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木先生
    既然祈岚很肯定地表示九曲玄阴丹是假的,叶朔也不想在这丹药究竟是真是假上,再多花什么时间,只需去拍卖场一问究竟便是。

    当下两人来到了拍卖场,在大门前报上身份后,仅是略作等候,便被几个工作人员以贵宾礼节请了进去。

    拍卖场负责人大金牙听说大主顾到来,更是忙不迭的放下了手头事务,亲自出迎,大老远的就抱拳寒暄起来:“哎呀,叶公子啊,几日不见,又是神清气爽了不少啊!

    怎么,今天又是专程来照顾我们生意的么?”一边说着,一对眼珠骨碌碌的打转,尤其关注着叶朔双手的动作,就等他再从怀里掏出什么好东西来。

    叶朔却是根本没耐心与他客套。

    在这阵**裸毫不掩饰的打量之下,叶朔的手的确是动了,也的确是揣进了怀里,然而紧接着他掏出来的,却并不是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至宝,而是一枚大金牙再熟悉不过、并且令他当场脸色大变的赤红色丹药!

    “九……九曲玄阴丹?怎么会在你手里?”大金牙还抱着侥幸心理,试探着发问道。

    叶朔冷哼了一声:“九曲玄阴丹?它正确的名字,应该是叫做流隐丹吧?你们拍卖场竟敢将已经成交的拍卖品调包,恶意欺骗顾客,此事你作何解释!”

    大金牙吓得一哆嗦,但他究竟是老奸巨猾,仅是片刻之间就重新冷静了下来,微微一笑,避重就轻的岔开了话题:“当初这九曲玄阴丹的登记买主,是16号客人,他们才是此物的合法交易者!现在他们都没有声音,要兴师问罪,似乎还轮不到你吧?”

    叶朔“啪”的一声,将丹药狠狠拍在柜台上:“你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就算买主是16号客人,你卖给他们假货难道就对?”

    大金牙的笑容渐渐变得深邃:“不不不,叶公子误会我的意思了。这贩卖假货当然是不对的,我们应该予以谴责!但是……如果这拍卖品真有问题,你们当时为何不说呢?

    已经出了这交易厅的门,说这颗假药是从我拍卖场流出去的,你们有什么凭依?难道这以假换真的行为,就不会是出现在那两个人身上?又或者,是你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颗假药,就想来讹诈我们呢?更何况……”

    大金牙悠闲的半倚在柜台上,枯瘦的双手交叠在一起,发出了“咔嚓”、“咔嚓”的木柴断裂声,“如果真如你所言,那么这丹药叶公子究竟是从何等渠道得来,我就认为是相当值得深究了——自己做了杀人越货之事,不但不遮遮掩掩,反而还敢大张旗鼓的上门闹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叶公子还是快走吧,趁我还没有报官之前。”

    报官?叶朔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怒火,这大金牙分明就是恶人先告状。

    但楚天遥思虑远比他缜密得多,稍一动念,就从大金牙这前后矛盾的说辞中看出了破绽。拦住了已经忍不住要拔出青头白萝卜的叶朔,淡淡道:“好啊,那你就尽管去报官好了。正好这定天城的城主喜爱炼药,要是让他知道你竟然在丹药一途上耍花招,恐怕这拍卖场,也就该换一个负责人了。”

    大金牙的气焰登时一滞。黑市在黑白两道都有背景,他拍卖场同样也有,虽然即使报官,也多半只是走个程式,对拍卖场的根基并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一旦将事端闹大,到时人人都知道他们有了贩卖假货的黑历史,今后谁还敢放心与他们交易?这无异于自砸招牌!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叶朔他们可以一转身就离开这里,他大金牙却还要留在这定天城中安身立命!这种种利害关系折合下来,似乎还是自己暂退一步,来得稳妥。

    何况他此前也曾派人调查过叶朔的资料,从他以往的处事作风看来,他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只要自己好声好气的赔几句不是,想来他也不至于把事情做得太绝。

    “哈,啊哈……叶公子,你瞧,这事的确是我做得太不地道,我一时利欲熏心,才犯了这天大的错!”想明此节,大金牙尴尬的搓着双手,一个劲的点头哈腰。

    看得出叶朔对他是如何的“后悔莫及”并不感兴趣,也是识趣的连忙转入正题:“其实真正的九曲玄阴丹,是在拍卖正式成交之前,就被黑市的负责人鹜先生以高价买走了……我们也不想的啊!可是你知道,黑市的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高价?高得过3000万么?”叶朔听到拍卖场竟是当真在背地里与黑市同流合污,心里对这些大商家为敛财而不择手段的行为暗暗叹息过一番后,倒也懒得去做那明面上的道德批判。

    既然如此,那就去黑市,这九曲玄阴丹,吐也要让他们吐出来。叶朔当即转过身就准备去黑市。

    “等等……叶公子现在就算是过去,那九曲玄阴丹恐怕也已经不在他手里了……”大金牙连忙阻止道。他做人相当圆滑,多年的商场经验更令他养成了“凡事留一手”的习惯。

    拿此事来说,一方面交待真相稳住了叶朔,先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同时也不忘替黑市撇清一下,免得他们记上了这个出卖的仇,日后再找拍卖场的麻烦。毕竟以黑市那些层出不穷的暗道手段,倒也是令人相当头疼。

    “不在他手里,我就再找到他的上级买家!”叶朔懒得和大金牙争辩。

    “这样……还是我给叶公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吧?”大金牙咧着嘴笑,一边埋头在柜台中一阵翻找,取出一本黑漆封面的登记册。

    翻动了两页,便将登记册摊开摆在叶朔面前,指着其中的一行说道:“你们可以按照这个地址,到地方街道十号去找一位木先生。当初这九曲玄阴丹就是他拿过来拍卖的,或许他手中尚有存余,也是说不定的。”

    “如果手中真有存余,当初为什么不一起拿出来拍卖?”叶朔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

    “呃……”大金牙表情一僵,随即勉强装出信心十足的样子:“但是有的问,总比没的问要好,您说是吧?”

