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第121章 真相(下)
    那一日的记忆,再回想起来都变得相当模糊,就像是有人从自己脑中生生挖去了一块。

    他所能记得的,就是自己连日以来确实对那陌生的修灵者言听计从,还将自己的主卧也让了给他,并将府中的大部分侍卫都调派了去给他看门。

    这种俯首帖耳的行为,根本就不符合自己素来的秉性!他虽然上了年纪,却自信还没有老糊涂!而且,按照他的意愿,他会选择的是立刻报官,而不是将贼人囚禁在府中,威胁他们当街认罪!

    他要的只是罪犯得到应有的制裁,玄天派的名声是好是坏,与他何干?更为诡异的,是不久前的那一句“修灵者大人法力无边”。他已经记不得当时是在想些什么了,只是那一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自然得犹如天地真理。

    也正是由于这种种反常,他对叶朔的话才信了七分。抬起头迟疑的看向他:“你……”

    没等他开口发问,脑中的传音再次响起:“您先不要说话,那个神秘修灵者也许正在灵魂监测这里的情形,不要让他知道您已经脱离控制了。

    否则,也许他就会趁机溜走了。至于我们后续的计划,赫连小姐都知道,到时您配合着她见机行事就可以。

    对了,您不是不相信我们么?赫连小姐曾经在绑匪的老巢见过那个幕后人,如果近距离接触,一定可以认出来的,你可以设法带她去见一下那个人,到时候她自会告诉您真相。

    还有,据我判断,以此人的灵魂强度,他要监测整座府邸应是不成问题,也就是说,不论在任何地方,你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脱他的感应范围。

    所以即使要交流,也请不要说得过于直白,可以用一些……嗯,只有你们明白的暗语之类的。”

    赫连正诚沉默片刻,幅度极微的略一颔首,意示认同了这一计划,接着很快就重新板起了脸,撂下一句:“我就言尽于此,你们自己再好好想想吧!”便拂袖而去。

    ——那修灵者的房内,对方颐指气使的语气更令赫连正诚反感,对叶朔的信任再次提升了一截。表面却是将一副奴颜婢相扮演到了极致,未露丝毫破绽。

    “多亏了大人设计擒下玄天派小贼,否则她直到现在还蒙在鼓里,‘错把仇人当恩人’……”说到最后一句,故意加重了字音。此时他心里想的是,不能明着骂你,那我也要先讽刺个够!

    ——当赫连凤遭遇灵魂攻击时。

    那修灵者眸中逐渐积聚起两道强大的灵魂力量,下一刻便是呼啸而出,目标直指赫连凤。

    “说实话!”

    赫连凤并未有任何不适,但却明显的感到耳坠中散发出一股热量。

    叶朔曾经告诉过她,耳坠发热,代表对方正在对自己使用灵魂攻击,而这个时候,为了不使对方起疑,她就应该配合着装出中招的样子。

    赫连凤缓缓垂下了头,极力散去目中焦距,做出一副灵魂受控的状态。当然这个表情也是她和叶朔反复演练,并被叶朔多次纠正过的。

    “回大人的话,其实是小女今日得见大人绝世风采,心中倾慕,渴盼与大人结缘,这才冒险前来一会。至于绑匪的相貌,当时只是远远一眼,其实我并没瞧见。方才所言,也仅仅是为迎合大人心意……”

    出于少女的敏感,即使没有正面对视,她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由于她这句话而出现的片刻愣怔。毕竟此时在那人眼里,她现在说的话可是完全出于真情流露的。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先下去吧。”那人果然是不好意思了,没一会儿就下了逐客令。虽是身处险境之中,但在跨出房门的那一刻,赫连凤还是免不了为自己的魅力暗暗自得。

    ——那修灵者所偷听到的父女对话。

    “凤儿,你觉得那修灵者大人怎么样?”这是赫连正诚在询问赫连凤。——实为暗示:“他是不是那群绑匪的幕后人?”

    赫连凤没说话,却是红着脸点了点头。——实为暗示:“就是他。”

    ——那修灵者所偷听到的牢房对话。

    “待会儿等他过来,我们就必须按照你的剧本进行么?”楚天遥一脸不爽。

    叶朔摊了摊手:“要说按照你的剧本进行也是可以的,只是楚师兄你一直不肯准备啊!”

    楚天遥咬牙切齿:“我的意思是!我们就非得按照剧本进行么!我讨厌像背台词一样的说话!”

    “嘘,他来了。”叶朔在一道仓促的传音后,站起身一拳重击在牢门上:“可恶,要不是灵力运转不开,我早就打出去了!”竟是已经进入了角色!

    楚天遥见他竟然无视自己的抗议,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勉强接戏时,那份怨念也就格外逼真:“你现在才想到?对方既然怀疑我们是绑匪……”

    ——而在那修灵者离开后。

    “你确定那个修灵者刚才就在这里?”

    “错不了的。”叶朔为了迷惑那神秘修灵者,几乎是假扮了一天的傻头傻脑,此刻难得的正经起来,声音就显得有些低沉:“在溪临山谷的时候,我曾经在他身上留下过一道本命烙印。刚才,我的感应很清晰。”

    “所以,”楚天遥还是黑着脸,“我们刚才说的话,他也都听到了?”而他此时的想法是:如果你敢让我白说一遍,我饶不了你!

    “嗯,看来是这样。”叶朔点了点头。

    ——当夜。赫连凤主动提议偷取解药。

    这一件事说起来,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本来叶朔是不需要她去冒这个险的,但赫连凤从小听多了民间故事,早梦想着找人扮演一次“义女救夫”的戏目,从前是无人配合,眼前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真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

    叶朔同样是个民间故事迷,受了她的鼓动,兴致一时空前高涨,两人这便埋头趴在一起设计剧本了。楚天遥阻止不得,也只能坚守最后一条底线:“你们爱胡闹随你们去,别想让我配合你们。”

    于是这种种的因,落定了此刻的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