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第109章 黑衣修灵者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半魔人首领说着把赫连凤往前一推,“丫头我已经放了,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啊!”他眼看着叶朔越走越近,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想法。

    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杀死赫连凤,捉住赫连凤只是他情急之中本能的反应而已,为的不过只是拖延一些时间。

    但见叶朔丝毫没有惧意,他就知道他这行为是大错特错了,非但无法阻止叶朔,只怕会真正惹怒他。

    此时他的眼中,已经涌上了一抹浓重的惊恐。他万万没有想到,主动送上门的不是一顿美食,反而是两个煞星!

    在真切的死亡恐惧下,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凶戾,战战兢兢的双手高举过头,颤颤巍巍道:“我说,我都交代,你们一定要放过我啊!那个人自称是玄天派的楚天遥,而且……”

    一旁的楚天遥郁闷得恨不能一口血吐出来,暗暗扶额:“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要冒充我……”

    “楚师兄你也不要太介意了,可能是你太有名了吧,你看他们都不会来冒充我……”叶朔在一旁安慰,但这安慰也显得很无力。

    “而且……”半魔人首领见楚天遥的情绪似乎已经有了少许平复,才敢壮着胆子说下去:“而且那人说我们可以在行动中随意使用玄天派的名号,反正他们也不会长久居于人下……这一次就当是让世人提前认识他们了……”

    叶朔暗暗腹诽了一番那个神秘修灵者的歹毒之后,又连忙道:“那他长得什么样子?如果再看到他,你能不能认出来?”

    半魔人首领瞟了一眼颈边的青头白萝卜,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恐怕不行,他全程都是一身黑衣蒙面,声音也用灵力改变过了,他的修为比我高了许多,纵然我想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探测啊!”

    半魔人首领苦着脸,他现在命在叶朔手里,没必要撒谎,只求叶朔能相信他的话。那女半魔人也是连忙点头,“对啊,我们并非不想如实相告,只是那修灵者太过狡诈……”

    一旁的赫连凤忍不住插话道:“我早就觉得那个人有问题了。一方面说得后台有多么高调,自己行事却是如此藏头露尾,摆明了就是想嫁祸于人!只是这帮家伙只需要有个能喊得响的名字,哪管自己是不是给人当枪使了!”

    她一边说着,朝那半魔人首领狠狠瞪了一眼,吓得他更是噤若寒蝉,一个劲的朝叶朔赔着笑脸。

    叶朔也没心思同他再计较此事,默默整理了一下思路,正要再次发问时,三人同时感应到一阵细微的灵力波动,并且前进的方向,正是朝着他们所在的洞府而来!

    “有人来了!”叶朔与楚天遥同时意识到。

    “就是他!”此刻半魔人首领也忽然叫了起来,“我认得这灵力波动,是他来了!”

    叶朔和楚天遥默契的对视一眼。

    “应该怎么做你知道吧。”叶朔收回武器。

    “是是是!!”半魔人首领连忙点头哈腰。

    从刚才楚天遥郁闷之极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不速之客才是真正玄天派的人,半魔人首领心里也是心知肚明,他们是想把这冒名者揪出来。

    对于半魔人首领而言,他并没有什么立场,命在谁手里,就帮谁呗。自然是连忙答应下来。

    的确如半魔人首领所想,叶朔和楚天遥准备躲起来,先探明那修灵者到底意欲何为,再出其不意捉住他。

    叶朔见半魔人首领十分配合,也不再多说话,随后与楚天遥两人掐诀施展灵遁术,身形各自在山洞中隐去。

    洞府内,就剩赫连凤木立着不知所措,她茫然的环顾四周,发现叶朔和楚天遥早已不见了踪影。他们都去哪里了!?赫连凤心里一阵惊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胳膊被人扯了一把,叶朔拉着她躲到了山岩背后。

    几乎是在三人刚刚躲好,洞外脚步声起,一个身形消瘦的黑衣人快步踏入。长袍从头罩到了脚,包裹得密不透风,只露出兜帽遮掩下,一对冷光森然的双眼。

    半魔人首领此时也慌忙整理好了衣服的皱褶,将衣服上的划痕隐藏好。又匆忙将洞府里的结界加固,让它看起来尽可能显得正常,掩盖掉刚才一场恶战的痕迹。最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上前迎接。

    “事情办得怎么样?”那修灵者果然已经改变了声音,听起来沙哑粗犷,如刀刮铁皮,不似人声,令人不寒而栗。

    “是,遵照大人的嘱托,都办好了。”半魔人首领弯腰颔首,毕恭毕敬,装作一切如常。

    那修灵者闻言大喜,当场仰天长笑:“哈哈哈,我看你玄天派这一回还怎么洗脱这个罪名!”笑过一阵之后,他的目光忽然在墙角的裂痕处定格!

    这并非年久失修,况且痕迹尚新,很明显就是刚刚留下的。想通了这一节,那修灵者表面不动声色,目光在洞内四壁快速一转,类似的裂痕随处可见。

    不但如此,脚下还有着一种奇特的像是被烧焦的烟尘。暗自运起灵力探测,这洞府内的结界一切如常,但是若是仔细感应,却能感应到洞内的灵力波动有一种微弱的混乱。

    此地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

    不但如此,这场大战的痕迹,正在被人为的隐去!

    以那修灵者的经验,自然是很轻易的判断了出来。在他静心感应之下,对面半魔人首领的气息果然呈现了不自然的紊乱。

    这临溪山谷中的魔物智力虽然不低下,甚至可以说已经拥有了智慧,但很多时候依旧保持着魔兽的野性,为夺食发生冲突并不奇怪,有自告奋勇的修灵者进山送死也不奇怪,奇的是这半魔人首领面对自己时,为何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现?

    他也曾经中过自己的灵魂攻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背叛,除非是……他在忌讳着一些什么?

    但让他连眼神示警都做不到,这也就是说,那个引起他忌讳的东西,现在就在这洞府内……!

    “不好!”那修灵者心中警钟大作,片刻也不耽搁,转过身就一溜烟的跑了。

    这举动事前全无预兆,叶朔和楚天遥也只是见到他在为计谋得逞而洋洋自得,全料不到他竟会说逃就逃,等到回过神再匆忙追赶时,已是落后了好大一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