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第100章 山滦县城
    山滦县城,坐落在大平原与溪临山谷之间,是一个离大城市定天城几十里的小县城。

    穷山恶水不说,由于山谷中的一群魔物时常下山烧杀抢掠,地势毗邻的山滦县城首当其冲,长年深受其害,生活在此地的百姓苦不堪言。

    没有人知道这群魔物的来历,即使是纵观灵界大陆的历史,相关的记载也寥寥可数。

    只听闻他们仿佛是随着某一次的气候异变,就忽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了这溪临山谷中。连造几桩惊人罪业,名声渐渐打响后,也开始出现了一些落单的魔物前来投奔。久而久之,这里也就真正成了这群异类的大本营。

    更为耸人听闻的,是根据一位幸存者的描述,他们似乎大部分都是一些罕见的半人半魔。

    这是一个注定受到两族排挤的群体,主要是在人类与魔兽结合后,所生下的孩子。自此,人族不认他们是人,魔族不认他们是魔,夹缝中的生物,走到哪里注定都是受到孤立的。

    被上天遗弃的种族,为世俗所不容的存在,当这一切的负面元素一夕之间在溪临山谷落地生根,与之兴起的谣言也是愈演愈烈。人们甚至以为,这是造物主降下的诅咒。

    山滦县城中的百姓也曾尝试过高价邀请修灵者相助,然而也不知是这帮勇士太弱,还是魔物太厉害,几番征战,最终竟都是以人类一方的惨败告终。

    渐渐的,也就再也没有修灵者愿意前往了。同时,百姓们的反抗也将双方的矛盾一再激化,直至不可调和。在这样的情势下,被放弃的山滦县城、直面魔物愤怒的百姓,此处已经当真成了一座死地!

    手上有几分积蓄的,忙不迭举家搬离,在隔壁城镇中另外购置了一套房产;有些路子的,千辛万苦的打通了关系,借着调迁之机,也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小命。

    而最后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无权无势的平民,由于终年生活在朝不保夕之中,煎熬在恐惧下的身心日益扭曲成了怨毒,抱着活一天就赚一天的念头,一个个都变得暴戾成性,各式争端时有发生,就连走在路上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可能成为冲突的起源。

    也不知是否因为生存的压力过大,这里的人对于是非更是怀着一种疯狂的热衷,小道消息的流传速度几乎比外界快了一倍。

    这一天,又有一条消息如同翻卷的海浪般,再一次冲刷了街头巷尾的热议。

    “嘿,听说了吗?拥封城中首富的女儿前几天被魔物抢去了!”

    “早就听说了!那个首富当年还是第一批从咱们山滦县城搬走的!他临走前的那个眼神啊——就是一副‘老子拍屁股先走了,你们留在这里都得死’的意思。现在咱们倒还好端端的活着,他女儿反而先给人家掳了!报应啊,报应!真是老天开眼,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的!”

    “哈哈哈——”

    众人围绕那富商的悲惨遭遇幸灾乐祸过一番后,又一名尖嘴猴腮的食客插入了谈话。

    “这个消息早就不新鲜了,我再来给你们透露一桩刚出炉的,包管你们没听过!据说这一次啊,那群魔物只不过是给人当枪使了,真正的主谋,还是定天山脉的玄天派!”

    “玄天派?”另一个卖包子的大叔也暂时放下蒸笼凑了过来,“玄天派不是一向以口碑著称的么?想不到他们竟然也会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啊。”

    “如此说来,”另一个正在喝粥的小个子忽然双眼发亮,“既然溪临山谷中的魔物与玄天派早有勾结,我们是否可以直接讨伐幕后黑手?”

    “你还真是不用脑子!”背后一个卖西瓜的大婶一巴掌拍下去,“连人家明面上的爪牙咱们都打不过了,还想对付玄天派?做梦去吧!”

    “没想到玄天派竟然是这样的门派!我以前真是看错他们了!”

