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第122章 自爆!阮石灰飞烟灭?
    阮石的脸色,随着叶朔的叙述一分分的发白了下去,最后就更是惨淡如死。

    当他在拍卖会上的举动被揭穿后,暴怒的虚无极当场就亲自传讯给碎星派掌门,一番声色俱厉的喝斥后,不仅将这一次焚天派的损失全算在了他们头上,还另行索要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赔偿费,名义是“让碎星派学学做人”。

    碎星派掌门敢怒不敢言,当着虚无极的面,自是百般道歉讨好赔小心,而一转身就传音将阮威骂了个狗血喷头,两笔巨债全扣给了他不说,还声称如果再敢有半步行差踏错,就将他们二人逐出碎星派!

    阮威一向心高气傲,输给叶朔本就如五雷轰顶,再加上这一顿羞辱,气得大病了一场,数日卧床不起。

    阮石在旁照料时,亲眼看到父亲憔悴的病容,真是恨极了自己的不孝。正所谓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他们父子就偏偏处在这最底层的一环!除了对自身的仇恨,阮石更加不能原谅的是那个罪魁祸首叶朔!

    为图一雪前耻,他瞒着父亲一手策划了这个歹毒的计划。仅仅杀死叶朔已经不能平息他的愤怒了,他要的是令整个玄天派一齐背上黑锅,让他们受万人唾骂!眼看着事态一步步照着自己的计划行进,千算万算,却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叶朔,这个刚刚冒出头的新人,凭什么占尽了一切的好运?为什么他就像是自己的克星?为什么他分明有着精英弟子的实力,却偏偏要整天伪装成蓄气一段到处乱晃!到处要不是被他的表面实力迷惑,自己也不会不长眼的去招惹他!

    在阮石眼里,自己是永远都没有错的,如果有错,那也一定都是叶朔的错。而这样偏执的思想造就的便是极致的恨意,这份恨意令他五内如焚,整个人几乎就要从里到外被燃烧成了一团灰烬!

    就在他恨得咬牙切齿之时,背后一阵车马轱辘声响起,赫连正诚牵着一辆大车,目光冷然的走了过来。那车上,赫然装着一个金属打造的笼子!

    在他身旁,是赫连家的另外几位长老,由灵魂攻击而起的那份恭敬已经完全消失,此时每个人都神色不善的打量着他,等待着亲手执行对这个阴谋家的制裁。

    “阮石,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此时,一直在旁静观事态的楚天遥也开了口,“赫连老爷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你吩咐他打造的那个笼子,现在他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我也给你两条路走,一是自己钻进那个笼子,次日游街示众,向拥封城以及各大州县的所有百姓坦言你陷害玄天派的真相。第二是现在就死。你自己选择吧。”

    阮石目中喷火的打量了身后的笼子一眼,又将那充斥了极致恨意的目光缓缓调转回眼前的两人身上。面部的肌肉如抽筋一般,清晰可见的跳动不已,这也令他的神情看来极显狰狞。而楚天遥倒也不急于催促,负起了双臂,好整以暇的等待着。

    忽然,阮石半歪过头对着楚天遥一笑,脸上浮起了一丝混杂着解脱的奇异神采,怪声怪气的道:“我选择现在就死!”

    话音刚落,猛然抬手结印,他那张扭曲的脸也在身形膨胀间迅速变形,下一刻便是“嘭”的一声原地炸裂,衣服的碎屑四散纷飞,烟尘四溢,呛得人睁不开眼。

    灵界大陆上谁不惜命,能有勇气当场了断的就更是十不存一,更何况以楚天遥对阮石的了解,他也并不是这样一个有气性的人,因此在他忽然自尽时,第一反应便是大吃了一惊,同时撑起防护罩阻拦爆炸余波。等得烟尘散尽时,再看原地除了一堆衣服的粉末,已是空无一物,竟是当真炸得“灰飞烟灭”。

    一旁的赫连正诚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场面,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心跳半天都无法平复。

    “他死了么?”半晌之后,叶朔吞了吞口水,艰难的开口向楚天遥求证道。

    “……没有。那还是他的一道分身。”楚天遥这时也回过了神,暗恨自己没有看穿他的金蚕脱壳之计,还是给这家伙溜了。“别以为只有你会布局,人家同样留了后手。”

    “唔。”叶朔默默点了点头,心底唏嘘不已。听到阮石未死的消息,他竟然没有任何不甘,反而是怀有一丝庆幸。两人虽然敌对已久,但起因却不过是“他们打了一架,有人由于技不如人输了”,小事一桩,实在称不上什么生死大仇。

    阮石要为此事耿耿于怀,只能说明他太不成熟,自己却不能像他一样。更何况,连施放天魔化气散的郭阳云都放过了,又何必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只希望他经过这一次的教训,能够有所收敛。

    而叶朔此时却没有注意到,楚天遥默默转过了身,脸上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不会忘记,在阮石最后自爆的时候,自己脑中曾经响起了他一道疯狂的传音。

    “楚天遥!我的痛苦,我的恨!我以为你会是最能了解的一个人!问问你自己,你是否舍得把精英弟子的宝座拱手让人?你就真能甘居人下,做那些所谓强者的踏脚石?”

    这句话也真是说到了楚天遥心坎上,自从叶朔出现后,自己似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连日积压的所有的怨,似乎都在此时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如开闸洪水般汹涌而出。

    他说的不错……如果当一个人的存在,注定会抢光你所有的风头,而你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那是怎样的一种恨!如果自己也处在他的立场上……不,自己不会处在他的立场上!就算那一颗新星的光芒再亮又如何?夜空中最耀眼的那一颗星只会是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楚天遥默默握紧了双拳,注视着阮石自爆后的空地,心底的一道声音盖过了一切杂念:“……不要把我跟你相提并论。你所欠缺的从来就不是际遇,而是能力。

    而我,我自然是不会长久居于人下的……就算你们要堵死我所有的路,”想到师父微笑着将玄天秘法交给叶朔的场景,指甲狠狠刺痛了掌心,“我也一定会凭我自己的力量,在这浩荡乾坤间打出一条道路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