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第135章 船舱里的内讧
    人鱼少女提起当时的情况,还是心有余悸,“至于我为什么要救你……当时我在一旁看着,我实在是,我实在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

    近年来海鬼王不知从何处得到一些邪门的修炼之术,说是可以提取人类魂魄作为养料,以提升境界,所以那些人一旦落入海鬼王手中,必然生不如死。我想救船上的人。

    但是,我的修为太弱,空冥水域也只能装下一人。那些人,我能感应到他们的心境。除去一个海鬼王的部下,其他的统统都对人鱼一族图谋不轨,而你却不同,我能感应到你并非是为了人鱼而来。并且,当海上风浪起时,你还想要去救那名女孩,怎么看也不是坏人。”

    人鱼少女说了一堆,叶朔却在关注一点——海鬼王的部下,就在铁船上!?

    “啊,我们到了!”叶朔正想提问,人鱼少女却突然喊道,“就是前面了!”

    叶朔向前方望去,他们已经走过了沙滩,前方是一些用贝壳之类的坚硬物体做的房子,再远处,则是高大的建筑拔地而起,一片金碧辉煌,建筑顶上,则是一片水晶琉璃,熠熠生辉。

    这样的水下建筑群叶朔其实已经见过一次了。巨大的琉璃穹顶,笼罩着整个城市,将顶上的海水隔开。

    但是这琉璃穹顶,要比叶朔在拍卖会湖底下见到的大得多。

    毕竟,那个湖底终究是一个湖,不可能大到哪里去,它的规模也只是一个地宫大小。

    而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汪洋之下,人鱼之国的领地,这片琉璃顶下的城市,不,应该是国度,不知在海底会有多大的规模。

    人鱼少女本期待着叶朔叹为观止的惊讶表情,但叶朔看起来并不吃惊,反而向她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嗯……”少女想了想,“当我使用空冥水域时,母亲就一定会发现了,所以……把你带去,向母亲负荆请罪呀!”

    “啊!?”叶朔一脸震惊。

    “不要怕啦~”人鱼少女拍拍叶朔的肩,“母亲是个很好的人啦~绝对不是什么凶残的女暴君!女暴君什么的,那都是那些并不了解她的人在瞎说罢了!”

    人鱼少女特别单纯天真的看着叶朔,她这样的解释,非但没有让叶朔心安,反而使得他有一种才出狼穴,又入虎口之感。

    “毕竟……主动承认,总归会好一点是吧……”人鱼少女还是一脸的天真。

    在叶朔与人鱼少女来到了人鱼国之时,原本铁船上的五人,还是被困在那黑暗诡异的黑色水域中。

    张弘毅终于是从甲板上醒了过来。

    他原先昏倒在了甲板上,但是昏倒后也没有人理他,更别提将他扶进舱内了。他一人也不知在甲板上躺了多久。

    醒来后,他身体一阵僵硬,他想动一下。刚伸出手,一股疼痛感便从手臂蔓延出来,全身仿佛四肢百骸被人捶打了千遍的疼痛。

    之后,躺在甲板上喘歇了一会儿,疼痛似乎缓解了些。他才暂时站起来了,颤颤巍巍扶着甲板上的栏杆。他多么希望,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他所做的一场噩梦。

    亦或者,现在他正在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但是噩梦并没有结束,那五具尸体还在,还在他身边的水中浮浮沉沉。

    但是应该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他们都已经发胀,尸体里充满了**后的气体。每具尸体都比原先大了一圈,面色惨白,五官模糊,只能靠着头发的样式和衣服的颜色勉强分别。

    张弘毅捂着眼睛,不让自己看向那片水域,一边颤颤巍巍的打开了船舱门。

    船舱里,气氛还是很沉默。大家各自在一个角落坐着,阿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上层舱。四周的墙壁上似乎有一些利器的划痕,看来在他所不知道的情况下,船舱里已经起过争执,并且还有人动了手。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说话的人是阿海。他的小眼睛望向张弘毅,让张弘毅感到非常不舒服。更何况,他还问起了这样一个让张弘毅一想起来就双腿发软的问题。

    “想知道外面的情况,不会自己去看吗!”张弘毅讲这话的时候,声音还在颤抖。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我说,吵也吵过了,打也打过了,难道就没有一些实质性的方法吗?一定要在这里等死?”说话的是那名一直沉默不语的黑衣剑客,他现在似乎显得很急躁。

    “这些尸体里没有那个叶小哥的,你们说,这会不会就是他布的局?”说话的是彭天。他并没有接黑衣剑客的话,只是默默搓着双手,忽然又把手往墙上重重一捶,铁质的墙面发出咣当一声巨响。“早知道,当初就不拉他来入伙了!”

    “呵呵,你也知道呀!”姜碧莹无论和谁说话都带着嘲讽,“真是奇怪了,如果说那个姓叶的,是因为他不在船舱里,所以外面的海域没有他的尸体。那玉莹也不在,海域中依旧出现了她的尸体,这说明什么?”

    “这么说,真是那个姓叶的小子干的!”张弘毅双手紧握成拳,“下次让我看到他,非打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下次,你还有下次吗?”姜碧莹冷言冷语。

    船舱内又是一阵沉默,众人各怀心思。

    哗!一阵巨响。竟是那黑衣剑客忽然暴起,剑出鞘寒光毕现。

    “既然实在没有什么办法,那就结束刚才的小打小闹吧!呵呵,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大仇还未报,怎么会被困在这!”

    他长剑一横笑道,“那么今日就以你们的血祭我的长剑,助我一剑劈开这黑色水域!”

    “你想做什么?”先站起来的是姜碧莹,她的眼里充满了一种冰冷的寒意。她身材不高,比那黑衣剑客矮了整整一个头,此时冷冷发问,气场却是丝毫不弱。

    双手结印,手中竟是立时出现了两把寒月弯刀。弯刀银光闪闪,又有一股萧索的寒意环绕于刀上。

    张弘毅虽是门外汉,但也差不多明白,这寒月双刀绝非一般武器。倘若真要与黑衣剑客拼死一战,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

    在环绕着黑色水域的船舱内,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