕后老板,也与着黑市有着某种联系,最重要的是,那是给叶朔文殊剑的人,了尘道长虽然深居简出,但也算消息灵通,不过这次,了尘道长是真的不知道他的来历。不过又按照叶朔的说法,南宫无忌“以诚待人”,看来这个名字也不见得是他的真名。

    传音里其他的内容也没有什么了,大多是一些路上的见闻之类的,叶朔还说到了他可能这下是真的境界突破了,了尘道长心里也跟着高兴,突然也有些明白了,那天为什么天绝道长,会这么鬼鬼祟祟的询问自己,关于叶朔的事情了。

    一想到那天,天绝道长一副想发作又不好发作的样子,了尘道长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将玉简收回去,了尘道长细细品了一口茶,看来这一次叶朔去寻找解药,的确是有了很大的成长,在外的历练,远远要比在门派内闭门造车的好。

    不过……按照叶朔的进度,还有剩下两种解药,不知道能不能在门派大会之前赶回来呢?了尘道长陷入了深思。“还有铸剑师的事情,如果文殊剑是真的,要寻找能够重塑文殊剑的人……也许整片定天山脉都找不出一人来。不过,在定天山脉之外,倒是有一人,或许可能做得到……”

    “师父!!”一声熟悉的叫声响起,了尘道长嘴里的茶差点喷了出去。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赫连凤啊!

    “师父,我进来啦!”赫连凤轻快的跳进了屋里。

    “啊,阿凤啊,我不是吩咐你研习青霜天道谱了吗?”了尘道长赶忙把玉简藏好,要是让她知道了有叶朔的消息,她一定会抓着自己问上个三天三夜的,了尘道长心里一阵无语。

    但了尘道长也曾想过,等叶朔真的回来了,那可真的就热闹了,等叶朔真回来了,他一定会选择和顾问一起在一旁看热闹,然后悠悠的说一句:“年轻人啊,就是活力四射。”

    “青霜天道谱?那个我早就明白的差不多啦!”赫连凤不以为意。

    “这么快就懂了!?”了尘道长心里也有些诧异,不过他相信赫连凤并没有说谎。当初自己收赫连凤为徒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赫连凤极其的有天赋。

    那天赫连正诚带着赫连凤来到了尘道长跟前,一定要让了尘道长收他的女儿为徒,了尘道长随手给了赫连凤一册基础修炼手册,若是能够在七天之内学会,他便收她为徒。

    无论怎么说,赫连凤的年龄都太大了一点。许多修灵者都是从幼儿时期开始学习修炼,最晚也是七八岁,十几岁的赫连凤早就错过了修炼的时期,了尘道长此举是想让赫连凤知难而退。

    没有想到,仅仅是两天之后,赫连凤就再次上山找到了尘道长,她已经将基础修炼手册内的内容统统学会了!原本身为普通人的她身上是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的,但再次上山的她却有了虽然很微弱,但却的确存在着的灵力波动。

    其实后来顾问和了尘道长说过,这可能就是爱的力量,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阿凤,你果真是天赋异禀啊。我这里还有一本……”了尘道长连忙引出新的话题,一般赫连凤来找他,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要下山去找叶朔,所以她会来找了尘道长询问叶朔的下落。

    但是这时日不久的相处,了尘道长差不多摸清了赫连凤的性格,按照她那风风火火的性子,一下山绝对闹得鸡飞狗跳,不出几日,整个定天山脉所有门派,都会知道玄天派有一位热爱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义的使者爱的化身……新晋弟子赫连凤。这太可怕了……

    何况七大门派比试会将近,还是不要出什么乱子比较好。

    “师父,我来是跟你说一件事情的!”赫连凤这一次显得有些奇怪,她压低声音说道,“我看到我们门派的一些弟子鬼鬼祟祟的,老是往后山门跑,还拿着什么东西,后来我就打劫了一个,师傅你看……”说着,赫连凤取出一件物件。

    那是一个储物盒,了尘道长将它打开后,顿时眼神一变!

    “怎会这样!?玄天派,出了内奸?”

    ***

    一片小林间,叶朔默默的走着。

    那天,杀死海鬼王之后,他没有停留多久,告别了众人,他又再次踏上了寻药之旅。不过临走之前沫儿公主把他大骂了一顿,说着什么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也不会见你之类的话,让叶朔莫名其妙了好久。

    这片小林虽然不大,但树木长得十分茂密,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一些不知名的小虫鸣叫着,倒也十分祥和。

    “哎……”叶朔长叹一口气,线索到这里又断了。剩下的两种解药,他是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

    最后他苦思冥想了半天,跑去问祈岚,能不能帮他炼制一份解药。

    最开始祈岚在装死假装没看到玉简传音,后来在叶朔那条“没有看到传音我就直接来找你”的传音之后,顿时活了过来,“千万不要啊!大哥,说句实话,我是真的炼制不出来……啊,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炼制不出来!!要不,去找我师父怎么样?小弟帮你引荐一下?”

    叶朔一脸黑线的听着这段传音,所以先前一直不回复是因为自己炼制不出,所以不好意思回吗?

    师父的话,应该是云星大师?叶朔心里默默想着,“就是那个在我体内留下了一道烙印的云星大师?”

    忽然之间,一阵嘈杂声打破了叶朔的思考,不远处,好像有人在呼救,但是声音很模糊,很快就被掩盖在了一片虫鸣之中,让人怀疑,那只不过是不小心的错觉罢了。

    虽然听不清楚,但叶朔很快释放出灵魂力量,一经探测到前方区域,他瞬间感受到了一阵紊乱的灵力波动,还有灵技使用的痕迹。看来的确是有人在动手,不过在这山林之中……莫非是有人在打劫?

    想到这里,叶朔连忙向前跑去。

    不远处,大约有十几个蒙着脸的黑衣人,还有许多死去的人的尸体,看死者的衣着,统统都价值不菲。而黑衣人之间,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他虽然被黑衣人团团围住,但却临危不惧,“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