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第98章 你的卷轴是假的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木先生,就算你不相信我,难道你还信不过你的那些手下吗?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那少年的尸体!”叶朔信誓旦旦。

    “可是在你们拿到卷轴之后,当中还有很长的一段空白期,若是想要中途调包,也不是不可能吧!”木先生并没有因此而被说服。

    “那我也没办法了。”叶朔两手一摊,“先生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

    木先生眉头微微一皱,双手附在卷轴上,详细感应着卷轴内的符文,许久他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来,我还真是错怪了你们。”

    “不过,我刚才在卷轴上加了一些禁制。”叶朔忽然开口道。

    “怎么?”木先生好不容易缓和了几分的表情,顿时又变得阴冷,“你想耍什么花招!”

    “这并非是什么花招,”叶朔淡然的说道,“这只是一些简单的防人之术,木先生不是照样信不过我们么?”他停顿了一下,“由于我所加的禁制,这卷轴只能看到前半卷的内容,后半卷则被我禁锢了起来。想要查看,必须由我亲自解锁。”

    木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倒仍是不慌不忙:“你不想要九曲玄阴丹了么?”

    “正是因为我想要九曲玄阴丹,才对这卷轴加了禁制,只有在亲手拿到九曲玄阴丹之后,我才能放心的把卷轴给你。”叶朔的态度不卑不亢。这一次,他必须得保证,得到的九曲玄阴丹万无一失!

    此刻木先生的眼神,锋利得仿佛能够刺穿人的身体:“那你又怎能保证,我给了你九曲玄阴丹,你就一定会帮我解除禁制?”

    “即使我保证了,我想木先生您也不会相信我吧。”叶朔这样说道。一旁的楚天遥也对叶朔这样的话诧异不已,这不是就陷入了一个相互都不信任的怪圈吗?

    “但是……”叶朔接着道:“九曲玄阴丹,对于先生而言,并非是什么价值连城、不可或缺的东西吧?但这心法卷轴却是您梦寐以求的宝物。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那么究竟该怎么做,相信先生心里一定很清楚!”

    “你!”显然,此时的木先生心中已是怒火滔天。

    但他也是一个聪明人。交出九曲玄阴丹,就有可能得到一份完整的心法卷轴。而若是固守自己的防人之心,那就永远只有半份心法。

    通常而言,心法的后半部分,才是修炼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差一步,这修炼就无法成功。只有前半卷的心法,也不过是比废纸高级了那么一点而言。

    “好,我答应你。”说完,木先生从桌底抽出一个暗盒,“啪”的一声搁上桌面,“这便是九曲玄阴丹。”

    叶朔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盒中的那颗赤红色丹药,出发前,他特地请祈岚帮忙,告诉了自己如何分辨九曲玄阴丹的方法。

    将丹药对着日光照射,查看表皮是否依然通透如镜。此外,还可以通过观察它的发光长度,均匀度,余辉长短等等。虽然祈岚冒出了一堆专业术语,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在他的训练下,恶补过一番的人了。

    这看来是真的九曲玄阴丹了,叶朔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丹药完好无损的躺在自己手掌心,这一路真是苦尽甘来了!

    看着木先生终于做出了妥协,叶朔忽然又加了一句:“那不如,把魔晶卡也还给我吧!”

    楚天遥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小看了这个师弟,当年那个单纯无害的叶朔,不知何时也开始变得腹黑起来了。

    木先生的表情几近扭曲,就像被人捅了好几刀,但是又要拼命忍着痛,不发作出来一样,分分钟都能吐出血来。好一会儿,木先生的表情才终于恢复正常。他捂着心口,缓缓地从袖中掏出魔晶卡。

    “臭小子,别再让我看见你!”

    看着叶朔把带有自己体温的魔晶卡收好,木先生连忙迫不及待的道:“现在总该帮我解开禁制了吧!”他能不急吗?万一叶朔还提个乱七八糟的理由,他真的是想要头撞南墙了。

    叶朔笑了笑:“我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人。”

    木先生肚里一阵腹诽。在他的假想中,他已经拿刀砍死叶朔好多回了。又或者,其实他真正想砍死的人是自己。若不是当初,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利用叶朔去夺取心法卷轴,自己也不会落到一个这么被动的境地。

    聚精会神的看着叶朔的动作,只见他缓缓抬起手掌,覆盖在卷轴上方,一层层灵力波纹如水浪般汩汩流动,片刻,一把半透明的金黄色锁头缓缓浮现而出,两侧各牵着一条绵长的锁链。

    木先生吞了一口口水,清晰的听到喉咙中咕噜作响,才体会到一丝由于长时间屏住呼吸,所带来的窒闷感。

    在叶朔源源不绝的灵力灌注之下,两侧的锁链自动脱落,隐没,而那金黄锁头的色泽也逐渐变得暗淡,最终已是全然趋于透明。外形开始有些虚虚实实,在传出几声咕嘟咕嘟的轻响,并在空气中晕开一层水状涟漪后,便是彻底的烟消云散。

    叶朔收回了手掌,将外放的灵力略作调息后,便退出了掐诀状态,同时向木先生使了个眼色,示意禁制已经解开。

    木先生心里还是放心不下,一定要等自己完全把卷轴通读一遍,这才同意让叶朔离开。

    过了大半天,叶朔和楚天遥才告别木先生,离开了那间阴气森森的小屋。

    到这时,这九曲玄阴丹一事也告一段落了。

    只不过后来,木先生得到了心法卷轴一事不知怎么被传了出去,想必也是他得意忘形所致。

    那名已经走到邑西国边境的天霄阁少年停下脚步,久久的凝视着手中的卷轴:“难道我买了假的?!”

    于是拍卖会场在送走叶朔之后,再次迎来了一位已经化身成煞星的财神爷。

    “这心法就是真的!”大金牙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我以我们拍卖场百年老店的名誉担保,这心法就是真的!”

    最终也不知大金牙是如何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与那少年达成了和解,总之在这场风波结束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在两个不同的场合,总有两个同样拿着心法卷轴的人,会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在另一个遥远帝国的客栈内,那少年喝一口热茶,暗自笑道:“可怜的木先生啊,拿着一套假卷轴,还高兴得欢天喜地的。”

    同一时间,木先生斟一杯美酒,也暗自笑道:“可怜的少年啊,就为了一套卷轴,连命也丢了。”

    当然,关于这一切,叶朔是全然不知情的,他早已和楚天遥重新踏上旅途。

    虽然拿到了九曲玄阴丹,但是剩余的3种药引依然没有头绪。那剩余的3种药引分别是,九霄丹,天澜花,还有海月水母的精魄。

    九霄丹和天澜花,叶朔不但在定天城中询问过,也在拍卖会场上询问过,可是,即使是物资丰富的拍卖会场,也不知那两种事物。

    看来这两件药引,在定天山脉附近是找不到了的,只怕要去邑西国其他地方寻找了。

    至于海月水母的精魄,连海月水母是否存在?存在在哪里?都是未知数。也难怪四师伯会说,这最后一种解药,只怕连是否存在也依旧存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