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第130章 秋若蕊
    叶朔见状,几步跑上已经不能被称为船的黑船,船上的灵兽大多都被人类虐待过,因此在叶朔靠近的时候,它们待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睁着一双眼睛怯生生地看着他。

    “你们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叶朔说着,一手劈开箱子。

    重获自由的灵兽们,立刻从箱子里蹦啊跳啊的跑了出来。胆子大的已经开始在甲板上四处游荡,胆子小的先是在黑暗中藏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抬出脚或爪子,在触碰到箱子以外的空间时,也都顿时开心的手舞足蹈。

    很快,灵兽们都跑出了黑船。但面对这一切全然陌生的环境,它们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知在码头上原地打着转,可怜兮兮的鸣叫着。有几头心智较高的灵兽则是跑向叶朔,在他身上蹭了蹭,似乎在表示感谢。

    还有一些则是怔怔的看着叶朔,似乎在等待他的命令。这些灵兽当初都受过严格的驯化,以至于他们全然不会有自主行为,只会遵从命令而已。

    叶朔蹲下身,怜爱的拍了拍它们的脑袋,微笑道:“好了,现在你们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灵兽们听到这句话,一时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眼中露出不舍之情,满是感动,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码头。

    送走了灵兽,叶朔环视着一片狼藉的码头。

    码头上,以黑船为中心,大量残破的船只或是倒在岸上,或是已经分不出原来的样子漂浮在海面上。一些为了装货卸货而装的脚手架也全部被破坏,只有根基还勉强的伫立着,标志着它们曾经作为一艘船的事实。

    只是想租一条船,没想到却遇上这么大的风波。好麻烦啊!叶朔第三次发出感慨。

    看来想弄到一艘船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叶朔刚想转身离开,却被一群人拦了下来。

    好几个船夫,还有几个船主,在他面前站成一排。他们脸上神态各异。有怒气冲冲的,也有畏畏缩缩的,还有人想逃跑,但却被身边人一把捉住:“你不想要赔偿了吗!”

    还有更多的船夫,更像是来凑数,本着有一笔钱就赚一笔的心态,他们也站进了人墙里,帮忙拦住叶朔。

    “小伙子啊,你看看……”一个精壮的船夫首先站出来说话,“我们的船……”他指指周围一片狼藉的码头,“造成这样的损失,我们也很心痛啊!”

    “是啊是啊!”周围的船夫开始齐声应和。他们本来也有些忌惮叶朔的实力,但又一想到他们人多势众,一时间倒也没有那么胆怯了。

    “所以啦,我们的要求也不高,不管怎么样,总之要把我们的损失补上。这样吧,一艘损坏的船,算它十万灵石。”那精壮的船夫说完,回头看着其他船夫,其他船夫接触到他的目光,连忙点头:“对啊,不管怎么样,要把我们的损失补偿了!”

    “你们这群人怎么这样,做这种事情不会觉得缺德吗?”少女闻言也跑了过来,皱着眉,看起来十分生气。

    看着那群将他们团团围住,利欲熏心的船夫们,叶朔冷着脸一言不发。

    “怎么了小子,要不是因为你要救这只大鸟,我们也不至于遭受到这么大的损失,你不是很有钱吗?赔我们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为首的一名船夫当先开口,眼色不善的看定了两人。

    “你们怎么这样说话!流云分明是因为那帮坏人给它喂了药,神志不清,这才会发狂的。相反,这位少侠刚才可是尽可能的在保护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是非不分?”少女显然是生气极了,胸脯一阵剧烈的起伏,嘴唇也被气得微微发颤。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如果这小子一开始不去惹黑船上的人,那帮人自然会有办法对付那大鸟,事态也不会变得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了!难道不是吗?”说话的是一个不高不瘦,体型略胖的中年人。

    “什么叫不去惹黑船上的人!分明是黑船上那群强盗抢走了我的流云!”少女越说越激动,本来因为烈火流云的伤情,她几乎已经心力交瘁,现在又遇上这一帮蛮不讲理的船夫,差一点脚一软站不稳栽倒下去,幸而叶朔连忙扶住她。

    那船夫似乎觉得欺负少女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张大嘴巴还想再吓她几句,却不想还没等开口,就见大量的灵石四散而下,他身后的船工已经忙不迭弯腰去捡了,他自然也不甘落后,再顾不得和少女吵架,连忙整个人趴到地上,后来者居上,抢得格外卖力。

    “嗯?”少女眨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向叶朔,“明明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那么多灵石?”

    “姑娘,和这些人纠缠只会浪费时间。”叶朔从他们身侧绕开,连一眼都不想再看身后争抢的丑态,“他们这一辈子,也就只能被困在这码头上做船夫了。”

    少女听了叶朔的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后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了少侠你救了我和流云,我还没有向你道过谢呢!嗯,还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道谢就不必了,我本来就看不惯那群黑心商家的所作所为。”叶朔摆摆手,“我叫叶朔,那姑娘你呢?”

    “我?”少女一笑,“秋若蕊。”

    “秋若蕊啊。很好听的名字呢!”

    叶朔的夸赞让少女不由得脸上一红,连忙扯开话题:“那个……流云,我把它放进了一颗宝珠中,让它能够在宝珠中好好的休息,等回去后,我再代它好好的疗养一下。啊,那个……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这话一说完,秋若蕊忽然就快步离开了。

    望着秋若蕊匆匆离去的背影,现在又留下叶朔一人在码头。

    “我只想要一条船出海啊,为什么就这么难!”叶朔心里不知道是第几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