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第168章 不速之客
    “那海鬼王呢?”叶朔依旧注视着忘今尘,让他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心虚。

    “那好吧……我告诉你海鬼王的所在。”他朝叶朔招招手,示意他靠近点,“海鬼王啊!他就在……”

    颜雪影沉默的走在暗海的通道内,嘴角向上略微扬起,似挂着若有若无的嘲讽。

    先前的几声爆炸,她通通都听见了,看来是沧海遇上了麻烦,但她也不着急赶过去。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发丝披散,略显狼狈的少女,那少女的眉眼与颜雪影有着几分相似之处,正是颜雪梦,此时的她,双目低垂,呆滞的瞳孔里没有一丝一毫光泽。

    显然,她被她的姐姐施下了束魂术。她表情木然的随着颜雪影向前走去,如同一具傀儡。

    颜雪梦,这是她的王牌,同样,也是沧海之前一直提起的“底牌”。

    这件事说来也不复杂,当初颜雪梦就是挂念着这位生死未卜的姐姐,才趁着家族内有纷争,偷偷跑了出来,四处打听颜雪影。

    那些在定天山脉游荡的日子,就是她在寻找着颜雪影的下落。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她打听到了颜雪影的所在。

    而告诉她消息的那人正是沧海。沧海本来是想寻找制作傀儡的“材料”,却没有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位高冷的“冰封女王”的亲妹妹。

    出于一种奇怪的好奇心,或许是他想看一看那位冷若冰霜的“冰封女王”露出冰冷与仇恨之外的表情。

    当然也是出于某种目的,他想要知道关于颜雪影过去的一切。

    于是在颜雪梦未曾察觉之间,他已然悄悄的探测过了她的记忆。

    零零碎碎的,颜雪梦似乎对人很有戒心,她竟是在无意识之间,锁住了大量过往的记忆,让外人不得窥探。

    沧海若是硬要想知道,也并非不能,不过若是增强探测的范围,却很容易被颜雪梦发现。

    沧海只能作罢,但是,他也发现了一些挺有意思的事情。窥探出的记忆一件件在他面前的,大多数是颜雪梦在定天山脉时所经历的事。

    真是一场意外的巧合,他在颜雪梦的记忆中看到了叶朔。

    这不正是那在铁船上遇到的人吗?只不过那人已经被风浪卷走,掉进海里了。

    真是个短命鬼。沧海面露讥讽,看来这小姑娘得伤心了。

    而之后,沧海将颜雪梦带去见了颜雪影,他本来还想见证一下姐妹相认的“感动情节”,但奈何颜雪梦死活不让他跟着进去。

    于是,他只好在暗海海域内乱逛。

    原本只是胡乱的走着,沧海却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那人正是成功混入暗海海域的姜碧莹。

    沧海一下就发现了姜碧莹并非暗海之内的人,但他自己也不出手,反而是回到了居所,通知了舞邪音,让性格急躁的舞邪音前去对付。

    等在居所调养生息之后,沧海才不慌不忙的前去“协助”舞邪音,只是当他来到那里时,舞邪音早已陷入劣势,并且将她逼迫到那种地步的人,正是那个他以为早已被卷进海里,尸骨无存死掉了的叶朔。

    在与叶朔的交锋中,他自知不敌,所以,他将希望押在能够拖延叶朔的时间上。

    从颜雪梦的记忆中,他得知她与叶朔的关系不一般。沧海只希望,颜雪影能迅速解决了姐妹相认的戏码。

    激斗中,暗海之内的灵力波动与爆炸震荡,一定会让颜雪影察觉,当颜雪影前来支援时,只要将颜雪梦作为人质威胁叶朔即可,虽不能说是彻底的胜利,但绝对可以牵制得了叶朔。

    到时候,他们大可以再从长计议。

    只是,沧海错算了一点。

    颜雪影根本不在意他的死活,或者说,她根本不在意暗海海域内所有人的死活。

    与其他护法一样,他们之间虽然在一起共事,但根本没有什么同僚之情,支援的时间早或晚,沧海是死是活,她通通都不在意。

    她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恶人,恶人,会救自己的同僚么?或者说,恶人,会救人么?何况,她连自己都不想救。

    越是接近先前叶朔激斗的区域,四周毁坏的状况越是严重,见此情景,颜雪影也是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不远处,又是传来兵刃相交之声,似乎还混杂了一名老者的呼喝声。

    “忘今尘?他怎么……?看来这一次动静实在不小。”颜雪影缓缓走上前去,前方,已经能看得见使用灵技所发出的光芒了。

    忘今尘周身,红色的残影连续不断的出现着,还是那灼热的感觉,忘今尘匆忙挥舞手中长剑抵御,那柄“血不沾”已从中间开始断开。

    先前,他假意要告诉叶朔海鬼王的下落,实则是为了趁叶朔不备,一剑直取他性命。

    但是他却失败了。

    忘今尘的那一剑,可以说是毫无破绽,快得如同迅雷飙风,但叶朔早有防备,他以手为刃,将灵力聚于手上,直接抵挡了忘今尘致命的一击!

    强大的撞击力让两人同时往反方向飞出去。

    叶朔只觉得手臂一麻,但很快就恢复了。忘今尘的“血不沾”却是从剑身中间断裂开来。

    “这么不堪一击!?”

    见此情景,叶朔总算是证实了先前自己的猜想,“血不沾”的确是能量兵器。

    不过,真正的“血不沾”不是一柄剑,而是剑柄。“血不沾”所有的能量都是来源于它的剑柄,似乎连忘今尘长出翅膀的变化,都是由于这把剑柄。

    那么只要夺下剑柄,忘今尘便毫无战斗力了。

    思及至此,叶朔周身灵力猛然暴涨,将灵力注于掌上,竟是丝毫不用什么技巧,直接一掌击上忘今尘右手,这一击忘今尘被打得吐血而退,手却死死不放开剑柄,他也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倚仗了!

    叶朔忽然再次欺近,又是一掌击来,灌注了全身灵力的一掌,那可怕的力道,让忘今尘再也承受不住,他手臂断裂,“血不沾”缓缓落下。

    叶朔拾起“血不沾”,问道:“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吗?”

    “你休想!”一声清响从叶朔背后响起。

    叶朔回头,眼前站着的人他无比熟悉,是颜雪梦,她就像失去了魂魄,静静的站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