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第104章 树枝怪人
    虽然有人破解了固体结界使大殿护法震惊不小,但他的表情随即恢复如常,甚至还泛起了一丝玩味。

    他倒想看一看,破解结界的究竟是何许人也。

    “不过——即使他们破解了固体结界,也未必便能够走进这大殿。”大殿护法阴冷的笑着,环顾四周,映入眼中的是一圈闪着离奇绿光的暗淡火苗。

    幽冥离火,山寨的圣火。每一朵幽冥离火中,似乎都有一个扭曲的灵魂,他们嚎哭呐喊着,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那些都是曾经擅闯大殿的人,他们被永远地留在了这里,成为大殿的一部分。

    幽冥离火以燃烧灵魂为媒介,从痛苦的灵魂中获得力量,形成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实实在在对闯入者产生灵魂攻击的力量。

    整个大殿,乃至整个山谷,全因为这幽冥离火抵御了许多前来除魔的修灵者。

    空寂的岩石通道里,叶朔与楚天遥小心地走着,一进入这岩石通道,两人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丝灵魂上的压迫。

    好在御魂心法自行护主,叶朔也并未觉得太难受,只是缭绕在灵魂上的异样感挥之不去,明明他什么声音也没听见,但是似乎就在前方的未知处,有千百万个人正在齐声嚎哭。

    那阵哭声透露出一种最深沉的压抑,如同在地底被尘封万年的幽怨。前行者受此所染,也会不由自主的被调动出无限悲伤,连带着心绪也是阵阵窒闷。

    这种异样感,随着他们在通道内的不断深入,更是愈演愈烈。

    终于走过了那条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通道,眼前的大殿一片漆黑,两旁灯火通明,却是诡异的幽绿色。

    大殿的横梁上,盘踞着一只样貌奇特的异兽,共生有六只爪子,朝六个不同方向凶猛的伸张而开。血盆大口中露出森森獠牙,辐散开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此时,叶朔终于知道那种异样感是从何而来了。

    是那幽冥离火中的扭曲灵魂在向他求救,那是他们从灵魂深处的呐喊,他们在祈祷,在请求,他们哽咽,他们绝望,他们只求有人能够把他们从这无边地狱中带走。

    大殿尽头的高地上,负手站立着一个黑袍者。当殿门缓缓开启,缝隙间漏出的一缕光线斜斜投撒在他身上时,那对清晰映照着两个入侵者的异形双瞳中,悄然闪过了几缕意味不明的幽光。

    “又是胆大妄为,敢擅闯大殿的人类。”黑袍下的声音分外沙哑。一边说着,目光意有所指的在两旁幽冥离火上一扫,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更添几分狰狞。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这里有那么多伙伴陪着你们。”大模大样的双臂一张,就如同是在向敌人展示自己的收藏品般。长笑声中,缓慢托起兜帽,顺势扯脱了前襟的扣子,将卸下的黑袍朝身后一甩,灵魂波动猛然暴涨,已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调整到了战斗状态。

    隐藏在黑袍下的,是一张几近扭曲的脸,粗糙的皮肤如树皮一般干枯裂开,双目大如牛蛙,几乎将面部的三分之一尽数覆盖了去。锯齿形的嘴一张一合,在绿色幽光的照耀下更显诡异,远远看去,就像一棵成精的植物。

    “很好很好,正好来了两个,很快我的幽火明灯就能凑齐一百个灵魂了!”

    “这位树人先生,我不想跟你打架,你能带我们去见你老大吗?”叶朔并没有多加理会那奇特树人挑衅的话语,反而是不紧不慢的问道。

    又来了,楚天遥心里默默吐槽,跟他废话些什么?

    这一句显然出乎了树枝怪人的意料,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都僵滞了片刻。

    等他回过神来,更是为自己在敌人面前发愣气急败坏,黑着脸吼道:“废话少说,我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这可不是废话,如果树人先生不想平白无故挨一顿打的话……”

    叶朔话未说完,树枝怪人已经先动了手。

    过去那些擅闯大殿的人类,哪一个见到他不是严阵以待,但以这小子刚刚的说法,却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叶朔的求和之意,落到这位一向作威作福惯了的魔物眼中,就成了最大的侮辱。既是侮辱,就必须拿命来偿!他现在也不急着凑齐什么一百个灵魂了,不将这小子打得魂飞魄散,难消他心头之恨!

