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第115章 入局(上)
    赫连府,一间幽暗的卧房内,四面门窗紧闭,空气中漂浮着丝丝缕缕的香气。 地板上被勾画出了一个巨大的五芒星,每一角各自伫立着一根烛台,火光摇曳,青烟袅袅。

    五芒星的中心,正是日月轮盘的交织之处,一位墨衣修灵者盘膝而坐,双手各自掐着印诀,周身涌动开一层层海浪般的灵力波动。随着修炼进行到了紧要关头,头顶也接连喷发出了道道白气。

    红漆木门外,一道身影恰在此时悄然而至,环视着眼前戒备森严的庭院,仅是稍一踌躇,接着双手一掐诀,灵力波动倏忽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后院的方格木窗下。四顾无人,这才一步步的向窗框走近。

    随着窗栏已是清晰的映出了他的倒影,却仍不见他有任何推窗之势,竟是对近在眼前的墙壁视若无睹。

    此地若有看客,必然以为他稍后就要碰得头破血流。

    然而,就在他与墙壁初次接触之时,身形忽然就是一阵鬼魅般的虚化,远远看去,就如同是一团扭动的灰烟。

    这一来自是全不受墙壁阻碍,飘飘忽忽的穿墙过室,一直来到了房中那墨衣修灵者的背后,脚步仍未停顿,大张开双臂俯身前倾,轮廓刚好与那修灵者身形相合,就如同是给他披上了一件灰色外衣。

    再过片刻,漂浮的烟团逐渐融解,如逆流漩涡般大幅度朝中心汇拢,一转眼就已经尽数融入了那修灵者体内。

    与此同时,那修灵者紧闭的双目也跟着霍然张开,一挥手灭去了身周的烛台,垂下视线,这才安然思考起了目前的局势。

    刚才归来的是他的一道分身。

    分身凝聚之法,在修灵界中也算得上一种应用广泛的常识,若是当真修炼到精深处,分身实力与本尊相当,战斗时就相当于有了双倍的力量,除了对上某些非常逆天的存在外,堪称同阶无敌。

    值得一提的是,分身的数目完全取决于灵力储量,本身并没有限制,也就是说随着境界增长,只要灵力供应得起,你想组成一个分身军队也没人来管你。

    不过这些都还太远,以那修灵者现在的实力,分身最多也就相当于一个不会消散的残影。跑个腿,办个事还是顶用的,真遇上战斗,基本上就只剩了被秒杀的份。同时由于实力不足,本尊与分身的意识无法实施反馈,一旦分开,双方就都是两眼一抹黑。

    连日以来,分身都逗留在溪临山谷附近,并不知本尊已经控制了赫连府;而本尊也不知道山谷中的变故,更不知道他这分身还是给人追杀得逃回来的。

    还是由于实力的限制,本尊与分身一旦离开太远,就有可能造成灵力衰弱,甚至是裂体的危险。曾有人在同样的虚弱期中,被仇家一刀毙命;还有人在意识彻底一分为二后,本尊反过来被分身抹杀的恨事发生。

    因此那修灵者不惜将自己的居所层层武装,又在房中布下阵法,点起了专为宁定本心的“返魂香”,这才敢将分身放出办事。

    在分身的记忆逐步融入进他的意识中后,溪临山谷中的一幕幕已是有如亲历,而这也是令他的双眼彻底的阴鹜了下来。

    片刻,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推开,扑面而至的微风不仅未能给他送上一丝清凉,反而噌的烧起了他心头一把邪火。

    “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过你们,在我修炼期间,绝对禁止打扰的么!一个个耳朵都是摆设?”

    在他愤怒之余,其实仍是以后怕居多。好在刚才分身归位是已经完成了,万一真在紧要关头出了什么差错,就算是把这些凡人全杀了都不解恨!

    那进门的小厮一个劲的打躬作揖,连道:“修灵者大人息怒!小人是奉老爷之命……”先一矮身躲过了一块从头顶擦过的抹布,“前来向您禀报……”

    又一猫腰捞住了一只斜飞过脚面的碟子,“那两个佣金猎人已经回来了,并且在大堂中已经双双被老爷擒下,投入大牢……大人不是也吩咐过,一旦有他们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来通知您么?”

    随着他这一句话出口,那修灵者的动作暂时停顿了下来,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彩。

    那小厮刚松了一口气,暗喜自己逃过一劫时,迎面竟又是一把椅子笔直飞来,这一下全无准备,正中面门,当即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形仰天栽倒了下去。

    “你怎么不早说!”随手处理了那小厮,那修灵者激动的站起身来,挥手喝令道:“快,照我的话吩咐下去!我倒要看看他们的骨头能硬到几时!”

    清冷的月色,照的本就幽暗的地牢更显诡异。

    外侧的牢门“吱呀——”一声打开,牢房中的叶朔和楚天遥同时转目望去。在两名家丁高举的火把映照下,赫连正诚逐渐显露出的面容阴森如鬼。

    “啊,赫连老爷!”叶朔不忧反喜,立刻奔到牢门边,双手扣着铁栏,他现在还心存最后一丝希望,赫连正诚的意识尚且清醒着,能够听进去他的话语。

    “我们是冤枉的,我们真的不是绑架的恶徒啊!况且赫连小姐与那绑匪是照过面的,连她都愿意为我们作证,您就算不相信我们,也总应该相信您的女儿吧?”

    赫连正诚冷哼一声:“我说过了,凤儿她年轻识浅,才会轻易上了你们的恶当。你们能骗得过她,不要以为用同样的手段也可以骗得过我!哼,蹲着大牢,嘴巴还是那么能说,我赫连家的牢房是不是待遇太好了?”

    听着赫连正诚的话,叶朔并没有停下,反而继续喊道:“要不这样,你放我们出去,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我们的清白给你看的!”

    赫连正诚冷冷一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今天来,只是给你们两条路选择。

    第一,我遍请能工巧匠,重金打造的囚车已经完成,只要你们愿意坐上去,在我拥封城,以及临近的各大州县,进行游街示众,并向百姓供认你们玄天派的一应罪行!等事情了结之后,我可以放你们出去。

    否则的话,你们就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吧!况且我记得,你们好像是正有要事在身哪?在这里是否耽误得起,就要请二位好生衡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