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第110章 元丹
    溪临山谷前,草木青翠。

    此时成荫的绿树上,仿佛有三个影子在穿梭,影子速度极快,几乎肉眼难辨,让人疑心是不是一瞬间的错觉。

    然而这并非错觉,叶朔与楚天遥紧紧追着那黑衣修灵者,他们两人的太虚游龙步已修炼到极致,想要追上什么人并非难事。

    即使先前已落下大半,但须臾片刻就几乎能与对方并列而行。

    黑衣修灵者意识到不妙,以交错的树枝作掩护,左弯右拐,将身形隐于林中,时不时又以灵力光球为掩护,力求再次拉开距离。

    只是他这雕虫小技并未起到什么作用,叶朔与楚天遥已前后夹击将他围堵。就在他们即将触碰到黑衣修灵者的衣袂时,那黑衣修灵者忽然不见了踪影。

    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灵力波动很微弱……那应该只是他的一道分身。”眼前的情况太过诡异,楚天遥迅速的判断着。

    比起消失的黑衣修灵者,更令他在意的,是在方才的追逐中,自己竟然隐隐的感到灵力运转不开,否则以他聚气五段的实力,必然会找出他消失的原因,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眼前溜掉了。

    “楚师兄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不过可能是一路扫荡山寨太累了吧,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听了楚天遥的疑虑,叶朔也接口道。

    再见楚天遥神色不愉,又主动安慰:“没关系的,刚才我曾经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本命烙印,只要他再次出现,我就一定可以发现他!如果距离接近,我也同样会有所感应,到时再找也不迟!”

    “……只能这样了。”

    楚天遥还是脸色阴沉。两人一路返回山洞,途中叶朔仍在默默寻思着:“不过那个修灵者的灵力波动,好熟悉啊……我之前是在哪里曾遇到过的呢?”

    待他俩满怀心事回到山洞口,迎面碰到那个半魔人首领背着行囊正准备要走。

    那半魔人首领一见他们回来就跪下了:“两位好汉,事情都已经了结了……那我,那我也就先行告退了啊!”说完连忙爬起身来,又是连连鞠躬。

    “这家伙没用了,杀了他吧。”楚天遥手中聚集起一个灵力光球,球体在电光闪烁中迅速扩大,便要对着半魔人首领狠狠扣下。

    “等一下!”开口说话的居然是赫连凤,她正从洞口走出来。

    楚天遥的眉毛狠狠跳了一下,这个女人又想怎么样!难道她刚刚忘了是谁掐着她脖子要杀了她吗。

    “这个,这个半魔人,他已经改过自新了。”赫连凤显然感到了楚天遥眼神中的敌意,说话有些不太利索,但还是继续说下去,“你们去追那个黑衣修灵者时,首领他给我道了好久的歉。他也是遭到了那黑衣修灵者的威胁才会这么做的。”

    “妇人之仁。”楚天遥面露不悦之色。

    “还有,他说,为了表达他改过自新的决意,他给了我这个……”赫连凤摊开双手,一个通体浑圆,比手掌小一些的物体,静静散发着青色的光芒。

    赫连凤手中的,居然是那半魔人首领的元丹!

    “虽然我不是修灵之人,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但是,这个应该是一件很贵重的东西吧。”

    原本以为即将遭殃的半魔人首领,听见赫连凤居然帮自己这个威胁过她的人说话,心里顿时一阵乱感动,此刻他眼中的赫连凤就像天仙下凡一样,美丽善良,想到自己先前的行为,又是恨不得重重扇自己几巴掌!

    “这,这是鄙人的元丹……”半魔人首领在一旁讨好的说着,“鄙人所有的修行全在里面了!”

    “元丹?那,反正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赫连凤把元丹递到叶朔身前,“我不是修灵之人,不如,我把它送给你了。”说着脸微微一红,“就当是谢过救命之恩,我听那半魔人首领说,这元丹还可以用来提升修为的。”

    若是能炼化元丹,对于修为的提升的确是有极大的帮助。

    只不过,这半魔人首领的元丹呈一种青黑色,显然它其中的魔性更重,炼化含有魔性的元丹对于修灵者而言,只怕是弊大于利,就如人吸收天地煞气一般,极有可能被反噬。

    自然楚天遥对这元丹是不屑一顾。但是,忽然他意识到一件事,叶朔曾经将天地煞气引入体内,非但没有被其反噬,反而愈发神采奕奕。那么这元丹对他而言,的确是件提升修为的宝物!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好运气!楚天遥心里升起一丝恼怒,余光瞥见在一旁赔笑的半魔人首领,顿时嘲讽道:“魔物终究是魔物,难道没有了元丹他就不是了!?”

    “的确。”叶朔并未接过赫连凤递过来的元丹,而是对半魔人首领道:“赫连小姐的确是原谅你了,但是那些山滦县城中被你们侵扰的百姓怎么办?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难道抢掠百姓财物也是你受人威胁?”

    “这,这,这……”半魔人首领支支吾吾半天,显然没有想到叶朔会这么问他,一阵尴尬,青黑的脸居然涨成了猪肝色。

    “那你就以死谢罪吧!”楚天遥越看半魔人首领越不爽,又是一道光球要盖上他的脸。

    “等等。”叶朔拦住了楚天遥:“之前我答应过,只要他老实回答问题,就不会伤害他的。”

    楚天遥眼中尽是不屑:“对魔物的约定,也用得着遵守承诺?”

    叶朔此时却极是严肃:“就算是魔物,也同样是一条生命。上天既然让他们存在,就必然是有其中道理。况且生而为魔,也不是他们所能选择的。如果只因为对方是异类,就肆意欺骗、背诺,岂不是说我们人类连魔物都不如?更何况……”叶朔的话突然断了。

    半魔人首领原本听见叶朔的话,心里的大石头已经落了下去。但听见“更何况”三个字,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被一惊一乍吓了好多回了。

    “呵,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现在放了他,他们将来仍然会去杀戮更多无辜的人类,这就是你的善良?”楚天遥并未听出叶朔的言外之意。

    叶朔看着半魔人首领,“你对山滦县城百姓们做的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让他一死了之是不是太便宜他了,是不是楚师兄?”叶朔转头望向楚天遥。

    “一死了之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半魔人首领脑海中不断盘旋着这句话,他的心里就和苦瓜一样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