    “……咳,咳,”正在众人议论得热火朝天时,一个身穿冰蓝罗衣的少年端着一碗酒,小心的凑了过来,赔笑道:“你们说玄天派指使溪临山谷的魔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少年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一身打扮也是与此地的民风格格不入。水色锦缎呈流线型飘然而下,染就长袍碧濛濛追星赛月。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簪交相辉映,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面容虽因过于年轻,而略显青涩,但在他刚刚出落棱角的脸庞上,却也同时沉淀着一种经时代冶炼的旷达。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特性,便是如此矛盾而又融合的交汇在了一处。

    那卖包子的大叔一瞪眼:“小子,你是什么人?”皱着眉头朝他上下打量一番,眯着眼睛狐疑道:“看你面生得很,不是本地人吧?到我们这里干什么来了?”

    这山滦县城时刻面临魔兽威胁,城中的百姓往外逃都来不及,难得看见一个主动进来的生面孔,一时都聚拢了过来,指指点点的对他评头论足,不大的拉面摊前顿时就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小弟出外办事,途经此地,方才听各位大哥说得热闹,心中对小道消息的热血,都忍不住沸腾起来了啊!”那少年曾对山滦县城的情况做足了功课,此时对答如流。

    另一位满脸凶相,面有刀疤的大汉听这答案对路,对那少年的印象果然好了几分。在那少年也以为事有转机,正双目发亮的瞧着他时,那大汉忽然单手一摆,平摊在那少年眼底。

    “呃……大叔?”那少年眨了眨眼,满脸都是问号。

    那大汉一瞪眼:“给钱啊!不给钱谁还白给你说?”

    “哦……哦!”那少年不禁失笑,连忙在怀里一阵掏摸,取出大把灵石,端端正正的铺在了桌上。

    山滦县城穷乡僻壤,一旁围观的众人又都是眼界浅薄之辈,几乎还从未一次性见过这许多灵石。贪婪的打量了许久,接着才相继抬起头,将火热的目光纷纷投向了那少年身上。审视着他那弱不禁风的身板,一时间心中都是动起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那大汉也忍不住斜睨了少年一眼,随后在众人欣羡的目光下,一颗一颗的将灵石拾了起来,放在手掌中掂量了一下,才满意的点头笑道:“嗯,发了这笔小财,倒是足够在醉香楼里多快活几天了!”

    顺手将灵石揣进口袋,确认没有漏掉一颗之后,那大汉才开始跟那少年讲述首富以及玄天派的事。

    那大汉和山滦县城里的人一样,对临阵脱逃的首富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话,大体就是此人当年赚了黑心钱,之后就举家搬迁,再也不顾山滦县城里百姓的死活,末了还加上一句:“丢了女儿,这都是报应啊!”

    至于玄天派,那更加是瞎编一通。山滦县城里的人,对玄天派不过是只闻其名而已,他们可能连定天山脉都没有去过,就一个劲的数落玄天派,还不忘夸上几句海口:“修灵者有什么好得意的,我若是也去修灵,早就是一个大师了!”

    那少年在大汉的叙述间眉头越皱越深,毕竟,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全凭猜想,把自己的师门说的那么不堪,谁都会生气吧!

    原来那少年就是玄天派的新晋核心弟子叶朔,初入修灵界小试牛刀之后,如今正为了替中毒的朋友顾问寻找解药而四方奔波。

    在得到了九曲玄阴丹后,他与楚天遥一路向东进发,此时正路过山滦县城。在城内的酒馆附近,他们听到了村民们的高谈阔论,也自然知道了,拥封首富的女儿被“玄天派”所指示的半魔人劫持。

    于是,他们决定向附近的村民打听打听。

    “好了别说了。”此时的叶朔无力的摆摆手,让那大汉闭嘴。再任他吹牛下去,估计他快要把自己吹成通天境的强者了。

    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探到。叶朔叹一口气,本来也不该对这些目不识丁的村民抱有什么希望的。