    树枝怪人长的像棵树,攻击方式也和植物型的妖兽相差无几,他双手突然伸长,碗口粗的树枝从四面八方扑向叶朔。

    “火!”叶朔一挥手,一条火龙顺着他的手臂蜿蜒而上,在火与木即将触碰之时,树枝怪人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收回树枝,一旦烈火烧上树枝,引火上身可不单单只是一个词语。

    对于一个无需结印就能使出灵技的修灵者,显然硬碰硬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树枝怪人立刻改变攻击方式,身形一隐,“砰!”一声巨响,大殿内似乎经历了强烈的碰撞,浓雾升起,那树枝怪人竟化身一道黑影隐入其中,似与浓雾融为一体,再也分辨不清。

    “万剑诀!”

    千万把透明光剑悬于凌空,结成了一圈威压慑人的银白光环。“管他躲在哪里,只要无差别攻击即可。”楚天遥冷冷的说道。

    叶朔很担忧的看着这千万把剑,为什么他的楚师兄现在越来越爱拆房子了?虽然这岩洞并不是房子,但是,照万剑诀的攻击力度,万一岩洞塌了,他们也会被活埋在里面。

    但又转念一想,既然半魔人将这山洞作为大殿,一定有所加固,如此说来,即使冲力极大,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破损,想到这里,他顿时放心大胆起来。

    “火来!”叶朔再次召唤出了火元素,却与上一次不同,千万小火苗自他掌心窜出,顷刻便环绕住了悬于凌空的透明光剑。

    火苗蹿上光剑,更使得光剑熠熠生辉。而后光剑四面散开,如火龙袭向四周岩壁,顷刻整个大殿如同天崩地裂,烟尘腾起。

    随着烟尘散尽,大殿确实如叶朔所料,并没有太大的损伤,先前的黑雾也消失殆尽。

    环顾四周,叶朔猛然发现,大殿内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分别站着四个一模一样的树枝怪人!

    “残影么?”楚天遥一声冷笑,没有想到这里的精怪,也开始学会使用灵技了。

    “哈哈哈,你找得到我么?”那树枝怪人嚣张的舒展着枝条,有意变幻出各式形态。

    叶朔没有被他的挑衅激怒,只是默默的运转起了御魂心法。众所周知,残影利用的就是眼睛的错觉,但灵魂本质与生俱来,却是骗不了人。

    然而灵力波纹逐步漫延过一周后,叶朔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他知道,楚天遥一定也已经发现了。也许这一招,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简单。

    “能量波动完全一致?”在一番初步探测无果后,楚天遥慢慢收回了溢出体外的灵魂力量,对那树枝怪人的手段虽然同是暗暗称奇,但很快的,一抹浓重的不屑便再度挑上眉梢。

    “哼,那又如何,等你出手攻击的时候,我就不信你不现原形!”

    四面的树枝怪人闻听此言,裂开的大嘴中一齐发出桀桀怪笑,声音极是粗嘎难听。

    笑声未落,西首树人手臂横伸,一根干枯的枝条倏忽暴长,如闪电般划破大殿,朝着楚天遥迎面抽下。

    楚天遥略一侧身,提起封狱剑顺势一架,感到剑锋与实物相接的鲜明触感,不忧反喜。

    “这一边么?”下一刻,楚天遥已是一跃而起,笔直杀向西侧树人。一柄封狱剑横劈斜砍,将拦路的枝条寸寸削断。锋刃所向,直指中宫,凌空剑势如虹。

    那树枝怪人“嘿”的一声怪笑,却是不闪不避,同一时刻,南侧树人也有了动作,一根枝条毫无花巧的平平扫出,三人在水平面俨然成同一直线!

    楚天遥耳听脑后风声作响,剑势依旧未顿丝毫。眼看胜利在即,眼中的不屑也愈渐加深。

    “低级的障眼法,以为能骗得过我?别太天真了!”

    “天真的是你!”四面树人的口中同时做出胜利宣言,震得殿中回声隆隆,而紧接着,枝条中蓦然附上一股凌厉势道,楚天遥躲闪不及,正中后心,被其中蕴藏的惊人爆发力震得一个踉跄,直跌了下去。

    “怎么可能?南边是真的?那西边这一个才是障眼法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