    黑市到底树大根深,在这定天城中势力盘根错节,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既然能找到九曲玄阴丹原来的主人,这是最好不过的。

    木先生的地方果真很难找,虽然大金牙给了详细的地址,但还是花费了叶朔和楚天遥很长时间,两人穿越一条条小巷,才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

    与繁华的定天城中心相比,这里偏僻而又荒凉,风景也不雅致,小山上荒乱的石头难免让人想到乱坟岗,枯树上还有吱呀吱呀叫的乌鸦,带着不祥的气息。

    “那竟然也有一座小府邸?竟然还有人品味特殊,有钱造府邸,却建在这种地方。”叶朔感叹了一番,木先生在他心目中,原本和云星大师一样,是一个出色的炼药师,现在却变为了一个一脸阴鹜,在月黑风高的夜里念诵咒语的炼丹巫师。

    直觉告诉他,这样的人绝非善类。

    叶朔绕过院子走到门口,刚想敲门,却被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拦住了:“主人不在家,你们改日再来吧!”

    “那你家主人什么时候才在家?”叶朔还是很好脾气的问。

    “反正现在不在。”家丁没好气的摆摆手。

    看着家丁这副模样,叶朔也大致明白了,也许并非是主人不在家,只是不想见客而已。这使叶朔更加笃信自己之前的推论。

    若是在以前,叶朔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可如今,他正极力劝说楚天遥和他一起翻墙爬进屋里去。

    楚天遥皱着眉头,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不符合他作为精英弟子的身份了。

    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叶朔已经一溜烟没了踪影。楚天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我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会答应跟他一起出来寻找解药!”

    府邸里的路如迷宫一般,稍有不慎,就会在一通七弯八绕之后原路返回。好在府里并没有太多的人,两人的暗探行动倒也算有惊无险。

    找了半天,最后才在一个小房间里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伏在窗下一看,室内窗明几净,正中摆着一张方桌,桌上放着两杯清茶,一个满脸病容的中年人正与一个神情潇洒的白衣少年对饮。

    “公子,这茶已经喝了大半,不知咱们是否可以谈谈正事了?”那中年人满脸堆笑。

    那少年悠闲的靠着椅背,淡淡道:“什么正事?我已经说了,这心法卷轴我不卖!”

    “心法卷轴?”叶朔愣了一愣,说到卷轴,别的不知道,可心法卷轴只有叶朔在拍卖会场上卖掉的那一套。虽然在拍卖场没有亲眼看到,但从他的话意听来,似乎他就是那位买走了自己心法卷轴的买家?

    那中年人忽然笑了:“实不相瞒,这心法卷轴从它公布问世的第一天起,我就已经对它有了必得之心!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在拍卖之日,偏偏生了一场大病,错过了此番盛会!

    那之后我多方打听,总算辗转得知公子住处,并诚意相邀您来府上做客,这就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缘分!木某今日只想诚心诚意的请问一句,这远古心法,究竟能否请公子割爱?”

    那少年面无表情:“我为这心法,可是足足花了0万灵石。试问这‘爱’,当真便是如此易于割舍么?木先生临时抱恙,我也深表遗憾,但是并不能说因为你生了病,所有人就都得来迁就你,是不是?”

    那中年人忙道:“自然不能!只是……唉,木某是诚心商谈,公子又何必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这样吧,0万木某虽然出不起,但只要公子开一个口,只要价格合理,砸锅卖铁我也把钱给公子凑上!”

    那少年还是没有多余的表情:“俗话说得好,千金难舍心头宝。依我看木先生也就不要过于执着了,反正这心法也只是残卷,既然您已经有了砸锅卖铁的决心,不如把眼光投注到其他几卷上去啊?或许还会更有收获得多。”

    那中年人沉默片刻,忽然压低了声音:“我知道,公子是天霄阁的人。主人家的命令,你不敢不遵,是不是?”

    那少年挑了挑眉,一副“知道了还来问我”的无辜状。然而从叶朔的角度,却是看到那中年人的面容在檐角投射的阴翳之下,似乎浮起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森然。

    “但却不知,这主人家的命令,与你自己的性命,相比起来——究竟是孰轻孰重呢?”

    那少年似乎是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射到了面前茶杯的漩涡里。

    “哈哈哈,看来你是已经注意到了!”那中年人长身站起,将面前茶盏狠狠扫落于地,森然道:“你可以试着潜运功力,感应一下周身的灵脉之中,是否会隐隐的传来刺痛感?

    我告诉你,你方才喝的茶水里,掺有我独门秘制的剧毒‘元阴断肠’!这毒药无色无味,却剧毒无比,中毒者肝肠寸断,七窍流血,若不交出这心法卷轴,你活不过一个时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