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第157章 决意
    依旧是在人鱼海域,一座僻静的宫殿内。 侍女阿语特别担忧地看着女王陛下。

    “沫儿,我跟你说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

    “母亲……”沫儿公主低着头,“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我们做这样损人利己的事情,和当初那些人类有什么区别?”

    “闭嘴!”人鱼女王听了这话勃然大怒,“本王与那些人类那怎么可能一样?本王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拯救我的族人!沫儿,难道你忘了吗?人类也好,海鬼王也罢,他们都是怎样对待我们的!?”

    “我没有……”沫儿公主说着,但语气似乎有些底气不足。

    “不……你忘了!因为你根本就不曾经历过!”一直处惊不变的人鱼女王少有的失态,她情绪显得无比激动。对着沫儿公主高高举起了手,公主看见女王这副模样,几乎是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等待着那一巴掌重重地落在自己脸上。

    但是意料之中的那一巴掌并没有来到。沫儿公主睁开眼睛,只见人鱼女王又轻轻的把手放了下来,眼中尽是无奈。

    “沫儿,你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人鱼女王长长的叹息一口,“本王这么做,为的是谁?难道本王为的是自己吗?!”

    “母亲,对不起!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我们人鱼一族所遭受到的屈辱。那天我在拍卖会场,我就已经看到了……族人们的眼睛被挖了下来当做照明工具,放在走廊的两侧……我……我怎么可能当做视而不见!”

    听到沫儿公主这么说,人鱼女王的表情略微缓了缓,“你是本王唯一的女儿。未来是要继承本王的王位的。既然是我人鱼一族的女王,必然要以人鱼一族的事为重。”

    “是母亲……”沫儿公主低声回应着,“是我先前太感情用事了……”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应该就不用我来教你了吧。”人鱼女王摸了摸沫儿公主的脑袋。脸上是无比温和的笑容。

    但沫儿公主却低着头不敢直视这份笑容,她知道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

    顺着汉白玉的长廊,一路往前走着,前方就是叶朔休息的小院了。

    “我该怎么开口才好呢……”越是接近小院,沫儿公主走得越慢,现在已经是踟蹰不前了,“我到底应该怎么说呢?可是无论我怎么说,这终究是……”

    “公主你怎么在这儿?是来找叶朔的吗?”沫儿公主一抬头就看到司徒煜城站在她身前。

    “哦,哦,是的,是的吧。”沫儿公主被突然出现的司徒煜城吓了一跳,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这么巧,我也正要去找叶朔呢,我们一起吧。”

    “这,这……”沫儿公主一下就心虚了,她想要找叶朔说的事情,实在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我看……我还是改天吧。”沫儿公主转身就想离开。

    “你们为什么站在门外?”叶朔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我们正要来找你呢。”司徒煜城迎上去,“公主殿下也是。”

    “嗯。”沫儿公主只能点点头。

    叶朔将他们两人领到小院中,小院里一片狼藉,原本长得遮天蔽日的海藻,现在被砍得七零八落,到处都是断裂开来的海藻叶子,没被砍断的也是病殃殃的拉耸着。

    “这院子怎么了……”司徒煜城有些震惊。

    “其实也没什么,海藻,海藻长得有点多啊!”叶朔随便扯了几句,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

    海藻会这样,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过,当时对着水墙放出风咒,本以为水墙打破了,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回身一看,身后的海藻就成了这副摸样,估计是当时风咒的能量太大,反弹了出去,正巧重击在海藻上。

    叶朔心里也是一阵担心,到时候要怎么向人交代。

    司徒煜城的震惊之处也是于此。当时他暗中看到了叶朔放出的风咒,由于被墙体阻碍了视线,他并没有看到叶朔身后的情况,现在走近院子内一看,一个普普通通的风咒,造成这般满地狼藉的海藻,也足够让人吃惊了。

    “我们进去说话吧……”叶朔连忙把他们拉进屋子。

    “其实叶师弟,我来找你,是为了海鬼王的事情。”司徒煜城先开口说道。

    听见“海鬼王”三个字,沫儿公主顿时心都提起来了。

    “海鬼王身为上古妖魔,普通的兵刃,根本无法伤他分毫。按照人鱼一族留下的传说,能够杀死海鬼王的,唯有将海月水母王的精魄炼制成兵器。”

    “嗯。”叶朔点头。

    “所以,听说海月水母王还在叶师弟身上,人鱼女王没有向你提起过么?”

    沫儿公主都快急哭了,司徒煜城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人鱼女王这次就是让自己来做这个说客啊!

    但她也知道叶朔是为了救他的朋友,才如此不顾一切的想要得到海月水母。

    叶朔能拿到海月水母王,也是费了好一番力气的,稍有不慎可能连性命都丢了。所以她才这样为难。

    “那个!”沫儿公主心里一横,说道:“母亲希望……不对,人鱼女王希望,叶公子能够看在数万人鱼族人的面子上,交出海月水母王。”

    终于是说出了那句话。沫儿公主突然觉得好累,明明只有一句话,却让她产生了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她大气不敢喘一声,看着叶朔,等待着他的回答。

    叶朔沉默了。

    一时间,小院显得无比安静。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但又或许只是须臾一刻。叶朔说道:“抱歉,海月水母,我不会给任何一个人。”

    “叶师弟,你这未免就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司徒煜城说道,“无论如何,这海月水母终究都是人鱼一族的所有物。即使是你从拍卖会场取得了它。但那也是拍卖会场强行从人鱼一族那里抢过来的。”

    “不是只要除去海鬼王就可以了么?如果是那样,我来除去海鬼王。”叶朔的眼眸波澜不惊,好像在说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