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3.第163章 玉石俱焚
    沧海猛地一拳轰出,臂上筋骨劈啪作响,竟是炸裂出一连串的火花。火花闪着诡异的幽蓝色,连成一串,像长鞭一般朝着叶朔击打去。

    叶朔反掌回击,仅是以掌风相对,幽蓝色火花顿时熄灭了不少,等闪到叶朔跟前时,已经没有多少杀伤力了。

    沧海似乎早已料到自己不敌叶朔,他仅仅是在拖延时间,“雪影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心里默默想着,一时的走神,忽然觉得胸口一阵沉闷,那是强大的灵力接近自己时产生的压迫感。

    不好!眼见叶朔的能量兵器就在眼前,他迅速跃后,两掌翻转,又是一道道幽蓝色火花,火花串联在一起,形成一张密不通风的火网。

    火网之后,沧海双目陡然一凝,两手一握,又是一团火焰自掌心升起,与前期的幽蓝色火花不同,这团火焰呈绿色,碧绿一片,刺得让人眼睛疼。

    望着手中灼灼燃烧的绿焰,他并未出手,似在等待时机。

    前方,幽蓝火花大面积炸开,每一次炸开就有无数朵新的幽蓝火花诞生,层层叠叠,无穷无尽。

    但是整个“水之领域”是叶朔建立的,在幽蓝火焰充斥满整个领域时,领域内的温度顿时一寒,四周奔腾的海水结界散发出一股寒气,形成一道寒气屏障,幽蓝火焰触及寒气屏障,引得领域内气流剧烈的波动起来。

    原本尚且算安静的灵力波动再次犹如受到了某种牵引般,变得极为暴动。叶朔竟在利用领域内的灵力波动消灭这片幽蓝的火网。

    以牵引灵力波动来对付对手释放出灵技,不但能保存自己的实力,更可以加强对手的灵气消耗。毕竟沧海正处在这片领域中,恐怕他现在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气就像在被吸走一般。

    感到自己的灵气正在流失,沧海的眼中掠过一抹冷峻,他眉头略皱,似有所担忧,但最后还是心一横,手中绿焰猛然暴涨,顷刻就将他的整张手掌包裹其中!

    “烁日焰阵!”随着沧海的一声厉喝,绿焰再次暴涨!

    这一次,竟是将他的身体统统包裹在了绿焰中!

    沧海双手手印变动,五指之间金光璀璨,十条金光交叉勾勒,绿焰之间,竟是形成一个悬于半空的复杂金色光阵。

    金色光阵映着幽绿火焰,光芒大涨,在两种光芒融为一体时,光阵猛然扩大,一路上升,直到触及“水之领域”的顶部。

    刚一触及顶部的海浪,碧绿璀璨的绿焰如同箭雨一般暴掠而下,将整个“水之领域”尽数笼罩。

    领域内的三人也不出意外的被火焰箭雨笼罩其中。此刻的领域内,火焰燃烧的剧烈程度已经超过了周围的海浪结界,整个领域即使从外部看,也已经呈青绿色了。

    可见绿焰箭雨的攻势有多汹涌。

    沧海脸色煞白,“但愿此举能暂时拖延些时间……雪影的速度为何这么慢!”沧海对颜雪影素有好感,但此时也不免有些怨言,“她还要和她妹妹纠缠多久!”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绿焰箭雨,叶朔并没有慌乱,领域内烈火肆孽的情景并未持续多久,滔天巨浪从顶部直接盖下来,四周的海浪结界也像没有的屏障,如同开闸放洪一般向领域内部冲去!

    炙热的绿焰与冰冷的海水相互交织博弈,绿焰生命顽强,在顶部金光阵法的支撑下,顽强的生生不息,但海浪汹涌,更是铺天盖地的席卷,一次熄不灭,再来第二次。

    领域内浪潮滚动!

    不一会儿,绿焰箭雨就被熄灭大半,顶部的金光阵法颜色也暗淡不少。领域内的海水在叶朔的操控下,向四周移动,贴近领域边界时,海水向上竖起,形成水墙,再次与四周的海浪结界融合一体。

    “对付水,怎么能用火呢?”

    “没办法,学艺不精,都怪自己,当初太过偏爱火元素灵技了。”沧海咳出一口血,脸色愈加苍白,但脸色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不过,既要维持‘水之领域’,又要操纵这么大面积的海水应付‘烁日焰阵’,你的灵力只怕已经消耗大半了吧……是否开始觉得灵气周转不畅了呢?”

    “……消耗大半?并没有。”

    叶朔的回答是事实。

    他的体质向来灵力充沛,先前蓄气一段时就已经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所有消耗,更不用说他现在,一次升级便是连跳两级的境界,这样的消耗不过是沧海中的一滴海水,一点感觉都没有。

    沧海的笑容凝固了。

    他感到了叶朔周身的灵力波动,果真如叶朔所言,一点减损都没有,依旧充沛。沧海的眼中难得出现一抹恐惧,但随即他又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我……我还有一个‘底牌’。”他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不过,这张“底牌”究竟是让他翻盘的最终杀器,还是彻底惹怒叶朔的最后底线呢?一切尚未可知。

    而此时,一旁一直被忽略的舞邪音突然有了动作,她本就受了重伤,方才那一阵阵的灵力波动,让她伤痛加剧,沧海根本不顾及她,直接发动阵法。

    在这“水之领域”内,又是火又是水的不断往她身上招呼,舞邪音已经是心身俱疲,她紧握摇铃的双手指节发白,“可恶……”,她的嘴角不断渗出血丝,一个可怕的想法从她脑海里钻出。

    猛地,她一擦嘴角的血丝,眼神中竟透着一股穷凶极恶,将摇铃甩向一旁,双手开始颤抖的结出一个印符。

    叶朔首先注意到了这一点,“这是……她想自爆!?”认出了舞邪音的结印,叶朔顿时心念一动,在身体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动作时,大脑已经操纵领域内的海水冲向舞邪音。

    “太晚了……”舞邪音嘴角划开一丝笑容,“我要你们统统给我陪葬!”她竟是选择玉石俱焚!

    在海水尚未触及舞邪音的身体时,舞邪音的眉间已然出现一点黑印,黑印以着一种快到人的眼睛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向外扩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