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8.第148章 成为傀儡
    修炼的过程进行得很快,下一刻,雪影再度锁定了两个猎物,双爪封喉,至于之前被她甩下的那两人,周身不知何时已经化成了粉末,消散得无影无踪。

    只剩下两件空空荡荡的衣服,以及两只骷髅头狼狈的滚了下来,咕咚一声砸在地上,似乎还在徒劳的证明着,他们曾经在这个世界存在过。

    雪影的动作不停,充盈的灵气华光在她身周几乎凝成了实质,源源不绝的被她炼化吸收。

    她眸中几度红光大盛,直到最后的两人也栽倒了下去,地上已经只剩了一地骷髅头,而雪影则从魔化状态渐渐退去,深呼出一口气,此时的她,也终于是将不久前与叶朔那一场大战的后遗症完全解决!

    随后,雪影才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传音水晶球。由于她素来不喜受人打扰,这宫殿的出入也向来是有着严格的规矩,来访者必须先在宫门前的传音水晶中注入相应讯息,其后是见或不见,又或是何时才见,就都要依着她冰封女王的高兴了。

    此时那水晶球表面,一层层紫色光环闪烁不已,显然是其中已经堆积了大量的信息所致。查阅之下,又几乎都是来自于同一人。

    雪影眉梢一挑,鼻中轻轻哼出一声,在水晶球中稍一注入灵力,接着就见外侧的两扇大门应声而开,一个跪伏在外的小厮见状连忙爬起,几步急奔入内,再度躬身施礼道:“见过冰封女王。……”

    他望着脚边的一地头骨,即使这早已是他见惯的场面,仍是不禁阵阵头皮发麻。

    再看着雪影那一张比眼前诸般场面相加更可怕的冰冷面容,明智的收回了一应歌功颂德之语,战战兢兢的开了口:“属下此来是向您禀报,沧海大人已经回来了,如今正在拘魂牢中等候。不过据他所说,这一次这批货物的质量,似乎并不是特别高……”

    还未等他说完,雪影已经冷着脸站起身,快步朝着殿外走去,长长的衣摆在瓷砖上拖曳出一地威仪。只冷冷甩下了一句:“无所谓。凑合着能用就行,反正我本来也没指望过那个废物。”

    说起来,沧海大人好歹同是海鬼王的心腹之一,敢这么不给面子称他一句“废物”的,恐怕这海域中也只有冰封女王一人。但眼前的女煞星说得,旁人却是听不得的,那小厮四面望望,再三确认过附近并无沧海耳目,仍是感到脖颈后掠过一阵阴森森的凉意。

    他正了正自己的脑袋,也忙快步跟上。

    光线幽暗的拘魂牢中,只有几束半明半昧的烛火独自摇曳。

    然而长廊直通到壁角,在墙面上几乎呈一线的投影中,独有一处显得格外狭长。却原来是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正独自倚在阴暗处,手中橙芒跳动。

    他竟是正将四朵形态各异的火焰夹在指缝间,翻飞玩弄,演化成各异风姿。这在寻常者触之灼人的高温,对他却似是并不能带来任何伤害。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年轻人低笑一声站起,五指收拢,轻易就将火焰在掌中熄灭,望向来人,语气戏谑的招呼道:“哟,冰封女王,您可终于来啦?我在这里都快要等成化石了!唉,又在练你那套独门功夫了吧?这每一次不知道得死多少人,想想那个场面,都直是叫人起鸡皮疙瘩啊……”

    “你说够了没有?”任他百般调侃,雪影却是一无所动,冷冷的道:“这次的货物呢?带我去看。”

    “唉,又不是不带你去,这可有多无趣。”

    那年轻人嘀咕了几句,在雪影杀人般的目光凌迟下,大大方方的转过身,双手枕在脑后,溜溜达达的往前走。两侧的烛火照亮了他的面容,正是那位隐藏在船上的幕后人,被张弘毅诅咒了千百遍的舵手,阿海!

    然而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曾经的那一副谨小慎微之象,因为现在他所拥有的是另一个身份,海鬼王的部下——沧海!

    不过尽管如此,如今的他仍是一派吊儿郎当,时不时在嘴上就要犯几句浑:“哎,冰封女王,听说你这次竟然受伤了?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就是那个之前也在船上的小子么?我怎么没看出来他还有这本事……”

    雪影冷着脸:“你再敢多说一句,信不信你的下场会跟那些货物一样?”

    “不会,不会,这怎么会呢?”沧海这么说着,也的确没有把雪影的话当真,只不过雪影万一真的生气了,后果也是挺可怕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另一座牢房。

    牢房环境异常幽暗,只有两旁微弱的火苗窜动着,根本无法照亮什么,牢房内大部分空间都隐匿在一片深黑中。

    沧海掏出生锈的叮当作响的大把钥匙,插进老旧的锁孔,将牢门打开,就见茅草地上正委顿着两人,一个是满脸凶相的壮汉,另一个是高瘦的中年人。

    不用说,这自然是中了沧海暗算的彭天和张弘毅了。然而此时他们却都是双目无神,瘫在墙角一动不动,就如同两具毫无生机的傀儡。

    “这一次的货物本来还是有不错的。”沧海敲敲脑袋,“可是他们居然自相残杀起来,一个死在海里,另两个打起来了,两败俱伤,都死了。”

    雪影一言不发,鄙夷的看了一眼沧海,似乎是在责怪他。

    她双手同时抬起,掌心猛然爆发出一股吸力,房中那两人仅是稍一摇晃,身形便被吸得离地而起,几乎是足不点地的朝着她飘了过来。

    直等距离拉近,雪影又是一边一个,随手扣住了他们的喉咙,灵力稍一运转,就有层黑色咒文朝着两人的身体缓缓侵入。

    外加之力骤然袭体,也许是因为突来的痛楚,即使是已经失去知觉的彭天和张弘毅一时也猛然挣扎起来。

    但这阵徒劳的抵抗并未能持续多久,这也同时加剧了雪影的不悦,在她又是一通更凶猛的灵力灌注之下,这两人的身体很快就是缓缓的完全僵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