    站起身正想离开,刚一抬脚,就已觉察到不妥。之前众人贪婪的眼神,他并非没有注意到,不过是未将几个手无寸铁的平民放在心上,此时也是这样,叶朔大大方方的继续前行,对一旁举起斧头的村民视而不见。

    叶朔本是有意让着这些凡人,不想与他们一般见识,可这一切看在那群村民眼里,却另有一番意思。他们只当是叶朔对于这一切浑然不觉,本来心里还有些惶恐,毕竟这些村民脾气暴躁,但杀人劫财这种事,他们并没有做过,如今叶朔财大气粗,但看起来又呆头呆脑的,自然是那些贪婪村民的不二猎物。

    “啊!——”村民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一把锄头被抛向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掉落在地。

    一个粗布麻衣的村民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嘴巴张得老大,怎么也合不拢:“锄头……锄头它自己飞了起来!”

    其他村民也没有多少见识,也跟着一起惊呼:“锄头上天了!”

    叶朔心中无奈,这只是一种简单的灵气操纵技巧。通过空气旋转震动,将游离的风元素模拟成漩涡,直接将那人的斧头卷上半空而已。

    “莫非……”村民中忽然有个中年人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迟疑的抬起头望向叶朔,但又猛地摇了一下头,就如同是在给自己鼓劲,“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说完举起斧头,猛地朝叶朔身上砍去。

    几乎是在他刚刚举起斧头时,就整个人连人带斧一起飞了起来。“啊,救命!救命啊!”中年人被悬在半空中哭爹喊娘,“修灵者大人饶命啊!”

    “我都放过你们了,何必呢。”叶朔手一挥,那中年人顿时从半空中重重下坠,眼看就要把地面砸出个窟窿时,在他身体下方凭空绽开一团风旋,缓解了他的坠落之势。托着他稳稳的接触平地后,风旋才渐渐消散。

    那中年人要是到此刻还看不出叶朔的真正身份,那他的脑袋几乎是白长了。因此几乎是刚一落地,就立刻直起上身,把自己缩成一个圆,两条腿跪着爬到叶朔身边:“谢谢修灵者大人不杀之恩!!”

    一边说一边磕头,生怕一不小心惹得叶朔动怒,让他一命呜呼。

    周围的村民也顿时明白了,这一次是真的碰上了高人。原本围着的几十人呼啦一下全部跪倒,和那中年人一样,一边磕头一边纷纷道歉。也不知是谁起的头,有人突然说道,想恳请叶朔为民除害,除掉溪临山谷的魔物。

    “您这么厉害,一定能做得到啊!”

    “对啊!修灵者大人帮帮我们吧!”

    村民们如同拜请天神一般恳请叶朔。

    “所以……你就这么答应了?”楚天遥看着身后一圈前来送别的村民,“估计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你不想找解药了?”

    “不是不想,好在顾问的病情稳定了,而这件事也关系到玄天派的名誉,还是得趁早解决。”叶朔怀里抱了一大堆玉米,那是那些村民一定要送给他的。在知道了对方是修灵者之后,那些村民的态度立马转了180度。“这玉米是我们这里的土特产,修灵者大人一定要收下!”

    按照村民的指路,叶朔和楚天遥很容易的来到了拥封城。

    拥封城比山滦县城更加往东一些,所处地势平稳,的确是一个建城市的好地方,虽然没有定天成那般繁华,但是相较而言,几乎是好了山滦县城不止一分半点。

    拥封城也没有定天城那般严格的规矩,初入者甚至无需经过检查,只要意思性的缴纳过一些入城费后,都会被很快放行。城市也并不大,叶朔和楚天遥在城里转了一圈,城中到处都贴着一些重金聘请勇士的布告,显然都是出自那位首富之手。

    “招聘赏金猎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