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第123章 突如其来的桃花运
    距赫连府不远的一间小客栈。

    正在床上闭目打坐的阮石忽然睁开了双眼。

    “阿石,你怎么了?”阮威担心的看着脸色阴沉的儿子,一面举袖替他拭去了额角的冷汗。

    “……我不知道。”阮石的目光仍有些浑浊,“只是我留在赫连家的分身忽然自爆了……消息要过一会儿才能反馈回来,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阮威稍一思量,脸色骤转,“看来情况有变,快走!”

    阮石被阮威从床上一把拖了下来,两人连包裹也来不及收拾,匆忙熄灭烛火,逃出了客栈,一路专拣小道急奔。潜逃期间,阮石依旧是一脸迷惑。显然分身状态被强行打断,对他也是受创不轻,直到现在都没能完全回到现实。

    又行一程,刚转过一条偏僻的小巷口,忽然有道身影如鬼魅一般,自街角的暗影中浮现而出,刚好拦在了两人身前。

    “你是什么人?”阮威打量着面前那从头到脚都包裹在一身黑衣中的人,第一时间就摆出了防御架势。

    “二位,主人有请。”那黑衣人喉头微动,冷冷说出这一句后,也不向二人多看一眼,自行在前方领路。

    “笑话,你是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要跟你走!”阮石没好气的顶了一句。转身刚迈出一步,一排利剑忽然从他脚下的阴影中冒了出来,刺得他一阵慌乱跳脚,虽然狼狈的躲过了所有攻击,仍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阿石,跟他去吧。”阮威在这阵攻击之后,目光微微闪烁,拦住了正要喝骂的阮石,传音道:“此人极善暗杀之术,他若是想对我们不利,刚才就可以动手了,没有必要现身相见。还有……虽然承认这件事令人不爽,但是玄天派一向以名门正宗自诩,此人身手如此诡异,想来不会是他们一边的人。既然这样,倒不如跟他去看看。”

    阮石也沉默了下来。的确,先不说在这里拖延得久了,也许叶朔和楚天遥就会追赶上来,就是眼前那黑衣人也不好对付。如今的主动权并不掌握在他们手中,这也真是一个更加令人不爽的事实。

    那黑衣人的每一步看似迈得缓慢,实则却是疾行如飞,阮威父子还得全力以赴才能跟得上他,这就令他们不由更是对此人的实力暗暗心惊。

    “你家主人是谁?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途中阮石耐不住这沉默的气氛,主动开口发问道。

    那黑衣人一言不发,脚步却是迈得更快了。

    “喂!说话啊!你哑巴了?”此时在赫连家失利的一幕幕,包括自爆前那极致的仇恨,已经逐渐反馈到了阮石的意识中。正是情绪极度不佳,再开口更是全没好气。

    那黑衣人脚步顿了一下,随后却是犹如没听见一般,顺着下一条岔路拐了上去。

    “你……”阮石还想上前理论,被阮威抬手拦住,冲着他摇了摇头。对这种底细不明之人,还是不要贸然挑衅的好。何况他也是真切的从此人身上感到了一层危险气息。就如同是动物面对天敌的本能一般,令他明智的选择了缄口。

    这段沉默的路途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那黑衣人就在一座破旧的荒宅前停下,朝内一摊手:“请。”说完径自入内。

    阮威凝目望着眼前荒宅,此处分明是废弃已久,四面都结满了蛛网,再伴以不时呼啸而过的阴风,以及他方才推门时,老旧的门扉发出长长的“吱嘎——”一声,久久不散,凄厉直撕入心,在这诡异夜色下就更显得不祥。

    但这犹豫只过片刻,想到来也来了,总不见得掉头就走,何况已经到了对方的大本营,更不是自己说走就走的问题。那还是表现得配合一些,以安对方之心。抬起脚步默默跨了进去。

    阮石无计可施,将周身法宝默默检视过一番,壮了壮胆,咬咬牙也默默跟上。

    在两人身后,破旧的木门无风自动,悄无声息的缓缓合拢,如同封锁起了一座千年的坟墓。

    而另一边,赫连家。

    叶朔倒是并没有什么定要去追击阮石的想法,阮石若是就此走上正途也就罢了,若是冥顽不灵,走上修罗魔道,他也无力扭转。

    楚天遥原想提议他直接引爆本命烙印,但再转念一想,若是给他知道本命烙印也是可以引爆的,恐怕会疑心自己对他不利,更增防备,如此也就作罢。

    一番寒暄后,叶朔不忘叮嘱:“那赫连老爷,因为我还另有要事,替玄天派澄清之事,就拜托你和楚师兄了啊!”

    赫连正诚拍着胸脯担保:“没问题,别的我不敢说,但以我赫连家的财力,当初对方是怎么把消息散布出来的,我就怎么让他们吞回去!哎,叶公子,此番我受奸人愚弄,给二位和贵派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实在是于心有愧啊!

    如今能为你们做一点事,也好稍补歉仄,在我实是义不容辞!对了,还有这箱灵石你带上,做路上的花费吧。”见他迟疑不接,连忙补充道:“放心,这是我刚从钱庄里提出来的,绝对是没有下过毒的!”

    赫连正诚这么一说,反倒是叶朔不好意思了,但他也没有多推辞,收下了灵石。毕竟之后还要前去东海,身上的盘缠自然是越多越好。

    等这边的事都解决了,他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然而他却忽略了一旁的赫连凤,此时这位千金小姐已经急得要跳脚了。在牢房里的暗示没用,用“义女救夫”暗示还是没用,难道自己就非得放大招不可?

    众目睽睽之下,赫连凤快步走上前,在叶朔的脸上迅速一吻,同时轻声道:“你送我的耳坠,我可一直当做是定情信物,我……我等你回来娶我。”说完这一句,面红过耳,掉头急奔回房里,再不肯出来了。

    叶朔只觉一股热浪“嗖”的一声蹿上头顶,脸上更是烫得发麻,原地木立了好一阵子,才记起转头解释道:“等等赫连小姐!我不是……”但再看四周,还哪有赫连凤的影子?

    “你闯祸了……”楚天遥飘然经过他身边,幸灾乐祸的甩下了一句。

    “……哎,她?我?”叶朔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他从前对男女之间其实是并没有什么概念的,女孩子在他看来,也仅仅是比卖菜大婶年轻了一些的存在,如今赫连凤这突兀的举动,简直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让他感觉整个人都乱了。

    但与此同时,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倩影,正在从心底缓缓浮现出来,更是令他手足无措。

    一直到离开赫连府,叶朔的身体还是僵硬的。一些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奇奇怪怪的想法依然在不断上浮,在他的脑中翻涌无休。

    “唉,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啊。”摇摇脑袋,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奇怪的想法通通赶走,叶朔望着延伸至远处的道路,“接下来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