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第136章 疑云初现
    “你不会是在责怪我吧!”人鱼少女有些担心地看着叶朔,“放心好了,母亲是个很好的人,她不会刻意为难你的。 如果她真的要为难你,那我一定会拼死保护你的!”人鱼少女拍拍胸脯,示意叶朔自己是个可靠的人。

    “这倒不是,本来我就是要来拜访人鱼国的。”

    听着叶朔的回答,人鱼少女好奇的眨了眨眼睛,问道:“对了,刚才一直都是我说,还没有问你呢!你为什么要来人鱼国呢?船上的那些人也想来人鱼国,但我都能从他们的精神中感应到一丝戾气。但你却没有。还有呀!看到这海峡的国度,怎么一点吃惊都没有?”

    面对人鱼少女连珠炮一般的询问,叶朔只好一个一个耐心回答:“我听说在人鱼岛附近,有海月水母,因为一些事情,我需要海月水母的精魄做为药引。至于海下的人鱼国,这倒是因为曾经在别处见到过类似的建筑。”

    “海月水母!?类似的建筑!?”人鱼少女瞪大了她美丽的眼睛,灰色的眸子里出现了难以掩饰的震惊。

    “水域封印!”人鱼少女立刻往后跳开了几步,双手翩飞,一条透明长龙仿佛自虚空出现,瞬间来到叶朔面前,在他周身环绕,速度越来越快,顿时已是密不透风。

    “你不许动!不许靠近我!”看到叶朔要走出水域封印,人鱼少女吓得大叫。她本来以为她只是救了一个普通人,顶多是被母亲说教一顿,但是……

    海月水母……她身为人鱼国公主,自然是不同于一般子民,在母亲与众位师长的教导下,对于人鱼国的历史已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海月水母”,如今这个词更象征着人鱼一族的耻辱!

    叶朔那里突遭变故,铁船上,此刻正一片刀光剑影。

    “要死了,你们怎么说打就打!”张弘毅整个人都趴在桌子底下,“早知道刚才就不进船舱了。”

    “那你现在大可以出去呀!”彭天在旁边不耐烦,他举起张弘毅头上的桌子,艰难抵挡着黑衣剑客的剑气。却听“噼啪”一声,桌子被劈成了两半。

    这黑衣剑客实力惊人,剑未到,剑气先到。

    姜碧莹并未负伤,但衣裳已被划开了数道口子,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半点没有处于下风的紧迫感。

    “冷月寒芒!”姜碧莹忽然嘴角划出一道冷笑,“你躲不过的。”

    她话音刚落,手中的两把寒月刀忽然合二为一,顷刻绽裂开如同千百道银色闪电,对着黑衣剑客呼啸而来。

    “很有自信啊!”黑衣剑客这样说道。随即双眼一眯:“但是有的时候太过于自信,只会要了你的命!”

    面对扑面而来的凛冽寒光,黑衣剑客顿时身形化为一道黑线,如黑色闪电一般,在船舱内闪动,几个闪烁间,已经避开大多数寒光。

    “要死了要死了!”张弘毅在一边急得直跳脚。他的身体被寒光刺了好几道口子,正在止不住的流血,疼得他龇牙咧嘴,血几乎染红了全身。

    他又开始后悔,他一开始就不应该进船舱的!虽然船舱之外的环境是可怕了一点,但至少还不会送命啊!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走错路了!

    当初,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小渔船的船夫罢了,每天跟着船队,白天出海捕鱼,晚上收网回家,日子过得十分平静。

    但是不知怎么的,有一次运气来了,他在赌坊是逢赌必输,但某天突然在赌坊赢了万把灵石,把他高兴坏了!

    他卖了原来的小渔船,此时适逢另一个船主正要低价卖掉他的铁船,于是张弘毅并没有花多少灵石就买了下来,于是他拥有了一艘大铁船。

    之后他也不亲自捕鱼了,雇佣了几个员工,让他们帮自己打工卖命,小日子过得倒还挺滋润的。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阿海的人找到他。

    “船长,不知你是否对东海人鱼岛的传说有兴趣。”阿海如是说。

    就这样鬼使神差的,他被引起了对东海人鱼岛的兴趣。

    那一天,他似乎入了魔一般,满脑子都是关于人鱼的一切。他在想象人鱼的身姿,人鱼的舞姿,人鱼在海中游动的样子。他突然感到一种由衷的悲哀,为什么他活了四十几年,但却始终没有见到过真正的人鱼!

    这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不行,我一定要见一次,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一定要得到人鱼,一定要!这样的想法始终围绕着他,让他夜不能寐。

    最终他决定要出海。

    “人鱼岛的位置我知道,让我来掌舵吧!”阿海接着又对他说。

    于是再一次鬼使神差一般,他同意让阿海来做自己的掌舵人。

    阿海还说,去人鱼岛这么些人不够,需要再找几个。于是他找来了他的好兄弟彭天。

    阿海仍是说不够。于是他还特地张贴出来了告示,花了大笔灵石,征集要去东海人鱼岛的人,还让自己的好兄弟彭天去码头四处拉人。于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来了,之后,一个黑衣剑客来了。最后叶朔也被拉到了船上。

    他问阿海:“人鱼这么美丽,这么珍贵,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阿海摇头:“我对人鱼没有兴趣。”

    听了阿海的回答,于是他安心的让他掌舵,一行人就这样向未知的海域出发了。

    张弘毅仔细的回想了这一切,荒谬啊,实在是太荒谬了!这一路上我究竟是在做什么?

    我怎么……我怎么忽然就想去人鱼岛了呢!张弘毅的性格本来就是那种,安安稳稳过自己小日子的人,竟然会对人鱼岛如此狂热,偏执。那时的情景,现在自己想起来也会冷汗惊了一身。

    是阿海,这都是他的错!张弘毅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在船舱内寻找着阿海的身影。

    船舱内,黑衣剑客与姜碧莹还在兵刃相交。

    冷月寒芒并没有对黑衣剑客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反倒是彭天和张弘毅一样,受伤不浅。

    至于阿海……

    那个瘦小的年轻人,那个看起来十分胆小的舵手,那个喊着海鬼来捉人,还吓得尿了裤子的阿海,此刻安静的坐着,没有受伤,静静的看着船舱里发生的一切。

    他正面带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